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醜聞?

    王界界王的醜聞?

    王界界王那等人物,也會有醜聞?

    沐玄音目若寒星,講述道:「月神界王在位多年,女人和子孫不少,但從未有過正妻。」

    雲澈點頭,完全理解。月神界王這等立於整個混沌之巔的人物,他的妻室不說和他地位相平,至少也該相差不遠,但以月神界王的高度,這樣的女子著實太過難尋。

    「而在數十年前,神界忽然開始有了月神界王即將娶妻的傳聞,後來,這個傳聞變成了現實,月神界開始廣發請柬,邀神界諸王參加界王大婚。」

    「幾十年前?」雲澈愕然……幾十年前就宣布娶妻,還廣發請柬……那這次又是什麼鬼?

    「也是那之後,神界盡知,月神界王要迎娶之人,居然是一個擁有無垢神體的女子!澈兒,你可有聽說過無垢神體?」沐玄音側目問道。

    雲澈搖頭:「能被月神界王擇為正妻,而且那麼早傳出消息,感覺上似乎還有炫耀之意……這無垢神體,應該是一種極其了不起的體質吧。」

    「哼,你說的完全沒錯,當年,月神界王的確有炫耀之意。因為這無垢神體,在神界已經足足有十幾萬年未曾出現過了。月神界王撿到如此寶物,豈會不炫耀。」沐玄音冷冷的道。

    「……」雲澈嘴巴大張。

    「你可知,何為鴻蒙之氣?」沐玄音忽然問道。

    雲澈點頭:「這個弟子知道。鴻蒙之氣,是混沌最原始,也最為強大的靈氣,亦是遠古諸神力量的來源。」

    「不錯。」似乎對出身下界的雲澈會知道鴻蒙之氣而微感意外,沐玄音眸光斜了雲澈一瞬,繼續道:「遠古諸神、諸魔之所以強大,最大的原因,就是他們是孕生於混沌之初、鴻蒙之始。在最為精純、濃郁的鴻蒙之氣中出生,讓他們有了在如今已經絕跡的真神之力和真神體質。」

    「而諸神諸魔滅絕之後,世間再無真神,其因,便是鴻蒙之氣日益稀薄渾濁,混沌世界也自然永遠不可能再現真神時代。」

    「但……雖然已變得極為稀少,混沌浩瀚,終究還是會有絲縷精純的鴻蒙之氣存在。精純的鴻蒙之氣,會被初生、處在最精純狀態的生命氣息所吸引。因而,若是哪個幸運兒在出生后的百息之內,剛好碰觸到精純的鴻蒙之氣,這縷精純的鴻蒙之氣就會融入其體,從而成就——無垢神體!」

    「啊……這樣啊。」雲澈瞠然。難怪會被稱作「神體」,竟然是由最最精純,在上古時代孕育真神之力的鴻蒙之氣所成就的體質:「那麼,如果能提前感知、尋找到精純鴻蒙之氣的所在,然後讓嬰兒在附近出生,是不是就可以實現這種無垢神體?」

    「哼,笑話。」沐玄音冷語道:「且不論在目前的混沌世界,精純的鴻蒙之息已是極其之少,鴻蒙之氣那等層次的力量,又豈是凡體所能感知!?縱然是公認混沌最強的龍神界龍皇,也根本不可能感知鴻蒙之氣的存在,更不要說精純的鴻蒙之氣。」

    「額,原來如此。」

    雲澈忽然想到,茉莉在一次他的大道浮屠訣突破時,曾說過若是能把其修鍊至第十重境界,吸收的便將不是普通的天地靈氣,而是——鴻蒙之氣!

    不過,茉莉也同樣說過,縱然是她的哥哥,也才將大道浮屠訣修鍊至第六重境,而那也是人類所能達到的極限境界。

    所以,吸收鴻蒙之氣一說……也只能是想想而已。

    「這等無垢神體,從來都只有天賜。而在整個龐大神界,無垢神體的出現都極其稀少,而且是越來越少。最初,神界大概一萬年會出現一個,後來變成數萬年才出現一個。」

    「而在月神界王所要迎娶的這個女子之前,神界已經整整十五萬年未曾出現過無垢神體,這對月神界王這等人物,都是天賜之寶。雖然其出身尋常,但被月神界王擇為正妻,任誰都不會覺得意外,哼,怕是其他王界之王還要好好羨慕一番。」

    「這麼說來,這個無垢神體應該是極其的強大,是自身天賦遠異常人,還是……」雲澈聲音稍低:「適合用來雙修?」

    「都不是。身具無垢身體,自身的體質並不會有太大變化,修鍊也無多少幫助,不過倒是可以大為延長壽元,至於雙修,更是毫無作用。」

    沐玄音的回答讓雲澈愣住。

    「鴻蒙之氣這等層次的力量,連感知都不能,又豈會被凡人之軀所吸納。」沐玄音繼續講述道:「無垢神體,只存在於女子之身。其力量,雖不會被其所吸納,但,在其體內孕生的嬰孩,從其存在的第一個剎那,就處在精純的鴻蒙之氣中……雖然遠遠無法和混沌之初在鴻蒙之氣中孕生的諸神相比,但其性質卻是類似。」

    聽到這裡,雲澈終於恍然大悟:「也就是說,擁有無垢神體的女子所生育的後代,會擁有極其之高的天賦?」

    「何止是天賦極高。」沐玄音道:「縱然只是微弱的一縷,但畢竟是精純的鴻蒙之氣。在其中孕育,直至出生的嬰孩,其生命、軀體、玄脈為其干涉,不但會擁有高到極點的天賦,還極有可能孕生出異種體質——甚至有可能出現早已絕跡的異種體質。」

