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哈哈哈哈!」火如烈直接仰頭大笑起來:「葬神火獄之底?我就說你腦子睡懵了吧,說的什麼傻話。」

    「雲兄弟,你……肯定是在開玩笑吧?」火破雲有些擔心的看著雲澈。他的話打死都不會有人信,但偏偏他的眼神又太過怪異。

    「這小子真是吟雪界王的親傳弟子?怎麼瘋瘋癲癲的?」一個鳳凰長老搖頭道。

    「哎,」焱萬蒼沒笑,卻是重重嘆了一口氣:「雲澈,你身為吟雪界王的親傳弟子,尤其又在吟雪之外,應顧及宗門和師尊榮譽而謹言慎行,豈能如此胡言亂語!還發下如此毒誓……還不趕緊把剛才的話收回。」

    焱萬蒼一直對雲澈極為讚賞,不止是他超越火破雲的元素天賦,還有他在任何時候都表現出遠超年齡的從容不迫。但云澈剛才的一番表現,卻唯讓他覺得簡直不可理喻,像是腦子忽然燒壞了一樣。

    雲澈咬牙道:「這種事,我怎麼可能拿來開玩笑!兩隻遠古虯龍之事,我絕對沒有半個字的虛言,否則我身為宗主親傳弟子,怎麼會發出如此毒誓!!請焱宗主一定要相信我!」

    「好了!」炎絕海也已是看不下去,皺眉道:「雲澈,你可知遠古虯龍在我炎神界六十萬年前便已有記載。之後無論到了哪一代,都從未停止過對它的追尋!對它的一切,已是徹徹底底的了如指掌!自始至終,都只有一隻虯龍,絕無可能存在第二隻,否則我們炎神界怎麼可能整整六十萬年都毫無察覺。」

    「而你到來我炎神界不過短短三日時間,我炎神界祖祖輩輩六十年,難道還不如你一個人這區區三天?」

    雲澈剛要開口,炎絕海的聲音便再次壓來:「這件事也就罷了,純當你開個無趣的玩笑。但葬神火獄……你可知葬神火獄是何等的存在?就連我、焱宗主、火宗主三人,不要說身體,就算是精神力,也最多只能勉強延伸到千丈之深,至於火獄之底,整個炎神界歷史都從未有人能觸及過。而你一個才神元境的吟雪弟子居然敢妄言到了葬神火獄之底……」

    「作為我們炎神界的神聖之源,葬神火獄受我們全界敬畏,只可挑戰,絕不可拿來開玩笑!」

    「喂!」火如烈狠狠的瞪了炎絕海一眼,不滿道:「你這老不死,隨便教訓兩句也就行了,說這麼重幹嘛,他又不是生在炎神界,哪管我們炎神界的規矩。」

    「唉,」炎絕海搖了搖頭。

    焱萬蒼看著雲澈的臉色,忽然低聲道:「看他的樣子,倒也不像是在故意胡言亂語。看來,是受火獄所影響。」

    他這一說,周圍眾人頓有所悟,炎絕海點了點頭道:「的確,這裡如此重的灼氣,會很容易灼傷心魂,導致意識錯亂,何況他還是吟雪弟子。」

    「我現在清醒的很,比任何時候都清醒!」雲澈咬牙切齒,拼了命的想著能讓他們相信的方法。

    火如烈伸手一抓他的肩膀,滿臉無奈的道:「好好好,就算你說的都是真的,就算真的有另外一隻虯龍……噢,不說一隻,就算還有另外兩隻遠古虯龍,以你師尊的實力,想要安然遁離的話,那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所以你就放一萬個心好了。破雲,要不……你還是帶他找個地方休息一會兒吧,越遠越好。」

    火破雲剛要答應,雲澈已是大吼起來:「沒這麼簡單!這兩隻虯龍整整六十年都未露任何破綻,上一次其中一隻被傷了龍闕,另一隻都沒有出來,可見它們的心機和耐性何等可怕!所以,另外一隻要麼不出,一旦出來,就必定會選擇對它們而言最佳的時機!我師尊本就已經玄力大耗,再在毫無防備之下被另一隻全力偷襲……必定會重傷!」

