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分……裂?

    冰凰少女的話中,又出現了一個他完全理解不能的字眼。

    “分裂是什麼意思?”雲澈愕然問道。

    冰凰少女道:“邪神與劫天魔帝的後代,是一個女孩。繼承着邪神的神力和劫天魔帝的黑暗魔力,她無疑半爲人,半爲魔。在神族,會爲諸神所不容,若送去魔族,也同樣爲魔族所不容。”

    “末厄大人與邪神一戰,末厄大人雖勝,但我猜想,末厄大人應該是自知勝之不武,勝之有愧,因而無顏強令邪神將他和劫天魔帝的女兒徹底抹殺,而是提出了一個折中的要求。”

    “那就是,抹去她身上‘魔’的部分。所留下的‘非魔’的部分,可留在神族。”

    雲澈:“……”

    “邪神別無選擇。且對他而言,這已是所能得到的最好結果。於是,他毀去了女兒的軀體,然後分裂了她的靈魂……將‘魔魂’分離,只餘‘神魂’,再給神魂重新塑體——或許在你聽來不可思議,但對創世神靈而言,這些都並非難事。”

    “靈魂被分裂,亦意味着曾經的過往、記憶全部潰散,‘神魂’重塑軀體後,衍生的,也將是一個全新的存在。而,‘神魂’的部分雖可就此留在神族,但,卻絕不容許被人知道那是邪神(和劫天魔帝)的女兒,甚至,要他終生不可再見她。”

    雲澈眉頭深皺,雙手不自覺的握緊。就神族和魔族的立場,末厄會有這樣的要求再正常不過。但已成爲父親的他,深深知道這對邪神而言是多麼殘酷的一件事。

    他無法想象自己永遠不能再見無心,無心也永遠不知道世上有他這樣一個父親存在的情形。

    “於是,邪神將女兒的‘神魂’託付給了一個他最爲信任的神族,讓那個神族爲她重塑神軀,重獲新生,並就此留在那個神族……而邪神自己,他或許是失望透頂,或許是萬念俱灰,也或者是自責自愧,在那之後就此棄下‘元素創世神’之名,並自封‘邪神’,就此避世,再不過問任何神族之事,也再未和那個他託付女兒的神族有過接觸。”

    捨棄無上的創世神之名,自封邪神……

    “邪神”,這個地位崇高,萬靈仰望的神名……雲澈此刻聽來,卻清楚的感受到了一種深深的悲哀。

    “就此,邪神女兒的‘神魂’留在了那個神族之中,並在那個神族族長的刻意安排下,成爲了他的女兒,享受着最好的待遇和保護……因爲邪神對他們一族有着大恩,讓他甘願用一切去守護他的女兒,也永遠保守着這個祕密。”

    “而邪神女兒的‘魔魂’……邪神無論如何,都無法狠心下手將她抹去,於是,他用某種方法瞞過了末厄大人的感知,將其藏在了一個臨時開闢出的隱祕之地,將那裏化作適合她存在的黑暗世界,恐她太過寂寞,又在其中放置了許多黑暗生靈與之爲伴。”

    冰凰少女的講述在此停住,雲澈安靜的聽着,明明是遠古時代的傳聞,且似乎都是冰凰少女基於某些認知的猜測,但不知爲何,聽到後來,他心裏莫名的觸動,有一種奇異的……似曾相識感?

    “冰凰神靈,你剛纔和我說的話,與你之前提的有可能比邪神意志更強的‘助力’,有何關係?”雲澈問道。

    冰凰少女緩緩說道:“邪神與劫天魔帝的女兒……依然在世。”

    “什麼!?”雲澈脫口驚呼。

    “那場導致諸神諸魔葬滅的惡戰和後來的邪嬰之難,‘神魂’所重生的女孩因那個神族的全力守護和一艘刻印着乾坤刺之力的神奇玄舟而神奇的活了下來……而魔魂的部分,則因被邪神隱在下界的一個小世界,而沒有受到波及,同樣存在至今。”

    雲澈:“……”(那種莫名的觸動和熟悉感愈加強烈。)

    “而這些,都非我在遠古時代的認知,而是皆來自於你的記憶。你亦是這世上第一個知道邪神女兒還活着的人。”

    冰凰少女的這番話說的雲澈徹底懵住:“我的記憶?我見過她……們?”

