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琊城,夜深人靜。

    自昨日離開黑羽商會後,雲澈便在黑琊城轉了兩天一夜,順便打探著關於黑羽商會的消息,得知黑羽商會竟是黑琊界第一商會!

    黑羽商會已經有了超過五萬年的歷史,底蘊極其厚重。不但在下位星界人盡皆知,在中位星界都有著很高的知名度,黑琊城中的,是黑羽商會總核心所在,其觸角遍及整個黑琊界,甚至黑琊界之外。

    其客源之廣,聲望之盛,在三萬下位星界可謂無人可及。所擁財富,更是常人所無法想象。

    傳聞,其背後有著黑琊界主宰宗門黑魂神宗支撐,而黑魂神宗的宗主,便是黑琊界的大界王!

    這些探聽到的消息讓雲澈越發的大惑不解。如此龐大鼎盛的商會,最不缺的就是財富,為什麼要冒著滅頂之災做這類地下交易呢?其圖謀的到底是什麼?

    帶著濃重的疑惑,雲澈終於等到了紀先生所說的時間,時間剛過,他便接到了一個簡短的傳音,根據傳音所示,他來到了黑羽商會向北大概兩百多里的一個陌生城區,進入到一個破敗的石樓中。

    經過了整整四道關卡,他來到了石樓的最底層,這裡漆黑不見五指,一直等了許久,前方的牆壁忽然打開,一個妙齡少女走出,向他輕輕一躬:「貴客久等了,請隨我來。」

    跟著女孩走入暗門,在黑暗中身體墜下,直直墜了至少百丈,才終於落地,隨之一道玄光閃動,又一道暗門在眼前打開。

    「貴客,請。」

    雲澈緩步走進。

    這是一間寬大的石室,雖有數個燈盞,但顯然刻意把光線弄的極為暗淡。一眼望去,石室內整齊的擺放著百張桌椅。桌椅周圍,已是幾乎坐滿了人。

    對於雲澈的到來,他們都反應極淡,頂多是隨便瞥上一眼。雖然這是個完全陌生的面孔,但無人目光駐留。因為到來此處的人,基本都會隱藏身份,像雲澈這般使用假名的再正常不過,更有相當一部分會易容而至。

    但他們每個人的身份,黑羽商會必定一清二楚。至於雲澈,那個紀先生雖未盤根問底,但知道他是因火如烈而來,那已經足夠了。

    石室之中一片安靜,雲澈一眼掃過,人並不多,只有不到兩百人,其中超過半數都用玄氣調整了面部,但每個人身上都帶著極重的傲氣或貴氣,顯然都是在黑琊界各方天地有著極重地位的人物,無一是庸者。

    這些人基本都是年輕人,但足足八成以上玄力修為都在神魂境,最高的已臨近神魂境巔峰,這在下位星界的年輕一輩,絕對是一個極為驚人的陣容。

    這些年輕公子顯然個個身份非凡,但身邊都沒有長者相護,顯然,這也是黑羽商會的規矩。就如今天收到的傳音,也著重提到他只能一人前往。

    雲澈隨便找個地方坐下,靈覺釋放,掃了周圍一圈,意外的發現周圍並無強者暗中窺伺,心中頓時安定了許多。

    安靜的等待中,石室的盡頭,一個石台緩緩升起半丈,隨之,石台之上的一道秘門打開,兩個人一前一後的從中走了出來,後方,跟著六個妙齡少女。

    這兩人一男一女,女子容貌艷麗,身材豐滿婀娜,行走間裊娜生姿,一身黑裙更添神秘與媚惑,尤其胸前被高高緊起,幾欲裂開。

    跟在她側方后的是一個黑衣中年人,他頭部微垂,面孔僵硬,全身透著一股讓人不舒服的氣息,而其內斂的玄氣卻極為厚重,赫然已達神劫境。

    艷麗女子的到來,讓安靜的石室頓時氛圍一變,道道目光肆意的在女子身體上掃動著。

    「哈哈哈,沒想到這次居然是如顏姑娘親自主持,拋開『邀請函』里的驚喜不說,這本身已經是個大大的驚喜了。」坐在最前的一個青年男子張狂的大笑道。

    邀請函?雲澈眉頭一動……這麼說,這些人都是受邀前來,而自己則是剛好適逢其會?

