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上一個時代的事,怎麼會牽連到今天?那道緋紅裂痕究竟是怎麼回事?”雲澈沉眉道。

    冰凰少女道:“神魔惡戰的後期,魔神一族在節節敗退之下,失心祭出了邪嬰萬劫輪,被封印許久的邪嬰萬劫輪在無盡的憤怒與怨恨之下劫持永夜魔君,以天毒珠爲載體,釋放出了‘萬劫無生’之毒,最終導致了神族與魔族的滅亡。讓混沌世界再沒有了真神與真魔。”

    “但,卻有一羣魔,他們卻避過了這場滅世劫難……那就是被誅天神帝放逐到混沌之外的劫天魔族!”

    雲澈:“……!?”

    “也因此,他們活了下來,而且……一直活到了今天,正欲歸來!”

    冰凰少女輕柔的一句話,讓萬道驚雷在耳邊炸響,雲澈徹底驚住,然後又閃電般的搖頭:“不……不對!雖然我見聞淺薄,但也知曉混沌之外是死亡與毀滅的世界,一旦被放逐到混沌之外,唯一的後果就是化爲虛無。他們怎麼可能到現在還活着?”

    “難道……這個傳聞是錯的?”

    “不,”冰凰少女徐徐而語:“混沌之外,的確是毀滅的世界。哪怕強如創世神和魔帝,被轟到混沌之外,用不了多久也會滅亡。所以,當年在諸神諸魔的認知中,被放逐到混沌之外的劫天魔帝與衆魔神,都早已滅亡。”

    “那怎麼會……”雲澈滿臉不解。

    “但,這個世上,卻也的確存在着一件能讓人在混沌之外長久生存的至寶。那就是七大玄天至寶中排位第六的——【乾坤刺】!”

    “乾坤刺擁有着世界最強大,最高等、最極致的空間之力。能輕易開闢空間,穿梭次元。強大到能不依賴任何媒介,從‘無’中直接開闢空間。”

    乾坤刺之名,雲澈早就聽聞。但只知其名,幾乎從未聽過任何關於它的去向或其他傳聞。只知道當世最強大的空間道具——空幻珠,便是沾染着極少許的乾坤刺之力。

    而真正的乾坤刺,它的空間力量有多強大,絕非雲澈所能想象和理解。尤其從“無”中開闢空間,在當世任何人聽來,都是虛幻到不能再虛幻的神話之力。

    “由於乾坤刺能夠從‘無’中開闢空間,因而,縱然到了混沌之外,應該也可以在虛無的罅隙中快速開闢出一個獨立空間!只要維持空間不崩塌,便可不懼外混沌的毀滅之力,在其中久存……但,所有人都並不知道,乾坤刺,偏偏就在劫天魔帝的身上!”

    “直到誅天神帝壽終正寢,直到神魔盡滅,諸神時代終結,都無人知曉這件事。”

    雲澈內心波瀾起伏,他眉頭緊蹙,低聲道:“玄天至寶……其動向應該是諸神最關注的事,爲什麼會沒有人知乾坤刺就在劫天魔帝的身上?”

    “因爲,乾坤刺在很早之前就已認主,世人皆知它的主人……雲澈,你可能猜到乾坤刺的原主是誰?”冰凰少女問道。

    “……”雲澈搖頭。

    “那個時代,七大玄天至寶,有四件至寶在神族之中,分屬四位創世神大人。創世神之首誅天神帝末厄大人有限駕馭誅天始祖劍,宙天珠認主秩序創世神夕柯大人,生命創世神黎娑大人掌控鴻蒙生死印,而元素創世神……也是後來的邪神,他所掌控的至寶,便是乾坤刺!”

    “難道說,是邪神……把乾坤刺……送給了劫天魔帝?”雲澈懵然低語,努力接受和消化着剛剛得到的可怕信息……

    這個信息,和呼之欲出的可能性,當真是無與倫比的可怕。

    “不錯。不過那個時候,他還不是邪神,而是元素創世神。在知曉他和劫天魔帝兩相傾情,且暗中結爲夫妻後,他將乾坤刺送予劫天魔帝的舉動,也不再是那麼難以理解。他對劫天魔帝明顯愛之極深,而有着極致空間神力的乾坤刺,又是世上最強的保命之物,所以,他把乾坤刺暗中送給了劫天魔帝,或許是定情之物,或許是成婚信物,也或者,只是單純的爲了讓她可以在任何危險下保命。”

    雲澈:“……”

    “而這件事,除了邪神和劫天魔帝兩人,所有人都不知道,哪怕是神族的創世神和魔族的魔帝,也無一人知曉,亦絕不會想象到這種事的發生……直到諸神時代終結,都從無人知。”

    “那……那你……又是怎麼知道的?”雲澈下意識的問出口。

    “因爲……混沌之壁上的裂痕,所傳來的,正是乾坤刺的氣息,而且一天比一天強烈,一天比一天清晰。”

    “混沌之壁,縱是創世神亦無法轟開。但,卻有三種事物能夠摧開混沌之壁,其二,是誅天始祖劍和邪嬰萬劫輪,它們能破開混沌之壁,是因層面極高的力量。而另一個能破開混沌之壁的,便是乾坤刺!它本身雖無毀滅之力,但,混沌之壁的本質是一層極其之強的空間壁障,以乾坤刺極致的空間之力,絕對可以干涉!”

