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初至黑琊界,準確的是逃至黑琊界,雲澈別說靠山,連個能商量的人都沒有,絕不願生出任何事端。

    但,他不找麻煩,卻有麻煩找上他。

    他不想找麻煩,卻絕不代表他會怕麻煩!

    「現在,還要我把他交回去嗎?」雲澈聲音幽冷,毫無憐憫。他的目光,從黑衣中年人破損外衣下露出的黑蛇印記上一掃而過。

    「你……」黑衣中年人一張口,便噴出滿口的血沫,此時的他,就像是被釘死在地獄的刑架上,痛不欲生:「你……會……後悔……的……」

    「呵,我會不會後悔並不知道,但你……一定會!」

    砰!!

    雲澈一腳飛出,狠狠踢在貫穿黑衣中年人的黑魂槍上,黑衣中年人一聲慘叫,血流飛散間,黑魂槍脫體飛出,直釘入了上空的石壁上,黑衣中年人在地上翻滾慘叫,血流如噴泉般從他胸前的血洞瘋狂湧出,慘不堪言。

    在黑羽商會的地盤上,不但毫無餘地,而且下手竟是如此狠毒。在場所有人都是心中驚顫……這樣的人,要麼是背景大的出奇,完全不把黑羽商會和它背後的魂宗放在眼中,要麼……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而他無論屬於哪一種,都是他們絕不敢多管閑事招惹的。

    而雲澈的耳邊,卻在這時再次傳來紀如顏的傳音:

    「凌雲公子,快走!他們的人正在往這裡趕來,其中有一個還是神靈境的堂主!這裡的禁制我已經全部打開,你快走,不然,就來不及了!」

    疑惑的目光在紀如顏的臉上短暫停滯……他之所以會對黑衣中年人下如何狠手,主要就是為了嚇到紀如顏,從而可以輕鬆逼迫她解開這裡的禁制,否則他強行突破的話,必定要花費不少的時間。

    卻沒想到紀如顏會主動解開……他甚至想不出任何她要幫助自己的理由。

    他們的人?

    他們?

    深深看了紀如顏一眼,他瞬身到木靈男孩身側,將他抓在手中,飛身而起,直衝而上。

    砰砰砰……

    玄陣尚在,卻是一衝而破,紀如顏絲毫沒有欺騙他,他沒有半點阻滯的穿過這裡的四道禁制,幻光雷極發動,速度暴增之下,轉瞬便消失在茫茫夜空之中。

    黑琊界的夜幕格外深邃,也自然十分便於藏匿。雲澈一路向南,一直掠過了小半個黑琊城,在確認後方始終無人追蹤后,速度終於緩下,然後在一個周圍毫無氣息的僻靜之地停了下來,並馬上以流光雷隱斂起全身氣息。

    而從他遁離到停下,被他控制在手中的木靈男孩竟是格外的安靜,沒有叫喊,也沒有掙扎,安靜的異常。

    周圍寂靜無聲,雲澈細想起紀如顏的傳音和那個黑衣中年人的話,那句「牽連到上位星界」讓他無法淡視。或許,有可能是哪個上位星界的大人物知曉了這個王族木靈的存在,若真是如此,那他此舉,無疑是捅了一個大簍子。

    不僅是徹底開罪了黑羽商會,也很有可能惹的那個上位星界大怒。

    接下來,必定會對他大規模的追查追殺……封城都是極有可能的事。

    在得到這個王族木靈的同時,也惹上了一個很有可能涉及到上位星界的超級大麻煩。

    上位星界,比吟雪界還要高一個層面的超然存在,也就意味著事態若真的激化,連吟雪界都不可能保得住他……更不要說他現在已逃離吟雪,只是孤身一人。

    不過,他在黑羽商會用的畢竟是假名字,面孔也完全陌生,再加之他身負大圓滿之境的斷月拂影和極高的易容術,想要搜尋到他絕不是那麼容易……而他唯一可被追尋的,就是那枚火如烈給他的黑玉。

    黑羽商會的那個紀先生,可是知道他的黑玉來自火如烈!希望,這不會給炎神界帶來什麼麻煩吧。

    不過,在拿到木靈珠后,還是第一時間遁離黑琊界比較好!

    黑暗之中,木靈男孩的雙瞳依然透著翠綠的光彩,像是暗夜中熠熠生輝的無暇水晶。只是這抹翠綠眸光之中,卻沒有太多的惶恐害怕,他看著雲澈,發出清澈的聲音:「前輩……謝謝你。」

    雲澈一愣,隨之冷笑一聲:「謝我?呵,你該不會天真到認為,我花了這麼多紫玄石,還得罪了一個龐大勢力,就是為了把你從他們手中救出來吧?」

    「我……」木靈男孩眸光輕動,他直視著雲澈的眼睛,忽然輕笑了起來:「因為我知道,前輩一定是個好人。」

    「小毛頭,你果然天真的可笑啊。」雲澈聲音低冷,直視著他的翠綠雙眸,他的心神輕輕一突,他從未見過如此純凈無暇的眸光,它就像是一面至純至凈的鏡子,映照著他心魂深處的所有罪惡,讓它們無處遁形。

    雲澈不自覺的撇開目光,竟不敢再直視他的眸光,竭力冷下的聲音也出現了些許的不自然:「好人?我殺過的人,要遠比你這輩子見過的人都要多得多!你自己也該清楚,我花這麼大代價把你搞到手,為的就是你體內的木靈珠!」

