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攻城的獸潮半數有着神道之力,半數在神道之下。而神道玄獸中,大部分爲神元境和神魂境,至於神劫境……雲澈隨便一掃,應該不足百隻。

    沐妃雪親至,還帶着一千冰凰弟子,再加上原本的守城玄者,這個冰城的危機已經解除。

    雲澈放下心來,沒有現身,也沒有離開。等沐妃雪他們解決這裏的玄獸之後,就可以直接跟着他們回宗門。

    他此次歸來是爲了大事,無比謹慎,不會插手任何身外之事。

    除非必要,也不會想讓人知道自己還活着的事……在去往冥寒天池前,他唯一確定會去見的人,唯有沐玄音。

    因爲她永遠不會害他。

    沐妃雪和一衆冰凰弟子的到來,頃刻間在災難的雪域中爆開無數的冰藍寒芒,黑壓壓的玄獸潮被層層壓回,不到一刻鐘的時間,防線足足前移了數裏之遙。

    幻煙城中已是歡呼震天,每個人都確定危機已徹底解除。

    而這個時候,安靜中的雲澈卻是目光一擡,低念一聲:糟了!

    狂亂的玄獸被片片絞殺,獸潮在以越來越快的速度後退着。沐妃雪身上閃動的冰凰寒芒卻始終濃郁如初,整個人甚至已掠動藍光,深入獸潮的中後方,每一劍揮出,都會有數不清的玄獸被冰封、崩裂……而崩碎的玄獸無論軀體還是內臟,都被徹底的凍結,哪怕四分五裂也不會灑出一滴血液。

    乒!!

    十幾棵千丈冰樹在雪域中同時拔地而起,綻開的冰枝寒葉將上萬只玄獸封鎖其中……爆開的剎那,漫天碎冰橫飛,龐大的獸潮中心,出現了一個大到嚇人的真空。

    也是在這時,沐妃雪的動作忽然一滯,目光陡然看向前方。

    玄獸潮的後方,不知何時凸起了兩個巨大的白影,伴隨着兩股大到讓她全身驟寒的可怕氣息。

    神靈獸!

    還是兩個!

    而且那無比沉重的氣息壓迫感……這兩隻神靈獸的境界,都明顯要在沐妃雪之上!

    “吼嗚!!!”

    一聲咆哮,如山崩海嘯,整片雪域頓時沸騰,亦死死壓下了幻煙城持續了很久的歡呼聲。

    這個恐怖的咆哮聲和隨之覆下的冰寒威壓,守城玄者們全部面色驚變,滿臉的駭然和難以置信。

    “難……難道是……”

    “不!不可能!”

    一隻百丈巨影在這時從獸潮後方沖天而起,直撲最前方,亦是殺滅玄獸最多的沐妃雪……隨着它的撲出,雪域寒風的風向都隨之驟變。

    看着空中的巨大白影,所有人心中的僥倖被無情掐滅。

    “冰……冰河巨獸!”

    冰河巨獸,一方龐大雪域的領主玄獸,有着神靈境的強大力量。它一般都是隱於玄獸領地的中心,基本從不踏出,平均要幾百年,纔會有可能被人發現一次。

    對幻煙城這等層面的玄者而言,完全就是傳說級的玄獸。

    這一年多,吟雪界四處發生玄獸動亂,但,從未有任何一處出現過冰河巨獸這等高層面的領主玄獸!

    顯然,在神界,緋紅的影響也一直都在加深着,受影響的玄獸層面也一直是越來越高。

    負面情緒被放大不代表完全失心,冰河巨獸直撲氣息最強的沐妃雪,所釋放的暴怒氣息隔着很遠便將後方的冰凰弟子和守城玄獸震開。

    轟隆!!

    沐妃雪身掠冰影,遠遁而去。冰河巨獸一擊擊空,雪域崩裂,倒是將大量玄獸葬入死亡深淵。

    “妃雪師姐……快走!”一個冰凰男弟子咆哮道。

    “妃雪仙子快走!”幻煙城主一邊噴血,一邊竭力大吼:“那是冰河巨獸!”