    “乾坤刺的本源神芒,亦是緋紅之色!”

    “……”雲澈整個人怔立當場,猶若石化。

    冰凰少女所說的話,無疑是在告訴他,混沌之壁上的裂痕和緋紅光芒,都是來源自乾坤刺!

    乾坤刺不在混沌之中,而在混沌之外,只有可能是當年隨劫天魔帝而被放逐。而如今,操控乾坤刺,欲破混沌之壁的人……也只有可能是當年被放逐的劫天魔帝!

    在進入冥寒天池前,他做好了聽到任何可怕真相的準備。但怎麼都沒想到,竟會可怕到如此程度……

    冰凰少女緩緩敘述道:“當年,劫天魔帝與一衆魔神被放逐到外混沌之後,劫天魔帝應該是馬上動用了乾坤刺之力。乾坤刺無法穿梭混沌之壁,但卻可以在外混沌開闢獨立空間,從而,她與一衆魔神就這麼在外混沌空間生存了下來。”

    “在外混沌之中,劫天魔帝與其族人定在極力想要回歸混沌世界。用了幾百萬年的時間,他們終於又碰觸到混沌之壁……或者是打通了獨立空間與混沌之壁的奇異連接通道,也或者是將獨立空間成功依附在了外混沌之壁上,然後再以乾坤刺之力殘噬混沌之壁的空間之力,逐漸裂開一道越來越大的裂痕!”

    “而當這道裂痕足夠之大,混沌之壁再次出現缺口……便是劫天魔帝與諸魔神迴歸混沌之時!但是他們不知道,神與魔早在百萬年前就已全部覆滅,如今的混沌,是一個沒有了神與魔的世界。當年他們被誅天神帝所放逐,卻也在陰差陽錯之下,讓他們逃過了覆滅之劫。”

    雲澈許久一動不動,一言不發……也根本說不出話來。

    冰凰少女的所有話都是猜測,但,靈魂深處彷彿有個聲音在告訴他,這一切都是真的……都正在發生!

    混沌之壁上的緋紅之光,是乾坤刺的空間之力。

    而混沌裂痕的後方,竟是遠古時代,本該早就覆滅的魔!

    在如今的世界,一個真神或真魔如果現世,那將意味着什麼?

    這個世界早已沒有了神的力量,也早已“退化”至無法承受,也不會再誕生神之層面的力量,若這樣的力量忽然再次出現,那麼,毫無疑問,整個混沌都將任其掌控,任何生靈,任何力量都不可能反抗,只要他願意,將可以奴役萬靈,毀滅萬生,無人可逆。

    更可怕的,是這樣的魔,不止一個。

    更更可怕的……劫天魔帝不是普通的魔,而是和創世神同等層面的魔帝!

    哪怕其他的魔神都早已在外混沌全部葬滅,只餘劫天魔帝一人,她若來到如今的世界……別說東神域,就是十個、百個如今的神界,都絕無一絲一毫抗衡的可能!

    什麼神王、神君、神主……在真神,在創世神層面的力量面前,皆爲螻蟻!

    “現在,你懂了嗎?”冰凰少女幽幽說道。

    “呼……”雲澈深吐一口氣,低念道:“我實在是不想懂。”

    魔帝啊……腦海中單單閃過這兩個字,雲澈便全身上下直泛涼意,那是多麼可怕的存在,別說抗爭的可能,當真是想都無法想象。

    想到這一切的根源,雲澈暗暗咬牙……他現在真想指着四大創世神之首末厄的鼻子破口大罵:你特麼有病啊!人家邪神和劫天魔帝好上關你什麼事!又不是搶的你老婆!什麼神族尊嚴,什麼洗刷恥辱,都是狗屁!就是吃飽了撐的……還給我們後世留下了這麼巨大的一個禍患!

    特喵的邪神也是!那劫天魔帝究竟是有多大的魅力,居然讓你把乾坤刺都給了她,否則早在外混沌滅的渣都不剩……也不至於發生這麼多破事!

    “那些魔神生死未知,但乾坤刺的動向,證明着至少劫天魔帝還活着。”冰凰少女繼續說着那個無比可怕的事實:“魔帝之力,絕非現世可以抵抗。她當年被末厄大人算計,在外混沌掙扎苟存數百萬年,歸來時必定恨滿乾坤,在知道末厄大人已死,諸神已滅後,也極有可能會將這幾百萬年的恨怨發泄於現世……後果,根本無法預料。”

    聽到現在,雲澈已經逐漸明白了什麼。他看着少女的無暇的玉體,道:“你說我是‘唯一的希望’,指的是讓繼承邪神力量的我……去勸阻……劫天魔帝?”

    “對。”冰凰少女道:“乾坤刺的氣息越來越清晰,混沌之壁總有裂開之日。到時,能阻擋劫天魔帝的不是力量,而是‘情’之一字。”

    “乾坤刺在劫天魔帝身上,邪神始終都清清楚楚,在邪嬰滅世之後,他耗盡剩餘的存在,留下了一滴不滅之血……爲的,就是預想到這一天的到來。”

    雲澈嘴脣微張:“……”

    “你身上繼承的,不僅僅是邪神的力量,還有着邪神的意志。”

    “唯有繼承邪神力量與意志的你,能夠讓重歸混沌的劫天魔帝念及與邪神之情,從而不會降下禍世劫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