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火如烈一直將雲澈帶出去很遠,完全脫離了焱萬蒼等人的感知範圍。

    剛一落下,火如烈便急躁的緊抓著雲澈的肩膀,幾乎是吼著說道:「到底怎麼回事?你是怎麼活下來的?你和你師尊明明已經……難道是某種特殊的空間遁?不對不對!那種機會,也根本不可能來得及使用空間遁。」

    火如烈急躁之下一通問,然後忽然眼睛一直:「你小子的玄力……怎麼……怎麼回事?」

    先前並未注意,此時忽然驚覺,雲澈身上所釋放的玄力氣息……赫然已是神魂境!?

    雲澈沒有回答,左手一揮,一個巨大的影子被他從天毒珠中放出,落在了乾枯的大地上。

    一股濃烈的腥氣頓時撲面而來,火如烈後退一步,瞬間失聲:「遠古……虯龍!?」

    遠古虯龍的屍體,他們炎神界奢望了幾十萬的東西。原本,他們以為虯龍雖死,但都墮入了葬神火獄,再無得到的可能,以往至少還能渴望,今後就連渴望都成了破碎的泡影。

    而現在,竟忽然出現在了他的眼前,近在咫尺。

    雖然遍體皆傷,但完完整整。

    換做以前,以火如烈的性子,早已按捺不住狂吼著撲了上去,但現在,他雙目圓瞪,雙腳卻如被釘在了地上,久久沒有邁動一步。

    因為,他自愧沒有資格碰觸。

    「這隻虯龍在死後,險些和第一隻一樣墜入火獄。這是我師尊傾盡全部,險些隕落才換來的成果,我不能讓它就這麼白白消失,總算是救了回來。」

    雲澈格外平靜的道,準確的說,是他和沐玄音一起搏命的成果。

    「按照當初的約定,我們吟雪界和你們炎神界……一人一半。」雲澈道。

    「呃……」火如烈獃獃的看著雲澈,久久說不出話來。

    若是沒有任何意外發生,沐玄音能成功獵殺了虯龍,他們的一半,會拿的心安理得,畢竟,雖是全依沐玄音之力,但遠古虯龍是屬於他們炎神界之物。

    但,天大的意外,加上他們沒有聽信雲澈的勸告,為了不出一點「可能的小差錯」而無視他的毒誓加哀求,導致葬送了沐玄音和雲澈……他們還活著,已是讓他們不敢相信。

    現在面對虯龍屍身,他們哪還有臉再取一半。

    何況,他們都以為兩隻虯龍死後都沉於葬神火獄,被焚於無形。活下來的雲澈完全可以心安理得的獨佔整隻虯龍,他們縱然知曉,也只能無話可說。

    「你……真的……給我們一半?」火如烈聲音發顫,依然不敢相信。

    「當然,這是當初說好的。」雲澈道。

    「……」火如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雙手重重的按在雲澈的肩膀上:「雲小子,你知道這隻虯龍對我們炎神界意味著什麼嗎?你……你救了我燁兒的性命,我已是無以為報,你……你這小子又送來這麼大一個恩情,我就算把老命都給你也還不起啊。」

    雲澈微笑起來:「坦白說,若是我個人,定然不會將虯龍分於你們。但,這是當初師尊和你們商定的結果,縱然你們愧對我師尊,讓她險些葬身火獄,我師尊,我吟雪界也絕不會背諾!師尊醒來后,也一定是這樣的決定……這些話,煩勞火宗主轉告焱宗主和炎宗主。」

    「……」火如烈重重的點頭:「好。」

    「那麼,虯龍之身就暫且由火宗主收下,在留下一半后,煩勞將另一半交予吟雪界。」雲澈繼續道。

    火如烈一愣,不解道:「由我留下?為何不是你先帶回吟雪界,然後由你們吟雪界留下一半后再分我們另一半?」

    雲澈眼神複雜,卻沒有回答,而是說道:「火宗主,晚輩之所以與你單獨相見,是有三件事有求於你,還請……」

    「儘管講!」火如烈毫不猶豫的大手一揮:「只要你一句話,老子絕不皺半下眉頭。」

    他是個絕不願欠下人情之人,之前救了火燁的性命,現在又將夢寐以求的虯龍主動送上,這兩個,都是他活了一萬多年以來承受的最大的兩個恩情,雲澈有求於他,他簡直高興都來不及。

