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哇啊啊啊啊啊啊!!!」

    火獄北岸,響起驚恐之極的吼叫聲,空間在顫慄,而他們腳下的乾枯大地已全面龜裂,前方火獄更是暴躁的翻騰,若不是各大炎神的長老的封阻,早已將所有人都覆沒其中。

    那道炎影的威力……可想而知。

    很顯然,其在火獄之下早已蓄勢已久。

    「師尊!!!!」雲澈一聲暴吼,目眥盡裂。他最害怕的一刻,竟是如此之快的發生……而且比他預想的最壞狀況還要慘烈。

    那不但是另一隻遠古虯龍蓄勢已久的全力一擊,還是在沐玄音凝聚全力準備絕殺第一隻遠古虯龍,身上幾乎毫無防禦玄力的狀況下!

    猶如忽然從天堂跌落地獄,所有人都被驚的差點心臟崩裂。焱萬蒼在驚駭中連退數步,炎絕海和火如烈都是頭髮炸起,雙目欲裂。

    「啊……啊……」

    「怎……怎麼會有這種事!!」

    那一個如流光般一閃而過的剎那,他們三宗主都清清楚楚的看到,從後方忽然重擊沐玄音的……分明是一條龍尾!!

    虯龍之尾!!

    火幕落下,朱雀投影中,翻騰不休的火獄之上,那隻剛剛脫離冰封,全身是血的虯龍之側……

    赫然出現了另外一隻一模一樣,但毫無傷痕的遠古虯龍!

    而沐玄音的身影已消失不見,被埋葬於茫茫火獄之中。

    眾人還未從驚駭欲絕中平緩下來,第二隻虯龍已在咆哮中撲向前方。

    轟隆——

    火浪滔天,千裏海域再次被狂暴掀起……而漫天飛灑的碎炎之中,出現了一抹醒目的白影。

    這抹白影,讓雲澈發出驚喜的呼喊:「師尊!」

    但聲音剛剛出口,欣喜便再次化作驚恐。

    與遠古虯龍苦戰四個多時辰,她雖然消耗巨大,但未受點傷。但此刻,她的雪衣卻已是遍體染血,冰發散亂,唇角、眼角的血痕猩紅刺目,冰肌雪顏罩起了一層駭人的蒼白。

    而她的後背,已被完全染紅。

    雪姬劍依然握於她的手中,但劍尖之上,滴滴鮮血緩緩滴落。

    本是幾乎罩過整個火獄的冰冷氣息,此刻無比的微弱與混亂。

    而她在被轟離火海的那一瞬間,兩隻虯龍的龍炎便已遮天罩下,沒有給她那麼一個剎那的喘息之機。

    沐玄音飛速後撤,而她的飛行軌跡竟有些飄忽,就如一片在巨浪中浮搖的落葉,雪姬劍橫掃,結起漫天寒冰……卻被火浪一瞬間噬滅,化於無形……

    噗!!

    一大蓬血霧漫天飄灑,沐玄音如被射落的白雀,再入落入了無盡火海之中。

    雲澈嘴巴大張,卻已連聲音都無法喊出,全身發冷間,唯有強烈的怨恨和無助。

    他的實力,只是處在神道的起點,而沐玄音和她交戰的虯龍,卻是位於神道的頂端,在實力上,完完全全處在兩個位面。隨著第二隻遠古虯龍的終於現身,沐玄音根本連反應之機都沒有,便被直接逼入絕境,但他卻什麼都做不了……不要說衝過去救她,連靠近一些都無法做到。

    就連真的能靠近……以他的實力,一萬個他,一百萬個他又能有什麼用?

    甚至他明明事先知曉了另一隻遠古虯龍的存在,都無法告知沐玄音……他心焦之下,不惜立誓加乞求,卻無人相信。

    他能做的,就是這麼看著……眼睜睜的看著。

    因為,他只是一粒卑微的沙塵……他就算是拼上自己的存在,也無法遮擋即將把沐玄音葬滅的滔天巨浪——更悲哀的是,他連這一點都無法做到。

    轟隆!!轟隆!!

