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吟雪界,冰凰聖殿。

    說關十二個時辰,就是關十二個時辰,禁閉期一過,封鎖雲澈的結界頓時消失,雲澈一擡頭,便看到沐玄音正站在自己身前,目光一如先前般冰寒。

    似乎這十二個時辰從未離開過。

    “師尊……”雲澈從坐姿轉爲跪姿。

    “我可以允許你前往冥寒天池,也可以不再逼你返回下界。”

    沐玄音的話讓雲澈愕然……這十二個時辰,沐玄音所思所想,遠比他還要複雜混亂的多。她態度上如此大的轉變,主因便是沐冰雲的話。

    “不過,你必須向我保證一件事!”

    雲澈俯首,一臉認真的道:“我向師尊保證,以後會好好聽師尊的話。”

    “哼,”沐玄音冷哼:“這世上最不可信的,就是你這句話!”

    “……”雲澈無言以對。

    “你給我好好記着,”沐玄音聲音忽然變得格外低沉:“以後,無論何時,無論何地,無論何人面前,何種狀況,你都絕對不許再動用……黑暗玄力!”

    “……!!”最後的四個字如驚雷般在雲澈耳邊炸響,他猛的擡頭,一臉驚色。

    在如今的神界,相比於邪神玄脈、天毒珠,他身上的黑暗玄力纔是他最大,也最不能暴露的祕密。

    這一點,他很早便已清楚。

    相似的話,茉莉也曾不止一次對他說過。

    但是,她怎麼會……

    看着雲澈滿是駭然的臉色,沐玄音冷冷道:“是不是很驚訝我爲什麼會知道?這個問題,你該好好問問你自己!如果你不主動釋放黑暗玄力,那麼,你身上的這個祕密便永遠不會暴露。可惜,你卻總是自作聰明,自以爲是!”

    “……”雲澈依舊處在驚然狀態。

    雖然身上一直存在着黑暗玄力,但他極少極少動用。這幾年間,唯一一次動用,便是在絕雲深淵下,釋放黑暗玄力封堵黑暗世界的封鎖結界。

    難道說……

    “你可知,若發現你身上這個祕密的人不是我,而是其他任何一個人,你會有怎樣的後果?”沐玄音聲音愈加冰冷,如一根根冰刺般扎入雲澈的心魂:“在神界,魔人是天地所不容的異端!而擁有黑暗玄力,便是魔人的象徵!一旦暴露,這世上任何一個人都可以殺你,甚至都應該殺你!”

    “就連一直對你最爲關心的冰雲,也定會出手取你之命!”

    “除了逃往北神域,你將永無安身之地!”

    “不僅是你,你的家人,你的同族,你的師門,你所在的星界……所有與你有關的人都會受到連累,所有敢近你,護你的人,都會成爲舉世之敵!”

    “錯可以改,惡可以洗,罪可以贖,但魔人的烙印一旦打上,將永生永世都是世人眼中的魔人,永遠不可能翻身!你……懂……嗎!!”

    沐玄音的話語一字比一字重,一字比一字冷。雖然,這些雲澈早就知曉……當年在封神之戰,唯恨的下場和衆界的反應都清楚的告訴了他“魔人”在神界是怎樣一個概念,但聽着沐玄音的這番言語,他依舊全身泛冷,額頭冒汗。

    沒錯,如果發現他這個祕密的不是沐玄音,而是其他任何一個人……

    那麼,他葬送的將不僅僅是自己,還有所有與他有關的人……甚至整個藍極星!

    “師尊,”雲澈擡起頭,用很輕的聲音道:“你……不厭惡魔人嗎?”

    一縷混着冰雪的寒風逸入殿中,拂動起沐玄音冰藍色的長髮,她冰眸中的色彩,多了一抹雲澈永遠不可能看懂的昏暗,她沒有回答雲澈,而是沉聲道:“從今天開始,你要永遠忘記你是一個魔人……可以做到嗎?”

    雲澈上身挺直,目視沐玄音,斬釘截鐵的道:“弟子云澈在此立誓,以後無論何時何地,是生是死,絕不動用黑暗玄力,如違此誓……”

    “好!”沐玄音冰寒的一個字將他的後半句話截斷:“當年你在星神界,至死都未動用黑暗玄力,說明你很清楚暴露的後果。你的這個保證,我姑且相信。但毒誓就不必了,因爲那是世上最無用的東西!”

    “……是,弟子會牢記師尊的每一句教誨。”

    如果藍極星的小妖后、鳳雪児等人看到雲澈這般乖巧的模樣,都不知會驚成什麼樣子。

    “弟子……現在可以前往冥寒天池了嗎?”雲澈很小聲的問道。身上黑暗玄力的祕密被沐玄音一口說出,的確讓他心驚難靜。

    “可以,但不是現在。”沐玄音道:“冥寒天池已封閉多年,要將其重新開啓,尚需一段時日。這段時間,你便老老實實的呆在這裏,不許離開半步!”

