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姐姐!住手!!」

    或許下一個瞬間,奪命的冰晶就會刺穿雲澈的身體,將他化作飛散的冰粉。但就在這時,一個急促的女子聲音遙遙傳來,讓一切頓時定格。

    隨著一股冰風暴的席捲,沐冰雲閃電般沖至,緊緊的抓住了沐玄音的手腕,那枚冰晶也同時被她的玄力化解。

    「姐姐,你在做什麼?你難道是要殺了他嗎?」

    這句話,不需要問出,她便知道答案。因為就連她,這數千年間,都未曾見過幾次沐玄音釋放出如此殺機……如此殺機之下,她絕對是要殺了雲澈,而且恨不能千刀萬剮。

    「他——該——死!!」

    一樣的話語,一樣的冰心錐魂,她的手上,瞬間出現了三枚冰晶,每一枚,都釋放著遠比方才都要恐怖的冰寒氣息。

    「姐姐!!」沐冰雲雙手齊出,牢牢的壓制住沐玄音的手腕:「雖然我不知道他到底犯了什麼錯,但,我確信他絕非性情醜惡卑劣之人,這一點姐姐也一定認同,否則不會對他如此特別!」

    「而且……縱然他犯下天大的錯,他畢竟救了我的性命,單依這一點,至少……應該給他一次活命恕罪的機會!」

    她的話語急切,冰眸中甚至透著哀求。對於雲澈,她有著好奇和驚嘆,更多的自然是深深的感激。不僅是他救了她的性命,他還挽救了她傾注她心血和無數牽挂的冰雲仙宮。除此之外,她更是清楚,雲澈還在無形中,救了吟雪界和炎神界的無數生靈。

    因為若是她死於虯龍之毒,沐玄音在位界王時,或許會有所顧忌,但一旦卸下界王之位,以她的性情,必然會對炎神界展開慘烈無比的報復,若是炎神界再喪失理智,兩界之間會迸發怎樣的厄難,簡直不堪設想。

    「……」沐玄音沒有言語,眼神幽冷如前。

    「姐姐!!」沐冰雲移身到沐玄音的面前,隔斷著她盯視雲澈的目光:「他是你親收的弟子,也是你一直以來最喜歡的弟子,否則,你不會對他如此特別。你說過,他是唯一在未來有可能超越你的弟子,為了這個期望,你甚至不惜把傾注了九千年心血的九轉佛心蓮都賜予了他……你難道就甘心把這個期望和整整九千年的心血就此直接葬送?」

    雲澈:「……」

    沐玄音依舊沒有言語,但她手中的冰晶,光芒微微弱了幾分。

    「九轉佛心蓮是姐姐的師父用命換來的,不僅僅有著姐姐的心血,還帶著你的師父用命換來的期望……你千萬不要在一時衝動之下,做出讓自己後悔終生的事啊!」

    「夠了!」

    手中的韓晶緩緩消散,沐玄音轉過身去,冷冷的道:「我現在不想看到他,冰雲,你幫我把他扔進霧絕谷!」

    「霧絕谷!?」沐冰雲驚道:「那裡就算是妃雪進去,也是必死無疑。你這樣和直接殺了他有什麼區別?」

    「三天,我給他三天的時間。如果他能在其中三天而不死,我就饒了他的命!」

    沐玄音的手指閃電般的向後一點,隨著一道寒光閃現,一個微小的玄陣印在了雲澈的胸前,然後隨之消失。

    「這個玄陣,會在三十六個時辰后啟動,將他送出霧絕谷。至於到時送出的是活人還是屍體,哼,那就看他自己的命!」

    話語微頓,沐玄音的聲音陡然變得冰寒陰厲:「雲澈,你聽著!這個活命的機會,是我這輩子最大的讓步!無論你三日後是死是活,你對冰雲的救命之恩就此還清!前往宙天神界之事,我不會再幫你,那乾坤五瓊丹,你也永遠不必再想了!」

    三天……聽似很短,但沐冰雲臉上的驚色卻沒有絲毫緩和,因為以雲澈的實力和霧絕谷的可怕,那裡對他而言是徹頭徹尾的絕命之地。別說三天,就算活過三個時辰,都難如登天。

    她唇瓣輕張,想要繼續為雲澈求情,但想到沐玄音先前讓她都心懼的殺氣,她又將即將出口的話收回……的確,這對沐玄音而言,有可能是平生最大的讓步了。如果再強行求情,或許只會有反效果。

    雲澈究竟闖了什麼大禍!?

    沐冰雲來到雲澈身前,伸手將他輕輕扶起:「雲澈,起來吧。」

    雲澈起身:「謝謝你,冰雲宮主。」

    沐冰雲搖了搖頭:「既然錯了,就安心的悔過和接受懲罰……我帶你去霧絕谷吧。」

    雲澈偷偷看了一眼沐玄音的背影,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沒敢說話,身體也已被沐冰雲帶起。

    「等等!」沐玄音卻忽然出聲:「冰雲,你找我有什麼事?」

    沐冰雲回身:「方才炎神界那邊傳來消息,近日葬神火獄的氣息開始異常,虯龍蛻鱗之期已近,五日後,他們會來人接迎姐姐前往炎神界。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焱萬蒼或炎絕海親自來接。」