    被連續轟入火獄,沐玄音的氣息已是越來越弱,身上的血跡快速蔓延,在兩隻遠古虯龍的狂暴轟擊之下,她就連封住傷口都無力做到。

    就如雲澈先前所說的一樣,兩隻虯龍一旦被逼到同時現身,就絕對是絕命一擊,然後不會給沐玄音任何逃離的機會。

    玄氣大損、身負重傷、遭遇合圍……這是它們唯一的機會!若是今天被她逃離,它們將再無葬滅沐玄音的可能——火如烈之前的話一點都不誇張,沐玄音或許敵不過兩隻遠古虯龍,但若只是單純逃離,別說兩隻,三隻也別想能留住她。

    兩隻遠古虯龍的攻擊就如暴風巨浪,沒有剎那的停滯,沐玄音別說反擊,就連防禦都越來越微弱不堪,被一次次的轟入葬神火獄,每一次艱難脫出,氣息便會再度衰弱一分。

    再加上無力顧及傷勢,卻又不得不運轉全力,導致傷勢亦在快速惡化……她就像是在風暴之中竭力掙扎搖擺的浮萍,隨時都有可能被粉碎。

    雲澈怔怔的看著,只能這麼看著……流淌在他靈魂之中的,是弱者的悲哀、無助,和對自己無能的痛恨。

    我為什麼要來神界……他在心中痛苦自語,在下界多好,沒有我救不了的人,沒有我做不到的事,永遠不需要忍受這種無助和煎熬。

    你又為什麼非要對我這麼好,如果你從來只是如表面那般對我嚴厲無情……我又怎至於如此……

    「竟然……竟然真的有兩條虯龍……怎麼會……怎麼會有這種事啊!」炎絕海雙瞳瑟縮,直到現在,都依舊驚魂未定,無法相信。

    「完了……全完了……」焱萬蒼失魂落魄的低念。

    沐玄音完了……他們要培養出一個神主的夢想,也完了……

    「我們竟然真的……真的被瞞了這麼多年……」火如烈身體亦是搖搖欲墜,按在雲澈身上的手臂徹底沒了力氣。

    雲澈側目,冷冷的道:「你們肯定不會去救我師尊,對嗎?!」

    這聲冷語,理虧的焱萬蒼唯有一聲重嘆,閉目道:「非我們不願,而是以我們的實力,就算……」

    「不必解釋了,我知道你們不會!」雲澈在笑,笑得冰冷徹心:「哪怕一個小小的提醒,一個根本不可能有什麼負面影響的提醒,卻有可能救我師尊的命,你們都不肯,現在又怎麼可能會願意冒著生命危險去救我師尊——哪怕她是因你們而遭遇這樣的絕境!!」

    「……」焱萬蒼呼吸停滯,他嘴唇囁喏,卻終究沒有說出什麼,盯著朱雀投影的目光一陣恍惚。

    後方的朱雀宗眾長老都是面露怒色,但這次,他們卻沒有一個人訓斥的出口。

    「唉!」火如烈重嘆一聲:「現在能救你師尊的,只有她自己。或許,她可以找到逃離的機會……也唯有如此。」

    但看著沐玄音此時的狀態,以及兩隻虯龍如瘋了一般的壓制,他心裡無比清楚希望是多麼的渺茫。

    先前,遠古虯龍的火都是被沐玄音輕易封滅,但現在,局面完完全全的翻轉……還是數倍的翻轉過來,她的寒冰,剛剛結起,便會被瞬間粉碎。沐玄音每一息都在退,嘴角滲出的血跡早已染紅了整個脖頸……而這時,雲澈從她的臉上,看到了一抹異常的赤紅。

    那是……

    毒!!

    虯龍之毒!!

    「嘶!!」雲澈雙手指縫鮮血淋淋……虯龍之息的毒對沐玄音而言並不可怕,但那是平時,現在,對她卻是致命的。

    就如千年前的沐冰雲,以她的實力,中了虯龍之毒后,本可用玄力很快完全化解。但她中毒之後根本沒有機會化解,還必須全力與火如烈惡戰,玄力運轉的越劇烈,毒就發作的越劇烈,之後更是重傷在火如烈手下,拚命才逃離……落入天玄大陸后,更有一段時間玄力盡失,才導致劇毒侵魂,無藥可救。

    如今沐玄音的狀態,赫然就是當年的沐冰雲!中了虯龍之毒,非但無法化解,在全力交戰之下還只會讓劇毒極速蔓延惡化,而持續惡化的虯龍之毒又會讓她軀體和玄力每況愈下,極大加速死亡的臨近。

    轟!!

