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藍極星位於距神界無比遙遠的東方,比神界更靠近東方的混沌之壁。

    亦更早的看到那顆紅色星辰。

    更早的爆發詭異禍亂。

    第一次玄獸動亂是從蒼風國的東方開始,然後向西蔓延,蔓延的速度很慢,起初影響的也都是最低等層面的玄獸。

    而這種狀況持續了兩年多後,卻在那一天……忽然全面爆發。

    天玄大陸、幻妖界,還有早已被災難覆蓋的滄雲大陸,所有的玄獸,從低等到高等,再到平時千百年都難得一見的隱世玄獸,全部徹底動亂。

    不過,天玄大陸和幻妖界無疑又是幸運的,鳳雪児之外,又被雲澈以生命神水直接催生出十一個神道玄者,足以應對這個世界任何玄獸動亂,更重要的是有云澈的存在,他的光明玄力,可將暴躁的玄獸快速安撫,將動亂無聲化解。

    但是……

    即使有云澈的存在,所有的人,從那一天開始,都清楚感覺到……世界已經變了。

    全大陸範圍的玄獸動亂雖剛剛爆發,便被雲澈壓下,但那震盪天地的獸吼和戾氣依舊給整片大陸留下了恐怖的陰影。

    也是在那一天起,天玄大陸、幻妖界,還有遙遠的滄雲大陸,忽然捲起了一陣不正常的風。風時而輕緩,時而狂躁,時而寒冷,時而灼熱,風向更是呈現着違背常理的混亂,上一刻吹向東南,下一息便會忽然卷向西北……

    第二天,天玄大陸突降暴雨,短短几個時辰水淹三尺……但次日,大地忽然變得無比灼熱,昨日還被水淹沒的大地呈現出駭人的乾枯和乾裂,每一道地面上的幹痕都彷彿要噴出火焰。

    第四天,天玄北海和幻妖西海波濤彌天,無數的海獸撲向它們從不會踏足的大陸,並帶着狂躁到極點的氣息……

    “雲哥哥,剛纔神凰城再發玄獸動亂,我探知一番,這次很可能又是全境範圍的爆發!”

    收到鳳雪児傳音的雲澈眉頭緊蹙。

    以往,他每次淨化一片區域的玄獸動亂,濃郁的光明玄力會讓這片區域至少三個月不會再有玄獸動亂產生。

    但此刻,距離他上次淨化全境忽然爆發的玄獸動亂,纔過去了短短十五天!

    他沒有馬上動身,而是擡頭看向東方的天空。

    這幾天,天空的顏色一直在發生變化,時而湛藍,時而陰暗,時而枯黃,時而泛紅,時而會毫無預兆的閃過幾道雷電……而唯一不變的,就是東方天空的那顆紅色星辰。

    無論晴空還是雲蔓,無論陰雨還是暴風,它都耀於蒼穹,釋放着越來越可怕的紅芒。

    難道,真的要“爆發”了嗎?

    那到底是什麼?爲什麼會如此之快……不是說就算真的爆發也應該要幾百年之後,甚至更遠的未來嗎?

    “爹爹,又發生不好的事了嗎?”雲無心走近,憂心道。這些天,世界的變化,每一個人,每一個生靈都看得清清楚楚。

    一切都如此的突然,如此的駭人。

    雲澈側身,一臉輕鬆的微笑道:“嗯,又發生玄獸動亂了。”

    “……好奇怪,”雲無心也看着天空:“這幾天究竟是怎麼回事?師父說是氣候變化,但我覺得完全不像,而且最近總是莫名的不安,孃親也是這樣,就連冰極雪域那些可愛的雪獸都變得很奇怪。”

    雲澈伸手輕拍了一下她的後背,笑着安慰道:“氣候的確有點不太正常,不過不用擔心,也不想想你爹和師父有多厲害,沒有什麼事情是我和你師父解決不了的……我先去解決下玄獸動亂的事,很快回來,不用擔心。”

    “嗯。”雲無心點頭,但眼眸中的憂慮並沒有化開。

    她雖然只有十三歲,但在生命神水下,她的玄力已入神道,靈覺亦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那種詭異的不安感,又怎麼可能只是氣候的變化。

    空間切換,雲澈來到了神凰國上空,這裏和幻妖界一樣,周圍的一切,都和過去有了明顯的不同。

    整個浩大的神凰城都充斥着一種不安的氣息,尤其空氣中本是格外濃郁的火元素變得格極爲狂躁,不時在空中爆開團團的火光。

    周圍,玄獸的咆哮聲驚天動地……並明顯夾帶着極遠處火山噴發的聲音。

    “主人,這是怎麼回事?”天毒珠中,傳來禾菱不解和憂心的聲音。

    雲澈看着四周,低聲道:“元素平衡……被破壞了。”

    “啊?怎……怎麼會?是被什麼所破壞?”

