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腳步頓停,卻沒有回頭:「不賣了是什麼意思?」

    黑衣中年人的話讓所有人都面露詫異,紀如顏也是花容稍變。

    他們在黑羽商會從未遇到過這種事……或者說,在黑羽商會數萬年的歷史上,都從未有過。

    「當然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黑衣中年人緩步走向雲澈,他的態度可沒紀如顏那麼溫柔,一張面孔依然冷硬:「就在剛才,捕獲這隻王族木靈的大人傳來消息,準備將王族木靈從我們手中收回,既然如此,那這場交易便就此作罷了,所以只能抱歉了。不過你放心,你的紫玄石,會一分不少的退還給你。」

    口中說著「抱歉」,但語氣卻分明是不容拒絕的命令式。

    「這……」紀如顏快步來到黑衣中年人身前,猶豫了一下,出聲問道:「黑羽商會賣出的東西,從來不會收回,不知……到底是出了什麼事?」

    黑衣中年人看了她一眼,縱然是在看向紀如顏時,目光依舊帶著冷意,他嘴唇微動,向她簡短傳音。

    「啊!?」不知聽到了什麼,紀如顏竟是一瞬間花容慘變,腳下甚至一下子後退了一步,像是受到了什麼巨大的驚嚇。

    雲澈剛要說話,忽然感覺被自己抓在手中的木靈男孩全身瑟縮,一隻小手緊緊的抓住了他的衣角,瑟瑟發抖的身體也縮到了他的身後,顯然是在恐懼著雲澈把他交還回去。

    雲澈轉過身來,目光直直盯向黑衣中年人:「這就是你們黑羽商會的行事風格?」

    「不,絕非如此!」黑衣中年人還沒開口,紀如顏已是急聲說道。能主持這樣的交易會,她掌控局面的能力絕對不俗,但此時卻是瞳光顫盪,顯然是真的心中大亂:「黑羽商會能在黑琊界屹立五萬年,皆因我們極重原則,將賣出之物強行收回這種事,奴家保證從未有過。只是這次事態極為特殊……這樣如何,只要公子願意將他退回,不但四億紫玄石全部返還公子,奴家願多奉送公子五千萬紫玄石作為賠禮,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這番話聽得所有人目瞪口呆……五千萬紫玄石的賠禮啊!就算對他們這個層面的人物而言,都是一個極大的數字。無疑算是極有誠意了。

    「呵,原則?」雲澈卻是冷笑一聲:「舉辦這等見不得光的交易會的商會,居然也有臉提原則?」

    雲澈一句毫無留情的嘲諷,他本以為對方會毫不在乎的嬌笑以對,沒想到,紀如顏卻是臉色猛的一白,螓首垂下,重重咬住了嘴唇,沒有一語反駁。

    雲澈:「???」

    雲澈重新盯向黑衣中年人,面無表情的道:「你好像完全搞錯了一件事。該交付的玄石,我已經一分不少的交給了你們,這個王族木靈也已到了我的手上,交易既已完成,那麼,那四億玄石就已是你們的東西,而這個木靈,便是屬於我的東西,和你們黑羽商會已經沒有了半點關係,收回?你好像完全沒資格說這兩個字。」

    室內眾人俱是屏住呼吸,面面相覷。這裡是黑羽商會的地盤,無人敢在這裡造次。而那個黑衣中年人的身份,很多人都隱隱猜到,心中無比忌憚,這也是為什麼自始至終沒有人敢向紀如顏問及這個黑衣人的身份。

    誰也沒想到,雲澈在面對這個黑衣人時,竟會是如此強硬加不留餘地。

    「呵呵,年輕人,說話還是不要如此衝動的好。」黑衣中年人卻是淡笑了起來:「你說的倒也沒錯,交易既然完成,那麼這隻王族木靈就已歸你所有,強行要回來,的確是不妥。但我必須提醒你,想要回這隻木靈的那個人,我惹不起,你更惹不起。你還是老老實實把他交回來比較好,一切都可相安無事。不然的話,後果怕是你承擔不起。」

    很顯然,他也不想撕破臉。畢竟,雲澈能面不改色的甩出四億紫玄石,而且銳氣驚人,絕對有著極強的背景和出身,不到不得已,當然還是不徹底開罪的好。

    殊不知……雲澈現在別說什麼背景,連個同伴都沒有,完全就是孤身一人!

