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個聲音毫無感情,亦毫無預兆,像是忽然從空間裂縫中傳出來,兩個魂宗黑衣人頓時一驚,猛然回身,一眼看到雲澈就站在他們身前不到兩步距離,直直的盯著他們,臉上沒有一絲的表情。

    「居然自己跳出來找死,果然是個無可救藥的蠢貨。」拚命逃竄中的大師兄低聲嘲諷道。

    看到雲澈的樣子和氣息,魂宗二人的心驚快速散去:「不錯,正是你魂宗的爺爺,是不是想著來抱爺爺的大腿啊……唔!」

    轟——

    一聲悶響,很低,但卻沉悶的像是在靈魂深處炸開。

    雲澈的身影,就如鬼影般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雙手同時轟在了他們的胸口……澎湃玄氣瞬間釋放,再瞬間收斂,隨之,他雙臂收回,轉過身去,步履緩慢,卻是轉眼之間,消失在了所有人的恍惚視線之中。

    兩個魂宗黑衣人雙目外凸,在雲澈身影消失之時,他們便如兩根沒有生命的木頭樁子,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沒有聲音,沒有抽搐,唯有口中、鼻中瘋狂湧出混著白沫和內臟碎末的猩血。

    顧小憐眼睛瞪大,獃獃的看著,許久都無法回神。而遠處,逃遁中的兩人也已停了下來,面如蠟紙,如石雕般一動不動,像是被忽然抽走了魂魄。

    雲澈繼續向東,一段距離后,他騰空而起,速度加快,逼近向山脈中部。

    剛才所殺魂宗兩人的嘴臉和行徑,以及玉劍門三人對魂宗的恐懼,已足夠看得出魂宗是怎樣的宗門。

    神界也好,下界也好,身為主宰宗門,不但要有足夠大的實力勢力,更需要足夠的人心。比如天玄大陸的四大聖地的「聖地」之名便是對自己的美化,就連在吟雪界有著絕對實力的冰凰神宗,也斷然不會惡意仗勢欺凌無辜之人。

    但魂宗顯然不在此列。

    那三個玉劍門弟子在聽到魂宗之名時的瞬間反應直接證明魂宗在黑琊界的惡名昭著,但他們卻絲毫不敢反抗,又可見魂宗的一手遮天。因為魂宗上有神武界為大樹,在黑琊界,又通過挾持黑羽商會等手段,掌握著各大宗門的把柄,讓他們敢怒而不敢言,更不敢妄動。

    雲澈速度逐漸加快,對付魂宗的方法也在腦中快速成型。這時,一抹嬌小的彩影晃過他的眼角,他的視線不由自主的向下,然後竟怔了好一會兒,就連速度也緩了下來。

    那是一個外表尚未脫離「稚齡」的小女孩。

    大概十二三歲的年紀,卻有著一張讓人看一眼,卻不敢幾乎不敢相信其存在的精緻玉顏。眉似月、目若星、唇如脂,目光所能看到的每一寸,每一絲,都似粉雕玉琢。

    她體態嬌小,一身彩裙,七彩的顏色和所在世界的灰暗色調格格不入。山風拂過,裙下裸著一雙白玉也似的纖細小腿。雪足小巧,踏著一雙七彩琉璃,不知用什麼材質做成的漂亮鞋子。

    女孩身上的玄氣只有王玄境,以她的年齡,本也算是了不起了,但在這個危險的世界,她的玄力卻是低的可憐,而她卻又是孤身一人,周圍並無長者相伴。

    雖然不知道她是怎麼來到此處,但她顯然一點都不害怕,因為那兩枚細月似的眉毛正稍稍彎翹著,就連唇瓣,也一直保持著一個可愛俏皮,卻又美得讓人看了再也難以離開目光的弧度。

