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周圍的景象迅速切換,視線之中,是冰凰界的蒼白天空,周圍,是聖殿區域獨有的氣息。雲澈躺在雪地之中,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隨著他精神的鬆弛,極重的傷勢讓他的意識越來越模糊和沉重,氣息,更是微弱不堪,恍惚間,他看到了沐玄音來到了他的身側,雙目冷冷的看著他。

    「師……尊……」雲澈張口,發出痛苦艱澀的聲音。

    「哼,居然能從霧絕谷活著出來,你的命還真是硬。」縱然面對全身是血,重傷到近乎瀕死的雲澈,她的眸光和神情依舊一片冰冷,毫無感情。

    「……」雲澈的嘴唇輕動,卻沒有發出聲音,他的右臂動了動,然後一點一點,無比緩慢的抬起,劇烈的顫抖,彰顯著他抬起的不但無比艱難,還帶著深深的痛苦。

    而他抬起的手掌之中,托著一朵華麗綻放,花瓣似無瑕翎羽的奇花。

    他用半條命換來的冰羽靈花。

    沐玄音:「???」

    「這是……弟子……在霧絕谷採到的花……送給……師尊……」

    「……」沐玄音沒有用手去接……亦沒有任何的反應。

    托著冰羽靈花的手掌顫抖的愈加劇烈,雲澈的意識也快速的渙散著:「弟子……自知犯下大錯……不求師尊原諒……只求師尊……不要因為弟子……而氣到自己……」

    「弟子手中的花……就像弟子心中的師尊……很美……很冷……但……其……實……」

    「……」

    雲澈的意識終於完全潰散,昏死了過去,托著冰羽靈花的手掌也無力的垂下。

    沐玄音閃電般的出手,一抹輕盈的玄氣頓時托起墜下的冰羽靈花,緩緩的飛到了她張開的掌心之中。

    世界,忽然安靜了許久。

    「罷了,姑且原諒你了。」

    冰羽靈花在她掌間無聲消失,她轉身身去,一聲似自語的低念,很輕很輕,再無威凌。

    ——————————

    不知過了多久,雲澈終於幽幽醒來。

    意識復甦,全身劇痛依舊,但已不再劇烈,劇痛之外,更多的是一種無比清涼舒適的感覺,像是沐浴在溫軟的涼風之中。

    雲澈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浸泡於冥寒天池之中。周圍,點點冰靈環繞他輕靈舞動,除此之外,冥寒天池如平時般靜寂,再無他人存在。那個籠罩著天池區域的結界也呈關閉狀態。

    身體之中,存在著數股不屬於他的靈氣,這些,都是高等靈藥的氣息,且都已化開,溫和的滋潤著他全身傷勢,再加上他極強的自愈能力,雖是重傷初醒,全身傷勢卻已好了近三成,隨著他意識的清醒和玄力的恢復,傷愈的速度會越來越快。

    為他化開靈藥,再置入冥寒天池的,唯有可能是沐玄音。

    「呼……看來,師尊應該不那麼生氣了。」雲澈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整個人都放鬆了許多,相比之下,身上的傷都算不了什麼了。

    當然,他完全不知道,自己之所以會遭此厄運,都是沐玄音所為……為了讓他長記性。

    安心之下,雲澈閉上了眼睛,大道浮屠訣運轉之下,冥寒天池的靈氣湧入身體的速度頓時數倍加快。

    短短几個時辰之後,他的玄力已經恢復了大半,內外傷也好了六成以上,雖然依舊虛軟,但已幾乎感覺不到痛楚。

    而就在這時,他玄脈中忽然傳來異動,四色的玄氣星雲開始了自發的旋轉,並且越來越快,全身玄氣也以相當之快的速度迴流向玄脈。

    這是……要突破了!

    玄力步入神道后的第一次突破——只用了短短三個半月!

    而且這段時間,他都是在修鍊斷月拂影、冰凰封神典以及金烏焚世錄,幾乎從未刻意修鍊過玄力,玄力的積累提升完全就是依靠身體對冥寒天池靈氣的吸收,卻只用了短短三個半月,就完成了神道一個小境界的跨越!

