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唉!」一聲嘆息傳至,一個高大的中年木靈緩緩走了過來,臉上帶著深深的惆悵和沉重。

    「青木伯伯!」飛雁和清竹同時喊道。

    青木向前將禾霖扶起,道:「少族長,你就不要為難恩人了。恩人說得一點都沒有錯,現在的你只是個孩子,最應該做的,就是依賴著我們平安的長大。長大之後再去努力變得讓我們依賴,以及報答恩人的救命大恩。你若要強行跟著恩人,不但我們全部族人會擔心,還會成為給恩人帶來莫大的負擔和災難。」

    禾霖怔了好一會兒,終於順從的站了起來,抹掉眼淚,向雲澈歉意道:「雲澈哥哥,對不起,是我……太任性,也太自私了。你救了我的命,我卻……我卻……」

    雲澈搖了搖頭,內心重重一嘆,道:「禾霖,你姐姐叫什麼名字?」

    「啊?」禾霖稍怔。

    「以後,我應該會走過神界的很多地方,如果命運眷顧的話,說不定會有可能遇到你的姐姐,那樣,我就可以告訴她你的位置,或者把她帶到這裡來,讓你們姐弟團聚。」

    「啊!」禾霖的眼眸猛的一亮,隨之激動的顫動起來:「雲澈哥哥,我……姐姐她叫禾菱……禾菱!」

    青木的臉上也露出些許的激動。

    「那……她長得什麼樣子?有沒有什麼和其他木靈不一樣的特徵?」雲澈問道,同時將「禾菱」這個名字牢牢的記下……他絕不是為了安慰禾霖而隨口一問。他的哀求與眼淚,讓他無法辜負。

    「姐姐是最好看的木靈,是世上最漂亮的姐姐,比所有的花朵,比天上的星星月亮還要好看!」禾霖沒有任何猶豫的呼喊道。

    「……」雲澈點了點頭,給了禾霖一個許諾的眼神。

    「謝謝你恩人,真不知該怎麼感謝你才好。」青木內心觸動,發自肺腑的感激道。

    說話間,他雙手小心的捧起,掌心,是一枚龍眼大小,釋放著翠綠光芒的綺麗靈珠。

    木靈珠!!

    「這是……」雲澈內心頓起波瀾。

    「這便是亡妻當年所留的木靈珠,雖已多年,但好在靈氣依舊完好無損。」

    把木靈珠小心翼翼的放到雲澈的手上,青木的目光出現了瞬間的空洞,像是靈魂被生生切去了一截,隨之又馬上露出溫和的微笑:「希望你能將它善用。」

    「萬分感謝。」雲澈將這枚有著完整靈力的木靈珠收起,重重的道。

    短暫猶豫,雲澈開口道:「青木晚輩,晚輩有一疑惑,不知該不該問。」

    「恩人請講。」青木微笑道。

    雲澈目光環視著這個小世界,道:「你們木靈一族的處境,讓人無法不同情。但是,據晚輩所知,如今在神界……至少是東神域,獵殺木靈是違逆人道之舉,是被嚴厲禁止的,而這個禁令,還是宙天神界聯合其他三王界所下,一旦被王界所知,必將受到極為嚴厲的懲處。既然如此,你們這些年,為什麼不試著尋求王界的庇護呢?反而離散在遠離王界,讓他們伸手難及的下位星界?」

    雲澈說完這些話時,他發現青木的眼神出現了劇烈的動蕩,隨之,他深深一聲嘆息。

    「我們嘗試過。」青木道:「但是,人類的貪婪和陰惡,與他們的強弱、地位無關,一樣的可怕。」

    雲澈猛地抬頭,驚聲道:「你的意思,難道是……」

    「你可知,我們的族長是怎麼死的嗎?」青木閉上了眼睛,緊攥的雙手在輕微的顫抖著。

    「……」雲澈沒有貿然猜測。

    「當年,王界雖然下了禁令,但我們木靈遭受的厄難卻從未休止。於是,很多年前,我族開始想到尋求王界的庇護,哪怕淪為他們的奴隸……至少可以讓後世獲得安生,不必永遠活在恐慌和逃亡之中。」

    「後來,族長和族長夫人歷經千辛萬苦和無數磨難,終於離其中一個王界越來越近,族長他們本以為接近了希望,卻沒想到,一場災難忽然降臨……那場災難之中,族長、族長夫人,還有數千族人遇難,他們的拚死抗爭也得以讓少族長和公主逃出生天……總算蒼天沒有徹底瞎眼,我們找到了少族長,而拚死保護少族長逃出的族人,也凋零至只剩三個……其中一人,便是我的亡妻。」

    「而公主殿下和保護她的族人在逃亡中離散,如今不知流落何處,甚至連生死都……」

    「當年那群人……是誰?」雲澈問道。

    「……」青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我……接到了族長命絕之時傳來的魂音,只有四個字。」

    「梵……帝……神……界。」

    「什——么!?」雲澈的驚得頭髮都瞬間豎了起來。

    東神域四王界之首,傳聞中全界醉迷於玄道,沒有弱者,亦從不干涉外界之爭的梵帝神界!?!?