    她在這個危險的世界里輕盈的踱著步子,像是在開心的欣賞著風景,華麗亮眼的彩裙輕輕飄蕩,恍惚間,就如一隻絕美彩蝶在輕盈曼舞。

    她的笑顏很可愛,又有著一種說不出的妖異。

    雲澈目光的目光追隨著女孩好一會兒,才忽然驚覺,移開目光。

    一個才這般年紀的女孩,竟能讓他產生如此強烈的驚艷感,這本身就是一件堪稱可怕的事。雲澈的心潮泛起波瀾……他本以為,這一生,除了茉莉,再不可能有人帶給他這種感覺,沒想到,這世上竟然存在一個能如初見茉莉時那般衝擊他心靈的女孩。

    而且,這個女孩的年齡,似乎要比他初見時的茉莉還要小上一些。

    王玄境的玄力,周圍又沒有人相伴,她是怎麼到這個地方的?她一個人的話,在這裡遇到任何一隻玄獸,都會極為危險……不對!若是遇到人,要遠比遇到玄獸還危險的多。

    不由自主的想到這一點,他又微微晃頭,將這些多餘的雜念拋開,繼續向前飛去……只是,他在這時,就在女孩所去方向的不遠處,他感覺到了一個強大的氣息。

    一個神劫境初期的強大氣息!

    這是一個身材高大,面相冷峻,身上又帶著明顯戾氣的中年男子。雲澈看到他時,對方也已注意到了那個小女孩,雲澈眉頭皺了皺,若是其他地方倒不用擔心,但,在這種沒有法則約束的險惡之地,一個正常男人遇到一個落單、毫無反抗之力,卻有著讓星光失色外表的少女……會發生什麼,毫無疑問。

    魂宗在前,不要多管閑事徒生事端……雲澈心中低念一聲,轉過目光,加速飛向了東方。

    在黑琊界,能成就神劫境,絕非是大人物級別。這個中年男子也是如此,但在他看到視線中的彩裙女孩時,他完完整整的露出了雲澈預料中的反應。

    他的眼睛發直,在他屏住呼吸的那段時間,他甚至感覺自己在做夢,因為以他千年的認知,都無法相信這世上最存在美好到如此程度的事物。

    女孩或許並不知道自己的魅力有多麼的可怕,亦沒有察覺到危險,反而主動走向了中年人,晶亮的美眸露出著疑惑:「叔叔,你為什麼這麼看著我呢?我以前有見過叔叔嗎?」

    她的聲音帶著些許稚氣,更多的是神女輕吟般的純美與空靈。竟是讓中年人全身猛一個激靈,目光依然直勾勾的看著,一種從未有過的燥氣,在體內快速的升騰,轉瞬便強烈到幾近失控。

    以他的修為、地位,早已是妻妾成群,絕不匱乏女色,以他的心性閱歷,也斷然不會輕易被女色所迷心,更是從來沒有戀.童這類癖好,但眼前這個女孩,卻讓他全身的每一個部位都像是燃燒起了火焰……

    那是一種此生從未有過的強烈衝動,讓他想要狠狠的撲過去,將她劫走,收藏,盡情把玩,肆意蹂躪……就像是擁有了一顆從天上掉落凡間的星辰,單單一想,都是一種願意用萬死去交換的滿足感。

    雖然已不剩下多少思考能力,但中年人的靈覺還是快速的掃了一下周圍,確認著這個女孩真的是孤身一人。他用力咽了一口口水,向女孩走進,露出一張溫和的笑顏:「小姑娘,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這裡可是很危險的,叔叔保護你好不好?」

    看著他的樣子,女孩的嬌小的身體在向後縮,警惕的道:「可是,叔叔的樣子……看上去好像壞人。」

    中年男子的面孔在抽搐,隨之竟露出一個以前從未有過的醜惡表情,雙手急不可耐的伸出,五指失控的抓動著:「我以前不是壞人,但今天,就當次壞人好了!」

    過於耀眼、可怕的誘惑摧毀著他心中的正道,燃燒起他所有醜惡的本能,聲音甫落,他已如餓狼般撲向女孩。

    「啊——救命啊!!」

    黑魂山的空中頓時響起女孩的尖叫聲。

    砰!!