    沐玄音又一次被轟入火獄之中……但這次,只一瞬間,她便飛身而起,口中忽然噴出大片的血霧,淋在了手中的雪姬劍上。

    雲澈的冰凰血脈在這一刻忽然猛烈悸動,他快速抬頭……冰凰投影之中,一股濃烈到極點的冰凰氣息罩下。

    雲澈的眼神頓時大變,露出深深的驚恐……

    冰凰源血!?

    但馬上,他的驚恐又數倍的放大……

    不對!這是……這是精血!

    除了冰凰源血,還有精血!!

    師尊難道……難道……

    叮!

    世界,忽然變得無比之安靜。

    火海的沸騰停止了,整片火獄像是忽然被封結,完全的靜寂了下去。

    沐玄音的身上,本微弱到幾近熄滅的藍光,竟忽然變得狂暴……比先前的任何一刻,都要濃郁數十倍!!

    就連兩隻拼盡全力準備葬滅沐玄音的遠古虯龍,動作都忽然緩了下來,赤紅的龍鱗上,反射起越來越冷目的藍光,隨著,它們發出一聲怪吼,竟同時開始倒退,身上一直燃燒的火焰,以極快的速度熄滅著。

    藍光在蔓延,周圍的火獄,朱雀投影的影像都已徹底化作藍色。

    沐玄音美目中透著渙散,遍體的鮮血描繪著冰冷絕艷的凄美。手中的雪姬劍緩緩的抬起,劍尖之上,一個微小的玄陣在緩慢的旋轉、閃耀。

    而在這玄陣成型的那一剎那,兩隻遠古虯龍就如周圍的冰獄一樣,變得一動不動,像是空間被封禁,時間被靜止。

    「這……這是……」

    隔著朱雀投影,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股直入靈魂的冰寒和恐懼。

    「難道是……傳說中的冰凰禁陣?」火如烈喃喃道。

    「冰凰禁陣?那是什麼?」雲澈咬牙急聲道。

    火如烈目光盯著朱雀投影,怔然道:「很多主宰宗門,都會有絕境之下才會動用的禁忌之技。我們朱雀宗有,冰凰神宗同樣有……名為,斷月毀殤。」

    雲澈:「……」

    「我雖未見過,但見過記載。冰凰神宗的禁忌玄陣,需以冰凰源血和大量的精血來發動,威力足以毀滅乾坤……但,不但消耗巨大,還會讓玄力修為大幅度倒退,並極大的折損壽元以及……天賦,若是修為不至而強行發動,甚至有可能直接被反噬而死。」

    「什麼!?」雲澈眼瞳放大,口中兩顆牙齒被他硬生生咬碎,嘴角鮮血流溢,他卻感覺不到絲毫的疼痛。

    「看來,你師尊自知逃離無望,必死之境下,才……」火如烈身體發緊,沒有再說下去。

    沐玄音的神情絕美而平靜……那是一種雲澈從未見過的平靜,在奇迹般的湛藍世界里,她的手臂輕輕推出……

    叮!

    時間,似乎真的定格了,再沒有了一絲的聲音。朱雀投影之中,以及所有人的瞳孔之中,只有那一道雪姬劍化成的流光。

    那道流光飛的很慢很慢,又似乎是一動不動,不知過了多久,劍尖終於碰觸到了什麼,劍尖的玄陣,也這這一剎那忽然迸發,釋放出灼目之極的藍色霞光。

    劍尖所點,赫然是那隻虯龍的龍闕!

    是那隻後來出現,通體完好的遠古虯龍!

    在旋轉的冰藍玄陣中,雪姬劍卻沒有停滯,而是繼續向前,無聲的貫穿。

    在天地之間,切開了一道夢幻般的藍色光痕。

    讓人甚至都沒有意識到,它竟然貫穿過了一隻遠古虯龍的身體。

    錚!

    錚!

    兩隻遠古虯龍依舊處在靜止狀態,但兩道藍色霞光,卻從那隻被雪姬劍從龍闕處貫穿的虯龍的身體兩側射出,隨之是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

    錚!錚!錚!錚!錚!錚……

    第十道!

    第十二道!

    藍色霞光之下,遠古虯龍保持著完全靜止的姿態,快速的化作冰藍之色。

    而在霞光完全消散的那一刻,一道長長的裂痕,忽然從遠古虯龍的身上裂開,然後快速蔓延,直至龍爪龍尾。隨之,它的巨大龍軀在快速的迸裂下轟然倒塌……

    化作漫天碎冰,散落入下方被冰封的火獄之上。

    ——————————————

    【雪妃顏:咦?奴家的配劍怎麼找不見了?】

    nt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