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雲澈!?」

    「他是怎麼到那裡去的?」

    朱雀投影的畫面上,竟清晰的出現了雲澈的身影。而更讓他們瞠目的,是那個被暴走的神主之力充斥的區域,就算是焱萬蒼、炎絕海這等人物去了,也會短時間內重傷甚至喪命……而雲澈居然活著出現在了那裡。

    所有人還根本來不及反應到底發生了什麼,便看到雲澈竟舉劍迎向了帶著憤怒龍炎撲來的遠古虯龍。

    這一幕,就像是一隻微小螻蟻,舉起手臂迎向了傾覆的蒼天。

    遠古虯龍的力量,沐玄音縱然一個人,也已根本不可能正面抵禦,更不要說還要護著雲澈,結局,或者兩人同時葬滅,或者她收力獨立勉強遁離……但面對拼著命衝到她身邊的雲澈,她意識模糊之下,卻完全是本能的將更多的力量傾注在雲澈身上。

    死亡龍威越來越近……然而,就在即將完全罩下前的那一剎那,所有的力量、氣息、威壓甚至灼熱都在一瞬間消失……且是完全消失,無影無蹤。

    就像是整個人被轉移到了另外一個安靜的世界。

    「嗚吼!!!」

    一聲震怒,還分明帶著痛苦的龍吼震空傳至,沐玄音瞬間回首,赫然看到上一個剎那分明攻下的遠古虯龍竟當空橫翻出去,全身無數的傷口瘋狂崩裂,灑下漫天的龍血。

    「呃啊啊啊!?!?」

    「那……那是什麼!?!?」

    「啊!!?」

    朱雀投影前,所有人,從宗主到弟子,全部如被天雷轟身,發出撕破喉嚨的驚吼聲,一雙雙眼珠在前所未有的急劇放大中幾近炸裂。

    他們每個人都清清楚楚的看到,遠古虯龍帶著毀天滅地之力,足以將一個神君都碎成灰燼的龍爪,在碰觸到雲澈手中的巨劍之時,竟忽然橫翻,在悲吼中漫天散血……分明被一瞬重創!!

    而雲澈和瀕死的沐玄音……卻是安然無恙!!

    「這……這……這……」

    他們從未像此刻這般全然完全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之中,很大一部分都活了萬年以上,但他們這一生所聽過最荒誕的傳聞,所見過最荒誕的畫面全部加起來,也不及這一幕之萬一。

    那是神主境的遠古虯龍,是整個炎神界數十萬年浩瀚歷史中最強大的存在,縱是全界人類中最強的焱萬蒼……就算是十個焱萬蒼,都絕對絕對不可能做到……卻眼睜睜的看到了雲澈將遠古虯龍一劍重創。

    成……成功了!!

    雲澈內心狂吼著。

    邪神訣的強大,最直觀表現在境關開啟后的玄力極其誇張的增幅,這也是雲澈能戰勝玄力遠勝自己對手的最大依仗。而其真正強大之處,亦是核心能力所在,卻是無視,甚至逆亂法則。

    過於誇張的玄力增幅,本就是超出了正常的法則界限,火焰與寒冰所形成的恐怖冰炎,亦是在法則之外的力量。

    邪魄之境的隕月沉星,焚心之境的封雲鎖日,煉獄之境的滅天絕地,雖然都極為強大,都還達不到逆天的程度。

    而第四境轟天之下的「月挽星回」,終於初露逆亂法則的崢嶸!

    月挽星回一旦成型,其所籠空間的力量秩序法則就會完全逆反,所有觸至的力量會被瞬間反逆!

    也就是……瞬時反震!

    而且這種反震是完完整整,而且由於是力量秩序法則的錯亂,與轟至的力量強度、形式毫無關係,只要「月挽星回」能成功成型,都會完全反逆——無論多高層面的力量,無論何種形式!

    除非能和邪神之力一樣篡亂法則!

    不過,也正是由於邪神第四式嚴重逆亂法則,亦等於違逆天道!強行動用,必遭天道譴責!因而雲澈一旦強行發動,必會承受極為嚴重的後果……

    壽元巨損,壽命急劇縮短!

    這也是為什麼,雲澈雖然可以勉強開啟第四境轟天已久,但從未動用過「月挽星回」的原因。

    遠古虯龍帶著滾滾龍炎的毀滅之力碰觸到劫天劍的剎那,所有的力量就如照射到鏡子的光,瞬間反轟到遠古虯龍的身上。

    一個神元境的玄者,反震了一隻神主之獸的攻擊……這是在整個混沌的浩茫歷史中,也唯有邪神之力才能創造的神跡!

    遠古虯龍在暴走之下,每一次攻擊都是傾盡憤怒,毫無保留。而它自己在和沐玄音數個時辰的惡戰中早已是遍體鱗傷,被反射回的力量對它而言無疑是親手種下的噩夢。

    而這種力量瞬反,又豈是只有反傷自身那麼簡單?

    無論何種生靈,在全力轟擊的那一剎那,毫無疑問是玄力防禦與意識防禦最為薄弱的時候,在自己力量轟出的瞬間卻被直接反轟,不但根本不可能抵禦,所受之創,也無疑遠遠勝過常態!

