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心中泛起的決意沒有讓雲澈的心中負上重壓,反而忽然有了一種很奇妙的豁然感。

    他一生,無數的時間被各種感情所絆,他走的每一步,都帶起着很多的牽掛,而且越來越多。最初,他的世界還只在天玄大陸……後來到了幻妖界和滄雲大陸,再後來,爲了追尋茉莉而踏上神界,爲此還不得不離開所有身邊的人……在神界,又險些無法歸來。

    這個過程,他有過太多次的猶豫、迷茫、束手束腳,不知所去,不知所措……

    因爲有太多人可以輕鬆掌控他的命運,他必須時刻順應、順從他們所制定的規則,在那些他無法抗拒的力量下小心翼翼,戰戰兢兢……就如他在輪迴禁地的那一年,只能躲在其中,無法進入宙天神境,無法回到吟雪界,更無法返回下界。

    …………

    那麼,我爲什麼……不能自己來制定這個世界的規則!?

    讓所有人,來適應我制定的規則!?

    在輪迴禁地的那段時間,神曦一直都在用不同的方式告訴我這件事,告訴我我是最有資格如此說,也如此做的人……

    而且就算我不想,不願,命運也會一次次逼我如此……

    既然如此……

    …………

    雲澈握緊的左手,在這時忽然閃爍了一瞬碧綠的光華,思緒翻騰中的雲澈瞬間察覺,猛的低頭,心裏更是劇烈動盪。

    就在他想要將意識試着沉入天毒珠時,他的身前,緩緩映現出一個絕美女孩的身影……她有着翠綠色的長髮,翠綠色的眼眸……含着世間最晶瑩純淨的淚光。

    “禾……菱……”雲澈輕喃出聲,恍若隔世。

    “主人……”禾菱一聲呼喚,淚光瀰漫,她猛的向前,撲在雲澈身上,雙臂緊緊抱住他,纖柔的肩膀在激動與後怕中不斷的顫抖:“我終於……終於……嗚……我還以爲……再也……嗚嗚……嗚嗚嗚……”

    禾菱在他胸口一陣肆意的大哭,久久泣不成聲。這一年半多的時間,她每一息都在害怕和黑暗中度過,而且……是似乎永無盡頭的害怕與黑暗。此刻,她終於如夢一般重見天日。

    雲澈雙手滯在空中,然後輕輕收攏,將她哭泣顫慄的身體抱緊,輕輕的道:“你沒事就好,我還以爲……我已經把你害死了……沒有事就好。”

    禾菱的哭泣持續了很久很久,若不是她的聲音只有雲澈可以聽到,恐怖整個蕭門大院都早已被驚動。

    哭花了整張臉,木靈少女才總算是將激動和害怕稍稍發泄,她抽泣着鼻子,抹着淚珠,然後許久不敢擡頭看雲澈。

    “禾菱,這段時間,你都在沉睡嗎?”雲澈輕柔的問道。他本以爲,自己在星神界死去時,禾菱也隨着他的命隕而命隕。而隨着他力量的恢復,他重新感應到了天毒珠的存在,還重新見到了禾菱。

    這對他而言,無疑是太大的驚喜。

    禾菱紅着眼睛,輕輕搖頭:“這段時間,我其實一直都醒着,也一直都在主人身邊,每天都在看着主人。”

    “呃?”雲澈一愣。

    “但是,我就像是被困在一個無形的牢籠之中,雖然可以看到主人,看到外面的世界,卻無法現身,無法與主人的靈魂聯繫,也無法讓主人聽到我的聲音。”

    雲澈:“……”

    “我以爲……以爲以後一直都會這個樣子,每天都好害怕。”說到這裏,禾菱又忍不住抽泣起來。

    在決定捨棄一切,成爲雲澈的天毒毒靈後,她便註定一生跟隨雲澈,與他同生共死,今後的世界,除了自己也唯有云澈一人。雲澈重生,她的世界終於可以不再永恆孤寂。

    雲澈伸手,輕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已經過去了,以後再不用害怕。”

    有着清醒的意識,卻如被鎖永遠無法掙脫的牢籠。無疑,要比沉睡可怕、殘酷的多。

    看着將一切都託付自己,卻被自己完全辜負的木靈少女,雲澈心中泛起深深的愧疚和心疼。

    等等……

    她一直都可以看到自己和外面的世界?

    呃……

    “嗯。”禾菱點頭,努力露出一個淚珠點綴的淺笑:“恭喜主人力量恢復。”

    說話間,她忽然看到雲澈的臉色有些古怪,心下想到他定然是在擔心雲無心,馬上說道:“主人,我知道你今天因爲小主人而心緒大亂,不過,已經不用擔心了,你忘了神曦主人留給我們的生命神水和龍曦玉液了嗎?”

    禾菱的話讓雲澈臉色一僵,隨之像是被針紮了屁股,一下子跳了起來,雙手“嗖”的抓在她的肩膀:“快……快快!快給我!”

    一句話說完,他纔想起這些就在天毒珠中,他隨手可取。於是又猛的放開,從天毒珠中直接取出生命神水,便要竄向房中。

    “啊!主人!”禾菱連忙伸手抓住他:“你……現在就要給小主人用嗎?”

