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沐一舟,雲澈和沐寒逸的第一次交集,便是因為他……

    雲澈眉頭大皺——這沐一舟可是冰凰第一宮威名赫赫的首席弟子,怎麼會在這裡?而且看著自己的眼神,為什麼如此不對勁?

    「什麼?雲澈!?」

    和沐一舟同行的另一人聽到「雲澈」這個名字,明顯大吃一驚,顧不得取巨鷹的玄丹,快步來到了沐一舟身側,看到雲澈的面孔,滿臉的不可置信。

    雲澈站直身體,但劫天劍卻是拖在地上,沒有收起,微笑道:「原來是一舟師……弟,沒想到居然會在這裡碰面,看來我們還真是有緣啊。」

    「雲……澈!」沐一舟的嘴唇和聲音分明在哆嗦,眼睛里閃動著駭人的恨光:「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我做夢,都恨不能將你千刀萬剮……沒想到……嘿……嘿嘿,哈哈哈哈……你也會有今天!你居然也被流放到這裡,還落在了我的手上……這就是報應……哈……哈哈哈哈……」

    「???」雲澈似笑非笑的道:「一舟師弟這話我可就聽不懂了,我們之間的確有過小怨,但早就煙消雲散,你這怨氣大的,可有些沒道理啊。」

    雲澈的確是心中疑惑。當初他和沐一舟因風陌而起了衝突,但馬上被沐寒逸巧妙化解,沐一舟雖心存怨恨,但已當著沐寒逸之面承諾絕不再追究。而之後,天池之戰,沐玄音宣布將擇他為親傳弟子,嚇的沐一舟戰戰兢兢的侯在天池之外,在他出天池之後,慌不跌的向他賠罪,又是下跪,又是送禮……

    本來就是小怨,而且已經就此了結,到了現在,雲澈都快忘得差不多了。

    但看沐一舟極度怨恨又極度快意的樣子,簡直像是自己睡了他老婆屠了他滿門一樣。

    「你這卑鄙小人還在裝蒜!」沐一舟吼道:「要不是你,我怎麼會落到這種地步!」

    「因為……我?」雲澈眼睛眯了眯。

    「三個月前,你成為宗主親傳弟子之後,宮主就馬上就知道了我和你結怨之事,之後更是短短几天,將我以前做下的所有事全部扒出,然後給了我最殘酷的處罰,將我丟入這地獄之地!!」

    雲澈:「……」

    沐一舟喘著粗氣,聲音裡帶著刻骨的怨恨:「都是你……都是因為你!知道我當初和你結怨的,只有區區幾人。落秋不可能害我,沐小藍沒理由,柳程和風陌還沒那樣的膽量和機會……只有可能是你!」

    聽到現在,雲澈終於算是明白了,他冷笑一聲:「難道就不可能是沐寒逸?」

    「他沒理由,更做不出這種卑鄙無恥的事來!」沐一舟怒吼道。

    「呵呵呵,」雲澈面露譏諷:「自己做下的醜事太多,早就該有此報,居然還有臉怨別人。」

    雲澈臉上在冷笑,心中卻是一通大罵:卧槽沐寒逸這個王八蛋,居然還下過這樣的陰手。沐寒逸搞沐一舟,顯然就是要沐一舟以為是他所為,從而為他樹敵……估計沒想到沐一舟被扒出的醜事太多,直接流放到了霧絕谷。

    不過話說回來,沐一舟到底是冰凰第一宮的首席弟子,玄力高至神魂境巔峰,距離神劫境也只差一線,居然在這裡三個月都還沒死。

    「嘿,雲澈,真虧你還笑得出來。三個月前,你是宗主的親傳弟子,何等的威風八面啊,現在……你也落到了這種地步,還落到了我手上。」沐一舟的面孔在怨恨下扭曲:「你猜,我該怎麼招呼你呢!!」