    「這是兩隻虯龍不到最後一刻絕不會翻出的底牌,一旦翻出,就絕對不會給師尊任何的喘息之機!師尊對付一隻都要傾盡全力,現在玄力大耗,再受重傷,還要同時面對兩隻遠古虯龍——其中一隻還是全盛狀態,她怎麼可能逃得了!」

    「啊啊,你這小子。」火如烈幾近抓狂,要不是雲澈救了火燁的命,以他本就少的可憐的耐心,真想直接一巴掌拍暈他:「你師尊要是出了什麼事,我拿我的老命陪給你總成了吧!?」

    沒有人會相信,就算他發再毒的誓也不會有人信。雲澈一巴掌拍開火如烈的手,再度衝到焱萬蒼身前:「焱宗主,你們可以不相信,可以當我是在胡言亂語。既如此,晚輩不求你傳音師尊讓她逃走,你只需傳音我師尊,告訴她周圍的火獄之中可能潛伏著另一隻遠古虯龍,讓她心有警戒即可……這樣總可以吧?」

    「不行!」焱萬蒼卻是想也不想,斷然拒絕:「你師尊在與虯龍交戰時,都會首先粉碎傳音玉,就是怕有任何形式的打擾!若真的如此傳音予她,定會讓她分神!」

    雲澈急聲道:「現在師尊已佔絕對上風,遠古虯龍毫無還手之力,就算因傳音分神又能怎樣?剎那分神,再怎麼也不可能影響當下的戰局!」

    「豈止是傳音時的分神?」焱萬蒼耐著性子道:「若是你師尊相信還有另外一隻虯龍的存在,那麼她還交戰時就會時時刻刻分心提防!而對面可是活了至少數十萬年的遠古虯龍,它現在雖看似全身是血,卻絕無重傷,更無人知曉它還有怎樣的底牌,若是當真讓你師尊因此一直分神,絕不是沒有可能毀掉目前的局面!」

    「你可知我炎神界為了這一天已經努力和苦等了多少年!而若是因為你這番無理取鬧而讓一切毀於一旦,」焱萬蒼的語氣已是無比嚴厲:「不但我炎神界不會原諒你,你師尊知曉后也定然不會原諒你!」

    「好……」雲澈嘴唇哆嗦,雙手攥得「啪啪」直響:「那我自己去告訴我師尊!」

    說完,他決絕的騰空而起,直衝火獄。

    「雲小子!」火如烈大驚,閃電般的伸手,一股雲澈全然無法反抗的巨力將他當空墜下,重重的砸落在火如烈的身邊,火如烈迅速伸手將他按住,咆哮道:「你瘋了嗎!就你這小身板,還沒近到千里之內就會被毀的骨頭都不剩!」

    「那也比我眼睜睜的看著師尊遇難強的多!」雲澈爆吼道。

    「雲澈!!」焱萬蒼一聲怒吼,直震得所有人靈魂一顫,他雙眉徹底沉下,臉上帶著極少出現的慍怒:「你可知這次獵殺虯龍一事對我炎神界有多麼重要?那絕不僅僅是龍之異寶,還決定著我們全界未來的命運與地位!」

    「現在,獵殺虯龍已是成功在即,我絕不會允許有任何差錯、任何意外的發生,哪怕再微小!」焱萬蒼一雙凌目直視雲澈:「若不是因為你師尊,換做任何一個人敢在這等大事上如此胡鬧,我早已將其斃於掌下!你現在給我老老實實閉嘴,否則……休要怪我不客氣。」

