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冰舟飛快穿梭,終於脫離了黑魂山脈區域,然後落在了十幾裡外的一塊安全區域。

    「好了,這裡很安全了。」雲澈把冰舟融化,長長舒了一口氣。

    「姐夫,那我們接下來去哪裡玩呀?」小茉莉仰頭看著他,那嬌軟的模樣、眼神,簡直就像是在面對親姐夫。

    「哦。」雲澈伸手一指:「你可以去那邊或者那邊或者那邊,只要不再進黑魂山,去哪裡玩都行,或者你怎麼來的就怎麼回去,那我就先走了。」

    「啊啊啊!不許走!」

    還沒等雲澈轉身,女孩的小手已是牢牢抓住他的衣角,生氣的道:「你是不是又要丟下我一個人不管?你難道忘了你是我的姐夫,姐夫保護小姨子是應該的……不對,是必須的!從現在開始,你必須時時刻刻寸步不離的跟著我,絕對不可以一個人私自跑掉!否則……就是這個世界上最不可以原諒的人!」

    雲澈攢足了耐心,認認真真的道:「小姑娘,我再說一遍,我不是你姐夫,不許亂認!」

    「就是就是!」小茉莉手兒一伸,伸出手指開始重新向他演示神奇的推算過程:「茉莉是你的妻子,茉莉是我的姐姐,那麼你就是我的姐夫,我是你的小姨子……嗯!就是這樣,完全正確!」

    「……問題是,你和茉莉根本就不是姐妹啊!」雲澈嗷道。

    「她是茉莉,我是小茉莉,又都是女孩子,茉莉當然是小茉莉的姐姐,小茉莉當然就是茉莉的妹妹!這麼明顯的事,你居然還想賴賬嗎!咦?難道你的妻子是男孩子?」

    「……這不是性別的問題!」雲澈剛剛才平息下去的情緒愣是再次狂躁起來:「小姑娘,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胡鬧任性也有個限度好不好?」

    「啊咦?姐夫誇我可愛?討厭啦,人家本來就是世界上最可愛的女孩子,就算姐夫誇我我也是不會開心的,嘻嘻嘻。」小茉莉雙手捂起臉頰,有些害羞的道。

    「~!@#¥%……」雲澈一口老血涌到嗓子眼,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平靜平靜平靜平靜啊!!老子可是當年一個人罵得淮王和一眾守護家族諸王府灰頭土臉羞愧欲死,嘴炮技能MAX的超級大能,還對付不了一個小姑娘!?

    他臉色迅速一整,忽然彎下腰,直勾勾的看著小茉莉,臉龐幾乎都快碰觸到她粉嫩的小臉上,微眯的眼睛里也放射出很是危險的光芒:「好吧好吧,小姨子呀,既然你這麼確定我是你的姐夫,那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呢……小姨子的屁股,有一半是姐夫的唷。」

    「……」小茉莉的星眸眨了眨,然後忽然一瞪,陡然發出一聲分貝高到嚇人的尖叫。

    「啊!!你你你……混蛋!變態!色魔!快來人啊,這裡有一個想佔小姨子便宜的大變態,救命啊——唔唔唔……」

    雲澈閃電般的上前,一巴掌捂在她的唇瓣上,讓她後面的驚叫聲化為嗚咽,雖然視線里沒有人,但這小丫頭的尖叫聲簡直可謂驚天動地,傳到幾十里之外都是輕的,這要是把什麼人給引過來,跳到黃河都洗不清了。

    哎等等?黃河是什麼河?我為什麼要說黃河?

    而且她的罵人用詞……怎麼都和茉莉一毛一樣。

    「不許叫!我就是和你開個玩笑啊……好好好,我錯了,我向你認錯總行了吧。」

    看到雲澈認慫,小女孩的掙扎這才弱了下來,但一雙睜的大大的眼睛依然生氣的看著他。

    雲澈鬆開手,小茉莉立即警惕的後退兩步,小臉微紅,氣鼓鼓的道:「你真的知道錯啦?」

    「是是是,我知錯了。」雲澈伸手捂頭……我特喵的這是造了什麼孽啊。

    「哼!」小茉莉唇瓣和鼻尖都高高的翹起:「看在你是我姐夫的面子上,我就大方的原諒你一次……不過只有一次!我可警告你哦,雖然我是個只有十七歲……啊不對不對,雖然我是個只有十三歲的小蘿莉,但我也不是可以隨便欺負的,哼!」

