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藍極星,幻妖界。

    「苓兒妹妹,快……快來!小姑媽她又昏倒了!」

    傳音玉中傳來天下第七焦急的呼喊聲,蘇苓兒馬上放下手中即將配好的葯,急急的回道:「我馬上就過去。」

    天玄大陸,流雲城中,蕭門。蕭泠汐安靜的躺在自己最熟悉的軟床上,她已經醒了過來,但臉上卻蒙著一層虛弱。蘇苓兒的小手拿捏著她的手腕,一會兒又將手指放在她的心口間,眉頭一直微微蹙起著。

    「苓兒,我沒事的,可能就是小澈不在身邊,有一些的不習慣。」

    周圍,蕭烈等人都是一臉的緊張,蕭泠汐卻是淺笑,半開玩笑的寬慰著他們。

    蘇苓兒的收回手兒,然後轉過身,向著蕭烈他們微笑道:「放心好了,泠汐姐姐身體狀況並沒有什麼大礙,就是有些單純的虛弱而已。」

    「泠汐她畢竟身負玄力,平日也從不會做什麼傷元氣的事,怎麼會一次次的……」蕭烈神情中帶著些微的惶然,蘇苓兒的話並沒有平息他的緊張不安。

    「嘻,以前我不相信相思成疾,但現在看泠汐姐姐的樣子,不信也得信了。畢竟呢,泠汐姐姐和雲澈哥哥從小一起長大,感情好得都讓人嫉妒呢。」相比於蕭烈的愁容,蘇苓兒卻是笑嘻嘻的:「泠汐姐姐,你放心好了,雲澈哥哥根本不用五年,說不定明天就忽然回來了呢,要是看到你現在的樣子,還不心疼死了。」

    「爺爺,苓兒妹妹都這麼說了,你就不要擔心了。我也一直覺得小姑媽是思念成疾,要是我家雲哥哥也拋下我們母子離開這麼久,我說不定也會和小姑媽一樣。」

    天下第七說完,小聲忿忿的嘀咕了一句說了已經好幾百遍的話:「雲大哥還真是沒良心,居然真的捨得這麼久不回來,肯定是那個叫什麼……神界的地方遍地仙女,不捨得回來了。」

    「大哥才不是那樣的人。」蕭雲小聲的為雲澈辯解。

    「我稍稍睡一會兒就好,真的不用擔心了,也不要告訴雪児她們。」蕭泠汐說話間,臉色也已比先前好了很多。

    蕭烈的臉色總算是舒緩了幾分:「那好,你好好休息,天氣寒了,最近就不要再出門了,澈兒的院子……」

    「交給我來打掃好了。」蘇苓兒馬上介面道。

    「嗯。」蕭泠汐輕輕答應一聲,恬靜的閉上了眼睛。

    走出蕭泠汐的房間,蘇苓兒臉上的微笑頓時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憂緒。她通過傳送陣離開流雲城,回到幻妖界,然後直奔雲家側院,一進院子,便看到雲谷迎面走來。

    看著蘇苓兒的神情,雲谷停下了腳步:「那女娃娃又昏倒了?」

    「嗯。」蘇苓兒輕輕點頭:「她的脈象也和之前一樣,昏迷后的一段時間快的異常,是常人的十幾倍,但又很快平復。這大半年以來,已經是第九次了。師父,連你也完全沒有頭緒嗎?」