    “當然!”雲澈急不可待的道,雲無心玄力全失,外加元氣重損,他當然是半息都不想耽誤。

    “可是……”禾菱依然拉住他:“生命神水雖然可以讓小主人馬上安好,但是,有主人的光明玄力輔助,纔可以讓效果最大化,助小主人一朝成就神道,而主人力量還未恢復完全,現在就用的話,會浪費掉很大一部分靈力。”

    雲澈的身形止住,他一抓腦袋,吐了口氣道:“對……對對……我力量還沒恢復完全……呼,腦子真是瓦特了。”

    他這一天暴怒、極愧、怨憤……還各種失智,腦子簡直一團漿糊。

    “我必須集中心力,儘快恢復玄力。”雲澈努力平靜心緒,想了想,道:“生命神水和龍曦玉液共有多少?”

    “生命神水有十七滴,龍曦玉液有九十一滴。”禾菱準確的回答道。

    “嗯。”雲澈點了點頭。

    龍曦玉液可淨化、增強體質與玄脈,讓一個玄者脫胎換骨,對玄道的修煉有着常人無法想象的巨大裨益……簡單而言,就是能在後天,極大幅度的增強一個人的體質、壽元和玄道資質。

    而生命神水……一滴,足以讓目前沒有任何玄力的雲無心一朝成就神道。

    半點都不誇張。

    對下界玄者而言,這話聽來無疑是天方夜譚。但在浩大神界的無數玄道靈藥中,單論藥力,釋放出來足讓一凡人成就神道的……不但存在,而且相當之多,甚至有許多在藥力上勝過生命神水。

    比如雲澈當年所吞服的乾坤五瓊丹。

    但,只是單純的藥力。

    而這類玄道靈藥,永遠永遠不可能用在未入神道的玄者身上,更不可能用在沒有玄力的凡人身上。因爲若是吞服,哪怕有神主……哪怕有大羅金仙在側輔助,也會瞬間暴斃。

    雲澈何等變態的體質,當年爲了提升,強行吞服乾坤五瓊丹……若不是沐玄音,連他都很可能會爆體而亡。

    而神曦所給予的生命神水與龍曦玉液……其最強大之處,就是毫無副作用!

    其藥力,溫和到任何人都無法理解的程度。

    因爲這類靈液來自輪迴禁地的異花,由當世唯一有着光明玄力的神曦以“生命神蹟”煉化催生,光明玄力神聖、仁愛、救贖、純淨……因而,其藥力給予生靈的唯有賜福,而永遠不會造成任何的損傷。

    哪怕一個凡人服之!

    低等層面的人自然沒有資格知曉這等靈液的存在,而到了上位星界和王界那個層面,他們便會知道,世間最神奇、最高等的玄道靈藥,皆是出自龍神界的輪迴禁地。

    無論生命神水還是龍曦玉液,哪怕在王界,都是真正的聖物!是各大神帝都夢寐以求的東西。以往,神曦每隔一段時間,都會賜予這類靈液給龍神一族,每一滴,都是龍神一族的至寶,唯有哪個王界行大事大禮之時,纔會極其偶爾的贈予其一滴……且也只會贈予王界,後者,則無疑會欣喜若狂。

    一滴生命神水,將一個先天資質極優者的起點一夕提升至神道……這是何等概念?

    一滴龍曦玉液,後天提升一個玄者的所有資質,每一滴,都等同創造一個神蹟。

    到了雲澈這個層次,生命神水依舊作用很大。他能在輪迴禁地短短一年成就神王,生命神水有一大半的功勞。

    而如果龍神界知道雲澈一個人一年時間飲了整整十二滴生命神水,估計都會恨不能上去把雲澈給吞了。

    因爲神曦平均三千年,也就給予龍神一族十滴左右的生命神水和二十滴左右的龍曦玉液。

    而這些,雲澈其實並不清楚,潛意識裏還認爲這在輪迴禁地是隨手可得的東西。

    亦不知道,神曦交給禾菱的十七滴生命神水與九十一滴龍曦玉液,已是她的全部……一丁點都沒剩下。

    想到可以讓雲無心馬上恢復玄力,而且是原來的千百倍……說不定可以比肩,甚至超過鳳雪児,雲澈心中一時激動難抑。雖然,失去的邪神天賦不可能恢復,但至少,他心中的愧恨稍稍緩了那些少許。

    必須儘快恢復力量……雲澈在心中唸叨,然後看着禾菱,忽然說道:“禾菱,我恢復力量之後,會找到時機返回神界,我當初答應你的事,一定會做到。”

    “唉?”雲澈的話,讓禾菱猛的愣住,然後驚嚇般的搖頭:“主人,你……你在說什麼?你說……重回神界?”

    “對啊。”雲澈很認真的點頭。

    “不,不用……不用不用。”禾菱擺手,很用力的擺手:“主人,你好不容易纔回來,在這個世界,你的親人,朋友,妻……妾?女兒,都在身邊,可以過的很好很好,無憂無慮,你……你不用爲了我……真的不用爲了我再回那個危險的地方。”

    “哈哈,”雲澈笑了一笑,看着禾菱的樣子,他心中涌起深深的感動:“我並不是單單是爲了你,我是爲了自己而回去。而且……必須回去。”

    說話間,他擡起頭來,看向夜空。

    “爲……什麼?”禾菱輕語道,一時難以理解。他在這個世界當真是一切和美,如今開始恢復力量,哪怕再有神界的人偶至此處,也不會造成絲毫的威脅,爲什麼又忽然說……而且那麼認真的說要回神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