    中年人的身體剛剛撲出,便如忽然撞在了空氣牆上,忽然而至的巨力將他狠狠震開,他略有些狼狽的落下,一眼看到,女孩的身前,站著一個面色冷淡的青年人。

    「馬上滾!越遠越好。」雲澈右臂前伸,掌心直對中年人的胸口。

    靠……我怎麼就管不住這手!!

    「你……是什麼人?」雲澈的出現,讓中年人臉色一陣陰暗不定。

    雲澈沒有回答他,語帶嘲諷:「以你的修為,在黑琊界必定也是個有頭有臉的人,卻要欺凌一個才十幾歲的小姑娘。這醜事要是傳出去,怕是你一聲名譽都要毀的一乾二淨,趕緊滾吧!」

    雲澈的話讓中年人瞳孔一縮,臉上露出惶然,但馬上又快速的轉為兇狠,冷笑道:「年輕人,說的好。但,如果你死了,又怎麼會傳的出去呢。」

    他身上的玄氣猛然爆發,一股強烈的殺機牢牢鎖定雲澈:「不自量力的小鬼,死吧!!」

    雲澈臉色一陰,已是先於中年人衝出,劫天劍瞬間抓於手中。對方的玄力是神劫境,好在只是初期,但若不出劫天劍將極難對付。而且後方的女孩離的太近,以她才王玄境的玄力,稍稍碰到點餘波就會必死無疑,必須速戰速決。

    重劍轟至,完全不符常理的巨大威壓讓中年人面色一變,本只是動用了一成的玄力頓時完全湧上。

    轟——

    一聲巨響,兩人腳下的地面瘋狂崩裂,力量也死死僵持到了一起。中年人眼瞳放大,根本不敢相信一個才神魂境初期的人,竟然正面擋下了他的力量:「你……竟然……」

    「轟天!!」

    雲澈的力量,在這一瞬間無情暴漲,中年人頓時臉色大變,隨之一聲慘叫,如被颶風摧斷的枯木橫飛了出去。

    雲澈身體一轉,劫天劍上火焰爆燃,鳳凰之鳴與天狼之嘯嘶空響起。

    「鳳凰天狼斬!!」

    轟隆!!

    燃燒著赤紅火焰的狼影刺穿空間,無情轟擊在倒飛中的中年人身上。

    「嗚啊啊啊啊啊……」

    凄厲的慘叫聲中,被火焰包裹的身影直被轟擊到數十里之外,隨之一道火光在數十里之外衝天而起,驚起獸吼連天,那個中年人已是生死不知。

    他的星神碎影和天狼獄神典都是來自茉莉。星神碎影他已經不敢在神界使用,天狼斬自然也不能,但他以鳳凰炎力和天狼獄神典輕易融合而成的「鳳凰天狼斬」當然不在此列。

    雲澈微吐一口氣,收起劫天劍,轉過身來。而女孩已是蹦蹦跳跳的來到他身前,一雙彷彿點綴著璀璨寒星的美目星光閃閃的看著他,纖眉彎下,臉上掛著可愛之極的輕笑:「哇!大哥哥你好厲害,謝謝你救了我,我剛才都快要嚇死啦。」

    「……」雲澈眨了下眼睛,微微低頭:「可是小妹妹,看你的樣子,好像一點都不害怕啊。」

    「才不是。」女孩翹了翹鼻尖,然後伸手捂著兩邊臉頰,笑盈盈的道:「不過呢,人家這麼可愛的小蘿莉,就算害怕,也不可以表現出來的,不然就不可愛了。」

    小……

    蘿……

    莉……!!??

    這小姑娘,從哪裡學來的這個詞!!

    ————————————

    【雲澈小兒,叫你丫多管閑事,等著受虐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