    雲澈迅速凝聚精神,潛下內識,開始迎接人生第一次的神道突破。

    ——————————————

    冰凰界外,一艘伸展著赤紅長翼的巨型玄舟緩緩停駐,它的存在,在冰白的世界里顯得極為醒目。

    聖殿之前,沐冰雲的身影在一閃而過的冰芒中映現,蓮步輕移,步入聖殿之中,一眼看到了沐玄音背對著她的身影。或許是巧合,和前幾次一樣,她正站在曾經綻放著九轉佛心蓮的水池之側。

    「炎神界的玄舟到了?」沐玄音冷語道。

    「是焱萬蒼和炎絕海。」沐冰雲來到沐玄音的身側:「姐姐,你準備現在就隨他們去炎神界嗎?」

    說話間,她看到了培育九轉佛心蓮的水池之中,竟漂著一朵無暇的白花,瓣若鴻羽,釋放著格外溫和的靈氣。

    「冰羽靈花?」沐冰雲面露訝色,帶著深深的疑問看向沐玄音。

    這個水池,是九千年前,沐玄音為了培育九轉佛心蓮所設,傾注的是天池之水,並滴入了三滴冰凰源血,且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注入冰凰靈氣,就連它存在的位置,也是這核心聖殿的正中心。平時,水池周圍都會有無形結界相隔,不要說被外人碰觸,連一絲微塵都別想靠近。

    這九千年間,這個靈池之中,唯有九轉佛心蓮。

    今日,竟多了一枚冰羽靈花!?

    若是其他極其高等的奇花異草,沐冰雲並不會太驚訝。畢竟九轉佛心蓮的花瓣已被采盡,在其重新綻放之前,已無需太強的靈氣。但,冰羽靈花在吟雪界雖是極為高等難得的靈花,對她們而言卻絕不稀奇,冥寒天池周圍的隨便一株,論靈氣都要遠勝冰羽靈花。

    何況,這還僅僅只是一枚完全綻開的花朵,而不是完整的一株——居然放入了這個傾注著天池靈氣與冰凰靈氣的靈池之中!?

    「空著也空著,隨便扔朵看著還算順眼的花進去。」沐玄音別過臉去:「炎神界的人既然來了,說明時間也差不多了,剛好現在也無事纏身,那就今日吧。」

    沐玄音的樣子,似乎是在刻意岔開話題。沐冰雲再次深深的看了那朵冰羽靈花一樣,也就沒再追問,擔心的道:「還是決定要一個人去嗎?」

    「不,」沐玄音卻是目光微動:「我準備多帶一個人。」

    「大長老?」

    「雲澈。」

    「雲澈?」沐冰雲微怔。

    「他對神界的認知,目前也就只有吟雪界而已,也是時候帶他出去長點見識了。」沐玄音無比冷淡的道:「既然是我的弟子,怎能一直坐井無知。」

    「……」沐冰雲忽然露出了很淺的笑:「看來,姐姐已經不生他氣了。」

    沐玄音不屑的冷哼一聲:「哼!既然他命大活著回來,我也就懶得再和一個小鬼頭置氣。」

    沐冰雲唇瓣微傾,無聲莞爾:「雲澈身上的火焰之力還要勝過寒冰,帶他去炎神界,的確是個很好的決定。倒是姐姐,千萬要小心。」

    「放心吧。」沐玄音毫無憂色:「上一次,那隻虯龍被我重創的不是其他部位,而是『龍闕』。龍闕被傷,短短千年絕對不可能痊癒,其威脅必定大減,這次,在其完成蛻鱗之前,我有至少八成的把握將其屠殺!」

    沐冰雲緩緩的點頭。

    「告訴渙之,我不在的這段時間,宗中若有大事,由他全權做主。除非有不可解之大事,否則不得向我傳音。」

    沐玄音說完,轉過身來,向殿外走出。剛到門口,她忽然想到了什麼,腳步停下,忽然手掌一翻,一抹白芒被她推向了沐冰雲。

    沐冰雲伸手,將那抹白芒接於手中,正是她的那把雲蝶刃。

    「姐姐……」

    「不必解釋。」沐玄音冷語道:「這是母親留下的最重要之物,絕不可交給外人……任何人都不許!這次姑且算了,下不為例!」

    「是。」沐冰雲收起雲蝶刃,心有愧然。

    沐玄音手掌一拂,空間頓裂,瞬間,她的身影消失原地,出現在了冥寒天池前。

    正在天池之中鞏固玄力的雲澈忽然感覺到天池結界在開啟,他連忙從天池中起身,剛落到池畔,沐玄音的身影已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面對沐玄音,雲澈心中依舊萬千忐忑,連忙拜下:「弟子拜見師尊。」

