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龍皇的低吼之下,磅礴如天的神識瞬間釋放,籠罩了整個輪迴禁地,瞬時,清風停滯,空間凝結,所有的花草停止了搖曳,就連飛舞中的飛鳥蜂蝶,甚至飄蕩的每一粒沙塵都定格在空中,一動不動。

    “……”神曦目光微低,心中輕念一聲“真是不乖”,卻不忍責備,嘆息道:“這裏並無他人。”

    “不,這裏的確有他人氣息。”龍皇沉眉道:“真是好大的膽子,竟然擅闖輪迴禁地!單此一罪,必誅九族!”

    “你不必再尋。”神曦緩緩而語:“這裏的確再無他人,你所察覺到的,是我腹中孩兒。”

    龍皇何等人物,身在輪迴禁地時,他的精神總是處在最放鬆,最不設防的狀態,也從不會刻意釋放神識。

    而他一旦全力釋放神識,普天之下,沒有任何事物能瞞過他的靈覺。所以,神曦也已無需隱瞞。

    “……”像是有一把億鈞大錘直接砸在腦子上,龍皇的腦子“嗡”了一下,隨之,他平生第一次無比確信自己的聽覺一定出現了荒謬的偏差:“你……剛纔說什麼?”

    “你所察覺的氣息,是我腹中孩兒。”神曦平淡的復言一遍,她看了龍皇一眼,緩聲道:“以你之能,剛纔應該已經察覺到,爲何不願相信?”

    “……”

    “………”

    “…………”

    世界呈現出無比可怕的安靜,籠罩輪迴禁地的神識像是被捲入狂風,劇烈無比的顫蕩起來,龍皇站在那裏一動不動,兩隻瞳孔像是正在被不斷充氣與放氣的氣球,以無比可怕的幅度放大和收縮着。

    他的反應,讓神曦皺了皺眉,失望的搖了搖頭:“龍皇,我曾數次教誨於你,作爲龍族之帝,當世至尊,你是最不可亂心之人,無論何時何地,何情何境,你都不可忘卻自己的‘龍皇’之尊。”

    “……”龍皇依舊一動不動,狀若失魂,或許,他聽清了神曦的言語,瑟縮的龍目總算恢復了些許焦距,卻迸發出無比躁亂,任誰都無法相信竟會出現在龍皇身上的眸光,他向前一步,身體搖晃:“是誰……是……誰!是……誰的孩子!!”

    他出口的聲音,沙啞如砂紙摩擦,每喊出一個字,腳下的土地便會崩開一道深深的裂痕。

    “……”神曦沒有言語,幽幽一嘆。她不欲此事被龍皇所知,便是擔心這一刻……而龍皇的表現,比她預想的還要不堪。

    也算是我自作孽吧……她暗中搖了搖頭。

    龍皇的大腦混亂如天穹崩塌,但至少還留存着最基本的思考能力。神曦性情極其淡薄,從不願和世人接觸,就連他,每次到來,也只會停留一小會兒便馬上離去……近幾年,乃至近百年……千年……萬年……十萬年……此處輪迴禁地,除了他之外,唯有一個男子進入過。

    雲澈!

    “雲……澈……雲澈!?”

    這個名字從他口中吼出,他的龍目停止了收縮,而是擴張到了最大:“不……不可能……不可能……絕不可能……不……就是他……是他……不不……不是……不……”

    雲澈是除他之外唯一來過這裏的男子,還停留了長達一年之久。他是唯一的可能……但,龍皇怎麼可能相信,怎麼可能接受!?

    當初他得知神曦收留了雲澈,雖然心訝,但很快也就釋然,因爲雲澈的確是個非同尋常的人,尤其他身上極爲特殊的龍神氣息,讓神曦願意救他並非不可理解之事。

    但他無論如何……無論如何都無法想象……

    她是神曦,是世上唯有的神女,是龍神一族的萬世恩人,是所有神帝都不敢奢求一見,是他龍皇都不配碰觸的女子。

    而云澈……只是個稍稍特殊了一點的小小輩……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她的確是我和雲澈的孩子,”神曦仙顏別過,不再看他不堪的樣子,直白的道:“三十個月前,我便與雲澈有了她。只是,我命運被縛,無法離身,她亦無法出生。再有七年,我便可擺脫束縛,離開此地,她方可出世。”

    嗡……

    龍皇身體劇震……耳邊之言,是神曦親口承認。

    他的目光徹底崩亂,一雙龍目炸開無數猩紅的血絲,那張亙古威嚴的面孔在轉瞬之間竟扭曲如惡鬼:“不……不可能……假的……怎麼會有這種事……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

    “神曦……你是神曦……雲澈他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龍皇!”神曦終於皺了皺眉頭:“你失態了。”

    以往,神曦的輕斥總會讓龍皇馬上心慎,但這一次,他卻是愈加癲狂:“假的……全都是假的,你怎麼可能和雲澈……”

    “龍白!”神曦心中愈加失望,一聲輕斥,已是極少見的直斥其名:“這便是你的龍皇之姿?這便是你沉澱三十萬年的心境?”

    “你聽着,”神曦的聲音依然溫柔,但帶着深深的淡漠:“我爲神曦,我意欲何爲,欲往何處,欲委身與誰,欲與誰生子,皆憑我願!與任何他人無關,更與你無關!”

    龍皇一下子定住。

    “十萬年前,二十萬年前,三十萬年前……從你對我產生虛妄之念的第一年,我便告訴你要永遠斷去這個妄念!你在我眼裏,和龍神一脈的所有人一樣,都是我必須照拂的後輩……我知你這麼多年過去也從不願盡斷妄念,所以不欲讓你知曉此事,卻沒想到,你竟會失態至此!”