    「……」雲澈一抬頭:「你……十……七……歲!?」

    「哪有!」小茉莉眼眉一彎:「人家明明是這麼小這麼可愛的十三歲小蘿莉,怎麼可能那麼老,姐夫的耳朵是不是壞掉啦?」

    「……這是你自己說漏嘴的。」雲澈道。

    小茉莉手兒罩在耳朵上:「姐夫你說什麼?風太大沒聽見!」

    「……不管你幾歲,我沒工夫陪你玩了!」雲澈心態已炸,惡狠狠的道:「小蘿莉,你知道我為什麼要來這個地方嗎?我是來殺人的,你真的要一起嗎?!」

    本以為絕對能把她給嚇到,但,他話音剛落,小茉莉卻是忽然興奮的雙眸放光:「殺人?好啊好啊!我要去我要去!」

    「……我要殺的不是普通人,」雲澈伸手一指:「跨越這座黑魂山,便是黑魂宗!黑魂宗你總知道吧?」

    「黑餛粽……?」小女孩一歪頭,疑惑道:「是一種好吃的粽子嗎?」

    噗……雲澈險些吐血,咆哮道:「黑魂神宗!黑琊界最厲害、最殘忍、最可怕的宗門!比你之前遇到的壞人和玄獸要可怕一萬倍!尤其見到你這個年齡的小女孩,會直接扒光衣服然後……呃,吃掉!懂了嗎!」

    「啊!居然有這麼壞的人,太可惡了!」雲澈的話讓小茉莉頓時義憤填膺,小拳頭都緊緊握住起來:「姐夫,我一定要和你一起去,看著你把那些壞人全部打倒,我會很努力的給姐夫加油的!」

    「~!@#¥%……」雲澈忽然有一種一巴掌把自己拍暈過去的衝動:「你……就不怕被他們抓到然後扒光衣服吃掉嗎!」

    「當然不怕!」小茉莉別說害怕,一張小巧的臉兒嬌笑盈盈:「因為有姐夫保護我啊。」

    「呵呵呵,」雲澈乾笑:「黑魂神宗是這個黑琊界最危險的地方,那裡到處都是比我厲害的人,我去了連我自己都保護不了,能不能活著回來都不知道,哪有工夫保護你!你要是硬跟著我去,就等著死在那裡好了。」

    小茉莉唇瓣微張,似乎是被嚇到,然後卻又忽然纖眉一蹙,氣憤的道:「你怎麼可以這樣!身為姐夫,居然連小姨子都保護不了,你你……你怎麼可以這麼沒用!」

    雲澈:「……」

    她黑漆漆的眼眸一轉,忽然想到一個「關鍵」的問題,質問道:「既然是做危險的事情,那為什麼茉莉姐姐沒有和你一起呢?雖然我年紀小,但我也知道夫妻就應該同心協力同甘共苦,為什麼只有你而沒有茉莉姐姐呢?」

    「啊!我知道了!一定是因為你太沒用,保護不了茉莉姐姐,所以她才沒有和你在一起。」

    噗!

    小茉莉「無意」的一句話,猶如一把刀狠狠刺進雲澈的心臟。

    「我長大之後要找的男人,最少最少要能保護我,讓我不被任何人欺負,絕對絕對不要找像姐夫這麼沒用的人,我要是茉莉姐姐,就乾脆離開你遠遠的,再也不要見到你,哼哼!」

    噗!!

    第二把刀捅進了心臟。

    看到雲澈一下子僵硬難看的臉色,小茉莉的眼睛越發興奮亮燦:「咦?難道真的被我猜中了嗎?哇!我果然好聰明……不過,如果真是這樣的話,茉莉姐姐也好可憐呢,姐夫不但沒用,還是個要丟掉小姨子不管,不負責任的人!要是茉莉姐姐遇到危險,或者被人欺負的話,姐夫肯定也不管不顧,更幫不了她,只能一個人默默的承受,被人欺負死了都不知道……嗚,茉莉姐姐真的好可憐。」

    噗!!!

    第三把刀……

    刀刀見血。

    雲澈伸手捂住自己血淋淋的心口,哆嗦著聲音道:「我……還有事,先走了……你自己玩……」

    說完,他不敢等小茉莉說話,「嗖」的騰空而起,逃命似的遠竄而去。

    「哇啊啊!回來!不許走!!」

    「不許丟下我……你居然敢丟下小姨子不管……我要告訴茉莉姐姐……我真的會告訴茉莉姐姐的…………」

    …………

    …………

    小茉莉的驚叫聲越來越遠,然後……總算清凈了。

    「呼——」雲澈呼了一口無比之長的氣,然後一巴掌按在臉上。

    居然差點被一個小丫頭片子給搞崩潰……人生之恥啊!!

    那小丫頭不會是老天派人故意折磨我的吧!!

    ——————————

    再回黑魂山脈,這次雲澈的速度快了很多,不過也沒忘記觀測和牢記下方的山勢地形。很快,千里已過,再前方,便是屬於魂宗私有的山域。

    雲澈的速度慢了下來,他從空中降下,緩步走向前方,腳下踩過片片枯草,卻是毫無聲息。

    就在他踏進東部山域時,他的身影快速變淡,直至完全消失。

    而他的手中,已夾起了一把小巧的蝶形短刃。

    音蝶刃!

    「魂宗……該是你們還債的時候了!」他低吟著,目光一片陰寒,折射著不啻於音蝶刃的刺骨寒光。

    這世上最可怕的敵人,便是看不見的敵人。

    他要送給魂宗的第一份大禮,便是無聲的恐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