    不過,他已經感覺出來,雲澈明顯心事重重。

    雲澈目光轉向虯龍屍身:「當初師尊忽然提到要這隻虯龍完整的虯龍之心,其實就是為了我。晚輩修為低微,無法切開虯龍之身,所以有勞火宗主將虯龍之心取出。」

    「這個簡單!」

    火如烈沒多問一句,飛身而起,一道火光閃過,已將龍腹切開。

    以遠古虯龍的強大,常態之下,火如烈縱然全力,也絕難傷它分毫。但死亡之下沒有了龍力守護,火如烈要將它軀體毀傷,並不是太難的事。

    雄厚的玄力將龍血封堵,火如烈靈覺掃視之下,很快找到了龍心所在,手勢稍變,將其輕而易舉的取出,被切開的龍腹也隨之被玄力封死。

    虯龍雖大,但其龍心卻是格外「小巧」,大小尚不及一丈。

    「接好了!小心龍血!」

    火如烈將托在手中的虯龍之心輕輕一推。

    雲澈馬上伸手,將虯龍之心接過,然後順勢收入到天毒珠中。

    繼麒麟之角后,古龍之心也已入手中。剩下的,便還有木靈珠、皇仙草和九星佛神玉。

    雖然,沐玄音強大無比的冰凰元陰讓他一夕之間玄力直接突破至神魂境。但,距離玄神大會只剩短短兩年時間。

    神魂境的進境必定比之神元境還要緩慢艱難的多,參照神元境的進境幅度,他就算能留在吟雪界,依靠吟雪界最頂級資源以及冥寒天池的靈氣,要在兩年之內突破至神劫境也基本是不可能的事。

    更不要說今後將孑然一身,無靠無依。

    唯一可以依仗的希望,就是「乾坤五瓊丹」。在玄神大會之前,他只能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來找尋剩下的三種材料。

    「第二件事……」雲澈道:「火宗主,聽聞,你這千年間,為了火燁兄曾多次親身前往一個名為黑琊界的星界買取木靈珠?」

    火如烈的雙眉劇烈一跳,隨之又馬上和緩了下來:「是破雲告訴你的吧?唉,此事……確是難以啟齒,畢竟……每一枚木靈珠背後,都是一個被殘忍獵殺的木靈,這也是我這一生,做過的最混蛋的事。」

    「火宗主救子心切,可以理解。」雲澈殷切的道:「火宗主,前往黑琊界的空間玄陣可還在?晚輩有要事,欲前往黑琊界。」

    稍稍一頓,他如實的說出了自己的目的:「晚輩想去找尋一枚木靈珠!」

    「嗯?」火如烈一陣驚愕,但他終歸是金烏宗主,馬上瞭然,沉吟道:「這麼說,你是想去那邊的地下黑市找尋木靈珠?該不會……是為了你師尊的傷勢吧?噢……應該不對。」

    雲澈:「……」

    「看我,多嘴了。」火如烈輕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再不多問,直接道:「放心,那個玄陣不但還在,而且剩餘的能量應該剛好可以完成一次傳送。」

    「太好了。」雲澈暗舒一口氣:「那麼,還請火宗主賜予那個……地下商會的傳音印記。」

    「這……」火如烈面露難色,然後道:「非是我不想給,而是那些地下商會的存在都極其隱秘,他們只會定期秘密接待能完全信任的客人,至於傳音,外人縱然得到了他們的傳音印記,也根本無法傳音給他們。」

    不得捕殺木靈族,這可是宙天神界所下的嚴令,一旦被宙天神界所知,後果可想而知。因而這些會售賣木靈珠的地下商會都會無比之小心……何況除了木靈珠,還會有比木靈珠更禁忌的東西。

    「那麼……位置呢?」雲澈皺眉。

    「無論哪個地下商會,都從無固定的位置……」說到一半,火如烈忽然一拍腦門:「哦!有了!」

    說完,他在隨身空間里找了半天,然後同時拿出了一塊黑色的圓玉和一塊赤色的令牌。

    「這些年,我在黑琊界來來回回買了十幾枚木靈珠,由於木靈族越來越少,再加上為獵殺木靈族為逆道之舉,風險極大,導致木靈珠的價格越來越貴,為買這十幾枚木靈族,我也是耗費了極大的代價,倒也換得了那個地下商會的足夠信任,給了我這塊黑玉。」

    「這塊黑玉在別處毫無用處和異狀,但到了黑琊界的黑琊城,它就會自動出現感應,指引你找到地下商會的人。不過,每塊黑玉都對應著固定的主人,你就算拿著它找到地下商會的人,他也定然不會帶你前往……不過,若再加上可以證明我身份的宗主令,應該就沒有問題了。」

    說完,火如烈把黑玉和宗主令一起塞到雲澈手中:「那些地下商會能生存那麼多年,自然有著極強的生存之道,我能做的只有這些。若依然不成的話,你大可回來找我,我親自去給你弄枚木靈珠回來。」