    「……」沐玄音沒有回應。她雖然已經給了雲澈活命的機會,但身上依舊盪動著冰冷絕倫的殺氣。

    「姐姐,到時,我和你一起去吧。」沐冰雲輕聲道。

    「不必!」

    冷語聲中,沐玄音的身影逐漸模糊,然後消失在了那裡。

    停滯了許久的風雪也在這時重新飄落,被凍結的世界也隨著她的離開而小心翼翼的消融。

    「唉。」沐冰雲一聲嘆息,手臂抓緊雲澈:「我們走吧。」

    ……………………

    霧絕谷,數月前,沐玄音才帶他到來過這個地方……魔障般的濃霧,刺骨的寒冷,凶暴的玄獸,以及犯下大錯被丟入其中,任其自生自滅的冰凰弟子。

    沐玄音當時說過這是他以後會來歷練的地方……沒想到,卻成為了犯下大錯而將被丟入其中的人。

    「雲澈,你究竟犯了什麼大錯,竟然會讓你師尊如此動怒?」到了這裡,沐冰雲終於問出了心中的疑問。當著沐玄音之面,她不敢發問,因為能讓她如此動怒的事,再次提起,只會讓她怒上加怒。

    「……」雲澈低著頭,小聲道:「我不是故意的。」

    再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說出來。否則,方才還竭力護著他的沐冰雲說不定會直接一巴掌劈了他。

    雖絕非有意,但終究是大錯,是實打實的褻瀆……自己居然到現在還活著,已經都算是奇迹了。

    「我知道你不可能是有意的。」見他不願,或者是不敢回答,沐冰雲轉回目光,沒有強行追問。

    難道是不小心破壞掉了姐姐什麼重要的東西?不對……姐姐連珍若生命的九轉佛心蓮都給了他,不可能會因這種理由而要殺了他。

    沐冰雲再怎麼也不可能想到雲澈犯下的是何等大錯,甚至就算雲澈實話告訴了她,她都不一定相信……因為以雲澈的實力,就算再強上千百倍,也別想沾到沐玄音半點衣角,更不要說……

    「雲澈,你或許並不知道,你師尊她對你一直很特別。她在位界王這些年,也曾收過數個親傳弟子,但從未有一個能得她如此對待。她不但關心你的成長,也一直關心你的安危,幾個月前,就連你前往冰風帝國那幾天……她都一直擔心著你,怕你遭了沐寒逸的暗算。」

    「……我知道,是我對不起師尊。」雲澈低著頭,像個犯錯的孩子。

    「她對你有著很大的期望,曾和我說過會傾盡全力的培養你。九轉佛心蓮,是你師尊的師尊用命換來的,整整九千年,她親自用冰凰玄氣培育,以天池之水澆灌……最終卻全部給予了你,這件事,讓我都萬分驚訝。」

    「……」雲澈頭垂得更低。

    「在這個世界上,我是你師尊唯一的親人,也是最了解她的人。她只要但凡有一點點的殺氣,就必定會屍橫遍野。但這次,讓我都害怕的殺氣,卻最終還是饒過了你。這已經是好到無法再好的結果了。」

    「冰雲宮主,謝謝你。」雲澈稍稍抬頭,感激的道:「如果不是你求情,我現在已經……」

    沐冰雲緩緩搖頭:「你不必謝我,畢竟,若沒有你,我早已殞命,連今日為你求情的機會都沒有。」

    她目光看向下方霧絕谷:「你進入霧絕谷后,我無法暗中助你,否則若被你師尊發覺,她只會更怒,你只能靠你自己。我聽你師尊說過,你有一種可以隱匿氣息的玄功,能讓師尊都頗為稱讚,相信定然不凡,這會是你在霧絕谷撐過三天的最大依仗。」

    「切記,在霧絕谷中,能隱則隱,能避則避,不到萬不得已,縱然只是遇到最低等的寒冰喋狼,也儘可能的不要正面對抗,因為霧絕谷中的玄獸極為密集,而且個個凶暴,稍有異動,便極有可能引來大群你無法應對的玄獸。」

    「還有,不到萬不得已,也不要浮空飛行。飛行之時極易被察覺,尤其那些飛行玄獸的靈覺都極其之高,一旦被察覺,將無處遁形。」

    「如果遇到其他的冰凰弟子,縱然對方表現的再和善,也千萬不要放下戒心……最好能全部避開,不要遭遇任何一個。」

    雲澈連續點頭,牢牢記下沐冰雲的叮囑。

    「拿上這個。」

    沐冰雲的掌心中,多了一把小巧的短刀。柄長兩寸,形似蝶翼,刃僅四寸,通體冰白無暇,微漾流光。

    「此刃名為『雲蝶』,你師尊手中亦有一把,名為『音蝶』,這是我們家族祖傳之物,在吟雪界亦負有盛名。你的重劍雖然威力極大,但亦會伴隨著極大的動靜,而它卻可以殺敵於無聲,它的強大,你一用便知……希望你不會有用上的時候。」

    雲澈伸手接過,入手剎那,冰冷鋒芒感直刺靈魂,明明在手,卻如飄雪般輕若無物。

    沐玄音和沐冰雲家族祖傳之物,而且沐玄音那裡亦有一把,這把短刃之不凡可想而知。

    「謝謝你,冰雲宮主。」把雲蝶刃小心的收好,雲澈再次感激道。

    「你師尊現在在氣頭上,等她稍稍消氣,或許就會提前來帶你離開……你好自為之吧。」

    沐冰雲輕嘆一聲,將雲澈輕輕推下,轉瞬之間,雲澈的身影已消失於茫茫冰霧之中。

    ——————————

    nt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