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浩大神域四萬星界,下位星界獨佔三萬,足足七成還多。

    雖然,在綜合實力、傳承、資源、底蘊上,它們無法和中位星界與上位星界相比,但就數量而言,它們才是神界的主體。

    在眾多下界星界中,黑琊界是個極為特殊的存在,尤其是在東神域,黑琊界雖縱然實力不算上層,但知名度卻不弱於任何一個。

    其商會數量,位於東神域所有下位星界之最。

    神域玄者若缺少什麼奇物異寶,來黑琊界一趟,一定不會空手而歸……而前提,是帶上足夠的紫石紫晶。

    黑琊城,位於黑琊界的中心,整個城區足有千里之大,集中著大量聞名神界的商會,中小商會更是不計其數。城中宗門勢力不多,界王勢力更不在其中,卻能以星界的「黑琊」為名,可見黑琊城在黑琊界的地位。

    雲澈現身於黑琊城的上空,俯視了這個陌生星界的陌生主城很久很久。

    他對神界的認知,基本就只有吟雪界。而吟雪界由於常年冰寒,生靈稀少,是個頗為特殊的存在。而眼下的黑琊界,卻是熙熙攘攘,人流不休,熱鬧非凡,讓雲澈在剛剛現身時,有了那麼幾個剎那回到下界繁華城市的錯覺。

    「黑琊界……黑琊城。」雲澈默念一聲,吟雪界的一幕幕在他腦海中晃過,心中無盡惆悵。

    收起冰凰銘玉,換上了一身素衣,然後緩緩落下,踏在了完全陌生,完全不屬於他的土地上。

    在藍極星,他便是主宰。

    在吟雪界,他是有著大界王為靠山,人人艷羨的親傳弟子……哪怕初至吟雪界時,還有沐冰雲可以依靠。

    但現在,卻是孑然一身。茫茫星界,茫茫人海,沒有一個他熟悉之處,沒有一個他熟悉之人。

    或許換做一個人,早已被沉重的落寞和惶然感壓的喘不過氣來。

    「師尊……」雲澈輕念了一聲。

    長久的惆悵之後,雲澈的眼神和思緒恢復清明。事已至此,他唯有獨自面對,眼下要做的,就是盡全力尋到一枚木靈珠……且是上好的木靈珠。

    紫玄石、紫玄晶、紫玄玉,這是神界的通用貨幣。一千紫石折一紫晶,一千紫晶折一紫玉。

    在跟著沐冰雲入冰凰三十六宮時,還能每個月領到五千紫石的月俸,而成為沐玄音弟子后,則一毛都沒有了。

    但之後去了一趟冰風帝國,在其寶物庫中卻是收穫頗豐,沒想到,居然這麼快就用上了。

    雖然因怕觸動機關,只取了麒麟角附近的那一部分,但那畢竟是一個龐大帝國寶物庫的存儲,無疑會是個巨大的數字,雲澈再次清點了一下……

    共有三十萬紫玄晶,以及兩百塊紫玄玉。

    折算之下,是整整五億的紫玄石!

    「從一個中位星界的大國搜刮來的財富,怎麼也能在下位星界肆意揮霍一番了吧。」雲澈自語道。

    但是,該去哪裡呢?

    雲澈拿出了火如烈給他的那塊黑玉,隨之目光猛的一凝。

    從火如烈手中接過時,這就是一塊死氣沉沉的黑玉。而此時,黑玉中心竟亮了起來,顯出了一枚幽黑如夜的翎羽。

    「黑色羽毛?」雲澈稍稍凝神,感知著上面傳來的微弱波動,很快,他的目光看向了前方,直直走去……這塊黑玉泛起的玄氣波動,分明是在指引方向。

    雖是初來黑琊界,但下位星界與中位星界的差距卻是一目了然。這裡的靈氣濃郁和精純度都要大大遜色於吟雪界和炎神界……當然,依舊遠遠不是藍極星可比。

    黑琊城人流量極大,所到之處無不是熱鬧非凡。而這裡明顯禁止玄舟或坐騎,空中不斷有人影飛過,卻不見任何玄舟玄獸。

    這類的玄者,修為大都是神道初期,四處可見守城城衛,玄力基本都是神元境或神魂境。

    而在黑琊界……以及幾乎所有下位星界,能成就神元境,入了神道,便已是讓人側目,能入神魂境,已為人上之上,成就神劫境,便可開宗立派,若能渡過天劫,成就神靈境,可為一方霸主。

    成就神王境,便可為一界之主宰!

