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冰凰界,冰雲第三十六宮。

    沐冰雲雙眸輕閉,心若靜水,身邊唯有一隻只純凈的冰靈在無聲的飛舞著。

    而在某一個時刻,整個世界忽然發生了微妙的變化,沐冰雲睜開了眼睛,一眼看到冰窗旁的珊瑚之下,一抹仙影靜靜的站在那裡,默然看著窗外。

    沐冰雲面露訝色,輕輕站起:「姐姐,你不是去冰風帝國了么?為什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窗側的女子轉過身來,現出一張讓天地瞬間失色的容顏。她輕撩額前冰絲,溫軟的聲音中透著似是無奈的情緒:「他們兩個現在已經到了冰凰界,你的小藍兒馬上就要回到你的身邊了。」

    「你不是說,雲澈此去,是要靠自己的能力取回麒麟角么?為什麼會這麼快就回來……」沐冰雲眸光忽然輕動:「兩個人?」

    「那小鬼頭已經把麒麟角拿到手了,還順便殺了沐寒逸。」

    說這些話時,沐玄音的聲音中居然透著些許失望。

    「這麼說來,姐姐還是出手幫忙了?」沐冰雲若有所思。

    「並沒有,都是他自己完成的。」

    「自己?」沐冰雲露出深深的驚訝。

    「沐寒逸的心思完全沒有瞞過雲澈。相反,他還利用沐寒逸的城府,主動引出麒麟角之事,送給了沐寒逸一個絕佳的機會,沐寒逸急切之下,輕易中招,帶他到了放置麒麟角的寶物庫,沐寒逸本想趁機殺了雲澈,沒想到,卻被雲澈用我交給他的虯龍之息反殺,麒麟角自然也就順便取走了。」

    「他?獨自一人殺沐寒逸?」沐冰雲難以相信,換做任何人,都無法相信:「虯龍之息的確可以輕易要了沐寒逸的命,但以沐寒逸的實力,怎麼會輕易被雲澈手中的虯龍之息沾染?」

    沐玄音美眸輕眯:「這小鬼頭,身上的秘密多著呢。連你也難以相信雲澈能殺了沐寒逸,也難怪沐寒逸這麼聰明的人都輕易中招。」

    沐冰云:「……」

    「哎,」沐玄音悠然一嘆,神情間竟似浮起來淡淡的委屈:「虧我還怕他中了沐寒逸的算計夭折了,悄悄的跟在了後面,結果卻是白跑了一趟。本來以為這對他是一場很大的考驗,結果這麼簡簡單單就完成了,實在好不甘心啊。我還順便劫走沐寒逸的屍體,給他的考驗增加了一點點難度,本來以為會有一場好戲看,沒想到,居然又被他輕輕鬆鬆化解了。」

    沐冰云:「……」

    沐玄音雙手攏在圓鼓鼓的胸脯上,幽怨的道:「明明有著殺了沐寒逸的絕對把握,卻還留了玄影石這個後手,這個小鬼頭……可要比沐寒逸還陰險的多了。看來,我這次是收了一個不得了的小煞星啊。」

    「玄影石?你是說,雲澈在殺沐寒逸之前,對真相畢露的沐寒逸用了玄影石?可是,玄影石啟動時的玄陣氣息,沐寒逸不可能察覺不到。難道是他自認為雲澈必死,所有沒有阻止?」沐冰雲訝然道。

    「當然不是,是那小鬼頭會一種能隱匿氣息的特殊玄功。不僅是他身上的玄影石,連他自己的氣息都能隱匿到讓我都吃驚的程度。他在殺了沐寒逸后,從寶物庫回到皇宮正中,都沒有被任何人察覺。」

    「還有這等玄功?」

    「所以我說嘛,這小鬼頭身上的秘密多著呢。要不是我這次悄悄跟著去,連我都不知道他身上還隱藏著這麼多奇怪的東西。」

    想到雲澈用寒冰與烈焰融合成的那個詭異火焰,她的眉頭微微的動了動。

    「……不輕易暴露底牌,是明智的作為,姐姐也不要怪責他瞞著你。」沐冰雲輕語道。

    「我跟他同去冰風的事,你記得不要告訴任何人。說起來,他已經猜到宗中有人跟著他,不過他就是再狡猾,也不可能猜到是我。」

    沐玄音手臂放下,仙軀微轉,看向北方:「他們應該快到了。冰雲,這趟冰風之行,雲澈身上的一些東西讓我改變了主意。明日開始,我準備親自訓練他。」

    沐冰雲微怔,隨之反應過來,驚訝道:「你是說……我記得你對以往的親傳弟子,從未有過。」

    「他身上非同尋常的東西太多了,遠遠不止天毒珠和邪神傳承。」沐玄音的神情逐漸變得平淡:「而這類秘密越多,就越容易喪命,他必須儘快的提升實力。」

    沐冰雲剛要說話,忽然發現沐玄音眸光微變,猛然轉向後方……而就在這時,一聲嘹亮的大喊覆天而至:

    「月神界使者——求見吟雪界王——」

    聲若驚雷,瞬間傳遍了整個冰凰界,空中響起玄獸受驚的混亂嘶鳴。

    「月神界?」

    沐玄音和沐冰雲都只是面露疑惑,而冰凰界上下無不是臉色驚變,呆望天空,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東神域四大王界之一的月神界——那可是在上位星界之上,統領整個東神域的王界啊!

    身為王界的月神界……怎麼會派使者拜訪只是中位星界的吟雪界?

