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逆世天書,當初蕭泠汐爲他一字一字的口譯時,他當真是如聞天書,半字不懂,只是有那麼幾個瞬間,他有過輕微的靈魂觸動,讓他開始懷疑這並非是經文,而可能是一部玄訣。

    論及玄道悟性,他稱第一,當世恐怕無人敢稱第二,可謂強到連他自己都害怕。下至雲家紫雲功,上至來自真神遺留的鳳凰頌世典、金烏焚世錄……再上上至創世神層面的生命神蹟,大多數人面對高等層面的神訣往往終生都難參透半分,而他只要入眼,哪怕沒有本該爲必要條件的神血神魂,都可很快領會貫通。

    他人要不知多少年的積累與感悟,再輔以機緣,才能乍然一閃的頓悟狀態,他瞄幾眼玄訣,便可直接沉入……所有見識過的人,茉莉、夏傾月、雲輕鴻、沐玄音、彩脂、神曦……無不爲之深深震驚過。

    基本可以說,只有雲澈想不想練,沒有他修不成的玄功。

    茉莉當年甚至曾用極爲怪異的語調向他說過:怕是遠古邪神都不至如此。

    唯獨……蕭泠汐爲他所譯,他亦記在心中的逆世天書經文,通篇下來,他完全不知所云。

    所以,他更加相信那真的只是一篇意義晦澀的經文,這些年也從未在意過。

    但就在今日,這篇都快被他淡忘的經文,卻將他帶至一個無比奇異的世界。

    頓悟,玄道中萬金難求,甚至千年難遇的時刻。雲澈這一生有過很多次的頓悟之境:

    當年強修鳳凰頌世典時,他的心魂墜入一個火焰的世界,無比清晰的感受着獨屬鳳凰的火焰法則。

    頓悟“冰夷神功”時,他如處冰獄,靈魂與玄脈的每一個角落都被極高層面的寒冰法則所充斥……

    頓悟金烏焚世錄時,他的世界飛舞着巨大而威凌的遠古金烏,向諸世灑下滅世之炎……

    每一種玄功的頓悟之境,都是心魂沉入其法則世界,亦是真正觸碰其核心法則的珍貴時刻……炎之世界、雷之世界、劍之世界、滅之世界……

    但云澈此刻的心魂所沉入的,卻是一個……【虛無】的世界。

    這個世界一片黑暗……不,一種不知來自何處,但無可置疑的感覺告訴着他,這並非是黑暗,而是空無一物的“虛無”,沒有生靈、沒有死物、沒有聲音,甚至沒有時間與空間。

    他感覺不到任何事物的存在,亦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

    這是哪裏……

    這裏,似乎只有永恆的黑暗,永恆的空無,永恆的靜寂,而他,便處在這個空無世界的中心,不知所在,不知所去,亦不知該如何離開。

    但好在,他的意志還存在,還可以思索。

    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會忽然墜入這個世界?難道,是我的靈魂空洞?

    忽然間,空無的世界現出了一抹光影。

    那是一個人的影子,似遠在天際,又似近在咫尺,如夢一般虛幻,霧一般飄忽,從其模糊的身型,隱隱約約可見是一個女子,而且應該全身**,並未着衣……

    你是誰……這裏是哪裏……

    他想詢問,卻無法發出聲音。

    但這個本是完全空無的世界,卻在這時響起一個女子之音:

    “這裏,是鴻蒙之始,混沌之初,亦是所有法則的起源。”

    無法形容這是怎樣的一種聲音,很輕很柔的女子之音,每一個音節,都能在瞬間俘獲任意生靈的整個靈魂,好聽到讓人根本無法相信世上竟會存在這樣的聲音……連夢中,連仙境都不該有……

    你……是……誰……他竭力釋放着意念,他感覺到,她能感知到自己的意念。

    但,她並沒有回答他,雲澈靈魂的每一個角落,再次被她那美到可怕的聲音所覆沒……

    “水之法則、火之法則、風之法則、雷之法則、土之法則……混沌世界五種基本元素法則。”

    “光明(生命)法則,黑暗(死亡)法則,凌駕於基本法則之上的高等元素法則。”

    “空間(次元)法則,時間(輪迴)法則,元素法則之上的極位法則。”

    “以及,所有法則的起源,極位法則之上的……【虛無法則】。”

    “……”雲澈如聞天書。

    “經歷了生命與死亡,跨越了次元與輪迴,終於有一個生靈碰觸到了連創世神都未曾碰觸過的虛無法則。”

    雲澈:虛無……法則?

    “能碰觸到虛無法則的你,我已無法看清你的命運。去尋找另外兩部逆世天書,我期待着……【真正】與你相見的那一天。”

    譁——

    光影消逝,眼前的空無世界忽然無聲而散,雲澈的視線中,映出蕭泠汐、蘇苓兒等人焦急關切的眼眸。

    雲澈的眼瞳恢復了焦距,鳳雪児欣喜道:“雲哥哥,你終於醒了!”