    而若是哪個下位星界出現一個或多個神君,那麼很可能整個星界都會跟著升華,位列至中位星界。

    因而,雲澈一步跨越到神魂境后,同齡之下的玄力在吟雪界都能稱得上是天才級別,有資格直入冰凰三十六宮。而到了下位星界,他如今的修為,在年輕一輩更是足以讓人矚目。

    循著黑玉微弱玄力的指引,雲澈一路感知著黑琊城的氣息和往來玄者,一邊走向黑琊城的中心區域。

    不愧是在三萬下界星界,甚至中位星界都赫赫有名的交易星界,雲澈所到之處,入眼最多的便是各種大大小小的商會。商會之外,還有無數的小店小攤,所售賣的東西更是千奇百怪。

    雲澈腳步不緊不慢的走了數個時辰,皆是如此。

    整個黑琊城,倒像是一個龐大的集市一樣。

    最終,雲澈在一個地方停下來了腳步,來自黑玉的感應,也在這時完全消失。

    雲澈的眼前,是一個巍峨古樸,高聳入雲的建築,在黑琊城中,是一個絕對顯眼的龐然大物。

    這是一個大型商會,一眼望去,足有數十個廳堂入口,各色人群絡繹不絕的進出著。

    雲澈高高仰頭,看向了聳入雲中的幾個大字,低念道:「黑羽商會。」

    黑玉上所浮現的黑羽狀,與眼前巨大商會的銘印一模一樣。

    雲澈一路走來,眼前的黑羽商會,是他所見的最龐大的一個。從其古樸恢弘的建築來看,必定有著相當深厚的底蘊和久遠的歷史。

    雲澈站在原地,面露深深不解:如此龐大的商會,為什麼也會做地下生意?尤其……還涉及由宙天神界親口下了禁令的木靈珠?

    稍有不慎,或許無數代的名望、基業都會毀於一旦。這黑羽商會已是如此規模,傲立凌雲,或許整個黑琊城都沒有幾個能與之相比,為什麼還要冒著這麼大的風險?

    他原本以為會是小規模的商會或者幫會為了暴利而做這種地下黑市,萬萬沒有想到,竟會是如此規模龐大、歷史久遠的巨型商會。

    難道見不得光的地下交易真的暴利到如此程度?

    雲澈不再多想,走向黑羽商會最外側的廳門,廳門之內,一個妙齡少女迎在那裡,向每一個賓客鞠笑而禮。

    「歡迎光臨黑羽商會,貴客請進,如有需要,請隨時吩咐。」看到雲澈走進,少女微微一躬。

    這個女子有著王玄境的修為,在藍極星可為一代宗師,到了這個,卻只能做一個門迎。雲澈沒有走進,而是停步在少女身前,默然拿出了那枚黑玉。

    一見雲澈手中的黑玉,少女神色稍變,隨之上身深深躬下,聲音變得愈加恭謹:「原來是貴客蒞臨,請隨我來。」

    雲澈收起黑玉,默不作聲的跟在少女身後……之前他還滿心疑惑,現在已是清楚明了,這個他這一生見過的最龐大的商會,居然真的在做木靈珠這等地下交易。

    真是奇了怪了!

    黑暗交易到底會有多賺錢?

    我身上五個億的紫玄石……總不可能連一枚木靈珠都買不起吧?

    五個億,絕對龐大的財富,絕對天文數字,之前他是自信滿滿。但,能讓一個如此巨型商會秘賣木靈珠……如果沒有足夠巨大的暴利,怎麼可能敢如此犯險忤逆宙天神界的禁令!