    「謝火宗主盛情,晚輩還是自己去比較好。」雲澈把黑玉和金烏宗主令收回。

    「哈哈,好。」火如烈大笑起來:「我還以為都是些什麼大事,不過都是舉手之勞而已,還有一件事是什麼?這第三件事,總得像樣點了吧?」

    「第三件事……定會頗為為難火宗主。」雲澈道。

    火如烈大氣的一甩手:「只要是你一句話,我為難我就是孫子,儘管說。」

    雲澈輕輕嘆息一聲,神色變得頗為複雜:「晚輩想請求火宗主的最後一件事……是想請火宗主為晚輩,在我師尊面前說謊。」

    「說……謊?」火如烈頓時傻眼。

    「晚輩因一個不得已的原因,必須暫時離開吟雪界,而接下來前往黑琊界這件事,不能被任何人知道,尤其是師尊……所以,請火宗主千萬不要告訴師尊她們我的去向,就說……就說我向北離開。不知所蹤便好。」

    「晚輩知道火宗主性情剛直,絕不會屑於謊言……但此事,請火宗主務必答應。」

    火如烈默然許久,才緩緩道:「我剛才還在疑惑,你為什麼會把虯龍先交給我,而不是帶回宗門,更疑惑你為什麼會想要親自去黑琊界那種危險的地方。若要木靈珠,宗門中隨便派個像樣點的人都比你合適和安全的多……原來,你是準備離開吟雪界。」

    雲澈:「……」

    「為什麼?」火如烈眉頭大皺,完全不解。

    「因為一個不得已的原因,和一件必須去做的事。還請火宗主不要再追問。」他斷然無法說出真正的原因,因為那事關沐玄音的名節。

    「嗯……」火如烈沒有追問,但似有所悟,緩緩點頭,他將遠古虯龍收起,然後一把帶起雲澈:「好,我們走!」

    沒有向焱萬蒼、沐冰雲他們打招呼,反而刻意避開了他們的靈覺,直赴南方。

    炎神界,金烏宗。

    隨著火如烈轟出的一道火焰,眼前,一個小型次元玄陣緩緩亮起。

    「剩下的能量果然足夠再啟動一次。」火如烈收起手掌:「進入之後,你會被傳送至黑琊城的上空的隨機方位。不過,這個是單向傳送玄陣,你想要回來,就需另找可以通往炎神界或者吟雪界的傳送陣點,並花費大量的紫石紫晶。」

    「……除非被師尊找到,否則,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回來的。」雲澈似是自言自語,然後,就這麼直接走向了傳送陣。

    「等等!」火如烈卻是叫住了他,然後拿出了一枚釋放著耀眼金芒的玉石。

    「九陽玉。」雲澈一口喊出了它的名字,和當初在幻妖界,金烏魂靈給它的那枚一模一樣。

    「哦?你居然知道它的名字。」火如烈將它放到雲澈手中:「九陽玉是它的遠古之名,現在一般都稱之為金烏玉,和你身上的朱雀玉屬於同等級別,亦是我們炎神界最高等的能量玉石。你那艘玄舟很……奇特,或許你會用得上它。」

    雲澈沒有推辭,感激的接過。

    「雲小子,有個問題,你務必回答我。」火如烈的眼神,忽然變得極為鄭重。

    「火宗主請講。」雲澈道。

    「你……真的潛入到了葬神火獄之底?」

    問起這句話時,火如烈的雙目牢牢的盯著雲澈的眼睛,裡面閃動著雲澈看不懂的異光。

    「……」雲澈轉過身,走向了次元玄陣:「我很想說,那只是我心切師尊安危之下的慌不擇言,但……我不想欺騙火宗主。這件事,還請火宗主遺忘。」

    聲音落下之時,他也已進入到玄陣之中,一道次元玄光籠罩在他的身上。

    雲澈的話,無疑是默認。火如烈大腦頓時輕「嗡」一聲,呆了剎那后,才猛然撲前,大吼道:「雲小子,等等……」

    錚!!

    次元切換,雲澈的身影連同消散的玄光,一同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火如烈呆立在那裡,臉色、眼神不斷變幻,許久,才慢慢的平息下來。

    如果,他真的潛入到了葬神火獄之底,那麼豈不是……

    呼!算了,那對他而言,反而會是個麻煩吧。不過,若有哪日他能再臨炎神界……

    「二十來歲,遠勝破雲的元素天賦,連燁兒都能僅僅三天醫好的能力,到神界短短半年便成就神魂境……從我都不能靠近的遠古虯龍爪下救回了沐玄音,這小子……」火如烈深深而嘆:「他的將來,無法想象啊。」

    雲澈離開了炎神界,也同時離開了他已經產生了深厚感情的吟雪界……前往了一個完全未知,名為黑琊界的星界。

    作為一個從下界到來神界尚不到一年的人,卻是馬上得到了縱是神界玄者都不敢奢望的機遇和庇護。在吟雪界,他可以享受著全界最上等的資源,背依著全界最強大的靠山,需要做的只是修鍊,無需防備、畏懼任何風雨。

    但隨著他闖下了彌天大禍,也迫使他不得不離開這個冰雪堆徹而成的港灣。

    離開吟雪界的他,就如一枚孤單的浮萍,飄向了神界的無際汪洋,未來,只能獨自去面對前方未知的驚濤駭浪。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