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沐玄音此言一出,所有人的臉色都出現了各不相同的變化。

    洛孤邪緩緩轉身,本滿是怨恨的眼瞳裏閃過一抹嘲諷:“你說什麼?”

    “你闖我吟雪界,蔑我宗門,無故傷我弟子和長老,現在就想這麼離開?”沐玄音聲音冷厲:“你當我吟雪是何地!”

    宙天神帝面色稍動,微露不解。水千珩向前一步,道:“吟雪界王,此事……”

    他話剛出口,衣袖便被女兒用力拽了一下。水媚音向他輕輕搖頭,也阻下了他未出口的話語。

    “不愧是雲澈哥哥的師尊,好可怕的人……”水媚音眸光怪異,用只有水千珩才能聽到的聲音念道。

    “……!?”水千珩聽得心頭微震。這個世上,沒有人比他更清楚水媚音的一句評價意味着什麼。

    而反應最大的,則是下方冰凰界中的人,他們雖然不敢靠近,但高空之上的一切,他們都看得、聽得清清楚楚,月神帝與宙天神帝的到來,驚掉了一地下巴,洛孤邪終於被逼離,他們都是長舒一口氣。

    而沐玄音這一句話,將他們剛剛放鬆下去的汗毛全部驚了起來。

    “宗……宗主這是要做什麼?”

    “洛孤邪那個煞星好不容易要走了,這這這……”

    “不用擔心,”沐冰雲淡淡而語:“宗主她自有打算。”

    說完,她心中輕輕而嘆:姐姐,你果然要……

    “呵……呵呵……哈哈哈哈!”洛孤邪起初笑的很是乾澀,隨之卻是一聲肆意的大笑,如聞世上最滑稽不堪的笑話,狂笑之後,她慢悠悠的開口,每一個字都帶着毫不掩飾的譏諷:“所以呢?你這個吟雪界王準備如何處置我?”

    “留下三指,然後滾。”沐玄音面無表情,口中之語如冰冷無情,不可忤逆的審判。

    “……”一箇中位星界的界王,要她留下三指後滾……一時之間,洛孤邪都不知是該怒還是該笑,她狹長的眼睛半眯,目光戲謔的像是在看一個無知的小丑:“吟雪界王,我今日離開,是看在兩位神帝的面子上,你又算什麼東西?剛纔的話,你配麼?不,你一個字都不配。”

    “……”雲澈微微皺眉,將洛孤邪這句話牢牢記了下來。

    沐玄音絲毫不怒,玉顏冰寒如初:“洛孤邪,你如此犯我吟雪,本王只讓你留下三指,同樣是看在兩位神帝的面子上,你不要給臉不要臉,逼本王親自動手!”

    水千珩:“……”(我特麼是來幹啥的!)

    “就……憑……你!?”

    洛孤邪這輩子見過無數可笑之人,聽過無數笑話,但加起來也不及這一刻之荒謬可笑。

    “這些年,我已極少出手,更少與人爭。沒想到,竟連區區中位星界的蚱蜢都敢在我面前囂張蹦躂,”洛孤邪沒有再離開,滿腔的怒怨憋屈一下子找到了發泄之處……還是自己送上門來的,她向沐玄音緩緩擡手,擺了一個無比蔑視嘲諷的手勢:“來,讓我好好看看,你這吟雪界王要怎麼讓我留下三指!”

    “好得很。”沐玄音鳳眸斜起:“本王已經給過你機會,你既選擇讓本王親自動手,那便如你所願。只不過,本王親自動手,留下的,可就不止三指了!”

    “沐前輩……”

    夏傾月剛一出聲,便已被沐玄音寒聲打斷:“你們要護的是雲澈,而現在是我吟雪之事,與你們外人毫無關係,無需任何人出言出手干涉!”

    “……”夏傾月纖眉微動,卻也不再勸阻。她之所以親自現身吟雪界,便是不想吟雪界的“底牌”暴露,但沐玄音卻是做了一個她沒有想到的選擇。

    “宙天神帝,這是吟雪界王與洛孤邪的恩怨,我們的確不該干涉。”夏傾月道:“不過,吟雪界的他人實屬無辜,我們既然在此,便不該袖手旁觀,便將戰場封鎖吧。”

    宙天神帝何等閱歷,沐玄音的舉動讓他驚詫萬分,但夏傾月的反應又讓他深感此事必有其因。而她的話,讓他深深頷首,面露讚賞。

    夏傾月與宙虛子玄氣釋放,兩大神帝之力相連,頃刻間將沐玄音與洛孤邪所在的天地封鎖。

    洛孤邪只覺得可笑,無比的可笑。隨着一層來自兩大神帝的結界就這麼封死了所在的空間,帶給她的感覺,就像是將一隻綿羊和一頭雄獅封鎖在了同一個籠子中……居然還是那隻綿羊主動如此。

    可笑之餘,她亦感覺到自己的威嚴受到了無謂的低視,目光陰下,手臂緩緩擡起:“這…可…是…你…自…找…的!”

    瞬時,天空的雲層,周圍所有的風雪全部席捲而來,在她的身後匯聚成一個巨大的風暴漩渦,她的氣勢也開始急劇上升。當風暴漩渦完全成形時,一股驚天駭地的威壓籠罩了整片天地。

    縱然有着兩大神帝的結界相隔,冰凰界的衆人依然面色劇變,巨大的恐懼出現在所有冰凰弟子,乃至長老宮主的臉上。

    因爲,這是來自東神域王界之下第一人,一個九級神主的恐怖威壓!

    如此的力量,甚至凌駕於相當於一部分星神、月神這等東域神話級存在之上!

