🏡
PTT小說網
x
    「喪心病狂?」沐寒逸淡淡而笑:「你遠比我想象的還要天真,我不過是在做一個真正能成大事的人該做的事而已。我的父皇、皇兄他們就算全部死在宗主的遷怒之下,他們黃泉路上,也定然會理解我,畢竟,這些可都是父皇教給我的。」

    「同時……也是你逼我的!!!」

    原本還算平淡的音調,在這時忽然變得尖銳,一張面孔也露出了可怕的猙獰,因為在這裡,他終於可以毫無顧忌的卸下所有的偽裝:「你知道我為了能成為宗主親傳弟子,我付出了多少么!!」

    「我有著所有人都羨慕的天賦,但我從來不敢仗著天賦有半點的懈怠,別人每天修鍊三四個時辰,而我從五歲開始,就每日修鍊至少九個時辰!每天都會修鍊的遍體鱗傷,為了淬鍊身體,我不知多少次差點凍死在寒潭!」

    「後來入了冰凰神宗,我更是不敢有哪怕一息一瞬的懈怠!我貴為皇子,在宗門中卻千萬次的跪地求教,為了人心,我無數次的去施恩那些可能有用的賤民!為了能從沐芸止那裡得到更多的精血來濃鬱血脈,我甚至……甚至不惜屈辱成為她的床上玩物!!」

    「!@#¥%……」想著膀大腰圓,面似壯漢的沐芸止,雲澈目瞪口呆,胃裡更是一陣翻江倒海。

    這沐寒逸,一路成為冰凰第一弟子,還真特么不容易啊!

    沐寒逸的呼吸越來越粗重,表情越來越猙獰,釋放著暴躁和狂躁的眼瞳之中彷彿有惡鬼在跳動:「我本來已經成功了……已經成功了!我馬上要成為宗主親傳弟子,我將擁有最尊貴的身份和讓所有人羨慕的未來!宗主會把妃雪賜給我,我的母國也將因此而重歸巔峰,以我的天賦,我的智慧,我的努力還有我的名望,將來,我還將有可能成為繼任大界王,統領整個吟雪界,成為眾生俯首的一界之尊,名字永遠載入吟雪歷史,可以在吟雪界無所不能,可以毫無顧忌的用最殘忍的方法殺了沐芸止那個老妖婆……」

    雲澈:「……」

    「一切都已近在眼前,只要我努力,這一切將都可以實現,你不用死,誰都不用死!但你……是你……偏偏毀了這一切!!」

    沐寒逸一直死忍的怨恨瘋狂釋放,聲音變得嘶啞扭曲,咆哮聲如惡獸之吼:「你奪走了我努力一生的成果,奪走了我的妃雪,奪走了我的一切!!」

    「但好在,這一切只是老天對我的考驗,這麼快,就把我奪回這一切的機會送到我面前……還是如此完美的機會!」

    沐寒逸氣喘如牛,他緩緩的向雲澈抬起手掌:「你知道這一切有多麼的完美嗎?你甩開了侍衛,沒人會知道你去了哪裡,又是和誰一起,而我,是通過我寢宮的密道離開,也就是說,沒有人知道我已經離開寢宮,所有人都會知道,你『闖入』寶物庫並死於機關時,我正安安穩穩的在寢宮睡覺。」

    「就連你怎麼闖進來的,我都幫你想好了。只不過……要犧牲我那可憐的皇妹了。」

    「你!」雲澈牙齒猛的一咬。沐寒逸此言,分明是要在殺了他離開這裡后,傳音將風寒錦引出,然後殺了風寒錦!

    因為暗道的玄陣唯有冰風皇族之血才能啟動,沐寒逸這是要再做出一個雲澈殺了風寒錦,然後取其血潛入寶物庫的假象!

    「若我將來成為了大界王,這點犧牲又算得了什麼呢?」

    沐寒逸緩緩上前,翻動的手掌上已是浮現冰冷的藍光:「我是多麼的恨你啊,這些天,我做夢都想把你千刀萬剮。但現在……我卻多麼的可憐你,你得到了我夢寐以求的一切,但,才短短半月而已,就要連命一起全部葬送,嘿,得不償失啊。」

    沐寒逸掌上的藍光快速凝聚,很快到了足以將雲澈一擊致命的程度,腳步,也距他只剩十步之距:「說起來,你還算是個聰明的人,我想殺了你奪回一切,但我又不止一次的想過或許這輩子都不可能找到不留痕迹和後患殺你的機會。沒想到,老天憐我,這麼快就把這個完美的機會送到我面前。」

    「到了冰風,你一定在苦思著怎麼找出麒麟角所在吧?在這種時候,我不過是稍稍一引,你當然是欣喜若狂,又怎麼會放過這個再好不過的機會呢,乖乖的自己就送了進來。」

    「下輩子,你可要牢牢記住一件事,做事不要太急躁了,多動動腦子啊!」

    雲澈:「……」

    「該說的已經說完了,你可以安心去死了。」沐寒逸五指緩緩張開,五官在快意下極度的扭曲著:「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死的太痛苦,否則,你死在機關上的樣子可能看起來就不完美了!」

    聲音未落,沐寒逸已是爆射而出,閃動著藍光的五指直取雲澈的喉嚨。

    神劫境中期的力量,雲澈與之差了整整兩個半大境界,哪怕只是被掃上一下,也是必死無疑。

    迎面而至的,是陰冷的死亡氣息,雲澈的目光也在這時驟然一閃,變得無比之幽冷。

    星神碎影!