    先前,他拜下后都會直視沐玄音,但這次,他卻是乖乖的垂首,半瞬不敢抬起……唯恐自己的目光不小心碰觸到她的胸脯。

    「跟我走。」沐玄音冷冷道。眸中卻是微恍詫異……傷勢竟好的如此之快,而且居然突破了!

    「啊?去哪?」雲澈下意識的問道,

    「炎神界!」

    雲澈尚未反應過來,身體便忽得一輕,眼前的景象快速切換,已來到了冰凰界上空。

    雲澈在這時忽然想起,自己進入霧絕谷之前,沐冰雲說過再有幾日,炎神界的人就會到來……也就意味著,已經到了葬神火獄的遠古虯龍蛻鱗之期,亦是屠龍之時!

    而沐玄音,這是要帶著他一起去!

    遠古葬神火獄,雲澈早就心存神往,若能遠遠看一眼傳說中的遠古虯龍,那更是極其難得的經歷。

    這對雲澈而言,當然是好事一件。

    沐玄音帶著雲澈,沐著寒氣極速穿行,快速接近冰凰界外的赤色玄舟。雲澈偷看了沐玄音的背影幾眼,弱弱的問道:「師尊,難道……只有弟子和師尊兩人?渙之長老和冰雲宮主不一起嗎?」

    他已經知道,宗門中除了沐玄音,玄力最強的便是沐渙之和沐冰雲。

    說及沐冰雲,雲澈忽然臉色一變,失聲道:「糟了!」

    沐玄音:「??」

    「師尊!」雲澈面帶驚慌道:「弟子忽然想起,冰雲宮主交給弟子的一件東西,被弟子不慎遺失在霧絕谷。弟子必須馬上告知冰雲宮主,否則……」

    當日在霧絕谷,雲澈用淬上虯龍之毒的雲蝶刃成功刺入了冰甲巨猿的眼睛,但隨之被冰甲巨猿一臂掃開,瞬間重傷,雲蝶刃也自然脫手飛出,不知所去。

    而沐冰雲親口說過,雲蝶刃是祖傳之物,毫無疑問重要之極。

    「你是說雲蝶刃嗎?」沐玄音冷冷的道。

    「啊……」雲澈嘴巴大張:「是……」

    「不必了,為師已經替你還給她了。」

    「呃……」雲澈的喉嚨重重「咕嘟」了一下,緊張的道:「謝謝師尊。」

    沐玄音美眸側過,忽然手掌一翻,一抹冰芒飛向雲澈,被雲澈下意識的接住。

    落入手中的,是一把閃動著冰冷寒光的短刃,蝶翼狀的刃柄,冰白色的刃身,輕靈似無物……其形,其息,其鋒芒,皆和沐冰雲交給他的雲蝶刃一模一樣。

    唯一的不同,是蝶翼的方向相反。

    「這是……」

    「此刃,名為『音蝶』。看你用的還算順手,便暫且借你一用。」沐玄音目光轉過,聲音毫無感情:「但你若敢把它弄丟,我非殺了你不可!」

    雲澈愣了好一會兒,才連忙道:「謝師尊恩賜,弟子一定萬分珍惜。」

    雲澈小心翼翼的把音蝶刃收起,大腦一時有些轉不過彎來。

    哎?等等,師尊為什麼會知道我用的很順手?難道……

    寒風之下,兩人已出了冰凰界範圍。前方,一股不正常的灼氣隱隱傳來,那艘來自炎神界的火焰玄舟,也已出現在了視線之中。

    ——————————

    【本火星,或直接公眾號搜索火星引力。溫馨提醒:關注了也不會多長一兩肉!】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