    雲谷搖了搖頭:「雖不知其因,但並無惡果,也算是萬幸了。」

    蘇苓兒已拜師雲谷大半年,她聽雲谷說過,從百年前起,世上就沒有他看不懂的脈象,唯獨蕭泠汐……

    「她第一次異常昏迷,是在雲澈哥哥離開的那天,說不定,真的是和雲澈哥哥有關,若他回來,說不定……也就好了。」

    蘇苓兒低語著,然後仰起頭來,看著無際的天空,似乎奢望著能看到那個魂牽夢縈的身影:「你們兩個都要平安,千萬不要出什麼事。」

    流雲城,躺在床上的蕭泠汐已經睡了過去,但睡得並不安寧。她的夢中,再次出現了那枚來自雲澈的黑玉,以及那枚黑玉中折射出的,明明沒有見過卻全部認識的詭異文字……

    每次昏迷之後,她都會做同樣的夢。

    她隱隱感覺到,自己一次次的異常昏迷,並不是在雲澈離開之後,而是在見到了那塊黑玉之後。

    因為那枚黑玉,她的體內,抑或著是靈魂深處,似乎有某個深深沉睡的東西在被悄然的喚醒……

    ————————————————

    滄雲大陸,絕雲崖下。

    幽冥婆羅花綻放之後,會很快枯萎,然而,盛開在這裡的幽冥婆羅花卻似乎永不凋謝,龐大的花海,在黑暗的世界里鋪灑著濃郁如夢幻的幽冥紫光。

    有著亮銀色長發的女孩靜靜的立於幽冥花海之中。濃郁到讓人無法直視的紫光,卻無法覆下她四色的瞳光,在湛紫色的世界里,點綴著彩色的星芒。

    她漠然的看著遠方,瞳眸的光彩異樣的綺麗,卻毫無情感的神采。

    陪伴她的,唯有永不枯萎的幽冥花海,以及遠方偶然傳來的魔獸吼鳴。

    長久的孤寂,是對生靈最殘酷的折磨,尤其是對感情最為豐富的人類,無異於世間最大的酷刑。但,她卻早已習慣。從她有意識、有記憶的那天,她面對的就只有黑暗、紫光與孤寂,或許已經幾萬年、幾十萬年、幾百年前……

    也或者……幾千萬年……

    她不知自己為何而存在,只是單純的存在著……

    ————————————

    砰!!

    乒!!

    寒冰炸裂的聲音震蕩著雲澈的耳膜,他的身影如幻影般游移,寒冰力量的餘波擾亂著他的身體和攻擊軌跡,但緊擰的眉頭間卻毫無慌亂,身體亦沒有因此有所失衡,隨著他又一次的剎那閃現,一道流星般的寒光擦身而過。

    何為觸覺?

    如果說,靈覺的極致,是意識上的預知預判。

    那麼,觸覺的極致,就是軀體的預知預判。

    空氣的細微流動、對方的靈覺和目光所向、眼神和玄氣的剎那變化……遠離之時,皆憑靈覺,而近體之時,觸覺卻可以先於靈覺!

    這更像是一種無比奇妙,結合身體和靈魂的本能,無法修鍊,甚至無法詮釋與描繪,唯有領會和感悟。

    當沐玄音的攻擊總是能一次次擊中他瞬身後的落點……連續數十次后,他終於在某一剎那,模模糊糊的觸摸到了觸覺的概念。

    也是在同一天,他的斷月拂影成功步入了「駐影」之境。

    從那之後,他總算是擺脫了被沐玄音「秒殺」的局面,逐漸的,沐玄音出手的次數開始增多,一次……兩次……三次……四次……

    最多的一次,第六次出手,才將雲澈擊跪在地。

    雲澈數次瞬身,雖然有些狼狽,但已逼近到沐玄音五步之內,他目光一閃,劫天劍忽然脫手飛出……但同一個剎那,他左側身體忽然傳來一抹微妙的感覺,沒有經過任何的思索,全身本能的翻轉而去。

    一聲悶響,一股寒氣從他身側橫掃而過,雖未正中,卻是讓他身體徹底失衡,與此同時,他的雙臂也快速張開。

    「封雲鎖日!!」

    砰!!

    雲澈帶著邪神屏障被拋飛出去,一道冰錐從他後方刺破虛空,又刺破了他的邪神屏障……雲澈在最後的一瞬間堪堪避開了要害,但依然被狠狠刺入左肩。

    冰錐直直卡入骨縫之中,然後猛然爆裂,暴走的寒氣讓他左半身瞬間失去知覺,歪著身體砸落在地,被他擲出的劫天劍也倒飛回來,落在了他的身側。

    雲澈艱難的跪起,左側身體逐漸恢復知覺,傳來的是噩夢般的劇痛。雲澈牙齒緊咬,但卻在痛苦中露出滿足的笑:「弟子……已經……可以接師尊七招了。」

    「哼,你還差得遠呢!」

    嚴厲的冷語聲中,沐玄音手指一點,一抹微小的藍光頓時在雲澈胸口炸開——瞬間,他全身經脈全部崩斷。

    而唯有沐玄音自己知道,她摧斷雲澈全身經脈所用的玄力,比之第一次,要多出了數十倍。

    而斷脈之下的痛苦,也同樣是先前的數十倍。

    雲澈瞳孔驟縮,全身血管一下子全部暴起,每一道肌膚的紋理都完全的扭曲著。

    這種來源自全身所有部位的極致痛苦在淬鍊著雲澈的觸覺,又何嘗不在錘鍊著他的精神力。縱然如墜煉獄,全身在蜷縮中瘋狂顫慄,但除了最初的一聲悶哼,竟沒再沒出一絲的慘叫……亦沒有像先前一樣被活活痛暈過去。

