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又拿出另一個玉瓶,目光轉向蒼月:“然後呢,就是月兒了。”

    “啊?”蒼月輕咦,看着雲澈手中的玉瓶,她一下子猜到了什麼:“難道,是和心兒一樣的靈液?”

    “嗯!”雲澈點頭:“馬上,你就可以和心兒一樣,擁有神道的玄力,到時,在這個位面上,將沒有任何人能傷害到你。”

    “……”蒼月脣瓣張開,然後,她微笑着搖頭:“有你和衆位姐妹在身邊,我並不需要什麼玄力。這種神物一定萬般珍貴,不該浪費在我的身上。”

    雲澈料到以蒼月的性情,她定會如此迴應:“我知道你對玄道並無興趣。但是呢,成就神道,可不僅僅是玄力的提升,更重要的是:壽元也會提升到萬年以上。”

    他露出一臉忐忑狀。“你該不會……不願意陪我那麼久吧?”

    “……”蒼月目光顫動,然後看了看蕭泠汐等人。

    “不光心兒和月兒,所有人我都備好了。”雲澈一伸手,又拿出一個玉瓶:“這個是泠汐的。”

    “這個是月嬋的。”

    “這個是雪児的。”

    “這個是苓兒的。”

    “這個是綵衣的。”

    “這個是仙兒的。”

    “唉?”鳳仙兒猛的一愣,然後小退一步,滿面惶然:“我……我也有?不……不可以,我只是……這麼珍貴的東西,怎麼可以浪費在我身上。”

    雲澈看着她,笑眯眯的道:“放心好了,這個東西在這個世界是逆天之物,但在神界卻是隨手可得,當年我在神界的時候,都拿這個當白水喝,我身上還有很多,一點都不需要心疼。如果不用在仙兒身上,纔是浪費。”

    (禾菱:(╯﹏╰)b)

    鳳仙兒不再說話,低頭站在那裏,似乎更加緊張。

    蒼月心中的躊躇頓去,欣然而笑:“好……這一世,我當然要永伴夫君之側。”

    雲澈雖只恢復了不到三分力量,但這種程度的光明輔助對他消耗極小,不會對他造成什麼負荷。

    當下,繼雲無心之後,雲澈輔助蒼月飲下和煉化生命神水與龍曦玉液……之後是楚月嬋……蕭泠汐……鳳雪児……蘇苓兒……小妖后……鳳仙兒。

    將她們的玄力全部提升至神元境。

    而玄力本就已在神道的鳳雪児,更是達到了神元境巔峯,險些突破至神魂境。

    何爲層面差距?

    藍極星曆史上,第一個擁有神道層面力量的人,毫無疑問是軒轅問天。爲了達到這個成就,他無數年的修煉、謀劃、佈局、隱忍……最後還捨棄了身體,扭曲了靈魂,縮短了壽元,才終於擁有了神道之力……還是僞神道。

    而云澈,靠着幾滴神界所得的靈液,一個下午時間,輕鬆催出了七個神道……且是真正的神道境界!

    此時軒轅問天若是還活着,都不用雲澈出手,活活就能氣死。

    而別說軒轅問天……哪怕在神界最高層面的王界之人,若是知道雲澈將整整八滴生命神水和八滴龍曦玉液用在八個下界凡人身上,定會當場吐血八升。

    尤其是龍神界……絕對恨不能把他生吞活剝了。

    雲澈在衆女面前說的格外輕巧,似乎這些在神界一文不值。她們並不知道她們飲下的生命神水和龍曦玉液在神界都是神物中的神物,連王界神帝的帝子帝孫都夢寐以求而不得。

    “還有九滴。”雲澈拿出盛放生命神水的玉瓶,細緻的盤算着:“一滴給父親,一滴給母親,一滴給爺爺,一滴給外公,一滴給元霸,冰雲仙宮那邊也應該……”

    “主人……”他的心魂之中,傳來禾菱弱弱的聲音:“龍曦玉液所剩尚多,但剩下的九滴生命神水,已是世上最後的九滴了,主人真的要全部用在別人身上嗎?”

