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呃啊啊……」沐寒逸掙扎的十指已全部變形,就連聲音也已嘶啞虛弱的無法聽清。雖然才中毒不到十息,但他的軀體已完全變色,尤其一雙眼瞳,赤紅的如同血漿。

    「感謝你把我帶到這裡來,既給了我殺你的機會和理由,也讓我終於可以心安理得的拿走這枚麒麟角。哼,作為謝意,我就大方的告訴你兩件事好了。」

    「第一,」雲澈眯起眼睛:「師尊會把沐妃雪賜給我,是有特別原因的。而你,就算真的成為了師尊的親傳弟子,師尊也絕對不會把妃雪許配給你。你說我搶了你的妃雪,簡直莫名其妙啊。」

    「呃……啊!」沐寒逸嘴巴大張,溢出猩紅的血沫,而滿口的牙齒早已在劇毒之下全部消失。

    「第二……」雲澈蹲下身來,低低的冷笑一聲:「你身上所中的虯龍之毒,是我臨行前,師尊親手交給我的。你猜,師尊為什麼會特意讓我孤身一人到來冰風帝國,還特意在那個時候交給我這種劇毒呢?」

    「……」沐寒逸蜷縮中的軀體驟然僵挺,完全失色的雙瞳釋放出這輩子最極致的驚恐和絕望。

    「哼!你自以為表現的完美無瑕,但師尊可是萬年大界王,連我這麼聰明的人在她面前都要服服帖帖,不敢有半點心機,你的那點心思伎倆,在她眼中又算得了什麼?」

    「如果我今天真的死在這裡,師尊也絕對不會像你妄想的那樣收你為親傳弟子,相反,你只會死的更慘!」

    沐寒逸嘴巴哆嗦著艱難開合,卻已是發不出一絲的聲音,蜷縮的身體也已不再掙扎,只剩下了不時的痙攣。

    「誤觸機關而死,很好的建議。也感謝你告訴我封印麒麟角的玄陣用你的血就能解開,否則,我還真要多花不少力氣。」雲澈淡淡冷笑。

    「……」劇毒的氣息在結界之中竄動,沐寒逸的五感已全部喪失,雲澈最後說的什麼,他已完全無法聽清。染滿劇毒的身體在一陣劇烈的抽搐之後,終於徹底沒有了動靜。

    在虯龍之息下就此橫死。

    雲澈伸出左手,天毒珠之力釋放,將沐寒逸屍體上的劇毒全部凈化,隨之,就連逸散在結界空間的毒息也全部凈化,沒有留下任何虯龍之毒的痕迹。

    站起身來,雲澈最後看了一眼再無聲息的沐寒逸,重重的舒了一口氣,低聲自語道:「真是個可怕的人。」

    他想起了軒轅問天。

    毫無疑問,軒轅問天是個極端可怕的人物,也是唯一一個數次讓他差點亡命的人。而沐寒逸才不到三十歲的年紀,其城府心機便已到如此地步,若他生於下界,再給予他和軒轅問天一樣的時間,必定會成為比軒轅問天還要可怕的人物。

    只可惜,他沒有機會了。

    雲澈完全理解沐玄音當初為什麼決定要收沐寒逸為親傳弟子,因為以他的心機手段,的確要遠比心無塵埃的沐妃雪適合成為上位者。

    但,她既然選擇了雲澈,那麼,沐寒逸極重的心機,自然就成為了雲澈的危險因素。

    她要雲澈到來冰風帝國,給予他的不僅僅是拿到麒麟角的考驗,另一個考驗,就是自己解決沐寒逸這個潛在的危機。

    周圍的封鎖結界不知要多久才會消失,先前沐寒逸的全力一擊,都未能將它轟出半點裂痕,雲澈自然也完全沒必要浪費力氣去嘗試,他來到結界之前,深吸一口氣,左右手同時伸出。

    左手冰芒,右手炎光。

    雲澈閉上眼睛,精神很快完全集中,在長久的靜止之後,結界之中的氣流忽然間暴亂起來,隨著冰芒和炎光的愈加濃烈,本該相互吞噬抵消的寒氣與灼氣違背常理的相互纏繞、融合,一股偏離天道法則的氣息緩緩的浮現。

    許久,雲澈睜開了眼睛,一朵冰藍色的火焰在他掌心安靜的燃燒著。

    他火焰造詣一直在極速提升,如今又得到了冰凰血脈,火焰與寒冰所融合的冰炎威力也自然大增。雲澈緩緩將冰炎抬起,低念一聲:「差不多是極限了……應該足夠了!」

    冰炎前推,碰觸在了結界之上。

    沒有任何的聲響,前方連沐寒逸都無法轟開的隔絕結界,就如一道碰觸到烈焰的薄冰,在冰炎之下快速融出一個大洞。

    力量頓時從這個忽然出現的缺口中快速逸散,整個隔絕結界劇烈的震蕩起來,隨之在一聲裂響中支離破碎,化作四處飛散的力量碎片。

    雲澈掃了一眼四周,琢磨著將沐寒逸丟向哪個機關,但短暫思慮后,卻又放棄了這個想法。這種偽裝,沐寒逸可以用,但並不適合他用在沐寒逸身上。且不說沐寒逸對這裡的機關格外熟悉,他的身體已被劇毒大為侵蝕,也根本無法偽裝成誤觸機關而死的樣子。

