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個金烏宗年輕弟子小心翼翼的走了過來,低著頭,並排站在一起,像是三個做了大錯事,等著接受處罰的小孩子。

    看他們的樣子,火破雲搖頭而笑:「好了好了,你們也不用氣餒,雲兄弟連我都甘拜下風,你們這個樣子也是理所當然的。現在你們服氣了吧?」

    「服了服了。」左邊少年連連點頭。

    「對不起雲大哥,我們不但自不量力,還……還冒犯了你。」右邊少年也深深的低頭。

    「雲大哥,原來你居然這麼的厲害……怪不得破雲師兄都對你讚不絕口,之前還不服氣,現在,是……是我們錯了。」少女一臉的羞愧,但和其他兩人不同,她不時抬頭偷瞄雲澈兩眼,目光里滿是小星星。

    玄功對人的性情會有頗大的影響,這一點雲澈早就知曉。吟雪界的人因修鍊極強的冰系玄功,所以大都性子清冷,甚至有些冷漠。而炎神界則截然相反,因修鍊的是極強的火系玄功,所有性子偏向於剛烈剛直。

    不服就要干!服了就徹底的心悅誠服,絕不藏著掖著倔著。

    「哈哈哈,不用在意。也算是不打不相識。」雲澈向來是個毫無架子的人:「對了,還未請教三位名諱。」

    「雲大哥好,我叫火燎原。」右邊少年道。

    「雲大哥好,我叫火燎天。」左邊少年道。

    「雲大哥好,我叫火燎……啊呸,我叫火溫柔。」中間少女道。

    「……」雲澈默默的看了小姑娘一眼……「人如其名」這句話是哪個瞎子說的!

    火破雲目光掃了周圍一眼,疑惑道:「雲兄弟,師尊怎麼不在這裡?」

    「他剛有急事,所以匆匆離開。」雲澈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似乎是火宗主家的公子身體狀況有所惡化。」

    「啊!?」三個年輕弟子同時驚呼。

    火破雲也是面露驚色,隨之輕嘆一聲:「原來如此……雲兄弟,這裡一片荒蕪,寸草不生,頗有些無處可去。不知……雲兄弟有何打算。」

    雲澈目光轉向南方:「聽說向南短短百里便是葬神火獄的所在,破雲兄若是方便的話,不知可否帶我去葬神火獄一觀,坦白說,我從初聞葬神火獄的第一天,就神往已久。」

    「這……」火破雲面露難色:「若是平時,當然毫無問題。只是眼下正值虯龍……」

    說到一半,他眉頭緊了緊,音調一轉:「罷了,既然是雲兄弟之願,去一趟又何妨,反正那虯龍一時半會也出不來。」

    兩人當下騰空而起,迎著漫天熱浪,向南方飛去。雖然還隔著百里,但云澈一眼掃過,南方的世界一片赤紅,火光漫天,如燃燒中的地獄熔岩。

    「聽聞葬神火獄連綿百萬里,亘古不滅,當真是不可思議的神跡啊,也難怪能孕育出遠古虯龍這等可怕的生物。」雲澈感嘆道。

    火破雲道:「葬神火獄成就了我們炎神界。若哪一天,葬神火獄的火熄滅了,那我們炎神界也將不復存在。說起來,雖然從有意識開始便知葬神火獄中的遠古虯龍之名,但還從未見過。這次終於能親眼一見,也算是了了一個心愿。」

    雲澈笑著道:「怕是這次之後,後世的弟子就再也無法親眼見到了。」

    「哈哈哈哈。」火破雲大笑起來,隨之神情又快速淡下,眼神複雜:「師尊他們這一次如此迫切的想要獵殺遠古虯龍,為的都是我,而且成功之後,還會極大的損耗他們的玄力……甚至壽元。唉,我火破云何德何能。」

    雲澈搖頭:「正是因為你有這樣的資格,三位宗主才會如此迫切和心甘情願。他們並不單單是為了你,也是為了炎神界的未來。所以,你無需誠惶誠恐,而是應該坦然受之,將來竭誠以報。」

    火破雲短暫沉默,隨之豁然開朗,真誠笑道:「雲兄弟說得不錯!拼盡我的一切,這屆玄神大會……我一定要闖入前一千名,絕不負師尊和兩位宗主的厚望。」

    雲澈點頭,心中卻是無比羨慕……唉,我要的只是能進入玄神大會的資格,別說什麼前一千位,全東神域倒數第一都行……卻要比登天還難。

    人比人氣死人啊。

    「雖然以前從未成功過,但看得出來,無論是我師尊,還是你們炎神三宗主,對這次獵殺虯龍一事都頗具信心。看來,你們炎神界馬上就要出現一個驚動整個神界的人物了。說不定,從宙天神境出來以後,炎神界將因你而一躍而成為上位星界。」雲澈真誠的道。