    “好好記清楚,你是龍神一脈的帝王,是當今混沌的至尊,你沒有如此失態的資格!”神曦言語微頓,嘆息一聲:“如此也好,你也可徹底絕了早該絕去的妄念,找尋你真正的龍後,來延續龍神一脈。”

    “不……不不……”神曦的話語沒有讓龍皇恢復清醒,龍目中的血絲在蔓延,他的氣息更是每一息都愈加混亂不堪:“虛妄之念……我早就沒有了虛妄之念……因爲我不配有……哪怕我成爲龍皇,我依然不配……我能每隔一段時間與你相近,聞你之音,已是上天對我獨有的恩賜……”

    神曦:“……”

    “我從不敢奢望……連碰觸你衣角的奢望都從來不敢有過……因爲我不配……這世上也沒有人配!!”龍皇聲音從哆嗦到嘶啞:“他雲澈……憑什麼……憑什麼……憑什麼……不……全是假的……全是假的!!”

    龍皇如此之態,沒有人可以想象。

    的確,就如他所言,他對於神曦,從來不敢有奢望。哪怕成爲龍皇,神曦依舊是他只能仰望的夢中之人。他與神曦相識三十萬年,他身爲龍皇二十幾萬年,龍皇龍後之稱也存在了二十萬年……但自始至終,他真的連神曦的髮梢、衣角都沒有碰過。

    而這些年間,作爲世上唯一一個能入輪迴禁地,能與神曦相近交談的人,他已是無比的滿足。

    他從不奢望能得神曦垂青……他亦知道,神曦永遠永遠不可能傾心於他,也不可能傾心於當世任何一人。

    但爲什麼……

    她竟和雲澈……一個與她纔剛剛相識,一個年齡尚不及他萬一,修爲、出身、地位、聲望……沒有任何一點能與他相提並論的人……

    還有了孩子……

    神曦背對他,平淡說道:“我已說過,我欲如何,皆由己定,與你無關。我與雲澈發生什麼,是我的自由。他有沒有資格,亦是由我意願,與你,與任何人毫無關係。”

    “不……怎麼可能無關……”龍皇搖頭,腳下竟是一個踉蹌,險些軟倒在地:“你……是龍後……你是我的龍後!全西神域,全天下皆知你是我的龍後!!”

    神曦微微閉目,龍皇此言,無疑說明他已徹底失了心智,搖了搖頭,神曦失望而無力的道:“‘龍後’之名源起何處,你當真忘了嗎?我當時沒有反對,只爲一片清淨,更因,這對我而言,根本毫無所謂……這一點,你的心中應該無比清楚,又爲何要欺人欺己。”

    但,若她那時知曉世上會出現雲澈這樣一個人,或許就不會“毫無所謂”。

    “龍後”這個稱號源起何處,龍皇的確比任何人都清楚。他更是清清楚楚,“龍後”二字是世上女子所能得到的最高殊榮,但對神曦而言真的只是一個毫無所謂的稱號。而這個稱號可以讓世人再不敢打擾她所居的輪迴禁地,所以,她並無拒絕。

    但,那只是對神曦而言。

    而龍皇,卻是將這個稱號以最快速度傳遍西神域,乃至整個神界,恨不能讓天下皆知神曦爲他的龍後……他知道永不可能,心中從無奢望,卻以這一點點恩賜般的應允,給自己編織了一場卑微的幻夢。

    可是,就連這卑微的幻夢,都即將完全破滅。

    從神曦將他從瀕死絕境救起,已是整整三十萬年……三十萬年都明知無望卻不肯放下的執念,不知該怨己,還是怨天……

    還是怨雲澈。

    “此事,我不想再多言,”神曦美眸閉合,氣若幽雲:“最近一段時間,你不必再往東神域,更無需來此,你現在最需要的便是靜心。這對你而言,或許會是個很好的契機。”

    “當年,若我能提早知曉世上會出現雲澈這樣一個人,我斷不會應允‘龍後’之名。我離開龍神界後,未來或許有可能累及你的聲名,這是我的過錯,我自會數倍的補償予你們龍神一族。”

    她從不願虧欠任何人。

    龍皇瞳孔依舊在瑟縮,嘴脣在顫抖,看着神曦的背影,心魂間響蕩着她滿是失望……一種完全是對後輩那種失望的言語,他再無法說出一句話來。

    雖然,就算沒有云澈,再有不管多少年,直到他壽終正寢,也依然不可能得神曦一眼側目。

    但,他不曾奢望的背後,是他堅信世上沒有任何人有資格配得上她。

    嫉恨如毒蛇,能殘噬無論多麼堅韌的理智與意志……甚至尊嚴與善念。

    因爲,那是世上最可怕的魔鬼。

    尤其……整整三十萬年的執念所衍生的嫉恨。

    龍皇終於擡步,卻是沒有飛起,一步一步的走離,每一步,都會讓地面劇顫……這無疑,是龍皇這一生最沉重的腳步。

    龍皇,混沌至尊之名,論及心境之堅,他亦毫無疑問是當世第一,無人可及。但此刻,他的心魂之中,卻有一隻魔鬼在掙扎肆虐、嘶吼咆哮……並在咆哮之中瘋狂殘噬着他的一切意念……

    最後,就連他的一雙龍目之中,都映出了兩道魔鬼的黑影……直至淹沒了他所有的理智。

    他忽然轉身,輪迴禁地的世界陡然響起一聲扭曲絕望的龍吟……一道嘶叫的龍影玄光如來自崩裂的深淵,直轟神曦的小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