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兄弟,我帶你去火燁師兄那裡吧。」火破雲連忙道,同時心中暗嘆:不愧是雲兄弟,元素駕馭能力果然讓人嘆為觀止,神元境界,還是修的冰系玄功居然可以在這裡停留了近半個時辰。那些神元境的炎神弟子都絕對無法堅持這麼久。

    「你看我,居然把這茬給忘了。破雲,你便帶雲小子去休整一會兒。」火如烈也趕忙道。

    「不必了。」雲澈抹了下額頭上的熱汗,擺手道:「破雲兄,這麼重要的事,縱是稍有錯過都會是無法彌補的遺憾。而且我不過是遠離休息一會兒而已,又不是什麼大事,哪裡需要人作陪。」

    一邊說著,雲澈已經喘著粗氣快步離開:「破雲兄,我過會兒再過來。」

    「啊……好。」火破雲腳步下意識的前挪,想了想雲澈的話,總算沒跟上去。

    神主之戰在前,任何人都不想錯過哪怕一瞬的畫面。雲澈離開之後,都沒人向他去的方向多看一眼,全部目光灼灼的盯著朱雀投影。

    雲澈速度加快,很快遠離了數十里,然後在一個高高的火岩之後停住腳步,反覆確認過身上並無氣息鎖定后,迅速以流光雷隱將自身氣息深深隱下。

    「好,現在是潛入葬神火獄的絕佳時機。」雲澈低念道。

    足足百萬里的神之遺迹,其底部說不定真的會有讓他直入神劫境的異寶……而且概率還不小!

    雲澈收斂著氣息,以並不快的速度東移了幾十里,然而再轉向火獄邊緣。在距離邊緣只剩數里時,他為防萬一,他施展斷月拂影,身體頓時化作無形。

    斷月拂影加流光雷隱的極限隱匿,再加上炎神三宗的注意力都牢牢集中在朱雀投影上……幾乎不可能被發覺才對。

    雲澈放緩腳步,小心翼翼的向火海邊緣靠近。

    如他所料般順利,很快,他便踏到了火獄邊緣,整個過程無驚無險,就連掃過他位置的氣息都沒有。雲澈微吸一口氣,保持著氣息收斂狀態,無聲躍入了無盡火獄之中。

    雲澈的身體頓時完全沒入了翻滾的火焰之中,匿影狀態也隨之消失,層面極高的焚滅之力從四面八方湧來,然後化作道道溫暖的氣流,爭相湧入雲澈的身體。

    身在火海,更能清晰的感覺到來自遠方的力量激蕩。

    一入火海,雲澈的身體便已快速沉下,轉眼間便已深入了千丈之深……這也是之前火破雲隨口提及的,焱萬蒼的精神力所能傳至的極限。也就意味著,到了這個深度,就算三大炎神宗主的靈覺全力探知,也已絕對不會發現他。

    和冥寒天池一樣,越是深入,葬神火獄的火焰之力便越是恐怖。到了千丈之深,這裡的火焰層面已完全超越了他的認知。

    「這裡的一簇火焰,估計都能焚干下界的一汪滄海。」雲澈低念道:「這才千丈而已,便已如此恐怖,再往下更是無法想象。而這麼恐怖的地方,居然足足百萬里,且燃燒了至少百萬年都沒有半點熄滅的跡象。」

    「它的力量之源,也就是那道炎脈……呼。」雲澈輕吁一聲。那道炎脈,是上古真神時代所留。那個時代統御混沌的真神,根本是一群現世生靈完全無法理解的存在。

    怕是如今混沌力量的巔峰——神主境,在真神之力面前都只能淪為渺小。

    不再感嘆,大致感受了一下火焰氣息湧入身體的速度,雲澈不再停留,玄氣運轉,向下方的火焰世界極速沉下。

    兩千丈……

    三千丈……

    四千丈……

    五千丈!!

    雲澈在這時目光向下,忽然在視線的遠處,看到了一道赤色光弧。

    在這個火焰已經灼熱到無法用任何凡間言語形容的地方,任何光線都被火焰之芒完全吞噬。但,這道赤色光弧明顯距離他極遠,卻在煉獄般的世界里無比的清晰耀目。

    雲澈的身形,也在這時緩緩的停了下來……因為他的玄氣已無法向下延伸。

    腳下,已是葬神火獄的盡頭!