    但,沐妃雪卻是充耳不聞,遁開的身影以更快的速度疾掠而下,劍凝藍芒,穿空之音夾雜着冰凰之鳴,直刺冰河巨獸。

    她是吟雪界王的親傳弟子,她來此是奉師命化解玄獸之難……只有戰死,沒有逃離!

    哧!!

    血沫飛濺,冰劍刺入冰河巨獸的後背,但劍身所凝的冰凰神力卻瞬間被一股無比強橫的力量死死封鎖,無法釋開,冰河巨獸的身軀翻轉,一股擎天巨力直轟沐妃雪。

    在冰河巨獸的百丈之軀前,沐妃雪的纖影只能稱之爲渺小。冰河巨獸的巨力何其恐怖,那一揮之力幾乎將整片空間都封鎖,讓沐妃雪根本遁無可遁。

    她臉上毫無驚亂,冰劍後撤,瞬間化攻爲守,冰層結起,身影在空中短暫後退,將巨力層層化解……但她還未來得及回氣,又是一聲暴吼響起,另一個冰河巨獸捲動着漫天碎冰,直撲而至。

    這一幕,讓本就處在驚駭狀態的衆人險些眼眸炸裂。

    “又……又一隻!!?”

    “啊……怎……怎麼可能……”

    一隻冰河巨獸已是百年難遇,他們一個小小的幻煙城,竟同時出現了兩隻!

    “快逃……快逃!”

    “妃雪師姐快走……哇啊!!”

    第二隻冰河巨獸還未臨近,遠遠覆下的恐怖威壓已讓大片冰凰弟子從空中狠狠栽落。

    沐妃雪剛剛正面抵禦了冰河巨獸的力量,正處在後力無繼的狀態,忽然撲來的第二隻冰河巨獸,她已是再難抵擋,橫起的劍上,勉強耀起一抹深邃的藍光。

    噗轟!!

    雪域又一次炸裂,沐妃雪的仙影在空中瞬間倒滑數裏,但卻沒有栽下,在空中生生止住,她身體微晃,雪顏上閃過一抹蒼白,但下一瞬,她身上重現冰凰之影,在所有人的驚呼聲中直衝兩隻冰河巨獸。

    “唉,又是個固執的女人。”雲澈搖了搖頭。

    以沐妃雪的能力,敵不過任何一隻冰河巨獸,兩隻更是絕無可能。但這兩隻冰河巨獸體型和力量巨大,速度卻明顯是弱勢,沐妃雪若想獨自逃走,可謂輕而易舉。

    但很顯然,她不會做這種選擇。

    “妃雪師姐!”

    “妃雪仙子!!”

    吼叫聲可謂撕心裂肺。沐妃雪的身份可不僅僅是冰凰弟子那麼簡單,而是大界王親傳弟子,是尊貴到一國帝王都要下拜的身份,哪怕到來的所有冰凰弟子和所有幻煙城民都葬身此地,她也絕不可隕落。

    但,她卻毫無這樣的自覺,不顧生死,自己一人強行阻擋兩大冰河巨獸。

    玄獸潮猛烈推進,冰凰弟子和幻煙玄者自顧不暇,也根本無力去助沐妃雪。

    轟隆!

    轟隆!!

    兩隻冰河巨獸的力量之下,沐妃雪的身影就如一片在滄海巨浪中扶搖的落葉,她的掠動軌跡逐漸混亂和飄忽,卻執拗的以冰劍掠起依舊深邃的冰芒,將兩隻冰河巨獸逐漸拉向遠離幻煙城的方向。

    一旦被冰河巨獸踏入幻煙城,便唯有城滅的後果。沐妃雪這毫無疑問是在用性命阻擋……但,也只能是越來越無力的阻擋。

    砰!!