    青木苦澀的一笑:「作為人類,我知道你是不可能相信的。而這個真相,我們全族知曉的,就只有三個人,少族長不知道,不知流落何處的公主殿下更不知道——只能祈禱她千萬不要再去嘗試尋求王界,或者任何星界的庇護。」

    「那你……為什麼告訴我?」雲澈內心起伏不休。他知道為什麼這個真相不敢告訴其他木靈,因為這隻會讓他們陷入無盡的悲哀和絕望。

    青木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雖然我非人類,但我明白,以你的年齡,卻能在黑琊城那種地方將少族長救出,你的玄道修為,在同齡人類之中定然是頂尖的存在。你既然能達到這種高度,必定少不了對玄道的痴求。而對於醉心玄道的人而言,王界那等玄道的至高存在,一定如天闕一般神聖,以你的成就,將來,說不定會有資格接觸到王界。」

    雲澈:「……」

    青木繼續道:「我不奢望你會相信我的話,但希望至少可以在你心裡留下一個提醒……哪怕生出一點點的戒心。我不想看到,如你這般善良的人類,卻要去仰視和信任一眾骯髒的靈魂。」

    「……」雲澈久久無言。雖然,他從未想過自己會有一天要接觸東神域的至高存在,但青木的話……他相信,卻的確難以接受。

    不過,隨之想到天玄大陸被人世世代代敬仰的四大聖地,他心中的波瀾又一下子緩和了許多。

    「他們那個位面,也會需要木靈珠嗎?」雲澈似是自言自語的低念道。

    「不,他們要的,是族長身上的王族木靈珠。」青木道:「但族長在殞命前,以最後的力量將木靈珠完全碎滅,沒有讓那些惡人得逞。」

    青木側目,看向了不遠處的禾霖:「好在,他們並不知道少族長和公主殿下的存在,否則……」

    雲澈的心裡頓時一咯噔。

    禾霖是王族木靈,這一點已在黑羽商會那邊暴露,所有在場的人都親眼所見。

    不過,任何人都會知道,王族木靈依然存在的消息足以轟動整個神界,亦會帶來無比巨大的麻煩和災難,所以黑羽商會才會急於秘密出手,而那些在場之人,也不會白痴到泄露出去惹禍上身。

    等等……那個紀如顏所提到的上位星界……

    呼!只能希望此事千萬不要再被更多的人知道,尤其是梵帝神界。

    ——————————————

    停留在這個獨屬木靈的小世界已有近一個半時辰,如今木靈珠到手,他也是時候離開了。

    來到進入時的地方,出口的青黑蔓藤自動打開,現出一條狹長的通道。

    身後,一眾木靈相送,尤其禾霖,已是紅了眼睛。

    「年輕人,一枚木靈珠,遠遠不足以報答你的大恩,若不嫌棄,就把這個帶上吧,在危急的時候,它或許可以救你的性命。」

    青葉婆婆將三個小巧的玉瓶交到了雲澈手中。

    「這是?」

    「這是我們一族獨有的【木靈神露】,來自木靈族始祖之地的起源之泉,它蘊含著神奇的自然之力,只要飲下,便可在很短時間內療愈創傷和恢復力量,這是我們所擁有的最後三滴,希望可以對你今後的人生有所幫助。」

    雖然不知恢復效果如何,但來自起源之泉的東西,豈是凡物。雲澈沒有推辭,感激的收下,向著眾木靈重重點頭,便要轉身離開。

    「雲澈哥哥!」

    少女的聲音遠遠傳來,雖然焦急,卻依舊空靈的如風拂靜水。

    雲澈停住腳步,在他,還有所有木靈訝異的目光之中,木靈少女清荷帶著輕舞的綵衣,來到了雲澈的面前,她的臉色泛紅,眸光盈盈,微微隆起的胸脯隨著急促的呼吸曼妙起伏著。

    「清荷,我要走了。」雲澈微笑道。

    「雲澈哥哥……」清荷抬起雙手,瑩白的掌心中,是一串由各種異花的種子串起的手鏈,尾端,系著一枚翠綠色的小巧寶石:「這是……這是我親手做的護身符,它……它可以保佑雲澈哥哥的……」

    「……」心魂深處如有一道清澈的溪流淌過,雲澈向前,將手鏈雙手接過,他嗅到了花草的氣息,顯然,這是剛剛採摘的種子,亦是剛剛做成的手鏈。那枚水晶小巧瑩翠,卻帶著一抹少女的芳香……這是它有幸長久貼著少女的肌膚,才會有的泌人氣息。

    「謝謝你清荷,我會好好珍惜它的。」看著少女的眼眸,雲澈真誠的說道。

    「……」雲澈的話讓木靈少女低下螓首,她輕咬嘴唇,又勇敢的抬起頭來,輕輕的道:「雲澈哥哥,你以後……會常來看我們嗎?」

    「會的。」雲澈重重的點頭……她的眸光、輕語,還有少女美好無暇的心靈,哪怕是世間最鐵石心腸的人,都不會忍心拒絕和辜負。

    ——————————

    出了木靈秘地,身後的通道隨著青黑蔓藤的覆下而消失。轉身看去,毫無痕迹。

    顯然,不僅僅是有蔓藤的遮掩,這裡還有著一個特殊的自然幻陣,可以干擾生靈的視覺和靈覺。

    若只是路過,基本不可能察覺。但云澈全力凝神之下,還是能感知到些許的異樣。

    若是境界足夠,都不需要凝心探知,都可能會有所察覺……這應該也就是為什麼,木靈族基本都藏身於下位星界。

    「終究不是長久之地啊。」雲澈自言自語:「希望,這裡會一直不被發現吧。」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