    「就和當年在鴻蒙之氣中衍生各種神力、神軀的諸神一樣。」

    「異種……體質?」這些話,超越了雲澈的認知。

    「尤其是所生育的第一個後代,其天賦和體質都必定驚世。之後雖然會隨著鴻蒙之氣的流失稀薄而代代衰減,但依舊非常人可比。」

    沐玄音看了雲澈一眼,說了一句石破天驚的話:「在神界歷史上,由擁有無垢神體的女子所生的第一個後代,除了因各種意外過早的夭折的,最終實力全部達到了神主境,甚至有半數,實力堪與王界界王平齊——無一例外!」

    「……」雲澈驚呆。這番話,讓他徹底明白月神界王為何要「炫耀」。

    更何況……整整十五萬年了,才出現了一個。

    龐大神界,也才不到百萬年的歷史。

    「那後來……為什麼會成為醜聞呢?」雲澈心中已經有了些許猜想,既然被稱作醜聞,難道……

    「那名擁有無垢神體的女子傳聞是出生在一個位於東神域邊緣的下位星界,本名無人知曉,入了月神界,被月神界王親賜名為『月無垢』。」

    「當年的那次大婚,月神界向東神域的所有王界、上位星神,甚至其他神域的一些王界都發了請柬,場面也布置的宏大無比,甚至數次,以覆天之音昭告了整個東神域,那時,東神域之中,無人不知月神界王將得一擁有無垢神體的女子為妻。」

    「然而,就在距離大婚之期已不到十日,大量上位星界的界王都已提前親赴月神界……月無垢執意要親自將生父生母迎至月神界,卻在途中發生意外,保護她的一眾月神使全部喪命,只余屍身,而月無垢,卻沒有了蹤影。」

    「啊?」雲澈一聲輕呼……居然還有人敢如此觸犯月神界!?

    「毫無疑問,月神界王勃然大怒,但,那些慘死的月神使屍體上毫無破綻,縱然以月神界之能,都無法探查是被什麼力量所殺,而月無垢毫無蹤跡,月神界王派人尋找許久后終於死心,這場轟動整個東神域的王界界王大婚直接淪為一場空。盛怒之下的月神界,很快便將矛頭直指星神界——因為能做出這種事的,也唯有有著宿仇的星神界。」

    「星神界會派人刺殺月無垢,倒也並不是太讓人意外的事,要怪,只能怪那月神界王太囂張大意了。」

    沐玄音冷語道,她話語之意,顯然也是相信這都是星神界所為。

    「可是,這頂多是個悲劇,連笑話都算不上,怎麼會被稱為醜聞呢?」雲澈不解道。

    「那是因為——所有人都以為月無垢死了,但,就在七年之後,月無垢回來了,自己回到了月神界。」

    「只不過……」沐玄音目光稍眯:「歸來的月無垢雖然安然無恙,但,她的元陰之氣卻消失了,無垢神體獨有的至凈氣息,也已弱到了只剩不足兩成。其因,不言而喻——她失蹤的這些年,不但被人奪去了元陰,還生下了孩子,而且極有可能不止一個!」

    「……」雲澈嘴巴張大……我靠!居然真的是這樣!!

    月神界王廣邀群雄,震動神界要迎娶的女人……被別人給睡了!還生了孩子!!

    堂堂月神界王,立於混沌之巔,世間最最恐怖的人物……居然被人給綠了!!

    這對月神界王而言,月無垢還不如直接死了的好。

    「那……那個男人是誰?」雲澈瞪大眼睛問道。

    「哼,月神界王比你更想知道那個人是誰。但,頗有意思的是,月無垢卻是寧死不言。據說,月神界之所以始終找不到她,是因她當年雖僥倖活命,卻身受重傷,在這七年間玄力全失,自然也就沒有氣息可尋。她之所以主動回到月神界,卻是因為她的玄力又忽然恢復,怕被月神界尋到才主動回去。」

    「也就是說,她其實是為了保護那個男人……額,還有孩子。」雲澈道。

    我了個去!那個男人究竟是誰!綠了月神界王不說,還讓月無垢為了保護他隻身赴死,寧死不說……那個男人,簡直無與倫比的NB!

    「不錯!月神界王雖然暴怒,但似乎還算念及舊情,並沒有殺了月無垢,而是將她關入牢中,除非她說出那個男人是誰,否則,要讓她永世不見天日。」

    「這個月無垢,也真是個重情剛烈的女子啊。」雲澈心中暗嘆道。

    「月無垢回來,且失了元陰一事,本該是絕不容外人知的禁忌。但不知為何,這件事卻很快傳了出去。哼,醜聞這種東西,當然會愈傳愈烈,不到三個月,就連其他神域都幾乎傳遍。那之後,月神界和星神界雖然明中暗中惡戰不斷,但月神界王卻是再未出現過。」

    知曉了原委,雲澈居然都有幾分同情月神界王……找到一個擁有無垢神體的女子,意氣風發的昭告天下,剛要轟轟烈烈的大婚一場,結果卻被狠狠的綠了,而且月無垢為了綠他的那個男人寧可永世不見天日,這放在任何男人頭上都是絕對無法忍受的天大恥辱……何況堂堂月神界界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