    「這位公子,若是五千萬紫玄石的補償依然不夠的話,你盡可提出條件,只要奴家力所能及,一定滿足公子。」紀如顏輕語道,微動的眸光中帶著些許哀求,還有……焦急?

    雲澈剛要開口,耳邊卻忽然響起來自紀如顏的傳音:「凌雲公子,懇求你馬上把他還回來。事態要遠遠比你想象的嚴重的多,牽扯到了上位星界!而且,你眼前這個人來歷很大,趁著他還不願徹底得罪你趕緊順從於他,否則……他不但會強行搶奪,還有可能會殺你滅口的!」

    上位星界,對下位星界而言,便是猶如天闕一般的存在。若真的牽連到上位星界,哪怕是下位星界的一界之王,也會被駭得面無人色,慌不跌的把木靈交出。

    但可惜,他們這次遇上的卻偏偏是雲澈。他眼睛稍眯,卻對紀如顏的傳音置若罔聞,對著黑衣中年人冷笑一聲道:「他已經是我的東西,我要是不交,你又能把我如何?」

    「公子!」紀如顏一聲輕呼。

    「呵呵呵。」黑衣中年人發出陰陽怪氣的笑聲,但臉上卻沒有半點的笑意:「看來,你是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了!」

    隨著他音調與神色的變動,整個石室都忽然變得壓抑了起來。

    「呵呵呵。」雲澈發出著同樣的笑聲:「怎麼?厚著臉皮索要不成,準備完全不要臉的明搶了么?」

    黑衣中年人沒有再說話,一股陰冷的狂風忽然捲起,他整個人像是一頭從黑夜中衝出的黑鷹,速度快若雷霆,張開的五指直抓向雲澈身後的木靈男孩。

    黑衣中年人忽然出手,一股神劫境的強大玄氣在石室中激蕩,直驚得坐於前排的人紛紛後撤。

    雲澈把木靈男孩向身後一推,劫天劍已抓於手中,煉獄開啟,迎著撲來的黑衣人一劍橫掃。

    雲澈雖然玄力只有神魂境二級,在黑衣中年人眼中根本不足為慮,但他的一擲四億和凌然之氣讓他對雲澈的出身始終存著一分顧忌,因而縱然出手,也只是抓向木靈,而未直攻雲澈。卻沒想到雲澈在他爆發的神劫之威下非但沒有驚慌竄離,反而亮出武器正面迎向他的攻擊。

    這可笑的「螳臂當車」讓黑衣人冷笑一聲:「不知死活的蠢貨,找死……」

    話音未落,他的臉色便猛的一變,迎面而至的力量風暴如出海蛟龍,壓得他瞬間窒息,臉色驚變。

    轟轟轟———

    一陣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巨大轟鳴聲中,所有石桌石椅都完全崩碎。

    玄力風暴炸裂的中心,黑衣中年人一聲悶哼,倉皇後退,後背狠狠的撞在後方石壁上,將有著高等玄紋保護的牆壁震得四分五裂,他猛的抬頭,眼瞳再無先前的篤定陰沉,唯有深深的震驚和難以置信,他的右臂在微微顫抖,幾乎失去了知覺。

    這一幕,讓石室中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剛才那駭人的力量,竟是來自一個神魂境的人?而且……竟正面擊退了神劫境!?

