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報出名字之後,這三人不但反應極大,而且露出的,分明是極強的敵意。

    「等一等,會不會是假的?他的氣息也太弱了?」左邊的少年小聲道。

    「不會錯,聽說冰凰神宗的弟子穿的都是帶有冰凰圖紋的白衣,師尊也說過今天吟雪界王會來,能和吟雪界王一起來的,肯定就是她的親傳弟子。」

    「破雲師兄也說過,雲澈的玄力才只有神元境。」

    雲澈:「……」

    三人快速的小聲議論一小會兒,已是確定雲澈的身份,右側的少年人走出,昂首挺胸道:「你是不是就是吟雪界王剛收的那個親傳弟子?」

    雲澈點頭:「是我。」

    「那……三個月前,是不是你打敗了破雲師兄!」

    雲澈再次點頭:「也是我。」

    「你……你居然還有臉承認!」三人中的少女一步踏出,氣勢洶洶道:「破雲師兄那麼厲害,怎麼可能會敗給你這這樣的人!你那時……分明就是仗著在吟雪界的地盤耍詐!」

    「就是!你這麼弱的人,連我都能一個打一百個,破雲師兄怎麼可能會敗給你!就算是破雲師兄親口承認,我們也絕對不會信!」

    「……」雲澈暗自翻了個白眼,他算是知道這三個少年人為什麼一聽到他的名字反應會這麼大,頓時頗有些無奈的解釋道:「我只是在元素法則上稍勝你們破雲師兄,若論玄力,我當然是遠遠不如。」

    「你胡說!」還是那個少女,更加的氣勢洶洶,還滿臉怒氣:「破雲師兄最厲害的就是火焰法則,比他的玄力還要厲害,連宗主都說破雲師兄是萬古第一奇才!你就算和破雲師兄玄力相當,也根本不可能勝他,何況才區區神元境……分明就是怕輸而暗中耍詐,你們吟雪界的人,真的太卑鄙了!」

    「就是!」左右兩個少年人大聲附和。

    「信不信隨你們便。」雲澈別過頭去,懶得解釋。

    「哼!沒話說了吧!」少女一看雲澈的樣子,頓時得寸進尺:「不要以為這件事就算完了,你們在吟雪界耍詐,而這裡,是我們炎神界的地盤!該是我們為破雲師兄討回公道的時候了。」

    少女說完,身影向前驟移,身上燃起金烏烈焰,氣勢頓時變得格外驚人:「雲澈!你不是號稱打敗了破雲師兄么!那你就來和我比比看,我連破雲師兄一根小手指頭都比不上,你要是連我都打不過,就老老實實承認你是耍詐!」

    雲澈:「……」

    「啊……小柔師姐,他才神元境二級,還是……客人,這樣是不是有點太欺負人了?而且,萬一被吟雪界王知道……」左邊的年輕男子小聲道。

    「閉嘴!我這是在給破雲師兄討回公道!」少女見雲澈毫無反應,一仰臉頰:「哼!怕了吧!是不是心虛了?那你就老老實實承認你根本贏不了破雲師兄,三個月前那場比試是在耍詐!否則……可要吃苦頭的!」

    「唔。」雲澈無奈的嘆了一聲道。瞄了一眼三人,有氣無力道:「好吧好吧,既然如此,你們乾脆三個人一起上好了。」

    一聽這話,三個少年人都是一愣。少女身上火焰頓時又躥高了一倍,怒喊道:「你們吟雪界的人臉皮都這麼厚么!你這麼弱的人,我一個人用一根手指頭都夠了。三個人?簡直笑死人了!」

    少女聲音未落,雲澈手臂伸出,劫天劍現於手中,隨著他身體的轉過,玄氣和劍勢同時爆發,一瞬間,大地輕微顫抖,一股駭人的氣浪橫推出去,如忽然爆發的海嘯,將三人籠罩其中。