    「你是乖乖的把它交出來,還是要我親自動手來取?」

    雲澈的身上,殺氣四溢。

    雲澈外放的殺氣,又豈是一個木靈少年所能承受。他的臉上終於露出驚懼,身體在瑟縮中倒退,但一雙泛起害怕的眼眸卻依然在直視著雲澈:「我……我……不,不是這樣的,前輩是好人,我……我可以感覺的到的,求……求前輩放過我……我一定會報答前輩的。」

    看著他害怕的樣子,雲澈的雙手在輕顫中默然攥起,心中一陣窒息,口中卻依然發出陰沉的聲音:「報答?你最好的報答,就是把木靈珠交給我!馬~~上!!」

    「不,不要……」木靈男孩在倒退中搖頭,然後他忽然重重的跪了下去,雙目泛起翠綠的淚光:「前輩,求求你放過我。我雖然年紀還小,但我不怕死,但是……我不可以死的。因為……因為我和姐姐,是木靈王族僅存的血脈了,姐姐她是女孩子,而我……我如果死掉的話,我們木靈王族的血脈,還有整個木靈族的希望就會徹底斷絕……我一定不可以死的,求前輩放過我。」

    雲澈眉角輕微抽搐,卻是冷聲道:「那是你們木靈族的事,和我又有什麼關係?我要的只是木靈珠!」

    雲澈胸口起伏,聲音卻是更加冷硬:「小毛頭,那幫人現在必定正在全城追殺我,我的耐心和時間很有限,現在我給你十息的時間,要麼,你乖乖把木靈珠交給我,要麼,你可以強行自毀木靈珠,選擇死的更有尊嚴,反正結果對我來說都是一樣。否則,若是換我來動手,怕是你會死的沒那麼舒服!」

    「十!」

    「九!」

    「前……前輩!求求你……求你放過我吧,我真的不可以死的。」木靈少年跪在地上,恐懼的哀求著。

    「八!」雲澈卻是毫不動容,唯有口中吐出冰冷無情的字眼。

    「前輩,我們木靈族從來沒有傷害過任何其他的生靈,從來沒有犯下過任何不可饒恕的罪惡。即使……即使你們人類幾乎快把我們全族趕盡殺絕,我們也從來沒有因為怨恨和絕望,做過任何傷害無辜人類的事……」

    雲澈:「……」

    「我那麼多族人都死了,爹娘為了保護我,也死在你們人類的手上,就連姐姐……我最後的親人也都失散,或許這輩子都再也無法見到……為什麼?到底為什麼……我們到底犯了什麼錯,你們人類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們!」

    「……五!」雲澈仰起頭,深吸一口氣。

    「前輩,」木靈少年的臉上,緩緩的滑下兩道清澈的淚痕:「爹娘生前告訴我,雖然,人類對我們趕盡殺絕,但人類之中,更多的其實是好人,我知道,前輩就是這樣的好人。因為,那些壞人讓我害怕,但在前輩身邊的時候,我一點都不感覺到害怕……」

    「三!」雲澈的呼吸微微混亂,牙齒也微微咬了起來。

    「前輩……求你放過我……如果我現在死了,會沒有臉面去見爹娘的……只要……只要你放過我,我一定會報答你……你要我做什麼,我都……我都會努力做到的。」

    「一!」

    雲澈兇狠的目光直逼木靈少年:「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了,既然如此……那我只好親自動手了!這就是你,還有你們木靈族的命!要恨,就儘管恨吧!」

    雲澈身體猛然轉過,灌滿玄力的右臂直抓向木靈少年的胸口,這一抓之力,足以將他脆弱的身體輕易洞穿。

    「前輩!!」木靈少年一聲悲鳴。

    嘶!!

    空氣被狠狠撕裂,剛剛湧起的狂暴力量忽然混亂的逸散出去,雲澈的手掌停在了木靈少年的胸口,像是被一道無情的牆壁阻隔著,再無法前進。

    我……我在做什麼?我現在到底是在做什麼……

    真的就為了一顆可能的乾坤五瓊丹,而泯滅人性的殘殺一個無冤無仇,更無辜的木靈?

    何況,他還只是一個孩子……

    身上,還背負著整個木靈族的未來。

    不……我這兩生,在仇恨、憤怒之下,因我而死的無辜之人還少嗎……若不是我,他必定也會死在別人手上,他還是我花費大量玄石,得罪一個龐大實力而得來,我完全有資格,可以心安理得的決定他的命運才對……

    他的身上有我最需要的木靈珠……若是錯過,或許在玄神大會之前,將再無可能找到合適的木靈珠,也將再無望見到茉莉!

    「……」胸口在劇烈的起伏,眸光時而兇狠,時而混亂,幾乎貼到木靈少年胸口的手掌在無比劇烈的顫抖著。他一次次的說服自己,但他明明可瞬間奪其性命的手掌,無論如何都無法再凝起半點玄力。

    我到底……在猶豫什麼……

    「嗄……嗄……」長久的寂靜,整個世界都陷入了無聲,木靈少年臉色蒼白,怔怔的看著他,全身一動不敢動,一陣冰冷的夜風吹過,雲澈的呼吸忽然變得粗重起來,粗重的像是剛剛經過了一場生死惡戰。

    緩緩的,他的手掌攥起,然後一點點的垂下。

    「……你走吧……趕緊走!」他轉過身,抬頭看著幽暗的夜空,眸光透著一片茫然,心魂,竟是充斥著無法理解的輕鬆。

    為什麼會這樣……

    我到底哪裡變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