    雲澈晃了晃頭,一臉迷茫。

    “剛纔是怎麼回事?”蘇苓兒問道:“你剛纔的樣子,很像是忽然進入了頓悟狀態,但……”

    頓悟……雲澈眉頭一收。

    剛纔的心魂沉寂,的確是頓悟之境。

    因那部逆世天書的經文而忽入頓悟之境……

    但是,自己分明沒有絲毫玄力,連玄脈都處在死亡狀態,怎麼會出現“頓悟”?而且,當初玄力在身的自己面對這些經文毫無所得,如今全力全失……卻反而頓悟!?

    “虛無……法則……”雲澈下意識的輕念出聲。

    “虛無法則?”鳳雪児等人俱是一怔,這幾個字,她們不知其意,亦聞所未聞。

    雲澈擡頭,總算回過神來,看着衆女都帶着擔心的臉色,他連忙笑着安慰道:“沒什麼事,剛纔的確應該是和頓悟差不多的狀態。是一部很多年前便知道的玄訣,當時無法理解,剛纔不知爲何忽然有所領悟。”

    “那就好。”蕭泠汐輕撫胸脯,終於鬆了一口氣。

    鳳雪児點點頭,但鳳眉卻是微蹙……她不是對玄道理解很淺的蕭泠汐,雲澈所言,違背玄道最基本的常識。玄道頓悟……不在玄道,又哪來的頓悟?

    不過,雲澈既然如此說,她當然不會去追問。

    “雲澈哥哥,先休息一會兒吧,我再好好檢查一下你的身體狀態,不然的話,她們是不會放心的。”蘇苓兒微笑道。

    “呃……好。”

    雲澈回到房中,躺在牀上,蘇苓兒跪在他的身邊,用雙手輕柔的爲他按捏着全身……他閉着眼睛,安靜之中,那些怪異的經文,還有那個空無世界的聲音在他腦海中不斷迴盪。

    空間與時間法則,玄道認知中最高層面的法則,不僅是如今的世界,在遠古諸神時代,這兩者同樣是最高法則,尤其是後者,能稍稍駕馭的真神都寥寥無幾。

    但那個空無世界,那個似夢似幻的女子聲音,卻說出了一個“虛無”法則。

    凌駕於空間法則與時間法則之上……所有法則的起源?

    這種話,由任何人口中說出,在任何人聽來,都會馬上被當成荒謬之言……但是,那個空無世界的聲音竟似有着詭異的魔力,讓他毫無懷疑,或者說無法懷疑。

    她說出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像是化作無形,且無法抗拒、無法抹滅的烙印深深印在他的靈魂之中,變成如“自己是男人”、“手指可以彎曲”這類最基本,最不容質疑的認知。

    經歷了生命和死亡……跨越了次元與輪迴……

    虛無法則……

    虛…無…法…則……

    一種無比隱約朦朧的感覺浮現,但他凝聚精神,用盡全力,卻怎麼都無法看清。它彷彿近在咫尺,但任憑他如何努力伸手,卻又無法碰觸。

    虛無法則……到底是什麼?

    對了,那個聲音說逆世天書共有三部,自己所得應該只是其中一部,如果可以找打另外兩部,是不是就有可能一窺“虛無法則”究竟是什麼?

    等等!她……又是誰?

    爲什麼會說期待與我相見?難道她不是空無世界的魂音……還存在於世?

    爲什麼我明明沒有任何玄力,卻可以進入逆世天書的頓悟世界?

    雲澈閉着眼睛,腦中無數的迷茫,無數的疑問不解……靜思之中,他不知不覺的睡去。

    …………

    也許是那個詭異的頓悟之境所造成的精神損耗對如今的雲澈太過劇烈,這一覺雲澈睡的很沉,醒來時天色已暗下,他從牀上坐起,長長的伸了個懶腰,頓覺雙目清明,神清氣爽。

    這時,房門被輕輕的推開,蕭泠汐緩步走進,懷中抱着給雲澈換洗的外衣,一眼看到已經起身的雲澈,她美眸一亮:“小澈,原來你已經醒了。”

    “嗯,剛醒。”雲澈起身下牀,看着蕭泠汐,他腦中頓時響起蘇苓兒的話,目光變得有些熾熱,已經禁慾快八個時辰的身體也涌上不想忍耐的衝動,他忽然向前,在蕭泠汐的一聲驚呼中,將她壓在剛剛閉合的房門上。

    酥胸被緊緊壓着,雲澈的臉龐亦幾乎與她玉顏碰觸到一起,能清楚感受到他灼熱的呼吸。蕭泠汐心中頓亂,怯聲道:“小澈,你……唔!”

    蕭泠汐話剛出口,芳脣已被雲澈用力的吻上,所有的聲音頓時化作無力的嗚咽,然後又是一聲驚呼,她已被雲澈攔腰抱起,然後直接壓在了牀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