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清玉瞳孔瑟縮,他想要把手掙脫,但他的手臂,乃至整個軀體都被一股無形之力定死在了空中,任憑他如何掙扎都無法動彈半分,就連玄氣,亦無法動用一絲一毫。

    他的嘴巴在顫慄中微微張開,卻是無論如何都發不出一絲聲音。視線中近在咫尺的面孔帶給他一種熟悉感,卻無法憶起這個人是誰……因爲他就連思考的能力都幾乎完全失去。

    他的靈魂,就像是被一隻萬丈巨臂死死的壓在了爪下,永世無法逃脫。

    不僅是他,其他三人,包括他的師父亦是如此。

    “雲……雲神子……不……不是……”

    林鈞畢竟有着神靈境的玄力,是唯一一個還能思考,還能勉強發出聲音的人。眼前忽然出現的人,和傳說中的雲澈長得極像。但,雲澈已死在星神界的邪嬰之難下,這是神界共知的事實,還是宙天神界親口傳出,不可能爲假。

    他那等神子級的人物,就算沒死,也不可能出現在這個低等的位面。

    雲澈的眼睛一片幽暗……林鈞活了數千年,從未見過如此可怕的眼睛,其中所釋放的陰沉與恨意,就有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暗深淵,其中的每一絲瞳光,都欲將他們千刀萬剮,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雲哥哥……”鳳雪児激動出聲:“你……恢復力量了?”

    明明恢復力量,她卻沒有從雲澈身上感覺到任何應該有的喜悅,反而是一股……那麼可怕的陰暗與恨意。

    讓她,都感覺到了害怕。

    聽着鳳雪児的聲音,雲澈昏暗的瞳光終於有了輕微的變化,他低低的道:“雪児,轉過身去。”

    “……”鳳雪児依言轉身,閉上了眼睛。

    “嗚啊啊啊啊啊啊————”

    在她美眸閉合的那一刻,耳邊傳來一聲淒厲到極點的慘叫,伴隨着她這一生聽過的最可怕的骨裂之音。

    林清玉那隻被雲澈拿在指間的手臂,從皮肉,到血管,到經脈,到骨骼,全部在一瞬間被殘忍震碎……

    手臂盡碎,卻是沒有斷裂,血淋淋的掛在臂膀上,每一瞬間都在爆發着常人根本無法想象的痛苦。

    林清玉臉色慘白如鬼,喉嚨因太過淒厲的慘叫而迸出大片的血沫,這一刻的他,清清楚楚的明白着何爲真正的地獄……而他的身前,雲澈的臉色卻是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動,依舊唯有無盡的陰暗,他的手指緩緩前伸,抓向了他的另一隻手臂。

    “啊啊啊啊哇啊啊啊——”

    這一聲慘叫,撕破了林清玉自己的喉管……他的另一隻手臂,被雲澈生生的撕了下來。

    “啊啊啊啊嘶啊啊……”

    “嗚哇哇……哇啊啊……”

    無盡的痛苦淹沒了林清玉所有的意志,他像是一個被扔進了煉獄熔爐煅燒的惡鬼,發出着世間最悽慘的嘶叫……他的後方,林鈞、林清山、林清柔的眼瞳瞪大到幾近爆裂,臉色蒼白的看不到丁點血色,身上的每一根毛髮,每一塊肌肉都在瑟縮顫抖。

    噗!!

    撕下的手臂狠狠的貫入林清玉的心口之中,爆開大片的血霧,雲澈的手指一點,他的殘軀從空中灑血墜下,但那猶如來自黃泉煉獄的慘叫聲依舊撕動着所有人顫蕩的心魂。

    身影一晃,雲澈已出現在了林鈞的身前,碰觸到他灰暗的眸光,林鈞的身體痙攣,口中發出顫慄模糊到無法聽清的聲音:“饒……饒命……”

    恐懼與絕望會讓人崩潰,亦會讓人瘋狂,他發出這一生最卑微的求饒之音,卻又忽然撲身而起,向雲澈轟出自己的絕望之力。

    神靈境的修爲,他在下位星界的確可以橫着走,一生亦極少遇到不能招惹之人,更不要說絕境。

    雲澈的玄脈剛剛甦醒,玄力只是稍稍恢復,身體亦是如此。

    但,他的層面高出林鈞太多……哪怕瀕死的神王,亦是神王!

    何況他的神王之力,不啻他人的神君境!

    雲澈的手掌一抓,林鈞還未完全釋出的力量便已完全潰散,他的頭顱亦在同一時間爆開,紅白飆散。

    砰!

    又是一聲爆響,他失去腦袋的軀體也當空炸開,向下方的海域灑下大片腥臭的血雨。

    雲澈的目光轉向了林清山……那一瞬間,林清山全身一抖,然後如爛泥般軟下,雙目圓瞪,卻不見瞳孔,嘴巴開合,卻只能發出如砂紙摩擦般的嘶聲。

    一大灘骯髒的水跡在他下身蔓延,怎麼都無法止住。

    哧!

    他的軀體被一瞬斷成了兩截……

    哧!