    冰凰少女在這時,給了雲澈一個再明顯不過的提示:“當年,邪神託付‘神魂’的那個神族,名爲……劍靈神族!”

    “而那個神族,有着一艘在諸神時代盛名已久的玄舟!那艘玄舟內部自成一世界,是當年邪神還是元素創世神時贈予劍靈一族,有着極強的空間穿梭能力,而其空間之力,正是邪神以乾坤刺刻印!”

    “亦是……你記憶中的‘太古玄舟’!”

    “……”

    “………”

    “……!!”

    雲澈的眼睛一點點的瞪大,然後像是被雷劈了一樣傻在那裏許久,才嘴脣開合,艱難無比的吐出一個名字:“紅……兒!??”

    “她真實的名字,叫‘靈菀瑚’,是劍靈神族的族長‘靈禛’之女,我當年還見過她。”冰凰少女道:“只是那個時候,我怎麼都不可能想到,她竟會是邪神的女兒。”

    “……”雲澈久久保持嘴巴大張的狀態,怎麼都無法合攏。

    茉莉曾經告訴他的,遠古神族中可以化劍的劍靈神族……

    只要有足夠的靈力,便可以任何穿梭空間的太古玄舟……

    還有那個將紅兒託付給他的殘末之魂所說的那些玄奧的話語……

    “我只是個守護者……我的小主人……我的種族……也早已被世人所遺忘……無須再提起……我的小主人……她身中可怕魔毒……混沌之間……唯有天毒珠可解……爲不讓魔毒擴散……小主人被封入了‘永恆之樞’……”

    “混沌動亂……神魔惡戰……蒼穹顛覆……神慟天哭……我帶小主人駕馭玄舟逃離……‘永恆之樞’封鎖了小主人的身軀和靈魂……也讓她的氣息消失於混沌之間……從而讓她躲過了那場覆天之難……只要以天毒珠淨化她身上的魔毒……她便可重新醒來……我悲苦一生,也可終得善果……”

    一切,都和冰凰神靈的話語那般吻合!

    而紅兒所化的劍……

    劫天誅魔劍……

    劫天……

    劫天魔族!

    紅兒……真的就是……邪神和劫天魔帝的女兒!?

    “在那個時代,劍靈族長的小女兒‘菀瑚’之名人盡皆知,因爲她在劍靈一族最爲受寵,族長夫婦待她勝過其他所有兒女。任誰都不會懷疑她是劍靈族長的親生女兒。”

    “後來,誅天神帝末厄大人死後,神魔兩族囤積已久的怨怒以無主的誅天始祖劍爲導火索徹底爆發,劍靈一族由於有着黎娑大人賜予的光明神力,所化之劍‘誅魔劍’是魔族極大的剋星,因而遭到魔族不遺餘力的攻擊,成爲最先滅亡的神族。”

    “據說,爲了對付劍靈神族,魔族卑劣的動用了極其可怕的魔毒——一種連黎娑大人都難以在毒發斃命前淨化的魔毒。無數劍靈,包括族長夫婦都身中魔毒,先後隕落……”

    “但後來,在整理覆滅的劍靈一族屍身時,卻並未發現小公主靈菀瑚的身影,同樣消失的,還有它們一族的主玄艦——乾坤靈界。”

    乾坤靈界……便是如今歸屬雲澈的太古玄舟!

    “那時,諸神皆以爲劍靈小公主已神魂俱滅,乾坤靈界爲魔族所奪。沒想到,竟是完全隔絕氣息,以乾坤靈界的空間之力躲入了空間的罅隙……我想,在那時已經沒有了乾坤刺的邪神,亦以爲她已經死了。”

    “直到跨越了無數的空間和時間,在命運的安排下,遇到了擁有天毒珠的你。”

    “……”雲澈腦子嗡嗡的。

    這也太……離奇了!