    “神主之力,亦有階層,且半步之差,便是天壤之距。”洛孤邪身上狂風捲動,字字凌然:“在中位星界修成神主,你的確可以在這一方天地橫行無忌。可惜,你竟愚蠢到以爲可與我相抗……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看着沐玄音那足以讓任何女人嫉妒成狂的容顏仙姿,她目光陡陰,手臂抓住:“看我撕了你的衣服!!”

    霎時間暴風哭嚎,直卷沐玄音,隨着風暴的席捲,天空陡然暗下,竟是連光線都被這太過可怕的風暴吞噬。

    下方冰凰界傳來大片驚恐的吼叫聲,而直面風暴的沐玄音卻是面色清冷沉靜,她身體未動,冰發舞起,瞳眸藍光閃現,一抹猶若實質的冰凰之影出現在她的身後,釋放出威冷長鳴,然後忽然沖天飛起,直迎風暴。

    這一瞬間,水千珩、宙天神帝全部面色劇變。

    因爲沐玄音身上爆發的,竟是絲毫不下於洛孤邪的冰寒威壓。

    冰凰之影閃現之時,將光明被吞噬的天地映上了一層深邃的藍光,長鳴聲中,它的速度陡然暴增,如一把冰藍利刃,直線刺入風暴之中……

    嘶嚓!!

    咆哮中的風暴發出一聲淒厲的哭嚎,如布帛一般被直接切裂。

    “什……什麼!?”

    做夢都不可能想到的一幕讓洛孤邪瞳孔如遭針扎,而下一瞬間,一道藍光炸裂,被切裂的青黑風暴竟是快速轉爲湛藍色的冰風暴,反捲向目瞪口呆的洛孤邪。

    洛孤邪雖驚不亂,身化殘影,手臂轉瞬轟出數千道青光,將冰風暴碎成漫天殘光……而在這時,沐玄音終於動了,冰芒綻放間,如有一道銀河鋪向洛孤邪。

    漫天飛雪亦化作無數致命冰刺,直取洛孤邪。

    洛孤邪雙臂齊出,風暴橫卷,阻下了那絢麗無比的冰河……但只是阻了一瞬,她的臉色便再次劇變……

    咔!

    冰河覆下,風暴崩散,洛孤邪身影橫卷,在逼近的冰河與冰刺之下倉皇后撤,直退數十里。

    玄氣爆發的震天轟鳴之外,世界呈現着一片死寂,劇烈的驚容浮現在每一個人的臉上……

    洛孤邪與沐玄音之戰,本該是單方面的碾壓之勢,卻是……洛孤邪被沐玄音兩個照面逼退數十里!

    水千珩瞠目結舌,冰凰衆人目驚欲裂,雲澈嘴巴大張……就連宙天神帝亦是滿面驚然。

    洛孤邪何許人物?王界之下,當真是無人可及。在東神域,是一個連王界都絕不願輕易招惹的恐怖人物。

    沐玄音在東神域亦早負盛名,因爲她不但容顏絕世,亦是一個在中位星界修成神主之人,且已勉強躋身中位星界之列,勝過相當一部分上位界王……但與洛孤邪這等人物,卻是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因爲到了神主層面,每一小步的進境都難如登天。別說一個小境界,半個小境界都是天塹。

    在東神域,王界之下,洛孤邪絕對是一個可以橫着走的人物。強如琉光界王水千珩,在她面前都要連番軟語。

    但現在,她卻在和沐玄音……一箇中位界王的交手之下,兩個照面直落下風!

    而且,這絕非是洛孤邪大意託大。當沐玄音身上玄氣爆發時,水千珩驚得差點下巴着地,因爲那分明是一股凌駕於他之上的威壓!

    琉光界目前是上位星界中的第一星界,水千珩雖不敵洛孤邪,但個人實力在上位星界絕對足以列入前十……凌駕於他的力量,這是何等駭人的概念?

    極度的駭然之間,他的第一反應,是根本無法相信。

    沐玄音身影急掠,直飛洛孤邪而去,她長長的冰發在冰凰玄光中飛舞,身體沐浴在世間最純淨無暇的冰藍光華之中,幻美之極,又帶着一種不可褻瀆的神聖,而光芒閃動的那一刻,釋放的,卻又是天地爲之顫慄的威凌。

    所有人中,最驚駭欲絕的無疑是洛孤邪,被逼退的她驚、怒、辱混亂交加,如有無數火焰在體內爆開,她面色徹底陰下,一聲嘶啞的吼叫,前方空間在忽然捲起的風暴中如玻璃般碎裂……風暴捲動着空間碎片,轉瞬萬丈,如滅世魔龍,吞噬向渺小的沐玄音。

    這是她驚怒之下毫無保留的力量,一個九級神主的驚怒之力!

    沐玄音卻是退也不退,她目光冷凝,脣間一聲輕吟,一朵千丈冰蓮竟直接在風暴的中心傲然綻放。

    頓時,風暴驟止,如被冰封。隨之冰蓮爆裂,炸開無數藍光,將葬世風暴無情的貫穿,帶起陣陣瀰漫天地的可怕嚎哭,如有一隻狂戾巨獸被萬箭穿心。

    那一剎那,整個吟雪界都爲之風雲慘變。

    “十級……神主。”宙天神帝低吟出聲,短短四個字,竟是說的格外艱澀。

    “什……什麼!?”水千珩失聲驚叫,本是冷硬威嚴的面孔一下子扭曲的像是被人狠狠轟了一拳。

    非是他琉光界王心境脆弱,而是“十級神主”這四個字太過驚撼。

    因爲這四個字,從未在王界之下出現過。

    就連東神域四王界中僅次於梵帝神界的宙天神界,連同宙天神帝之內,也才兩個十級神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