    又在一瞬斷成了四截……八截……十六截……直至碎成漫天的飛血碎肉,向下方的海域再次淋下大片的猩紅血雨。

    “呃……啊……”

    林清柔身體顫抖如颶風中的浮萍,她的精神終於完全崩潰,忽然白眼一翻,被活活嚇得昏死了過去。

    對此時的她而言,昏迷意味着解脫,但,她的解脫才持續了不到半息……

    砰!

    殘忍的爆裂聲在血霧中響起,隨着雲澈手指的輕點,她的右臂直接炸裂。

    “啊啊啊啊————”

    她從噩夢中驚醒,發出另一隻惡鬼的嘶叫聲,全身如瘋了一般的翻滾痙攣……

    雲澈很少願意對女人對手,更從不願對女人用殘忍的手段,但此刻,他的眼瞳之中沒有一絲一毫的不忍與憐憫,唯有徹骨的恨意與陰暗。

    砰!

    她的左臂爆裂,炸開漫天爛肉碎骨……

    砰!

    她的左腿炸裂……

    砰!

    她的右腿炸裂……

    四肢從林清柔的身上消失,那血紅的斷口瘋狂噴灑着觸目驚心的血泉……鳳雪児緊閉雙眸,身體微顫,耳邊肉體爆裂的聲音、血流噴涌的聲音、還有那太過淒厲的慘叫,都讓她的心魂無法控制的顫慄。

    她所熟悉的雲澈,一直都是個心存憐憫的人,否則當年也不會饒恕皇極聖域與至尊海殿。她不知道,雲澈爲什麼會如此憤怒……

    林清柔的殘體墜落,沒入了海域之中……海域依舊一片可怕的死寂,就連上面鋪開的血跡都沒有散去。

    鳳雪児轉過身,看着氣息可怕到極點的雲澈,她緩緩走近,輕輕抱住他:“雲哥哥,你……怎麼了?”

    他的玄力恢復了……這本是夢一般的巨大驚喜,但他的身上卻絲毫沒有喜悅,只有如此可怕的恨意。

    “……”雲澈的胸口在劇烈無比的起伏着,鳳雪児的聲音,他毫無反應,依舊陰暗的雙目盯着下方染血的海域……忽然,他的身體開始顫抖起來,瞳光變得暴亂,臉色也逐漸猙獰,口中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大吼。

    “啊啊啊啊啊!!”

    大吼聲中,他的手掌猛的轟下。

    轟——————

    數千裏海域,同時掀起萬丈巨浪。

    這一刻,蒼穹與滄海徹底翻覆。

    海域覆天,又沉落而下,肆意澆淋在雲澈和鳳雪児身上,許久……海域終於落回,但已不再沉寂,四面八方皆是劇烈翻騰的海浪,久久不休。

    全身溼透,鳳雪児卻把雲澈抱得更緊:“雲哥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告訴我……”

    被冰冷的海水澆淋,雲澈的腦子終於清醒了些許,他轉過身來看着鳳雪児,嘴角微動,想要露出一個安慰的笑意,卻怎麼都無法笑出來:“我沒事……雪児,你有沒有受傷?”

    鳳雪児輕輕搖頭,盈動的鳳眸中盡是擔心。

    “已經沒事了……沒事了,”雲澈失魂落魄的低語着:“我們回去吧。”

    是的,他的邪神玄脈甦醒了,如奇蹟般的甦醒了……當真是如夢一般的奇蹟,是雲澈本已不敢奢求的奇蹟。

    他本該是欣喜若狂,興奮都每一個細胞都燃燒起來……但,他笑不出來,因爲他明白,而且親眼看到了自己玄脈甦醒的代價是什麼。

    林鈞師徒四人皆死,且在他的手下死的一個比一個悽慘,卻無法讓他感受到半點的發泄與快意。

    如果,他稍存理智,就會在殺死他們之前以玄罡攝魂,去知曉他們會降臨此地的目的……也就會因此而知道茉莉並未死。

    但,面對這四個罪魁禍首,他所有的理智都被魔鬼一般的恨意所吞噬,只想用自己所能想到的最殘忍的方法讓他們死!死!!死!!!

    …………

    …………

    流雲城,蕭門。

    這裏是雲澈十六歲前所居的小院,格外的安靜。

    院門被推開,蘇苓兒和鳳雪児走出,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她們滿心愁緒。相視無言,卻都不知道該如何安慰雲澈。

    房中,雲無心靜靜的躺在牀上,奶白色的臉上覆着病態的蒼白,她安靜的睡着,已經睡了很久,曾經讓所有見到她的人都爲之驚歎的傲人玄氣已無法在她身上感知到一絲一毫,就連她睡夢中的呼吸都格外的微弱。

    雲澈坐在牀邊,手掌抓着額頭,曲張的五指死死的收攏着,幾乎要捏碎自己的頭顱。

    他的玄脈剛剛甦醒,他最應該的做的,應是馬上閉關,讓自己的玄力、神軀、神識同步甦醒和恢復……但,他毫無喜悅,毫無心情,甚至無暇去弄清玄脈是如何在來自雲無心的邪神神息下甦醒的。

    對於一個父親而言,什麼是這個世界上最悲哀,最不可原諒的事?

    今天,他清楚的知道了答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