    「算了,還是把他的屍體帶出去吧,否則加上消失的麒麟角,還真有可能懷疑到我身上,畢竟,能讓沐寒逸願意帶到這裡的人,也的確只有我了。」

    讓沐寒逸和麒麟角一起消失,做出一副沐寒逸帶著麒麟角離開的假象也不錯……至於原因,讓他們自己想去吧。

    沒有馬上去收起沐寒逸的屍體,雲澈轉而向前,走向了那一堆堆玄光閃閃的紫脈神晶。

    紫石、紫晶、紫玉是神界的通用貨幣,雲澈初來神界,身上的財富自然是少的可憐。在冰凰宮時,每個月還有五千紫石的月俸,而成為沐玄音的親傳弟子后,反而一毛都沒有了。

    這片區域已確定沒有機關玄陣的存在,雲澈放心的大步向前,將堆積成山的紫晶,還有小心封存的紫玉都毫不客氣的收入天毒珠中。雖然他一時判定不出數量,但這可是一國皇室之寶物庫,必然是一筆極大的財富。

    雲澈然後又換個方向,將儲存各種寶丹、靈藥的玉盒也一股腦全部收入天毒珠。

    這裡只是寶物庫一角,但云澈並沒有貪心,在收完這個區域的所有東西后便收手。因為寶物庫四處都暗藏著機關玄陣,若是貪心之下不小心碰觸到一個,後果不堪設想。

    大量紫晶、紫玉在身,雲澈瞬間多了一種財富給能給予的踏實感。雲澈回到沐寒逸身前,手指一挑,沐寒逸的身體頓時破開,飛散出幾滴暗色的血珠,然後懸浮在了雲澈的指尖上。

    雲澈緩步來到了封印麒麟角的玄陣前方。

    既然是封印鎮國聖物的玄陣,自然是堅韌到極點,就算是他融合冰炎,也不一定能破開。雲澈目光向下,再次打量了一番這枚冰藍色的麒麟巨角,手指一撇,來自沐寒逸的幾枚血珠頓時輕飄飄的落在了封印玄陣之上。

    血珠碰觸到玄陣,閃動了一瞬微弱的紅光,然後又完全的沒入其中,與此同時,聲聲沉悶的錚鳴聲從玄陣上傳來,一道紅痕毫無預兆的出現,整個封印以這道紅痕為中心,向兩邊緩緩的打開。

    完全打開之時,這枚在冰風帝國存在了八萬多年的麒麟之角,再無阻隔的呈現在他的眼前。

    「看來,冰風帝國有著極為高等的玄陣師啊。」

    雲澈感嘆一聲,浮身而起,然後放輕動作,頗為緩慢的向前,手掌輕輕的碰觸在麒麟角上。

    堅硬到極點的觸感,卻是毫無溫度,就連預想中的寒氣都沒有,不過,卻隱隱約約有一種從未有過,彷彿是來自遠古的奇異感覺。

    現在當然不是探究這枚麒麟角的時候。雲澈手掌稍稍一引,三丈多高的麒麟角頓被吸起,納入到了天毒珠中。

    在麒麟角進入天毒珠的剎那,一道玄氣忽然從下方傳來,雲澈眉頭一跳:「糟了!」

    錚!!!!!!

    先前放置麒麟角的下方,一道玄光衝天而起,伴隨著震耳欲聾的錚鳴聲。而幾乎在同一個剎那,寶物庫玄光瘋狂閃動,所有的預警玄陣同時亮起,發出刺眼的光芒和足以遠傳數百里的警鳴聲。

    「靠!」雲澈的眉頭陡然沉下……麒麟角不但有玄陣封鎖,它的下方,居然還隱藏著另一個玄陣!而只要麒麟角被移開,這個玄陣就會瞬間啟動,並直接引動寶物庫中所有玄陣。

    雲澈重重咬牙……冰風皇室對這枚麒麟角的保護,還真是周到啊!

    毫無疑問,此刻別說皇宮,估計整個冰風皇城都已被驚動,外面的守衛,大量皇宮高手,乃至風恢拓都會馬上涌至。

    「應該還來得及!」

    沐寒逸說過,知道寶物庫暗道的只有他、風恢拓、風寒歌三人,離得最近,守在寶物庫之外的侍衛只會從正門進入,自己有足夠的時間從暗道離開。

    雲澈快速的平靜下來,然後轉過身來,準備帶走沐寒逸的屍體。

    但就在他轉身的剎那,他的動作猛然一滯,隨之全身汗毛倒豎而起。

    視線所至的地方,竟是空曠一片,只餘一地暗紅的血痕。

    沐寒逸的屍體……消失了!

    這一驚非同小可,一股涼氣從雲澈的脊骨直竄而上。

    「是誰!誰在這裡!!」

    如果說他的屍體是在虯龍劇毒下被毒滅殆盡,還勉強有那麼一丁點可能,但,雲澈為了不留下虯龍之息的痕迹,剛才可是用天毒珠將他屍體身上的劇毒給全部凈化……再怎麼也不可能憑空消失!

    而他自始至終,也根本沒有發現任何其他人存在的氣息。

    沒有人回答他,警聲大作的寶物庫,連回聲都無法聽到。

    外面的侍衛隨時都有可能闖入,雲澈猛一咬牙,腳踏幻光雷極,沿著記憶中的路線,以最快的速度沖向來時的入口。

    暗道的門並沒有關上,雲澈沖入暗道,速度絲毫未減,但牙齒一直死死咬緊。

    寶物庫中,還有另外一個人!而且還是一個讓他完全察覺不到存在的可怕人物!

    如果他一直都在,那麼我所做的一切,包括天毒珠的凈化和冰炎……豈不是都被他看在眼中!

    為什麼他會在寶物庫中……又為什麼要帶走沐寒逸的屍體!?

    到底是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