    沐玄音的眼眸中一道藍光微閃而過,映照著雲澈失色的瞳孔之中。

    嗡——

    雲澈的腦海中頓時一片轟然,隨之意識土崩瓦解,暈死過去。

    「最後一次了,既已知何為觸覺,就讓你少受點痛苦吧。」

    抓起雲澈,沐玄音回到了聖殿中心。

    而那汪水池之中,先前傲然綻放的九轉佛心蓮,九九八十一瓣佛心蓮瓣,此時唯有最後一瓣。

    把雲澈丟入池中,玉指輕捻,最後的一枚佛心蓮瓣飄入指間,晶瑩如玉的根莖之上,唯剩玉色的蓮葉。

    再次開放,要在九千年後……也或者,再無盛開之期。

    也最後的蓮瓣覆於雲澈的心口,手掌落在其上,沐玄音的眸光出現了些微的複雜。

    這小子的領悟力,當真是天下無雙。短短數月,便將斷月拂影修至大成,冰凰封神典也到了「冰夷封神」之境。

    觸覺這等玄奧的存在,縱是那些天賦極高的玄者,也要在渡過神劫,成就神靈境,隨著靈覺的蛻變而逐漸感悟,而他……短短三個月便能領會到如此程度。

    可惜他是出身下界,若是生於吟雪界,怕是此時,早已名動神界。

    藍色霞光耀滿聖殿,在沐玄音的神主之力和佛心蓮瓣的力量之下,開始了對雲澈的最後一次淬脈,它被沐玄音第八十一次強行震斷的經脈在藍光交錯的中重組、融合,速度,無比的緩慢,但每一道經脈所釋放出的光芒,縱然透過身體,亦呈現著驚人的明亮。

    龍神之髓,讓雲澈的骨骼堅韌到極致,讓他的龍神血脈也一直在不斷的濃郁著。而今日,他的全身經脈,也在沐玄音殘酷的方式下,在九轉佛心蓮無比神秘的力量之下,完成了徹徹底底的蛻變。

    雲澈醒來時,人已在冥寒天池之中,他醒來的第一時間,便感覺到了全身經脈的巨大變化。

    他連忙凝神內視,他的經脈比之三個月前粗壯了數倍,每一道經脈已完全失去了先前的形態,變得晶瑩剔透,像是最無瑕的冰晶雕琢而成,鋪滿著他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意念一動,玄氣流轉之下,陡然釋放而出的速度,竟快到了連早有心理準備的他都大吃一驚。

    「這真是的……我的經脈?」感受著玄氣在經脈中的流轉,雲澈兀自有些不敢相信的自言自語著。

    內心興奮和難以置信間,雲澈抓起劫天劍,眉頭一橫,一聲大吼:

    「滅天絕地!」

    玄氣在沸騰中狂暴,作為邪神第三式,滅天絕地的消耗極大,煉獄狀態下,他縱然精神足夠集中,也要近兩息的玄力凝聚,但這次,僅僅半息,毀滅之力便已蓄勢待發,隨著劫天劍的揮舞而猛烈爆發。

    轟!!!

    一聲轟鳴震蕩得冥寒天池波瀾四起,但緊隨之後,第二個「滅天絕地」已然揮出……

    轟!!!

    臨近的池面直接炸開,飛灑的天池池水淋落在了雲澈的身上。雲澈雙手抓著劫天劍,整個人定在了空中,眼神劇烈的晃蕩著。

    「滅天絕地」雖然威力巨大,但他動用的頻率並不高,因為其凝力時間太長,極易自露破綻,而且轟出之後會有一段相當長時間的力量虧空,若是沒有擊中,或是被對方擋下,後果無疑極為嚴重。

    但現在,他不過是舉劍之間,便已凝力完畢,全力轟出之後,玄力幾乎是剎那之間便再度湧上,第二記滅天絕地不但緊隨其後,而且威力絲毫不弱第一劍……

    這是一種神奇如夢幻,他曾經想都不曾想過的感覺與狀態。

    他的玄力,如今依舊是神元境一級,毫無進境。

    但在經脈的蛻變之下,他清楚無比的感覺到,比之三個月前的自己,他已經站在了另外一個截然不同的領域。

    現在的自己要戰勝一個月前相同玄力的自己,簡直易如反掌!

    ——————————————

    【恭喜人民幣玩家雲澈獲得外掛:天秤珠。】

    nt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