    「貴商會上次主動發邀請函,還是在三年以前,相信這一次,也定不會讓我們失望。如顏姑娘,本公子已是迫不及待了。」另一人慢悠悠道。

    「咯咯咯咯,」女子嬌笑了起來,笑聲格外嬌軟,讓人聽在耳中,心中不由得一陣酥麻:「眾位公子都是黑琊界的大人物,若沒有足夠分量的驚喜,又怎敢如此勞眾位公子遠道而至呢。」

    「那麼,今晚的交易會這就開始,奴家紀如顏,就請眾位公子多加關照了。規矩,還是和以前一樣唷。」

    雲澈:「……」(什麼規矩?)

    啪!啪!

    紀如顏輕拍雙手,她的身後,一個侍女輕步向前,手中托起一個長長的木匣。

    紀如顏玉手輕移,將木匣蓋子推開,頓時,一股凌厲無比的劍氣橫溢而出,在安靜的石室之中瞬間捲起一陣久久不息的劍刃亂風。

    「好劍!」數十人頓時驚喊出口。而一些劍道宗門或家族出身的人已是直接站了起來。

    紀如顏面帶微笑,悠然而語:「不知眾位公子可還記得,三年前絕風山莊的滅門慘案?」

    石室內的氣息頓時一滯,隨之一人驚呼道:「難道此劍,竟是出自絕風山莊?」

    「正是如此。」紀如顏道:「黑琊界無人不知,絕風山莊所鑄之劍,每一把都是價值連城,劍道玄者,無不希望能得一把絕風山莊所鑄之劍。然而三年前絕風山莊卻在一夜之間遭人滅門,整個山莊都化作一片廢墟,至今都不知是何人所為,著實讓人唏噓。」

    「而此劍,是在絕風山莊的遺地中所尋得,為星辰之石所鑄,其劍氣劍威,剛才眾位公子定已親身有感,無需奴家多言。而隨著絕風山莊的滅門,其所鑄之劍,每一把也都成了曠世絕劍。其價值之高,不言而喻。」

    「沒錯……這股帶著風罡的劍氣,果然是絕風山莊所鑄。如顏姑娘,你儘管開價!」一個身著青衣的少年人目光灼灼,頗為激動的道。

    「卓公子嗜劍成痴,此劍若能歸屬卓公子,無疑是美事一件。」紀如顏笑顏綻放:「此劍尚未命名,正期它的真主賜予威名。底價嘛,只需兩百八十萬紫玄石哦。」

    這個價格,讓雲澈大大的舒了一口氣。

    這把劍絕對非同尋常,低價則不到三百萬玄石,也就是意味著玄石的價值沒他之前擔心的那麼低……甚至,五億紫玄石的價值,還要大大超過他的預期,是個絕對的天文數字。

    「三百萬!」被稱作卓公子的少年人一聲大吼。

    「既是絕劍,買來收藏也不錯,三百三十萬紫玄石!」

    「呵呵,若只是收藏,那未免太過屈其鋒芒了,這位兄台還是讓於在下如何……三百五十萬!」

    「三百八十萬!」

    …………

    看得出來,絕風山莊在黑琊界極負盛名,雲澈端坐不動,但周圍競價之音沒有片刻停斷,這把絕劍的價格也一路攀升。

    「八百萬紫玄石!」

    隨著一聲帶著陰狠的吼叫聲,這把劍最終以八百萬紫玄石的天價,歸屬那個被紀如顏稱作卓公子的人。

    一把來自滅門山莊的絕劍,八百萬紫玄石。那麼遠不至於絕跡的木靈珠,再怎麼也不會貴到超過這個數。就算是持平,按八百萬算,那個紀先生又著重說這次的木靈珠很特殊,會很貴……那就狠一點,翻上十倍!