    “呃……最後的九滴?”雲澈愣住。

    “神曦主人要平均三百年才能凝練一滴生命神水,她交給我的十七滴,是她所有的積累,再沒有剩餘了。每一滴生命神水不但可以大幅提升修爲,還能快速恢復和愈傷,危機時刻能夠救命。主人還是留一些以備不時之需,好不好?”

    “……”雲澈沉吟了好久,回答道:“到了如今的境界,生命神水對我的作用已沒那麼大,用在他們身上,我纔可更加安心。”

    禾菱只好不再勸解。

    雲澈不自覺的伸手按住下巴,腦中顯現神曦那美若虛幻的仙影。

    那居然是所有的生命神水和龍曦玉液,在加上自己在輪迴禁地期間所飲下的那些……

    她對我竟如此大方……

    嗯……連人都給了我,貌似也沒什麼奇怪的?

    她不會真的愛上我了吧……雲澈如此之想,但這個念想只持續了一個剎那,便被他狠狠掐死。

    很顯然,以神曦淡薄一切的性情,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雲澈一直都很清楚的感覺到,神曦似乎是在某個方面利用(使用)自己,但他又尋不到是哪個方面,哪個緣由。而且,自己也從未損失什麼,她也從未從自己身上得到過什麼,不但救了他的命,還把一切都倒貼了進去。

    到底是爲什麼……

    這一切的答案,看來唯有重回神界後,由神曦親口告訴他。

    …………

    …………

    蒼風國境,死亡荒原的上空,一抹白芒灑下,頃刻間籠罩了整個死亡荒原,快速平復着一個個狂躁失控的氣息。

    獸吼連天,日夜災厄的死亡荒原平靜了下來,持續了許久的狂躁氣息如被狂風捲走,消散無蹤。

    “太好了,這樣蒼月姐姐終於可以徹底安心了。”鳳雪児看着下方,欣然道。

    雲澈卻是搖頭:“持續不了太久的,而且可能會越來越糟。”

    最壞的情況,無疑是凡人,乃至玄者也受到影響。若真到那個時候……一個所有生靈的負面情緒都被激發、放大的世界,當真是不堪設想。

    “必須找到這一切的源頭。”

    “你已經找到原因了嗎?”鳳雪児問道。

    “還沒有。”雲澈轉目看向東方:“但有一個地方,我必須去看看。”

    失去力量的時候,他無力關心這一切,如今力量恢復,他便必須擔起這份責任。

    鳳雪児的目光隨着他轉向東方,隨之想到什麼:“你是說……滄雲大陸?”

    “對。”雲澈點頭:“我現在就去。”

    “那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雲澈道,眼前浮現那個黑暗的深淵:“那裏有一個很特殊的小世界,只有我才能進去,我自己一個人就好。”

    他和鳳雪児說話期間,絲毫沒有察覺到,遙遠的上空,有一雙冰眸一直在注視着他,只是眸光始終都在劇烈的顫蕩着。

    沐玄音。

    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到來。

    在第一次到來藍極星,看到了還活着,但失去所有力量的雲澈。回到吟雪界後,她便決意再不會踏足藍極星,亦不許沐冰雲到來。

    但隔了短短三個月,她又一次來了……

    之後,每一次,她都暗誓是最後一次,再不來見他,並切斷對他的一切念想,永遠遺忘他的存在……但,最多三個月,她便會再次瞞着沐冰雲,瞞着所有人來到這裏——雖然每次都只是遠遠的,默默的看他一會兒。

    就如着了魔一般。

    而這一次,到來的她卻忽然發現,雲澈的氣息完全的變了。

    竟是已經恢復了曾經的力量!

    她不知道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不知道雲澈的力量究竟是如何恢復的。

    更不知是該欣然,還是該彷徨。因爲他恢復了力量,卻也意味着他將有可能再次被捲入神界的洪流之中。

    與鳳雪児分開,雲澈直飛東方。

    雖然雲澈並不擅空間法則,但藍極星的空間太過脆弱,在他的力量之下簡直如薄紙一般,可以輕易撕裂穿梭。他手指划動,在空間的裂痕中一次次穿梭,快速的逼近着遙遠的滄雲大陸。

