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論精神力之雄厚,就如力量一般,人類遠遠比不上龍。想以精神力挫敗玄者容易,但想挫敗一條真龍,幾乎是不可能之事。

    但,作為源自上古諸神時代的萬龍之尊,其龍魂對龍所造成的震懾,卻要極大的超過人類!

    在龍魂爆裂,咆哮震天之時,遠古虯龍眼瞳中的所有殘光直接潰散,化作一片猩紅,染血的龍軀生生的僵在了空中,最後的絕望之力如被狂風卷襲,快速崩散……

    以神元境的玄力,反震了神主之龍的力量。

    以神元境的精神,震懾了神主之龍的靈魂。

    雲澈傾盡了全部,以自己微小的存在,點燃了他所抓到的唯一一絲希望之芒。

    雖然遠古虯龍本就已墜向死亡,但它畢竟是神主之龍,這宛若神跡的龍魂震懾持續幾個瞬間,也已是極限。

    沐玄音抱起雲澈失去意識的身體,掌心緩緩的朝向遠古虯龍,釋放出了最後的燦目冰芒。

    乒——

    遠古虯龍最後的搏命反撲本就在更快的加劇它的隕滅,龍魂震懾之下,最後的力量也直接潰散,冰芒觸體之時,巨大的龍軀毫無抵抗之力的成為寒冰凝結的媒介,不過是轉眼之間,整個身軀已被冰層覆蓋。

    殘餘的龍力,再無法掙脫。

    最後的生命之息,也在貫穿全身的寒氣之下歸於虛無……一雙龍瞳終於完全失去了光彩。

    兩隻遠古虯龍,就此全部殞滅。

    沐玄音的手臂緩緩放下,隨著她最後力量的釋放,一頭長發完全的轉為了黑色,身上,再無一絲寒氣……反而泛動著萬年都未曾有過的灼息。

    氣息,已微弱到連她自己都無法察覺,就連托著雲澈的那隻手臂都沉重到無法抬起。劇毒、重傷、玄力盡空……隨著遠古虯龍生命的隕滅,她的意識也從模糊,快速的歸於黑暗。

    「啊……這是……哪裡……」

    雲澈的意識深處,傳來他靈魂的呻吟聲。

    「……不行……我不能昏過去……遠古虯龍……還在……師尊……會死的……」

    「醒……過……來……」

    「醒過來啊!!」

    意識前所未有的昏沉、模糊,還有劇烈無比的刺痛……就如當年在弒月魔窟的幽冥婆羅花前所承受的離魂之痛。但他的眼睛,卻是如被針扎般猛的睜開。

    他感覺到一隻柔軟的手臂正從他的身體移開,朦朧的視線中,他看到了一抹被鮮血染紅大半的雪影無聲的墜向下方……

    而下方,是模糊的紅色世界……

    葬神火獄!

    精神沉重的像是壓著萬丈山嶽,但他的手掌卻是近乎本能的伸出,抓住了那個剛剛從自己身邊墜下的白影,然後緊緊的抱在身前……氣息微弱的讓人心碎,卻讓他遊離的靈魂變得格外安定。

    視線的遠處,一個被冰封的巨影在直直墜落。

    死亡的遠古虯龍!

    雲澈抱著沐玄音,牙齒死死的咬在舌尖上,僅存的意識催動著他的身體,在朦朧錯亂的世界里飛墜向了那個巨影。

    這是師尊用命換來的成果……我絕不能讓它和先前那隻一樣白白消失於葬神火獄!

    意識雖處在隨便崩滅的邊緣,但玄力尚在,遠古虯龍在模糊的視線中快速臨近,他的左手伸出,碰觸在遠古虯龍的屍身上,將它瞬間納入天毒珠中。

    心中微松,意識瞬間沉下,身體頓時完全失控,帶著沐玄音飛墜向下方的無盡火獄。

    不行……師尊這個狀態……根本承受不住火獄……

    太古玄舟!!

    太古玄舟一直飄浮在那裡,縱然是神主之力,都未能將它毀傷。雲澈拚命凝聚著進入太古玄舟的魂力……

    一息……兩息……三息……

    身體即將碰觸到火獄之火的剎那,進入太古玄舟的意念終於完成,一道白芒閃過,雲澈和沐玄音頓時消失在茫茫火獄之中。

    視線已完全一片蒼白,無法視物,五感微弱到幾乎不存在。意識到自己已進入到太古玄舟,身邊,是來自沐玄音的朦朧觸感。他意識鬆弛,瞬間昏死過去。

    隨著他意識的完全沉寂,火獄之上,失去靈魂聯繫的太古玄舟頓時墜落,直墜入茫茫火獄之中,轉眼消失不見。

    許久,翻騰的火獄才終於真正的平息了下來,而且比平時還要平靜的多。

    「雲小子!!」

    一聲急促的大吼聲快速臨近,火如烈心急火燎的沖了過來,但茫茫火獄,卻已不見任何蹤影,察覺不到任何的氣息。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火如烈目光快速橫掃,臉上滿是驚疑和焦躁。

    在把雲澈送近三百里之後,他轉身就跑。但剛一轉身,他便聽到遠古虯龍一聲慘叫,一陣力量餘波橫掃而至,將他逼出了近百里,隨後一聲明顯不屬於太古蒼龍的龍吼震得他雙耳嗡鳴,在他緩過氣,回過神來時,他感覺到所有的氣息竟然都不見了。