    八千萬紫玄石!

    自己身負五個億的紫玄石,絕對夠了!

    雲澈頓時完全心安……畢竟,那些紫玄石是他從冰風帝國的國庫順手撈來的,就算真的要花八千萬,也完全沒有心疼的感覺。

    不過,若真的是在那個絕風山莊遺地尋到的劍……又何需在這種地方秘賣。看來,其來路相當不正啊。

    「接下來的『東西』,同樣是出自絕風山莊,但……」紀如顏頗為神秘的一笑:「但要有趣的多了。」

    說完,她的雙手再次輕拍。

    而那個中年人一直都站在她的側後方,自始至終毫無言語,毫無動作,似乎連眼珠子都沒動過,宛如死人一樣,讓人在不經意會直接忽視他的存在。

    轟隆隆……

    紀如顏的左方,一個石台忽然從下方緩緩升起,然後定格在她的身邊。

    石台之上,是一個釋放著濃郁白光的封鎖玄陣,無法看清其中封鎖著什麼。

    紀如顏微微而笑,手指輕點,頓時,玄光快速消散,只剩薄薄一層。變成半透明色的封鎖玄陣中,赫然蜷縮著一個瘦弱的女子!

    女子長發凌亂,披散間遮蓋了大半的臉龐。身上的衣服應該是剛換過的,很白很新,但卻撕裂多處,衣下乾枯的皮膚上,若隱若現著道道紅痕。

    一下子被這麼多人的目光所注視,女子身體在不住的顫抖,卻是一聲不吭,唯有把臉更深的埋在了亂髮間。

    雲澈眼睛一瞪,隨之又猛的一沉……居然是個人!

    居然連人也賣!?

    而且看起來,此女顯然遭到了長久的凌虐,無比可憐。

    雲澈狠吸一口氣……就算是地下黑市,也太特么禽獸了吧!

    台下眾人都頗為安靜,若是絕世美女,他們或許會買去當玩物,但這個女人長相平庸不說,怎麼看都像是被人玩膩了丟棄的……毫無興趣。

    紀如顏看了女子一眼,馬上便又轉回目光,道:「此女,可不是一般的女子,她的身份說出來,怕是會嚇眾位公子一跳。」

    「她的父親,說出來眾位公子一定都如雷貫耳,那就是……三年前,被滅門的絕風山莊的莊主!」

    「什麼?」這話一出,果然所有人都大為吃驚。

    「我黑羽商會說出的話,從不會有半字虛假。」紀如顏笑盈盈道:「此女正是絕風山莊的大小姐,還是絕風山莊唯一在世的後人。因而,她會繼承絕風山莊的鑄劍術也說不定……而這當然還不是全部。此女,還是頗為罕見的風陰之體哦。」

    「風陰之體?」有數十道看向女子的目光頓時變得無比灼熱。

    「修鍊風系玄功的公子,若能得擁有風陰之體的女子作為雙修爐鼎,修鍊起來,可是事半功倍呢。」紀如顏的目光慢悠悠的掃過:「聽家父說,有不少公子這些年一直在尋求擁有風陰之體的女子,如今,也算是幸不辱命了。但最終唯有一位公子可得,眾位公子可要努力了唷。」

    果然,紀如顏的話還未說完,已是三十多人按捺不住站了起來,每個人都是一臉的興奮和勢在必得。

    「有些可惜的是,這位擁有風陰之體的女子元陰已失,所以,奴家也就不好意思把低價定的太高,就……八百萬紫玄石吧。」

    「一千萬!!」紀如顏聲音才落,一個人已大吼出聲,直接橫加整整兩百萬紫玄石!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