    而他的上空,一抹他無法察知的仙影也始終相隨。

    一入滄雲大陸,視線中的場景便讓他眉頭大皺。

    上一世,他在這片大陸二十七年,雖然已經沒有了眷戀,但依舊有着特殊的感情。

    同在藍極星,滄雲大陸雖然頂級強者的數量少於天玄大陸,但都屬同一層面,有着相近的氣息和元素法則,尤其生態和玄道規則之上,和天玄大陸基本一模一樣。

    但眼前……一切都變了。

    耳邊傳來無數玄獸的狂吼、嘶叫聲,一聲比一聲狂躁,夾雜着不時響起的玄力爆發和大地被摧毀的聲音。

    目光、靈覺所至,無論曾經玄獸的領地,還是人類的土地,都充斥着兇暴的氣息,所有玄獸皆如瘋了一般……這般景象,像極了天玄大陸和幻妖界不時爆發的玄獸動亂,但可怕程度卻不可同日而語。

    因爲這股動亂、災難的氣息,竟是覆蓋了整個滄雲大陸,更可怕的是,天玄大陸和幻妖界只有低等玄獸動亂,而這裏……雲澈卻分明察覺到了大量高等,以及極其高等的隱世玄獸。

    這類高等玄獸,它們每一次所釋放的力量,無疑都降下一大片恐怖絕倫的災難。

    可想而知,如此的滄雲大陸,已徹底淪爲人類與玄獸搏命廝殺的災難戰場,必定已經生靈塗炭,不知已有多少生靈在這般劫難下喪生。

    隨着靈覺的釋放與延伸,雲澈心中越是震驚,很快,他心中冒出一個可怕的念想:若是就此下去,滄雲大陸的今天,很可能就是天玄大陸和幻妖界的明天。

    雲澈短暫沉默,然後身影一晃,已現身在了一個他再熟悉不過的地方。

    絕雲崖!

    站在絕雲崖邊,腳下的黑暗深淵如惡魔張開的大口,雲澈的眉頭微微皺了皺,然後毫不猶豫的一躍而下。

    上空,沐玄音的冰眸猛的一凝,雪手亦下意識的伸出。

    在第一次到來藍極星時,她便因異常的黑暗氣息發現了這個黑暗深淵的存在,亦曾嘗試探知,所以知曉着其中隱藏着一個無比恐怖的黑暗世界……恐怖到哪怕恢復力量的雲澈在其中也會有性命之危。

    躍入絕雲崖的雲澈身影馬上消失在黑暗之中……沐玄音眸光閃動,終於身影一晃,保持匿影狀態,隨着雲澈沉入絕雲深淵。

    這一次沉入,沒有了先前的顧忌,雲澈的速度極快,很快,那層封鎖黑暗世界的結界便近在身下,同時一股濃郁到明顯異常的黑暗氣息從下方撲至,讓雲澈眉頭大皺。

    黑暗之中,他的身形在結界上空停滯,默默的看向下方。

    一股黑暗氣息如看不見的煙霧,徐徐的向上溢動着。

    毫無疑問,這股黑暗玄氣,是來自下方被封鎖的黑暗世界。

    黑暗玄氣的外溢絕不是近期才發生,早在很多年前,因這個結界的輕微鬆動,些許的黑暗玄氣開始外溢……也是因此,被茉莉發現了這個黑暗世界的存在。

    而此刻,黑暗玄氣外溢的幅度,明顯遠遠勝過當年。

    這讓雲澈心中陡生不解和不安。

    他不解之處共有兩處:

    其一,下方的黑暗世界,最有可能是遠古諸神時代所遺留,那麼,這個黑暗結界也應該存在了至少百萬年,如此漫長的歲月,發生鬆動的確很正常,但這等層面的結界,其逐漸鬆動無疑該是個極其緩慢漫長的過程,百萬年纔有了先前那麼微小的魔氣外溢,而現在距離他上次到來,一共也纔過去六年,爲什麼竟會鬆動到如此程度?

    其二,哪怕比當年嚴重了十倍的鬆動,所外溢的魔氣也不算特別濃烈,或許會影響到滄雲大陸,但就算六年一直保持這樣的程度,也斷然不該影響到遙遠的天玄大陸與幻妖界。

    而且,這個魔氣層面雖高,但還遠遠不到他無法探知的程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