    他連忙沖了過來,但沐玄音、雲澈,甚至那隻遠古虯龍……居然都蹤影全無。唯有空氣中,還殘存著力量餘燼和極其濃郁的龍血腥氣。

    「難道……都死了?」火如烈難以置信的自言自語,他看向下方,然後一皺眉頭,忽然飛撲入葬神火獄之中。

    火如烈不死心的在火獄中搜尋著,奢望著能找到些什麼。他直達所能潛入的極限,又橫移了數百里的火獄,卻是毫無所獲。

    在他終於死心,從火獄出來時,看到焱萬蒼、炎絕海,以及一眾高等長老都已到來,近百人面對著異常平靜的火獄久久發獃。

    「火宗主,有沒有找到什麼?」焱萬蒼問道。

    火如烈「蹭」的飛身而起,吼聲道:「到底怎麼回事?這裡發生了什麼?我之前轉個身而已,他們都到哪去了?雲小子呢?」

    「那隻虯龍……死了。」炎絕海道,語氣頗為虛浮。

    「怎麼死的?」

    「唉,若不是親見,說出來,你也肯定不會相信的。」焱萬蒼嘆聲道,雲澈一劍轟翻遠古虯龍那一幕此刻浮現,依然讓他靈魂劇烈震蕩。他從來沒有想到過,站在炎神界地位、玄力頂尖的自己,會有一天被一個才初入神道不久的小輩震駭到如此地步。

    「簡單而言,是它的龍闕被吟雪界王一劍貫穿。」炎絕海道:「被貫穿龍闕,它雖是必死無疑,但它臨死前的反撲卻……」

    話未說完,炎絕海重重搖頭。

    隨著朱雀投影的忽然崩碎,之後發生了什麼,他們無人看到,但完全足以想象的到。沐玄音以最後的餘力刺出雪姬劍后,再不可能抵住遠古虯龍的死前反撲……結局,毫無疑問是師徒二人命喪虯龍爪下,隨後虯龍命盡,兩人一龍一同墜落,永葬火獄之中。

    第一隻被沐玄音禁陣滅殺的虯龍已葬於火獄,第二隻居然也是如此……

    兩隻遠古虯龍都死了……但他們卻是什麼都無法得到。

    火如烈久久無言,許久,才低語道:「竟會有這種事……我剛才在下方火獄搜尋了許久,什麼都沒有發現。包括那隻虯龍屍身。看來,已經墜落到更深的火獄,用不了多久,就會完全消失。」

    「這就是命啊。」一個金烏長老嘆道。

    「眼下,還是先想好怎麼向吟雪界交代此事吧。」焱萬蒼沉聲道。

    他們做夢,都不可能想到這從的獵殺虯龍竟會出現如此的異變。

    葬神火獄竟會出現兩個虯龍……最終,兩隻虯龍雖都隕滅,但他們連一片龍鱗都沒能得到,反而葬送了吟雪界王沐玄音和她的親傳弟子云澈。

    「怕是這一次,吟雪界要和我們不死不休了。」一個朱雀長老苦笑道。

    沐玄音此番來到炎神界,是為了助他們獵殺虯龍,卻最終葬神火獄。而沐玄音在吟雪界的地位和聲望之重,不言而喻,若冰凰神宗知道此事,可想而知會是何等的悲憤震怒。

    而不僅僅是沐玄音……若雲澈無恙,以他還要勝過火破雲的元素天賦,在冰凰神宗的全力培養下,吟雪界未來極有可能出現第二個沐玄音。但,就連雲澈也……

    而他們炎神界,雖然夢想落空,但其實卻也半點沒損失什麼。

    「沒有了沐玄音的吟雪界,又有什麼好怕的?」一個鳳凰長老道。

    「這不是怕不怕的問題。」炎絕海無力道:「吟雪界王師徒遭此厄難,極大一個原因,是我們沒有相信雲澈。若我們當時……哪怕稍稍傳音提醒,都不會是如此結果,唉。」

    焱萬蒼:「……」

    「這……這怪不得我們,那種話……當時怎麼可能會有人信。」鳳凰長老底氣不足的道。

    「我覺得根本無需為此事勞心。」一個金烏長老道:「沒有了沐玄音的吟雪界,都根本不配和我炎神相提並論,怕是他們都沒膽子質問。真敢要什麼交代,直接轟回去就是。雖然沒得到虯龍,但沐玄音死了,對我們也絕非壞事。」

    「放屁!!」金烏長老話音剛落,火如烈眉頭大怒:「我們炎神界的人,什麼時候成了這種卑鄙無恥之徒?!無論先前有何恩怨,沐玄音是因我們而來,因我們而死,無論如何都要給吟雪界交代!我火如烈還是要臉皮的人!」

    「是……是老朽失言。」那金烏長老連忙低頭,心中卻是嘀咕:宗主以前恨吟雪界……尤其恨沐玄音恨的牙痒痒,怎麼這兩天跟變性了似的。

    「一個神主隕落,在整個神界都是大事,很快就會傳開。」焱萬蒼道:「若是我們不給吟雪界交代,怕是會遭到神域諸界的低視。」

    「宗主,現在該怎麼做?要不要……馬上傳音吟雪界?」一個朱雀長老嘆聲道。

    焱萬蒼思索良久,搖了搖頭:「今天的事,暫秘而不宣。待幾日後想好如此應對吟雪界之怒,再予以傳音吧。」

    炎絕海點頭,火如烈亦沒有反對。

    這些炎神界最巔峰的人物,帶著複雜無比的心情離開葬神火獄。在走出火獄區域之時,焱萬蒼忽然停住身形,重重嘆道:「怪不得龍神界可以成為萬界之尊,以後……再不要輕易招惹龍族。」

    ———————————————

    nt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