    「好!」火破雲重重的點頭:「就算是為了雲兄弟這番話,我火破雲拚死,也要在玄神大會沖入前一千位!」

    兩人的速度極快,距離遠古葬神火獄越來越近,雖然還隔著數十里,但龐大無際的火海已充斥了整個視野,似已將大地和蒼穹都完全覆沒。

    「說起來……那隻遠古虯龍是不是從來不離開葬神火獄?」雲澈想到了什麼,忽然問道。遠古虯龍之強大,炎神三宗主聯手都萬萬不敵,但他們似乎從不擔心遠古虯龍為禍炎神界。

    「的確如此。」火破雲點頭道:「據師尊說,遠古虯龍極有可能是葬神火獄之底的炎脈之力所生,葬神火獄是其力量之源,因而它的力量、氣息都與葬神火獄相連,一旦離開葬神火獄過久,它的力量、命氣都會迅速流失,就像是魚兒離開了水一樣。」

    「所以從未有過遠古虯龍離開葬神火獄的記載,否則,炎神界怕是早已災難橫生。」

    「原來如此。」雲澈瞭然,隨之又道:「氣息也與葬神火獄相連的話,是不是它若不主動出現,就根本無法察覺它的所在?」

    「當然。」火破雲再次點頭:「它沉入葬神火獄時,氣息便與整個葬神火獄相融,就算你的師尊,也應該無法察覺它的所在。唯有千年一次的蛻鱗期,它必須浮出葬神火獄,這是千年之中,唯一可以發現它位置的時刻。」

    「難怪。」

    轟隆隆——

    火海翻騰的聲音遙遙傳來,迎面而至的灼熱氣流頓時狂暴了數倍,遠遠望去,翻騰的火光衝天而起,像是有千百座火山同時爆發,而這,僅僅只是葬神火獄再普通不過的炎浪。

    就在這時,前方忽然氣息一滯,一個火紅的人影瞬移般出現在他們眼前,一股無形氣浪將雲澈和火破雲強行逼停。

    出現在前方的人是一個不怒而威的老者,面色低沉肅然,一看到火破雲,他微微一訝,臉色瞬間緩和下來:「破雲,你來這裡做什麼?這個人是?」

    「萬屠長老。」老者的出現,火破雲毫不意外,迅速行禮道:「這位是吟雪界王的親傳弟子云澈,他初來炎神界,弟子帶他臨近火獄一觀。」

    「哦?他就是……」老者看向雲澈的目光頓時陡變,短暫猶豫后,他沉聲道:「好吧。不過,遠古虯龍隨時可能出現,若是萬一臨近此處,將極其危險。你們最多只可至火獄邊緣,萬萬不得深入。」

    「萬屠長老放心,我和雲兄弟只是臨近一觀,隨後便回,絕不會進入火獄區域。」火破雲保證道。

    長老緩緩點頭:「如此最好。」然後還是加了一句:「一定要萬分小心。」

    老者又深深看了雲澈一眼,這才離開。

    「他是朱雀宗的大長老,名焱萬屠。」火破雲介紹道。

    「大長老?」雲澈面露驚異。

    「每次獵殺屠龍之時,各宗門最強者們都會到來此處,和遠古虯龍惡戰之時,他們都會在此防禦,以免我們這些年輕弟子被交戰時的餘波所傷。」火破雲解釋道:「不僅朱雀宗,我們三大宗門排號前三十的長老,絕大多數都在此地。」

    雲澈眉頭動了動,忽然疑問道:「遠古虯龍在火獄之中時,它的氣息無法追尋,自然也就無法提前知曉它會在哪個位置出現。而葬神火獄連綿百萬里,方位差異極其之大,但你們卻都很篤定的守在這裡,似乎算準了它會在附近出現一樣。」

    「那是當然,」火破雲笑了起來:「因為遠古虯龍每次千年蛻鱗期的現身,都會是在臨近北岸之處,而且距離北岸的位置極其之近,往往只有幾千里而已,記載中最近的一次不過三千里,最遠的一次,也未超過萬里之距,從無例外。」

    「很顯然,是它的巢穴,就在臨近北岸之處。所以,等在這個位置,定不會錯。」

    「哦,原來如此。」雲澈再次瞭然,不過心中很快又生出另一個疑惑……離岸數千里,再強大的目力也不可能看到,但火破雲之前說這一次終於可以親見傳說中的遠古虯龍,這又是怎麼回事?

    百里之距很快飛過,兩人終於來到了葬神火獄的邊緣。

    眼前,已沒有了被燒紅的大地,只有一片無邊無際,觸目驚心的通紅色在翻滾,就如一片沸騰的鮮血煉獄。

    而且沸騰了至少百萬年。

    蒼穹,也早已被燒灼成相同的血色,一眼望去,根本找不到火獄與蒼穹的分界點,似是無際蒼穹都已被這恐怖火獄完全吞沒。

    這裡的空氣,灼熱到縱然神道玄者都難以承受,怕是一塊精鋼到了此處,無需碰觸到火海烈焰,單單是這裡的空氣,都足以將其輕易熔化。

    翻騰的火海之中,大量的火靈在飛舞。

    幻妖界有著三千里死亡之海,那是整個幻妖界最可怕、最極端的地方。縱然是歷屆妖皇,都絕不敢靠近。

    而相比於眼前這百萬里葬神火獄,死亡火海無論規模、氣勢、氣息,都孱弱如滄海前的溪流,全然不可同日而語。

    ————————

    本章重要關鍵詞:【潛入便不會被察覺氣息】、【巢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