    這在整個吟雪界的歷史上,都是從未有過的事。

    「月神界的人?最近的怪事還真是多。」

    王界之人,縱然只是使者,傳來的依舊是恐怖絕倫的氣息。這個氣息有著身為王界的傲然,但並無敵意。沐玄音並沒有動身:「冰雲,你去看看。」

    沐冰雲微微頷首,飛身而起,冰影閃動間,已在萬丈之外。

    短短百息過去,月神使者的氣息遠去,沐冰雲在輕拂的寒風中回到沐玄音身前,手中,多了一枚刻印著滿月之印的黑玉。

    沐玄音神識掃過:「請柬?哦?月神界王大婚?這可奇了,堂堂王界界王的大婚,居然會邀請我們中位星界?」

    「會不會是因為姐姐是神主境,東神域無人不知姐姐之名,所以才會收到特別邀請?」沐冰雲道。

    沐玄音微微一想,卻是搖頭:「三十年前,我可沒接到邀請。」

    沐冰云:「……」

    「很有可能不止我們,所有中位星界應該都得到了邀請。若真是這樣的話,原因,就只有一個了。」

    沐冰雲微微一想,也輕輕點頭,說了和沐玄音相似的話:「的確,就只有那個可能了。」

    沐玄音將沐冰雲手中的黑玉拿過:「距離玄神大會還有二十七個月,玄神大會會持續三個月左右,而月神界王的大婚,剛好在三十個月後,這時間,真是方便的很啊。」

    外面,冰舟刺空的聲音快速臨近,很快,沐小藍興奮的聲音也遙遙傳來:「師尊,我回來啦!」

    「哎,看把你的小藍兒寵的,這麼沒大沒小。我那邊的小鬼頭,在我面前可是頭都不敢亂抬的。」

    沐玄音媚然一笑,柔夷從沐冰雲的冰顏一直撫摸到了她的胸前:「好妹妹,記得想姐姐唷。」

    魅音繞耳,沐玄音的仙影已如冰霧般消散。

    ——————————————

    雲澈回到聖殿,一眼看到沐玄音正站在聖殿之前,依然是讓天地都窒息的冰冷和威嚴,但那太過絕美的風華,卻是讓無邊雪色都黯然無光。

    雲澈迅速上前,單膝拜下:「弟子云澈拜見師尊……幸不辱命,麒麟角已安然取回。」

    沐玄音面罩冰寒,毫無表情,冷冷的道:「聽說,你不僅拿到了麒麟角,還殺了沐寒逸?」

    聲音里明顯透著森然和冷意,若是平時,定會嚇得他心跳加速,但此時雲澈卻是毫無懼色,直接點頭道:「是。」

    但,他卻沒有隨之解釋為什麼會殺沐寒逸,而是忽然道:「此次冰風之行,師尊心繫弟子安危,親身同行保護,弟子感激不盡,以後,一定更加聽師尊的話。」

    「……」沐玄音的冰眸緩緩沉下:「為師與你同行?你在說什麼笑話!?」

    「這個……」雲澈仰起頭來,目光斜了一眼沒有了袖綾的右臂,眼神怪異的道:「弟子在回來的路上,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弟子身上的這件冰凰衣,是師尊親賜,上面是和師尊一樣的冰凰圖紋。所以,在宗門之中,就算是地位最高的渙之長老,也絕對不敢把上面印有冰凰圖紋的袖綾給撕下來,因為這是對師尊的大不敬。所以……」

    一陣寒風吹過,帶起輕微的呼嘯聲,隨之,是相當久的安靜。

    沐玄音轉過身去,冰冷而緩慢的道:「澈兒,為師現在再教你一件事,真正聰明的人,知道該在什麼時候裝蠢!」

    冰冷的聲音中,分明帶著陰沉的殺氣。

    「是,弟子謹遵師尊教誨。」雲澈連忙點頭,然後上身伏下:「弟子拜謝師尊心繫弟子安危,讓人暗中保護弟子周全,使得弟子此行可以順利完成。」

    沐玄音:「~!@#¥%……」

    又是幾縷寒風吹至,陣陣呼嘯聲中透著詭異的尷尬。沐玄音全身冰寒溢然,久久不發一言。雲澈偷看了幾眼她的背影,終於忍不住道:「師尊,弟子剛一到來,就聽到了剛才的那個傳音……那個人,真的是月神界的使者?」

    沐玄音終於轉過身來,卻沒有看他,冰寒的目光直落天際:「你起來吧。」

    雲澈這才小心的起身。

    「你自己看看這個吧。」沐玄音將那枚來自月神使者的黑玉丟給了雲澈。

    雲澈接過,玄氣一掃:「月神界……界王!?大婚……三十月後……」

    雲澈抬頭:「原來是送請柬來的。而且居然是月神界的界王大婚。」

    王界的界王,真正位於混沌之巔,整個大千世界最高層面的存在……雲澈根本無法想象那會是何等恐怖的人物。

    王界界王的大婚,絕對是足以轟動整個東神域,乃至整個神界的大事。不過,以王界界王的層面,居然給中位星界發請柬,會不會太誇張了一點?

    雲澈心裡如是想著,但當然不會傻到說出來。

    「你是不是在想,堂堂王界界王的大婚,居然會給我們中位星界發請柬?」

    雲澈點頭,然後又閃電的搖頭:「不不,弟子絕對沒有這麼想。雖然是王界,但師尊這麼厲害的人,收到邀請是理所當然的。」

    「你要不要聽一段醜聞?」沐玄音冰眸微眯:「一段關於月神界王的醜聞。」

    nt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