    稍稍一頓,她的聲音軟了幾分:“另有一些事,我必須先告訴你。但同樣不是今天……明日我再和你說起。”

    她所指的,無疑是“邪嬰”的事。只是,她需要時間來想好該怎麼告知雲澈這些事。

    如今的東神域,和雲澈認知中的東神域早已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而這個變化的一個重要原因便是雲澈……只是他並不自知。

    她亦無法預料雲澈知曉一切後會是怎樣的反應。

    “是,師尊。”雲澈恭敬道。

    “我再說一次,不許再喊我師尊!”沐玄音音調重新冷起:“自你當年亡身星神界那一刻,便已不再是我沐玄音的弟子。我現在的弟子只有妃雪。”

    “……”雲澈神色黯下,輕聲道:“在弟子心中,你永遠都是弟子的師尊。”

    “哼!”沐玄音冷冷一哼,剛要羅列他各種“不聽話”的罪狀,忽而,她的冰眸之中,現出一抹不正常的藍光。

    隨着這抹藍光的浮現,她美眸中的冰寒無聲化作一汪迷離的水霧。

    她轉過身,輕輕而語:“澈兒,你就那麼希望我是你的師尊?”

    沐玄音的那聲冷哼讓雲澈全身凜起,正準備接受訓斥。但……隨之傳入耳中的聲音竟是幽幽綿綿,如泣如訴,他怔然擡頭,視線中雪顏妖嬈滿溢,發出聲音的脣瓣如含苞吐蕊,嬌美媚豔,似笑非笑。

    正看着他的眼眸沒有了一絲剛纔的冰寒,而是水霧朦朦,如溢着煙波。

    雲澈雙目頓時瞠直……

    平常在沐玄音面前,雲澈的心中有着極深的敬畏……那種不敢直視的敬畏。但此刻再看她,一樣的容顏,一樣的雪衣,一樣的身段,但那凹凸起伏的曲線不知爲何變得無比勾人,讓人血脈僨張。身上每一個部位、每一寸肌膚都在釋放着如妖如魔的致命誘惑,就連上一息還冰封萬靈的眼眸,都變得那般勾魂奪魄……讓他頃刻間口乾舌燥,心跳加速。

    他的目光在沐玄音身上足足定了數息,全身血液不受控制的燥熱竄動……忽而,他全身一個激靈,終於回過魂來,閃電般的把頭垂下,心中一陣呻吟……她又變成……“那個樣子”了……

    “你……真的那麼希望我永遠是你的師尊?”面對心亂垂首的雲澈,她再次問道,同樣的一句話,聲音卻愈加綿軟,讓雲澈的身體都酥麻了一半。

    他不敢擡頭,有些艱澀道:“師尊……永遠都是弟子的師尊。”

    “哦?是嗎?”她擡步向前,緩步走近。臨近雲澈的卻不是凍結一切的寒氣,而是一股幽香入魂的香風。

    站在雲澈身前,她脣瓣輕抿:“當年在炎神界,你可是在我的身上盡情褻玩了一天一夜,弄的我全身都是你的味道……那個時候,怎麼不見你當我是你的師尊呢?”

    “~!@#¥%……”近在咫尺的聲音婉轉低靡,如閨榻吐怨般撩蕩心魄,而她說話的話語,讓雲澈的腦海一陣嗡鳴,不知所措。

    當年在炎神界的大錯,雲澈也是“出於無奈”。沐玄音將他抓回後從無提起此事,他也從未提過半字,彼此只當從未發生過。

    而現在,她卻忽然主動提及,而且用語……露骨到雲澈都有些不堪承受。

    看着雲澈那明顯懵了的樣子,沐玄音脣角的弧度愈加媚豔,她緩緩的矮下身來,玉顏靠近雲澈的耳邊,嬌花似的脣瓣幾乎碰觸到了雲澈的臉頰,輕啓間泌出醉心的芬香:“在下界這些年,你和你那些妻妾日夜顛鳳倒鸞,荒淫無度,怎麼在我面前,就變得這麼膽小如鼠了呢?我就這麼讓你害怕嗎?當年在炎神界的膽量哪裏去了呢?”

    “……”雲澈雙眼發直,沐玄音的耳語,他幾乎一個字都沒有聽清。因爲隨着她身體的俯下,胸前雪衣自然垂落……兩團過於飽滿的酥軟雪脂,夾起一道雪瑩深邃,蝕骨銷魂的溝壑……滿滿的落入雲澈的視線之中。

    隨着沐玄音的耳語,雖只是很輕的動作,卻引得兩團太過飽滿軟潤的雪脂顫顫巍巍。

    全身所有的血液幾乎在一瞬間被全部引燃,心中不受控制的綺念橫生。但他女人方面的閱歷畢竟豐富非常,死死按捺住自己的意念和雙手,但身體卻因意志的掙扎而無意識的失去平衡,猛的向前一傾。

    頓時,他感覺自己整張臉都埋入了一團鬆軟肥沃的玉脂之中,五官深深陷入……那一瞬間,他感覺自己的意志飄飛,全身更是一下子被抽空了所有力氣,酥軟的如在天堂。

    沐玄音身軀一僵,美眸一凝,然後又緩緩眯起了起來,微泛起危險的媚光。

    “澈兒,”她沒有馬上把雲澈推開,一根玉指輕輕點在了他的胸口:“看來,我倒真是低估了你的膽量……”

    轟——————

    軟語如夢,綿綿在耳,卻在這時忽然響起一陣巨大的轟鳴聲。

    一個低沉、帶着冰冷怨恨的女子之音也從遙遠的空間傳來:“雲澈小兒,滾出來受死!!”

    “……”沐玄音動作停滯,眸中的媚光一瞬間化作比冰獄還要冷徹的幽寒……和殺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