    「你剛才……說什麼來著?」雲澈眯著眼縫,緩緩的道。

    「你!」黑衣中年人眼神已是大變,右臂的酥麻漸消,他忽然一聲低吼,張開的五指間驟然閃過一道黑色的雷電,一把漆黑長槍已抓於手中,槍上雷光如數十條真龍在飛舞,直刺雲澈。

    「黑魂雷罡……他果然是魂宗的人。」石室後方盡頭的一個人輕呼道。

    雲澈眉頭微沉,將木靈男孩向後猛的一推,身體驟然前撲,前方逼近的黑色雷霆如妖蛇飛舞,他卻是完全視而不見,以隕月沉星直接一劍砸下。

    木靈男孩在雲澈一推之下直接被推飛了出去,遠遠的摔倒在地。他惶然無措的呆坐在那裡,一時之間都忘了站起身來。

    而他後方不到十丈之距,便是滿臉驚色的應鈺山。看著近在咫尺的王族木靈,他在短暫猶豫后,猛一咬牙,閃身衝出,向木靈男孩抓去。

    轟隆!!!

    槍劍相撞,幾乎是一瞬間,槍身上的黑色玄雷便全部潰散,九尺槍身直接彎成殘月,在難以置信的巨力之下,黑衣中年人全身劇震,然後腳不沾地的倒飛出去,後背再次狠狠的撞在石壁上。

    轟——

    在剛才便已龜裂的石壁轟然倒塌,黑衣人握著雷魂槍的雙臂都在麻木中發顫,嘴角,赫然溢出了一道猩紅的血絲。

    一劍轟退黑衣人,雲澈借著反震力后翻,帶著一股強烈的風暴撲向逼近木靈男孩的應鈺山,一拳砸下。

    試圖撿漏的應鈺山完全沒想到剛剛撲出的雲澈竟會又瞬間折返,他只來得及驚然抬頭,雲澈的拳頭便已重重的砸在他的胸口……那一瞬間,他感覺自己全身骨頭彷彿一瞬間全部碎裂,一蓬血霧直噴數丈,全身在慘叫聲中橫飛出去,狠狠砸在石室盡頭的石壁上,直震得整個石室劇烈顫盪。

    砰!

    應鈺山身體落地,狠狠抽搐幾下后便沒了動靜,唯有一大灘血在身下快速蔓延。

    周圍,沒有一個人向前,而是在驚懼中緩緩後退。應鈺山的玄力,可是已達到神魂境的巔峰。而雲澈,分明只有神魂境二級……卻是被一拳,僅僅是一拳便重傷昏迷!!

    「呃啊啊!!」

    雲澈的身後暴風狂涌,黑衣中年人的身上,在這時現出了一道巨大的黑色蛇影,周身雷電嘶鳴,一股恐怖絕倫的氣息極速的蔓延著。

    「魂宗的……黑色雷蛇!」一個人驚呼道。

    「小子……這是你……自找的!」黑衣中年人臉色陰暗,咬牙切齒。

    嘶啦!!

    雷光嘶鳴,隨著黑衣人一聲怒吼,那道黑色蛇影忽如活了一般,帶著他身上所有雷電竄於槍身之上,頓時,黑魂槍化作了一條猙獰的黑色巨蛇,張開黑暗獠牙,帶著恐怖雷電撕向雲澈。

    被雲澈兩次擊退,黑衣人盛怒之下,已不敢再有半點的輕敵或保留,而他心中也已開始恐懼失措……因為他之前根本沒有將只有神魂境初期玄力的雲澈放在眼中,因而完全不擔心他能從自己手中把王族木靈帶走。

    但他做夢都沒想到,這個分明只有神魂境二級玄力的雲澈,實力竟是完全不符常理的恐怖!他恐懼的不是雲澈,而是若真的被雲澈將王族木靈帶走,那麼,他的後果將遠比死還要凄慘的多!