    三大神炎中,以朱雀炎最為溫和。焱萬蒼也是三大宗主中最有涵養,脾氣最溫和之人,就連朱雀一眾長老,都極少見他如此動怒——畢竟,獵殺虯龍一事關係太大太大。

    「……」雲澈的胸口在劇烈起伏,但他的眼神在焱萬蒼的盯視中緩緩軟下,聲音也完全軟了下來,帶上了深深的哀求:「焱宗主,我雲澈這一生雖短,但極少發誓,更極少求人……我再次發誓,剛才說的話,沒有一個字是虛言,否則,我甘願被天道裁決,不得好死!求焱宗主傳音我師尊……只需提醒她稍加警戒就好……求焱宗主成全,師尊對我恩重如海,若師尊就此得救,我雲澈,定一生不忘焱宗主之恩。」

    「……」焱萬蒼沒有說話,而是冷然轉過身去……無動於衷。

    「但,若是我師尊真的出了什麼意外……」哀求的眼神,在一瞬間變得陰狠,聲音在顫抖中變得嘶啞:「焱萬蒼,我雲澈……絕不會放過你!!」

    這句話,讓所有人面露驚色。

    「混賬!」焱萬蒼還未說話,朱雀宗大長老已是怒眉大罵:「你算什麼東西,也配直呼我宗主之名!?居然還有膽子威脅……」

    「閉嘴閉嘴!哪有你說話的份!」火如烈狠狠的橫了他一眼,皺著眉頭道:「看著這小子確實是腦子被燒壞了,焱宗主,你就當沒聽著。破雲,你趕緊帶他找一個……」

    咔咔咔咔咔咔……

    震耳無比的冰晶凝結聲幾乎瞬間撕裂所有人的耳膜,也將眾人的視線一下子拉回到朱雀投影上。

    遠古虯龍的龍軀上,一層厚厚的冰晶在蔓延,並快速覆滿了它的全身。遠古虯龍咆哮、掙扎,冰晶不斷出現著細密的裂痕,又不斷的再次凝結,並在凝結中變得越來越厚重。

    而遠古虯龍的怒吼和掙扎卻越來越微弱,直至它全身上下每一個部位都被封死在足有數丈厚的冰晶之中,再也無法掙脫。

    「封……封住了!!」炎絕海狂喜著吼道。

    先前不知道多少次的嘗試冰封,都會被遠古虯龍震散,這是第一次,將它真真正正的封結。雖然這種完全封結不可能維持太久……但,卻是創造了一個絕殺它的極好機會。

    沐玄音冰眸閉合,雙臂輕展,身上冰凰之影無聲輕舞,一點菱狀冰芒在她指尖凝聚,並在膨脹中變得深邃。

    一息、兩息、三息、四息……

    封結遠古虯龍的冰晶出現了遍體裂痕,沐玄音指尖的菱形冰芒也已變成足丈大小,並釋放著誰都沒有見過的深邃藍光。

    通過朱雀投影看著那抹藍光,所有人感覺到自己的視線竟在無聲的陷落,隨之,整個人都彷彿忽然跌入了無盡的滄海,再落入無底的寒冰深淵。

    讓一個神主靜心凝聚玄力整整四息是什麼概念?

    不要說此刻的遠古虯龍,就算是在全盛狀態下,一旦被擊中,也會瞬間重傷。而以它此時的狀態……

    破冰而出的那一刻,說不定就是它的殞命之時!

    空氣彷彿凝結,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雙目死死的盯在朱雀投影上,等待著那夢幻一刻的到來……唯有雲澈,他眼瞳欲裂,但身體被火如烈按住,無論如何試圖掙扎都一動不動。

    糟……糟了!師尊快逃……快逃啊!!

    砰!!

    封鎖虯龍的冰晶轟然炸裂。

    而就在沐玄音指尖冰菱即將射出的那一剎那,她後方不足十丈的火獄忽然炸開,一道炎影帶著滅世之威,卷著層層碎滅的空間轟然砸下。

    沐玄音的力量都凝聚於指尖,精神完全鎖定在前方虯龍身上。毫無防備,又是如此之近的距離……在她驚覺的那一剎那,後背已被狠狠轟中,意識瞬間蒼白一片。

    轟————————

    周圍三千里火獄完全沸騰,掀起欲噬滅蒼穹的萬丈火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