    三個少年人瞬間臉色大變,站在最前的少女「啊」的一聲驚叫,腳下連退好幾步,小臉上的囂張頓時化作了驚恐。

    上一瞬的雲澈,僅僅神元境二級的氣息讓他們不屑一顧,但他玄氣爆發的剎那,氣勢之恐怖,讓三人如被山嶽壓身,連呼吸都完全屏住。

    「小妹妹,」雲澈慢吞吞的把劫天劍橫起一半:「你要不要重新考慮下是一個人上呢,還是三個人一起呢?」

    「他……他……他真的是……神元境?」右邊的少年人喉嚨狠狠的「咕嘟」了一下,滿臉的不敢相信。

    「總……總之他絕對不可能打敗破雲師兄!」少女明顯被驚到了,聲音氣勢大減,但馬上又牙齒一咬,有些氣急道:「你們兩個還愣著幹什麼!一起上……一定要讓他親口承認贏了破雲師兄的事就是耍詐!!」

    「啊……是。」

    鏘!

    之前明顯不準備亮出武器的少女快速的從空間戒指中抓出一把和她嬌小身材很不相配的寬劍,一聲嬌喝,劍舞炎龍,直捲雲澈。

    另外兩個少年人也都抓出極為相似的寬肩,金烏烈焰燃燒之下,本就炙熱的空氣溫度再次瘋狂升高,三人身影穿梭,彼此之間顯然極有默契,在同一個瞬間,三把寬劍同時正面砸向雲澈,三人的金烏炎也在劍體砸下的瞬間交融到一起,劍未臨近,火焰已猛烈爆開。

    濃烈的火光無比灼目,金烏炎威更是恐怖絕倫,但云澈卻是看也不看一眼,任由身體被三人的金烏炎吞沒,玄氣聚攏,隨手一劍橫掃。

    轟隆!!

    凝聚三大神魂境金烏宗弟子的金烏神炎,在雲澈這隨手一劍下,像是薄紙般被一瞬撕開,而劍威卻沒有哪怕一絲的衰減,重重的掃在三個人的身上。

    金烏炎被一劍撕裂,三人已是臉色驚變,而來自雲澈的玄氣風暴臨身時,他們清楚的感覺到自己轟下的力量竟在轉瞬之間便已轟散,巨力如萬鈞重鎚般狠狠砸在他們身上,將三人同時掃向了空中。

    他們在驚駭中穩住身體時,赫然已在百丈之外。

    而他們合力轟出的金烏炎已變成四散的碎炎,雲澈一動不動的站在碎炎中間,那懶散隨意的身姿,就像是在藐視他們一般。

    「小柔師姐,他……他怎麼會這麼厲害。」右邊少年人說話都變得有些結巴起來。

    「他……說不定……真的……」

    「啊啊啊!」少女一聲氣急敗壞的大叫,顯然根本無法接受這個結果……或者說,她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火破雲會被雲澈擊敗這件事。她把寬劍一收,雙手聚攏,高高舉起,金烏炎力毫無保留的全力運轉。

    「雲澈!破雲師兄說你能用手接住他的黃金炎劍!我才不相信!有種,你來接我的試試看!!」

    「喂!你們兩個又在發什麼呆,快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厲害!!破雲師兄絕對~~絕對~~絕對不可能敗給他!!」

    「啊?噢!!」

    這三個金烏弟子平時顯然經常一起修鍊,默契度極高,當他們金烏炎力運轉之時,氣息很快便微妙的同步起來,「黃金斷滅」威力極大,消耗極大,凝聚炎力所需時間也相對很長,這三個人雖然玄力都勝雲澈一個大境界,但斷然不可能和雲澈的控火能力相比,隨著他們金烏炎全力燃燒、壓縮,足足三息之後,黃金斷滅才終於成型……也是同時成型。

    而這個過程,三人毫無疑問都是破綻大露,而雲澈卻是動都懶得動一下,任由三把金烏炎劍成型……然後在同一剎那向他的頭頂斬下。

    黃金斷滅,金烏焚世錄前七境最懼毀滅能力的一招,無堅不摧,縱然是同級之間,也絕對不可能硬抗,何況三劍齊落。

    雲澈微微仰頭,目視著三把金烏炎劍從空斬落,任由它們越來越近,腳下動也不動。

    黃金炎劍轉瞬已到了雲澈頭頂,雲澈面不改色,金烏三弟子卻已是心中大慌……

    他……不會真的打算不躲吧?