    「不不不,你好像誤會了什麼。」雲澈毫無懼色,笑眯眯的道:「你們是被流放,但我不一樣,我不過是奉師尊之命進來歷練而已,過幾天就會離開。至於你,估計連骨頭都只能永遠埋在這裡。」

    說話間,雲澈的左肩之上,象徵著宗主親傳弟子身份的冰凰銘玉頓時閃耀起獨特的冰藍冰華。

    「一舟師兄,那……那是……」沐一舟身側的冰凰弟子臉色大變,面露驚恐。他們被被逐到這裡之前,都會先被逐出宗門,自然會被剝奪冰凰銘玉。而雲澈肩膀上卻依然有著冰凰銘玉……還是宗主弟子專屬!

    也就意味著,雲澈的話極有可能是真的。

    沐一舟瞳孔一收,隨之又更加陰沉下來:「就算真的又怎樣?我們本就是必死之人,還有什麼好怕的!!而且……」

    錚!!

    沐一舟手掌一抓,刺在巨鷹身上的劍已被他吸入手中,他帶著渾身煞氣,緩緩的走向雲澈:「你剛才,可是差點死在這烈鷹爪下,也就是說,你其實不過是孤身一人,根本沒人暗中護著你!」

    雲澈:「……」

    「將你碎屍萬段……我就算死也痛快!!」

    沐一舟一劍刺出,玄氣混著劍氣漫天激蕩。他後方的冰凰弟子頓時大驚失色:「這樣會把玄獸引來的!」

    「閉嘴!」沐一舟怒罵一聲,玄氣和劍勢沒有絲毫的收斂,漫天冰刃帶著怨恨和殺機向雲澈瘋狂切斬而去。他現在哪還管什麼玄獸,他一直堅信著自己落到如此地步都是因為雲澈,卻從不敢奢望有報仇的機會,只能在這裡含恨掙扎待死。而這個做夢都不敢想的機會卻忽然落在眼前……若能殘殺雲澈,就算馬上葬身玄獸爪下,他也會黃泉路上狂笑。

    雲澈卻沒有後退,反而驟然前沖,身影在冰刃之中快速閃現穿梭,轉眼便已沖至沐一舟身前,劫天劍一劍轟下。

    「找死!!」

    曾經的冰凰第一宮首席弟子,神魂境十級巔峰的玄力,是雲澈萬萬不能力敵的。但他非但不逃遁,反而主動硬上,在任何人看來,都是純粹找死的行為。

    轟!

    一聲巨響,如驚雷墜地,雲澈頓時如炮彈般倒飛出去,沐一舟的劍頓時彎折,全身劇震,臉上也露出深深的難以置信。

    他清楚感知到,雲澈的玄氣明明只有神元境一級,而他神魂境巔峰的玄力,居然在雲澈一劍之下,被震退了半步!

    而他尚未從震驚中回身,便忽然驚覺,被轟飛的雲澈身影已遠遠沒入濃霧之中,氣息以驚人的速度遠去。

    「混蛋!」沐一舟牙齒猛咬,他這才反應過來,雲澈剛才不是在找死硬剛,而是要藉助他的力量遠遁!

    「我看你往哪裡跑!!」

    牢牢鎖定著雲澈的氣息,沐一舟全身玄氣爆發,瘋了一般追了上去,已全然不顧這裡是什麼地方。

    雲澈玄力全開,在濃霧中極速穿梭,眼神兇狠,牙齒緊咬——今天這是踩了多大的晦氣,不小心冒犯了師尊,差點沒命,被扔到這個地方,先是被一群凶暴玄獸追殺的險象環生,還沒能來得及喘口氣,居然又遇到一個遠比凶暴玄獸還可怕,簡直變得喪心病狂的沐一舟……

    今天出門怎麼就忘了多看幾眼黃曆!!