    雙腳站定在堅定而平整的物體上,觸感似岩石,但在雲澈認知之中的任何岩石,哪怕千古奇石,碰觸到這裡的火焰,也定會瞬間消融。或許,火獄之底的「岩石」,也是真神時代之物。

    火焰靈氣如暴風一般向他體內湧進著,只是,從千丈深度開始,吸收速度便已達到了界限,之後再未有變化……和在冥寒天池深處時完全一樣。

    而這葬神火獄的深度,也和冥寒天池頗為相近,都在五千丈左右。

    相比於冥寒天池之底的極端純凈,這裡的世界卻無疑是人類所能想象到的最恐怖的地獄。雲澈呆立在那裡好一會兒,腦中赫然冒出著「我居然能在這裡生存」的念想。

    沒有忘記自己到來此處的目的,雲澈開始快速向前。葬神火獄之底的極限火焰,卻不能阻滯他的五感和速度,只會成為他力量的來源。只是葬神火獄茫茫百萬里,想要搜尋異寶、遺迹之類,無疑不啻大海撈針。而雲澈潛入這裡,也本就是賭運氣,他沒有隨便選一個方向,而是目視著那道遙遠的赤色光弧快速行進。

    那道赤色光弧,極有可能就是支撐這片葬神火獄的上古炎脈!

    向著赤色光弧所在的方向,雲澈穿過層層火焰,直線前行。隨著他的快速穿梭,周圍的世界自始至終都毫無變化,腳下的奇石,周圍的火焰、溫度、氣息完全一模一樣,相比於冥寒天池,是屬於另外一種純粹,但卻要龐大的太多太多。

    一個時辰過去……

    兩個時辰過去……

    周圍,依舊是純粹的火焰世界,向著同一個方向足足穿行了兩個多時辰,別說找到什麼異寶遺迹,連點稍有不同的氣息都沒有。唯一的變化,是視線中的赤色光弧大了許多。

    「不行,時間有些太長了,折返還需要相同的時間……再找半個時辰吧,就算還是一無所獲,也必須回去了。」

    雲澈頗有些不甘心的低念道,穿梭火海的速度又隱隱加快了一分。就在這時,他的心臟忽然猛地跳動了一下。

    雲澈的身形戛然而止,手掌下意識的按向了自己的胸口。

    這種感覺……

    前方,有什麼東西在呼喚我?

    這是一種神秘、朦朧,似虛幻,又似格外清晰的奇異感覺。彷彿某個來自遠古的聲音重重的敲擊了一下他的心魂。

    雲澈的目光定定的看著視線遠古的赤色光弧……他隱隱感覺到,這種奇異感,就是來源自那個方向。

    是什麼?

    難道是和冥寒天池之底的冰凰神靈一樣……也是某個沒有完全湮滅,為了保持最後的存在而永留此處的遠古神靈?

    是它的靈魂在召喚我?

    這個意念之下,雲澈的精神瞬間振奮,速度陡增,直衝前方而去,但剛行數里,前方忽然現出了一團龐大的陰影,周圍的氣息,也出現了些微的變化……多了一種不屬於火焰的氣息。

    這是?

    雲澈的速度頓時緩下,小心的靠近向視線前方的奇異陰影。而隨著他的靠近,那抹異常的氣息也以極快的速度變得濃烈。而當其濃重到某種程度時,雲澈忽然醒覺……

    這個氣息……和那隻遠古虯龍的氣息很像!!

    朱雀意志投影不但可以投影影像,還有聲音和些許基本氣息。

    他在最初察覺到這抹異樣氣息時,就有了一種模糊的熟悉感,此時已可以確定,這應該就是那隻虯龍的氣息無疑!

    難道這裡是……

    雲澈速度又快了起來,很快便到了那個大約百丈之高,百丈之寬的陰影之前。

    「果然……」雲澈低念一聲。

    這個陰影,赫然是一個巢穴的形狀。

    能在這個地方生存,就算沒有氣息,雲澈也完全確定,這隻有可能是那隻遠古虯龍的巢穴。

    火破雲之前也說過,遠古虯龍每次都是在靠近火獄北岸的位置出現,它的巢穴也定然在這個方向……果然如此!

    只是沒想到居然近到這種程度。看來,它每次蛻鱗浮現,都會提前刻意南移很遠,應該就是怕交戰時毀到這裡的巢穴。

    居然誤打誤撞的到了遠古虯龍的巢穴所在……雲澈的心中也頓時湧起一陣后怕,也還好自己是趁這個時候潛了進來。否則,都根本沒命靠近到這裡。

    既然來了……當然不能白來!

    一隻凡龍的身上都全是寶物,何況這隻遠古虯龍!雲澈振奮之下,興沖沖的沖入其巢穴之中。

    很快,他黑著臉走了出來。

    因為這龍巢之中,簡直乾淨的像是剛被掃蕩過。除了濃重的虯龍氣息,什麼都沒有!

    哪怕一片龍鱗也好……然而沒有,連根龍毛都沒有!