    才得到沐玄音的冰凰元陰沒兩天,他並不能完全明了自己如今的實力已到了何種層次,但在感覺到這個有著神劫境初期玄力的黑衣人卻並沒有給他造成太大的壓迫后,他已是無比篤定,面對他再無保留的攻擊,雲澈依舊是將木靈男孩一掌推開,正面直迎而上。

    這次,木靈男孩被推離的更遠,但有應鈺山的前車之鑒,再無一人敢向前。

    「滅…天…絕…地!!」

    黑衣人的黑色雷蛇無比可怕,而雲澈轟出的力量,更要數倍於先前,在劫天劍罩下的力量風暴中,黑色雷蛇頓時被狠狠壓下,但馬上如被徹底激怒,發出一聲,迎著玄力風暴撲上,生生抗下了劍威。

    轟隆!!

    如九霄雷霆降世,這個深藏地下的石室在顫抖中快速崩裂著。

    「什……么?」黑衣人中年人雙目瞪大,那扭曲的表情如見鬼神。他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力量……自己的全力,竟然被雲澈給正面擋住了!

    不對,應該說,是他抵住了雲澈的力量……還只是勉強抵住。

    雲澈的面孔冰冷而沉靜,而支撐著黑色雷蛇的黑衣人卻是雙臂持續重顫,全身汗如雨下,壓在槍上、身上的巨力,就像是在緩緩倒向他的萬丈山嶽。

    「你……」重劍緩緩壓下,黑魂槍一點點彎折,盤在上面的黑色雷蛇開始發出哀鳴,黑衣人的眼瞳逐漸放大,凝聚著越來越強烈的驚恐。

    轟……天!

    雲澈的心中一聲低念,邪神第四境關無情開啟。

    轟!!!!!

    「嗚啊!!!」

    玄力驟然暴增,原本還能苦苦支撐的黑色雷蛇一聲悲鳴,被瞬間撕的粉碎,黑衣人雙臂骨頭完全碎斷,在暴走的玄力風暴中灑血飛了出去,黑魂槍脫手飛出。

    雲澈手臂一抓,將黑魂槍吸在手中,猛然甩出。

    噗!!

    如一道黑色流星閃過,黑魂槍精準無比的刺入了黑衣人的右胸,無情貫穿而過,將他橫飛中的身體結結實實的釘在了地面上,血流飛灑了一地。

    滴……

    滴……

    石室終於安靜了下來,除了鮮血快速流落的聲音,就連呼吸聲都已無法聽到。

    紀如顏就站在不遠處,已是花容失色,無法言語。後方眾黑琊玄者都緊貼牆壁,瞠目結舌,全身冒汗,別說出聲,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神魂境二級……短短數個照面碾壓式重創一個神劫境強者!

    他們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甚至都無法想象何等的位面才能培養出這樣的怪物。

    木靈男孩呆坐在地上,雙目一直怔怔的看著雲澈,只是,他彷彿已經忘記了害怕,雙目之中閃動的是一種異常璀璨的光芒。

    雲澈緩步向前,不重的腳步聲,卻像是踩在了所有人的心臟之上。他來到黑衣人身前,冷然俯視著他此時悲慘的樣子,慢悠悠的道:「以後有求於人的時候,態度最好溫和點,否則若是不幸遇到像我這樣的人……就是找死!」

    ————————————

    ————————————

    【雲澈,一個疑似被詛咒,走到哪裡都必會捅大婁子的男人!】

    【另外,今天(2月7日)晚8點,會有縱橫的新年直播——和去年一樣。直播地址是縱橫中文網官方微博,或一直播app,縱橫中文網官方房間,房間ID:311566825,還沒搞懂的就去微信公眾號找……這事,我其實很暈!因為我也是昨天才知道我是嘉賓!而且海報都發出了,想跑路都不成了……但完全沒有一毛錢的準備啊!嗯,所以就強行拉火女給大家唱個歌,然後縱橫的妹子出於同情,把抽獎環節給我了……有興趣的就來看看吧。】

    【另外,去年收到的三十噸刀片到現在都還沒賣完,今年就不收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