    雲澈的極限速度遠勝同級玄者,但他和沐一舟的玄力差距太過懸殊,幾乎兩個大境界,縱然已是毫無保留,後方沐一舟的氣息也是越來越近。

    而沐一舟更是驚怒交加,以他的玄力,要追趕一個才神元境一級的玄者,本該是不費吹灰之力,但他不斷提升玄力,直至提升至十成卻依然看不到雲澈的影子,氣息拉近的距離也是異常緩慢。

    他怒極而吼,速度又硬生生提升一分:「雲澈,你逃不掉的!我要讓你……生不如死!」

    「這貨已經瘋了。」雲澈回頭瞥了一眼,牙齒咬得越來越緊:不行,這樣下去,很快就會被追上。

    只能冒險一試了。

    雲澈手掌金烏炎凝聚,然後猛烈砸向後方。

    「炎陽爆裂!」

    轟隆!!

    火焰炸開,淡金色的火光在蒼白的世界里顯得尤為刺目。火光爆裂的剎那,鎖定在自己身上的氣息出現了瞬間的偏離,雲澈的左臂閃電般的揮處,玄罡帶著濃烈的氣息向右側方衝去,同時他快速以流光雷隱斂下全身氣息,身影在濃霧的掩護下撲到了一棵粗樹的後方,然後死死屏住呼吸。

    炸裂的火光頓時驚起了陣陣玄獸的遠嚎,在這個蒼白的寒冰世界里,火焰無疑是最能驚擾它們的存在。但云澈已顧不得這麼多,在他藏身之後短短兩息,沐一舟的身影如暴風般衝過,直追玄罡的方向而去。

    雲澈頓時暗舒一口氣,但玄罡遠離自己的氣息后很快就會消散,他不敢停留,剛要向另一個方向無聲離開,兩道冰冷的氣息忽然從上方射下。

    噗噗!

    兩條全身雪白,細若小指的線蛇叮在了他的肩膀上,毒牙帶著足以讓神魂獸喪命的劇毒深深刺入他的皮肉。與此同時,上空寒風撲至,一隻被火光引來的巨鷹向雲澈飛墜而下。

    雲澈心中暗罵一聲,玄氣外放,將兩隻細蛇瞬間震斷,同時雙臂揮起,劫天劍瞬間抓於手中,一記鳳凰天狼斬帶著衝天而起的火光砸向俯空而下的巨鷹。

    砰!!

    巨鷹被轟開,雲澈的身體被餘波遠遠震開,他好不容易隱下的氣息也自然徹底暴露。遠處的濃霧之中傳來沐一舟氣急敗壞的怒吼:「雲澈!你敢耍我!!」

    雲澈的氣息,也瞬間被沐一舟重新鎖定。上空,被震開的巨鷹顯然暴怒,或許下一瞬間就會再次撲下,而周圍,一道道危險的氣息在以極快的速度接近著。

    在進入霧絕谷之前,沐冰雲叮囑他能隱則隱,能避則避,他也極力的想要如此。但現在,卻被逼到了如此壞到不能再壞的可怕境地。

    雲澈沒有馬上逃離,眼神反而一下子變得兇狠起來,已經不需要再隱藏的氣息也在肆無忌憚中變得狂暴。

    既然已經到了如此地步……那就乾脆更徹底一點!!

    呼!!

    風聲呼嘯,熱浪排空。雲澈手臂張開,身上一下子竄起數十丈的金烏烈焰,隨著火焰的快速濃烈,映照的他眼瞳、頭髮、全身都是赤金一片。

    「黃——泉——灰——燼!!!」

    隨著他力量的瘋狂釋放、蔓延,周圍十里區域,空氣、飄雪、寒冰、枯木……全部成為了火焰媒介,隨著雲澈一聲大吼,十里空間,轟然炸開……

    轟————————

    冷寂蒼白的冰寒世界,在那麼一瞬間,化作灼熱的火焰煉獄。亘古蒼白的天空,轉眼之間被灼熱的赤金一片。

    毫無疑問,這個雲澈決絕之下釋放的滔天火海,在炸開的同時,也狠狠捅了一個天大的馬蜂窩。

    ————————————

    【外掛程序載入中……】

    nt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