    「唉。」雲澈鬱悶的嘆了一口氣:「早該想到,從遠古虯龍身上褪下來的東西,一旦離了本體,瞬間就會被這裡的火焰焚的渣都不剩……嗯??」

    低語間,雲澈的眉頭忽然猛地一動,目中閃起深深的疑色。

    因為就在不到一里之距的前方,他又看到了另外一個陰影。

    這個陰影的形狀、大小,和他此時所在的龍巢很像。

    「那是什麼?這傢伙總不可能建兩個巢穴吧?」

    疑惑之下,雲澈身體閃移,很快便來到了這個陰影之前,隨之愣了一下。

    這赫然……真的又是一個龍巢。而且和方才那個豈止是很像,基本是一模一樣。

    一樣的大小,一樣的形狀,一樣的材質,唯有朝向相悖。

    還真建了兩個巢穴啊……雲澈頗有些無語。閑著沒事搞兩個巢穴也就罷了,居然還整倆一模一樣的,這住著有區別嗎?

    但馬上,雲澈的臉色忽然一變,眼瞳之中快速浮現出深深的驚疑。

    等等……這個巢穴的龍息,怎麼好像和剛才那個……有點不一樣?

    這裡極高層次的火焰,縱然是焱萬蒼到來,就算能活著,靈覺也會被完全封死,但對雲澈毫無影響。這個巢穴,同樣有著虯龍之息的存在……但,雲澈的靈覺太過敏感,他剛從第一個巢穴出來,對那個巢穴龍息的記憶自然格外清晰,而過渡到這個巢穴的龍息,卻讓他陡生一種不協調感。

    雲澈迅速折身,返回了第一個巢穴,短暫停留後,又快速返回,進入了第二個巢穴,然後又不死心的再次回到第一個巢穴。

    連續數個來回,雲澈站在了兩個巢穴中間,思緒一片混亂。

    這是怎麼回事!?

    這裡有兩個虯龍巢穴,且兩個巢穴都有龍息……這兩個龍息雖然很像,但,分明又有一點點的不同!難道……

    忽然間,雲澈想到了遠古虯龍的龍闕……

    千年前的屠龍之戰,遠古虯龍的龍闕被傷,沐玄音,還有焱萬蒼,在之前都無比確信它一定不可能在千年之內恢復。

    但今天的這隻……龍闕卻是完好無損!

    難道……

    難道葬神火獄的遠古虯龍不是一隻……而是兩隻!?

    且一直都是兩隻!!

    它們的蛻鱗期也不是一千年……而是兩千年!?

    每隔千年,都是兩隻遠古虯龍在交替蛻鱗,交替出現!兩隻遠古虯龍氣息極為相近,而且每次都是相隔千年現身,根本無法辨別。而其隱於葬神火獄時,又完全無法察覺其氣息……

    這個念想剛一出現,便快速變得清晰。所有的不協調感,也在這個可怕猜想下變得順理成章。

    雲澈頓時全身發冷,然後忽然大叫一聲,瘋了一般的向反方向衝去。

    他哪還顧得上那個似有似無的靈魂呼喚,哪還顧得上那道上古炎脈,全身玄力毫無保留的爆發再爆發,恨不能自己能衝破空間……

    糟了!師尊危險了!!

    但偏偏她碎了傳音玉……自己想要馬上告知都不能!

    兩隻遠古虯龍都未在巢穴之中,那麼另一隻,極有可能就隱在附近的火獄之下。

    若是這次和往年一樣,到最後依然沒有獵殺成功,那麼另一隻虯龍也會和以往一樣不會出現……這是它們的設計,是不到最後不會動用的底牌!

    但,這次不同!從炎神三宗主之前的樣子看來,沐玄音此次很有可能成功獵殺虯龍……那麼,在那隻虯龍被徹底重創前的某一個時刻,另一隻虯龍一定會出現!

    沐玄音碎掉傳音玉,就是怕有絲毫的分心。而她凝聚心神和全力應對遠古虯龍時,自身的玄氣亦已大耗的情形之下,另一個遠古虯龍蓄勢待發、出其不意的一擊……

    無疑必是足以致命的絕命一擊!

    「嘶!!」雲澈咬牙欲碎,強開「轟天」,速度達到了他平生極限的極限……他現在只求沐玄音千萬不要已經把遠古虯龍逼到絕境,千萬不要。

    快一點……再快一點!!

    誰能想到,誰敢想到,葬神火獄竟會有兩隻虯龍!!

    關於葬神火獄遠古虯龍的記載,最早可以追溯至六十多萬年。但自始至終,都未有人察覺這一點。

    雲澈若不是潛入到火獄之底,更是做夢都不可能想到。

    這兩隻遠古虯龍,不但強大無比……而且狡詐的可怕!欺瞞戲耍了炎神界足足數十萬年!!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