    他可是吟雪界王的親傳弟子,要是不小心把他弄死了……就糟了。

    他們心中驚亂,但縱然想收手都已不可能。三把金烏炎劍氣息相連,軌跡一致,在碰觸到雲澈前的那一剎那交疊在了一起……而也是在這一個瞬間,雲澈的右手如閃電般伸出,準確抓在了三把炎劍的交點之上。

    相當於單手,同時抓住了三把金烏炎劍!

    嗡——

    氣浪震蕩,三把金烏炎劍沒有就此斬過雲澈的手臂,而是在他的手上同時停止,然後隨著他手掌的輕輕一抓……

    砰轟!!!

    三把金烏弟子全力凝聚的金烏火焰同時崩斷,火焰橫飛。

    「哇啊啊啊啊啊!!」

    三聲尖叫當空響起,黃金斷滅被強行擊潰的反噬之下,三個金烏弟子玄脈如遭重擊,全身玄氣大亂,而雲澈在這時忽然衝出,濃郁的藍光帶著刺魂的寒氣將驚到幾乎魂飛魄散的三人全部籠罩。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空氣溫度驟降,三人連氣息都未能來得及平復,已被瞬間封入厚重的寒冰之中,雲澈身影閃過,已到了他們的後方,頭也不回,劫天劍向後猛的一掃。

    乒!!

    冰晶炸裂,寒風漫天,三人在混亂飛舞的寒冰中橫飛了出去,遠遠的砸落在乾枯的地面上,過了許久,都沒有一個人站起。

    這三個金烏弟子好歹都是神魂境的強者,聯手之下,再怎麼也不至於被雲澈如此輕易的擊潰。但,三把黃金炎劍被雲澈以手掌轟斷的一幕給他們造成了太過巨大的震撼,他們都癱坐在那裡,難以回神,無論如何都無法相信……

    就如他們之前無論如何都無法相信在他們眼神天才如神子的火破雲會敗給吟雪界一個才神元境的人。

    之前喊的最凶的小姑娘瞪大眼睛,愣愣的看著雲澈,身體在寒氣下凍的直哆嗦,卻都已不知道用玄氣驅散。估計現在她最相信的事,就是她在做夢。

    「哈哈哈哈哈!」

    一陣清朗的大笑聲由遠及近,很快,一個身著赤金長衣的青年男子從天而降,正是火破雲,他看著三個狼狽不堪的師弟妹,笑著道:「現在你們知道什麼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吧。」

    「破雲……師兄。」那小姑娘弱弱的喊了一聲,卻依舊沒有完全回神。

    火破雲轉身,臉上露出由衷的欣喜:「雲兄弟,一別三個月,你能來真是太好了。倒是沒想到,雲兄弟不但元素法則驚世駭俗,竟連玄力也如此驚人,破雲唯有嘆服。」

    雲澈笑著道:「我這點玄力,和破雲兄差的何止十萬八千里。而且,這才短短三個月,破雲兄的玄力竟又有了如此進境,該嘆服的是我才對。」

    相比三個月前,火破雲的氣息明顯有了相當之大的變化。以他所在的境界,短短三個月能有如此變化,著實驚人。

    火破雲笑著搖了搖頭,道:「可惜此處荒蕪,距離宗門又格外遙遠。獵殺虯龍一事了結后,雲兄弟千萬不要急著回去,一定要容許破雲好好盡一番地主之誼。」

    「哈哈,好,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雲澈沒有推脫,笑著應允。

    火破雲伸手,向才剛剛爬起的三人招了招:「你們三個,還不趕緊過來向雲兄弟賠罪。」

    雲澈擺手道:「不必了,他們並無惡意,你也不用怪罪他們。倒是我,真是羨慕你有一群這麼真心愛護你的師弟師妹啊。」

    哪像我……成為師尊親傳弟子后,一天到晚被關在冥寒天池,別說出去耍威風,連個師弟師妹的人影都見不到。

    以前好歹還有個沐小藍可以逗弄下,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