    一股極其難受的感覺貫滿雲澈全身……那是一種生命被切割的感覺。他來不及喘口氣,用盡全力嘶吼道:「師尊!龍闕!!」

    遠古虯龍慘吼震天,全身傷口被反轟回來的力量崩裂了近半之多,爆開的龍血如暴雨臨空。而被崩潰的不僅僅是它的傷口,還有它的防禦龍力。隨著龍軀的翻轉失衡,龍腹之上的龍闕清清楚楚的映現在雲澈的瞳孔之中……

    那裡本是凝聚著最大的防禦龍力,卻在完全無法預料、無法防禦的反震之下,完全崩潰。

    沐玄音縱然瀕死,她的意識也絕非雲澈可及,根本無需他的提醒,沐玄音的手臂已閃電般揮出,染血的雪姬劍帶著她最後的神主之力,化作刺空白芒,直射遠古虯龍的龍闕。

    叮!!

    雪姬劍準確無比的點在了遠古虯龍的龍闕之上……若是先前,唯有雪姬劍被直接彈開的結局,但這一刻,這一處遠古虯龍唯有的,也是極端致命的弱點,在雪姬劍綻放的璀璨光華中……一劍扎入!

    直沒劍柄!

    「啊!?!?」

    「龍闕……是龍闕!」

    「被貫穿了!!」

    又是一片驚駭的吼叫聲,炎神三宗的人還未從雲澈一劍轟翻遠古虯龍的天大震駭中清醒過來,剎那而至的一幕又讓他們心臟差點跳出胸膛。

    對虯龍而言,龍闕便相當於人類之命脈。

    龍闕被貫穿,就如之人命脈被斬斷……縱然完好無損,也會很快消亡,更不要說這隻遠古虯龍已是龍力大耗,遍體鱗傷。

    在龍闕被雪姬劍貫穿的那一刻……便已是註定了這隻遠古虯龍的隕滅!

    「嗚吼……吼吼吼吼吼吼!」

    本就帶著巨大痛苦的龍吼陡然又痛苦了數倍,並帶上了深深的凄厲和絕望。

    砰!

    雪姬劍被震出,龍血如巨大的噴泉從龍闕部位噴涌而出……那不僅僅是龍血,更是遠古虯龍快速潰散的力量與生命。

    「成……成功了!」雲澈顫聲喊道。

    這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結果……是他想到的唯一的一抹渺茫生機——不,應該說是奇迹。

    他活著來到了沐玄音身旁,成功的釋放出了從未動用,毫無把握的月挽星回,沐玄音亦在那之後的剎那,以雪姬劍貫穿了它的龍闕……

    這是他和沐玄音一起,創造的奇迹。

    「嗚吼吼吼吼——」

    但,一切並沒有就此結束,在讓天地戰慄的凄厲龍吼中,巨大的龍尾帶著絕望之力掃向雲澈……

    墮向死亡深淵的遠古虯龍龍尾上已經沒有了龍炎,這是它隕滅前的怨恨反撲……依舊是恐怖絕倫的神主之力!

    轟!!!!

    沐玄音撲在了雲澈的身上,在他身上結起極限冰晶,龍尾重重的轟擊在沐玄音的後背。

    「師……師尊!」那一瞬間,雲澈如被萬箭貫穿魂。

    噗!!

    一蓬灼熱的血霧染滿了雲澈的肩膀和後背,沐玄音本就羸弱混亂的氣息似是完全打散,有那麼一瞬間,雲澈甚至驚恐的察覺不到了沐玄音氣息的存在。

    「吼!!!」

    遠古虯龍掙扎和咆哮越來越微弱,龍闕噴出的龍血已開始呈現駭人的赤黑色,而那一雙被仇恨與絕望完全充斥的眼瞳卻死死的盯著雲澈和沐玄音,絕望之力再次迸發,竟向兩人橫撲而至。

    縱然要死,它亦要將他們一同帶至永恆的地獄!

    雲澈的瞳孔放大,再放大……然後忽然釋放出幽藍的光芒,一道蒼藍龍影當空浮現。

    賭上我所有的意志……哪怕撕裂我的靈魂!!

    龍——魂——領——域!!

    「吼——————!!!」

    蒼龍之影發出撕空絕地的遠古咆哮,竟將遠古虯龍的絕望咆哮都完全覆沒……這是雲澈瞬間釋放自己所有精神力,最最極致的龍魂領域!隨著火獄的忽然沸騰,咆哮中的蒼藍龍影轟然爆裂……

    「哇啊!!」

    焱萬蒼一聲慘叫,猛的蹲下身去,雙手死死抱住了自己的腦袋……他的前方,持續了數個時辰的朱雀投影忽然崩碎,所有的影像、聲音、氣息完全潰散。

    「啊?宗主!」

    朱雀宗上下皆是大驚,慌忙向前。

    「是不是精神力已到極限了?」炎絕海皺眉道,心中卻是疑惑:奇怪,只是朱雀投影的話,應該不至於這麼快就……

    焱萬蒼依然雙手捂著頭,卻彷彿絲毫沒有聽到外界的聲音,雙目發直,口中失魂的低念:「那是什麼……那是什麼……」

    隨著蒼藍龍影的爆裂,雲澈最後的意識,是自己的靈魂似已碎裂,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