    一片血霧飛灑,沐妃雪的身影如被射落的白雀,狠狠砸入下方雪域之中。

    但馬上,她又飛身而起……雪衣染血,長髮凌亂,冰肌玉顏一片蒼白,但一雙冰眸卻依舊寒魂,手中冰劍發出淒冷的劍吟與凰鳴。

    “……”看着沐妃雪在兩隻冰河巨獸中穿梭的身影,雲澈的目光出現了剎那的恍惚。

    他想起了當年,楚月嬋一人面對兩隻蛟龍的場景……她們有着相似的容顏,相似的身姿,相似的性情,用的都是寒冰玄力,面對的,亦是相似的情境……

    砰!!

    沐妃雪又一次被狠狠砸落,這次,她飛起的時間緩了半息,起身之時,後背的雪衣已被染得一片猩紅,就連她的劍上,也在緩緩滴落血珠。

    “……”雲澈眉頭沉下,手掌微微攥緊,卻依舊強忍着沒有出手……以她的餘力,現在逃,還完全來得及。

    但,沐妃雪依然沒有。

    “吼!!”

    冰河巨獸的慘叫聲依舊帶着無法平息的憤怒,在它們憤怒釋放的力量之下,這一次,沐妃雪身影一晃,遠遠遁開,冰劍橫起,然後……口中忽然噴出一大口血霧,噴灑在手中的冰劍之上。

    雲澈身上的冰凰血脈出現了輕微的悸動。一瞬間,雲澈便識出了那是什麼……

    沐妃雪的精血和冰凰源血!

    世界,在這一刻忽然變得安靜下來,沐妃雪的眼瞳逐漸失色,一股遠超沐妃雪力量極限的冰寒從蒼穹覆落,讓龐大獸潮一下子停滯,就連兩隻冰河巨獸亦全身劇震,停在了那裏。

    失色的瞳孔愈加渙散,沐妃雪將手中之劍緩緩舉起,劍尖之上,一個幽藍色的玄陣在緩慢的旋轉、閃耀……與此同時,世界的顏色也跟着變了,從蒼白變成淡藍,再逐漸轉爲冰藍……

    遠處,無論玄獸還是人類,都清楚感覺到了一股直入靈魂的冰寒……以及恐懼,所有的目光都不受控制的看向了那抹藍光,看着世界轉爲越來越深邃的幽藍。

    雲澈的眼瞳亦被耀成藍色,沐妃雪身上所發生的一切,讓他莫名熟悉……但下一瞬,他的瞳孔忽的一縮。

    因爲他忽然想起自己在哪裏見過相似的情景!

    六年前……炎神界……葬神火獄……同時面對兩隻遠古虯龍的沐玄音……

    那絕望之下的斷月毀殤!

    以沐玄音的修爲,發動斷月毀殤都要以重損元氣、精血爲代價,神靈境的沐妃雪……那豈不是要豁出命!

    他再無法沉默,身影一晃,雷霆般爆射而下。

    回想當年初入神界,心裏無數遍的唸叨着千萬要低調低調不可多管閒事……結果第一天就在冰凰神宗捅了個大簍子。

    現在纔剛剛重回吟雪界不到一個時辰……也是不到一個時辰前才向小妖后她們保證這次一定小心謹慎直奔目標絕不插手任何外事……

    雲澈一巴掌拍在自己額頭上……這特麼的都是命啊!

    咔嚓!!

    一道雷霆從天而落,將兩隻強大到讓人絕望的冰河巨獸瞬間逼開。雲澈的身影出現在沐妃雪的身前,一根手指點在她的劍上,將她以命元催動的力量生生壓了回去。

    回頭看了怔在那裏的沐妃雪一眼,雲澈嘴角一斜,口中發出變更後很是輕狂無禮的聲音:“這位仙子,區區兩隻玄獸,犯得着拿命去拼麼?像你這麼漂亮的小美人若是沒了,那可是我們男人的大損失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