    砰!!!

    沐寒逸的手掌瞬間撕裂雲澈的殘影,狠狠撞擊在結界之上,結界藍光微顫,卻完全沒有要崩碎的跡象,連一線裂痕都未有出現。

    斷然沒有想到,自己的攻擊竟然會被雲澈閃開,沐寒逸明顯愕然了一下,而就在這個瞬間,一抹蒼藍龍影在結界之中閃現,伴隨著一聲驚天駭地的震世龍吟。

    吼!!!!!!!

    龍神領域!!

    龍神領域,雲澈唯一一個可以跨越三個大境界壓制敵人的恐怖領域,別說神劫境,就算是神靈境的玄者,也別想能完全抗拒。

    來自龍神真魂的絕對威壓,讓沐寒逸的靈魂如被擎天之錘轟中,眼前瞬間一片空白,心魂中快速生出了前所未有的卑微與恐懼……

    而雲澈在這時閃電般沖至,左手抓出,掌心的天毒珠綠芒一閃,一片似棉似絮,又似液體的紅點從天毒珠中飛出,射落在了沐寒逸的臉上,這些紅點一碰觸到沐寒逸,頓時如有了生命,從他的肌膚、七竅瘋狂湧入,轉眼便消失不見。

    龍神領域解除,雲澈一個后翻,落在了結界的另一個邊緣,落下時身體微一搖晃,眼前也是一陣眩暈——為了保證萬無一失,他這次是毫無保留的傾盡魂力,雖然龍神領域只持續了數息,卻是讓他魂力大耗。

    不過,他的嘴角,卻露出了森然的淡笑。

    沐寒逸的雙瞳從驚懼中快速的恢復焦距,但他剛轉過身來,便忽然猛的跪下,臉上一下子布滿了極度的痛苦和驚恐,隨之整個身體都癱倒而下,全身瘋狂的翻滾、抽搐起來,口中更是發出聲聲嘶啞凄厲的嘶叫,彷彿在承受著世間最大的痛苦。

    「啊……啊……啊啊……你……你……做了……什麼……啊啊……」

    「是虯龍之息。」雲澈冷冷的道。

    「……呃啊!」冰冷的四個字,讓沐寒逸的雙瞳陡然放大十倍,眼白上瞬間蔓延起猩紅的血絲。冰凰神宗人人盡知,讓沐冰雲險些殞命的,便是虯龍之息。其毒性之可怕,連沐冰雲這等神君境的絕世強者都差點喪命,又豈是他能承受。

    「不……不可能……你騙我……你騙我!!!」

    痛苦與恐懼如無數的魔鬼在沐寒逸靈魂中翻騰,他嘶啞的咆哮一聲,便要撲向雲澈,但他剛一運轉玄力,虯龍之息的毒性頓時更加強烈的爆發,他頓時如一頭被射中心臟的野獸,在凄厲的吼叫中狠狠撲倒在地,全身縮成一個蝦米,痛苦之極的抽搐滾動著。

    原本還算白皙的皮膚,快速的覆上了一層暗沉的赤色,身上的玄力氣息和生命氣息如奔瀉的流水,極速的消逝著。

    虯龍之息的毒性之可怕,清晰的呈現在雲澈眼前。

    神劫境的神道玄者,曾經吟雪界年輕一輩的第一人,在虯龍之息的劇毒之下,就如幼蟲一般,毫無抵抗之力。

    「看來,狀況並沒有向你預想的方向發展啊。」

    雲澈不緊不慢的走近,冷漠的目光中毫無憐憫:「沐寒逸,我得承認,你偽裝的很好,我在你身上,感覺到的始終只有少許的遺憾和自嘲,而沒有一丁點的不甘和怨恨,尤其是到來冰風帝國的途中,你對我的『推心置腹』甚至讓我有數個剎那真的相信你心胸廣博到已坦然接受一切。」

    「能將自己的情緒掩飾的如此完美無缺,就連我,都斷然做不到。」

    「可惜,你縱然表現的再完美,我也不會天真到相信你真的對我毫無怨恨,我更不會愚蠢到在毫無底牌之下跟著一個怨恨自己的人來到這種無人之地。」

    腳步來到了沐寒逸的前方,雲澈稍稍俯身,嘲諷道:「看來,急躁的人不是我,而是你啊。」

    「下輩子,你可要牢牢記住一件事,做事不要太急躁了,多動動腦子啊!」

    沐寒逸先前嘲諷雲澈的話,被他原封不動的還了回來。

    「你……啊……啊……」沐寒逸目中的血絲多到了似已炸裂,他的掙扎越來越微弱,巨大的痛苦讓他已幾乎說不出完整的話來。

    「這個地方用來殺人,的確是再完美不過。無論是你殺我,還是我殺你。」雲澈冷聲道:「沐寒逸,你給自己選了一塊相當完美的墓地啊,否則,我還要多費腦筋力氣專門找機會和理由除掉你這個隨時可能咬我一口的毒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