    紅兒……那個他當年無意間“撿”來,調皮搗蛋,驚驚乍乍,能吃能睡,腦洞清奇,無法無天,處處透着怪異,比怪物還怪物的小怪物……

    是……是……是……邪神的女兒!?!?

    雲澈的腦殼和心臟直哆嗦……

    這尼瑪……

    “我猜想,當年邪神在將女兒的‘神魂’託付劍靈神族的族長後,是劍靈族長爲她重塑的身體。而由於那終究只是半魂,爲讓她靈魂完整,也爲了讓世人相信那是他的女兒,劍靈族長獻祭出了自己的神力和神魂,讓邪神女兒的神魂‘成長’至完整,而新生之後的靈菀瑚……也就是紅兒,她因此擁有了劍靈神族的神力與特性,有着劍靈一族的神息和光明神力,所化之劍,亦帶着‘誅魔’屬性。”

    “但,卻又不是純粹的誅魔劍!”

    “劫天……誅魔劍。”雲澈低聲道:“‘劫天’二字,便是來自……劫天魔帝?”

    “對。”冰凰少女道:“即使‘魔魂’部分被割離,但‘本質’永遠都不會變,她是邪神的女兒,也是劫天魔帝的女兒。就算沒有劍靈族長的神力神魂,紅兒自身也會有化劍的能力,因爲劫天魔帝所引領的劫天魔族,本就是一個能化劍魔族。”

    “……”雲澈木然點頭。當年在太古玄舟“撿到”紅兒後,茉莉就曾和他提到過,上古時代,神族和魔族各有一個能化劍的種族,一爲劍靈神族,一爲劫天魔族。

    在紅兒第一次化劍,茉莉分別看到劍身所銘的“誅魔”和“劫天”時,都露出了奇異的反應。他詢問時,茉莉數次欲言又止……然後說着“絕無可能”四個字。

    “劍靈神族所化之劍,爲誅魔劍,是魔之剋星。而劫天魔族所化之劍,爲‘劫天魔神劍’,是光明玄力的剋星。”

    “劫天魔神劍”五個字讓雲澈心中一震……他瞬間回想起,當年和弒月魔君的那一戰,在他召出紅兒時,弒月魔君先是喊出了“誅魔劍”,然後又驚吼出了“劫天魔神劍”。

    “而作爲劫天魔族的魔帝,魔族四魔帝之一,劫天魔帝所化之劍,則爲‘劫天魔神劍’的極致——‘劫天魔帝劍’。”

    “紅兒所化之劍,卻無比的詭異。竟融合了‘誅魔’與‘劫天’之力,化作違逆認知,在上古時代都從未出現過的‘劫天誅魔劍’,她的未來,她的極限,無法預料,無法想象。”

    “那……那劍靈神族,或劫天魔族,也是通過吃劍來增強力量的嗎?”雲澈問道。

    “不,不僅是劍靈神族和劫天魔族,無論是遠古還是現世,我從未聽聞過有哪個種族,哪種生靈以劍爲食,並可通過吃劍來增強力量……至少在我的認知裏,從未有過。”

    雲澈:“……”

    “這隻能理解爲……紅兒奇異的出身和慘變命運下,所發生的某種特殊異變,一種連我都無法理解的異變——畢竟,作爲邪神和劫天魔帝的女兒,混沌歷史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神與魔的結合,紅兒本就是創世神層面的存在,的確非我一個平凡神靈所能認知。”

    紅兒……在雲澈眼裏,拋開她那些不正常的特性,作爲一個女孩,她就是個單純無比的小丫頭,單純到只剩下吃和睡,永遠那麼無憂無慮。

    尤其她那雙硃紅色的眼眸,從來不曾有過一絲的渾濁與塵埃。

    而她如此單純的性情和外表之下,竟然……

    這時,雲澈忽然想到了什麼,猛的擡頭:“你剛纔說,被分裂出的‘魔魂’也依然在世,難道……難道就是……”

    ——————

    【咳!歡迎添加本火星微信公衆號“huoxingyinli99”,或直接公衆號搜索‘火星引力’,會有準確的更新預告,和一些很奇怪的內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