    所以到了現在,雲澈開始有點心虛了起來。

    雲澈跟在少女後面,走了相當長的一段路,隨著下了一層長長的樓梯,周圍完全安靜了下來,再聽不到任何的聲響。

    少女在一扇緊閉的廳門前停下了腳步,雲澈一眼識出,這個大廳封著數個大型玄陣,足以完全隔絕聲音、視線甚至氣息。不過,是單向隔絕,裡面的人能清楚看到、感知到外面的一切。

    雲澈眉頭大皺……但想到火如烈斷然不可能害他,眉頭又隨之緩下,但絲毫沒放下戒心。

    「紀先生,有貴客到。」少女站在廳門前,恭敬的道。

    短暫的沉默,隨之,廳門緩緩打開。

    「貴客請進,紀先生在裡面等你。」

    少女輕輕一禮,轉身離開。

    雲澈沒有猶疑,大步走了幾步,剛剛踏進,身後的廳門便牢牢閉合。

    大廳頗為空曠,一張木桌前坐了一個老者,應該就是少女口中的「紀先生」。看到雲澈,他起身相迎,淡淡一笑道:「這位貴客頗為面生啊,不知來我黑羽商會欲尋何物?」

    「我要一顆木靈珠,靈力越精純越好!」雲澈開門見山道。

    雲澈的話讓老者臉色笑意頓消,微露怒色:「貴客此言何意?獵殺木靈乃人神共憤,忤逆天道之舉!我黑羽商會傳承數萬載,從來只做正經生意,豈會做這等醜惡之事,貴客若是求木靈珠,怕是來錯地方了。」

    「……」雲澈暗中皺眉……這個老者的怒色並不像是裝出來的,尤其是在提到『獵殺木靈』四個字時,他分明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義憤和怨怒。

    什麼鬼?難道來錯地方了?

    想了想,雲澈抬步向前,一聲不響的將火如烈給他的黑玉拍在桌子上。

    老者也一言不發的拿起黑玉,玄力掃過後,淡然道:「可有證明之物?」

    雲澈手臂再伸,將火如烈給他的令牌也拿出,面無表情道:「你若知道原主是誰,就該知道以他的實力,再怎麼也不可能是我偷來或搶來的。」

    目光在金烏令牌上掃了一眼,老者面色緩和,笑了起來:「原來竟是炎神界火宗主所薦,方才真是失禮了。火宗主為我商會最重要的客人之一,他所薦之人,自然也是貴客中的貴客,請坐。」

    「坐就不用了。」雲澈直截了當:「我需要買一顆木靈珠。」

    老者直視著他的眼睛:「敢問貴客尊名?」

    「凌雲。」雲澈平靜道,他當然不會用真名。

    「呵呵呵,」老者笑了起來:「老朽一生都在操持商會,所見之人太多太多,也練就了一雙識人的眼睛。一個人說話是真是假,或者是真心來交易還是另有所圖,一眼便知。」

    「比如,你想買木靈珠是真,凌雲這個名字,是假。」

    雲澈:「……」

    「不過無妨。名字並不重要,不過是個稱呼而已,無其他企圖即可。畢竟,和貴客之間的交易,雙方保密守信是最為重要的原則。就拿火宗主而言,黑琊城之中除了老朽,從無人知道他曾到過黑琊城,如此,凌公子盡可放心,也務必遵守。」老者淡笑著道。

    他的話,雲澈倒是相信,否則,火如烈也不會每次都親赴黑琊界。

    「你放心,這種事,我還沒臉說出去。」雲澈道。

    「呵呵。」

    老者笑了笑,不知是有意無意,他側目多看了雲澈一眼,目光轉回時,深處閃過一瞬難言的複雜,隨之說道:「關於木靈珠,你來的很巧,也很不巧。」

    「此話怎講?」雲澈問道。

    「巧的是,我們商會近期剛剛得到了一枚『木靈珠』,且準備就在明日售出。而不巧的是……這枚『木靈珠』很特殊……不,是極為特殊!是我們商會這些年所得木靈珠中,最特殊的一個。所以,它會賣的很貴!貴到你很可能傾家蕩產也買不起。」

    雲澈眉頭微沉:「特殊在哪裡?難道是靈力極高?」

    「呵呵,這一點,老朽無權奉告,可以說的,已經都說了。」老者淡笑著道:「你若對自己身上的財富有足夠的信心,那就留下傳音印記。明日亥時,自會告知你交易地點。」

    「好。」雲澈緩緩點頭:「那我就靜待明天了!」

    ——————————————————————

    【新地圖,畫起來有點費勁……】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