    “我不知道。”雲澈道,而這,也正是最可怕的地方。

    不知其因,要遠比元素平衡崩壞本身可怕的多。

    “或許,最有可能的原因,是混沌東極的裂痕。”雲澈看了一眼那枚紅色星辰,又馬上收回目光:若一切真的是因緋紅裂痕而生,那麼它所釋放的究竟是什麼氣息,竟能影響到如此遙遠的星域。

    沒有爆發便如此可怕,若徹底爆發的那一天……究竟會帶來何其可怕的災難……

    覆世之劫嗎……

    雲澈手臂張開,身上閃耀起純淨的光明玄力,他低聲道:“能讓玄獸如此暴躁,最有可能的,便是能激發和放大負面情緒的黑暗玄氣,我現在能做的,只有淨化,和儘可能的維護這個星球的元素平衡,希望,這場奇怪的劫難能很快自我平息。”

    說完,光明玄光灑下……這一次的光明玄光,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濃郁。如今的狀況,他已不得不提升所釋放的光明之力……哪怕會增加被神界察知的風險。

    他卻不知道,遙遠的神界,此刻也同樣陷入一片大亂之中。

    很快,隨着他身影數十次的轉移,天玄大陸和幻妖界的玄獸暴亂再次平息,最後他又去了一趟滄雲大陸,將那裏也重新淨化了一次,並順道去看望了幽兒。

    三片大陸都安靜了許多,但天空依然蒙着一層朦朧的黑氣。

    回到天玄大陸時,已是第二天,他剛要回到雲無心的身邊,忽然接到了來自蒼月的傳音:

    “滄瀾與黑煞兩國的邊境忽然爆發了衝突,起因只是很小的摩擦,衝突規模也只有寥寥幾百人,連域主都不至於驚動,卻不知道爲何驚動了皇室。”

    “更誇張的是,黑煞國主竟因此暴怒,半個時辰前直接向滄瀾國宣戰。滄瀾國主性情一向溫和厭戰,卻是直接應戰,並當場下令徵兵……”

    雲澈:“……”

    “這絕不正常。”蒼月聲音凝重。身爲蒼風國主,天玄七國的狀況、交際以及各大國主的性情和行事風格,她都頗爲清楚。這種七國之間的小事,她從不會告知雲澈,但這一次……實在太過詭異。

    “……”雲澈的眉頭一下子沉到了最低,然後溫聲道:“不必擔心,他們兩國打不起來的。”

    “夫君,聯想到近些年頻發的玄獸動亂,會不會……他們也和那些玄獸一樣,受到了某種負面的影響?”蒼月擔憂的道。

    因生命神水而成就神道,蒼月的神識也自然遠非曾經可比,能輕易察覺到這其中的不同尋常。

    “很有可能。”雲澈沒有否認,馬上又勸慰道:“不過不用擔心。我能輕易淨化玄獸之亂,自然也能讓他們的腦子清醒過來。”

    放下傳音玉,雲澈身體一轉,直赴滄瀾與黑煞兩國的國境。

    短短几日,他曾經的擔憂,全部成真。

    來到滄瀾國的皇城,如他所料,整個皇城都是一片驚亂,無論是玄者,還是平民,身上都浮動着不同輕重的戾氣。

    除了瘋子,無論玄者還是平民,都會厭惡衝突和戰爭。

    一個小小的邊境摩擦,引得兩方皇室大怒宣戰,簡直滑稽可笑,比小孩子間的幼稚鬧劇都不如。但,雲澈一眼望去,滄瀾皇城中響蕩着無數激憤的吼聲,他們怒罵黑煞,響應宣戰,羣情激昂……甚至包括絕大多數的婦孺孩童。

    彷彿一夜之間,黑煞國就成了滄瀾國不共戴天的仇敵。

    雲澈兩生經歷過無數波瀾,眼前的一幕,依舊讓他心中生寒。

    他手臂一揮,一層他人無法看到的光明玄光無聲掃下,籠罩了滄瀾皇城,又很快覆及大半個滄瀾國境,然後身影一晃,直接來到了黑煞國上空。

    黑煞國那邊亦是如此,和滄瀾皇城的狀況簡直一模一樣。

    同樣的光明玄光灑下,籠罩了黑煞國境……頓時,滿城的戾氣如被狂風席捲,一張張激憤、猙獰的面孔僵住,緩下,然後變得迷茫,甚至恐懼。

    他們不敢相信自己剛纔的所言所行所想……就像是被魔鬼附身了一樣。

    黑煞國主全身冒汗,如大病一場,他忽得站起,吼聲道:“快!立刻準備出使滄瀾……”

    他話未說完,一個傳令使已匆匆而至:“報!滄瀾皇室緊急傳音,請求和解!”

    “……”黑煞國主頓時如釋重負,重重坐回皇椅,卻久久驚魂不定,如從噩夢中醒來。

    “怎麼會這樣……”神界出身的禾菱,亦對所見的一幕幕心生驚懼。

    雲澈無言,面沉如水。

    “神界那邊,會不會也……”禾菱聲音微顫,如果神界也變成這般樣子,可怕程度根本不堪想象。

    “神界的氣息層面比下界高上很多,那裏的生靈也遠比下界強大,不至於到如此地步,”雲澈說道,短暫一頓,又加了一句:“至少短期內不會如此。”

    什麼樣的氣息,無聲無息,無色無形,卻能影響大片星域的元素平衡,和無數生靈的靈魂狀態?

    在雲澈、禾菱……乃至神界所有強者的認知中,當世絕不存在這樣的力量。

    混沌空間一直在變化,一直在自我平衡。

    在沒有了神的世界,混沌的氣息一直在變得稀薄和渾濁,如今的混沌世界,其氣息與遠古諸神時代自然遠遠不能相比,是神之層面與凡之層面的區別。

    但亦早就形成了完整完善的平衡。

    但,若是如今的混沌世界忽然出現一股遠古時代那個層面的力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