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麼重要的東西,你居然交給我?”雲澈將星神輪盤握緊,手掌雖幾乎無重量感,卻是壓覆着一個王界的命運。

    如果他不將它還給星神界,那麼多年之後,隨着最後一個星神的隕落,世上將再無星神和星神界。

    星絕空面孔劇烈的抽搐着,他怎麼可能願意將它交給雲澈,但他真的別無選擇:“我的神力已廢,星神盤……已成無主之物,把它交給彩脂……她與天狼神力的契合還要超過溪蘇……讓她掌控星神盤……繼位星神帝……”

    在所有星神中,彩脂年齡最小,資歷最淺,是不適合接過星神盤,繼位星神帝之人。但,星神帝雖然精神恍惚混亂,但還算明白,想要讓雲澈將其還給星神界,唯有是彩脂。

    “呵,呵呵……”雲澈冷笑出聲:“事到如今,居然還想綁架我和彩脂的感情?還要讓彩脂擔負起星神界的未來?你配嗎?”

    “你不配!你根本連提到她名字的資格都沒有!”

    星絕空目光垂下,嘴脣發顫,心魂之冷遠超軀體的冰寒,他頹然道:“我知道……我不配爲父……”

    “你,不錯了。”雲澈冷然切斷他的話:“你不是不配爲父,而是不配爲人!”

    “溪蘇……茉莉……彩脂……你的親生兒女,他們一個比一個優秀,是老天賜給你,賜給星神界的瑰寶!而你,都做了些什麼!”

    雲澈說話間,雙手不自覺的緊握,幾乎要忍不住一腳踩爆他的頭。

    找回雲無心,身爲一個有女兒在側的父親之後,他愈是無法理解同樣身爲父親的星絕空爲何竟可對自己的兒女做到那般地步!?

    經歷了漫長的歲月,達到了至高的巔峯……人真的都會變成那個樣子嗎?

    “是……我不配,不配爲父,不配爲人,”星絕空悽聲道:“但……至少……我不能讓星神界滅在我手上……我不能對不起列祖列宗……”

    “呵,呵呵呵……”雲澈像是聽了一個巨大的笑話:“這話從你嘴裏說出來,真是可笑至極。”

    “曾經的星神界何等崇高的存在,卻在一夕之間墮毀至此,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是誰?你早就已經對不起星神界的列祖列宗,將來你死後,他們哪怕要闖入地獄,也會爭相把你撕成碎末,讓你永世不得超生!”

    “……”星絕空的軀體在顫抖中癱軟,目光如死人般灰敗。

    雲澈手掌擡起,五指一抓,星神盤消失在了他的手上,他轉過身去,不再多看星絕空一眼,冷冷道:“這星神盤既然已在我的手上,該怎麼用它,是扔了、毀了,還是交給彩脂,都是我說了算。”

    “至於你……雖然我恨不能將你挫骨揚灰,但你放心,我不會殺你的。畢竟,在血緣上,你終究是茉莉和彩脂的生父,我可不想成爲她們的弒父之人。”

    “但,我也永遠不會告訴她們你在這裏!因爲你不配讓她們對你有哪怕一丁點的掛念!”

    聲音落下,雲澈的手掌向後一抓,頓時寒冰凝結,將星絕空重新封入其中。

    他手臂一揮,新凝的玄冰便飛回冥寒天池之中,位置和先前基本一致。

    “星神帝竟然……你師尊她……”

    禾菱都不知道該用什麼言語表達心中的震驚。

    且不說星絕空本身強大無匹的實力,星神界縱然被茉莉毀了,依然有着數個星神和一衆神主長老在,依舊是一股極其可怕,無人敢招惹的力量。

    而星絕空……竟被人廢了!還扔在此處,封在冰中,求死不能!

    這件事若是傳出,都無法想象會引起多麼巨大的轟動。

    “他應該三年前就在這裏了。”雲澈低聲道:“師尊怕我看到,才臨時將他封起,丟到了天池之中。”

    “三年前,強如月無涯都死在茉莉手上,可想而知星絕空也定然受了很重的傷,玄力也大爲損耗,再加上星神界盡毀下的失心失魂……師尊也只有那個時候,纔有可能依靠斷月拂影將星絕空一擊重潰,帶到這裏。”

    “但,依然要冒着巨大的風險。”

    “看來,她當時對星絕空,已是恨到了極處。”雲澈擡頭,眸光久久顫蕩。

    沐玄音的怒,唯有可能是因爲他的死……

    她今日因洛孤邪險些傷他而當着宙天神帝之面對洛孤邪直下殺手。

    當年,竟因他的死,將堂堂星神之帝帶到了這裏,讓他求死不能……

    如果,這些事發生在別人身上,雲澈絕對會驚呼她是個瘋子,一個極其可怕,徹頭徹尾的瘋子。

    但,她這些瘋狂至極的行爲,卻都是……

    雲澈緩緩搖頭,心中澎湃如海……他不知自己何德何能,得她如此相待。

    “那個星神輪盤,主人準備找到天狼星神後,交給她嗎?”禾菱小聲的問。

    “當然不!”雲澈卻是毫不猶豫的道:“彩脂還小,而且心理狀態本就不好,這個東西給她,只會給她平添壓力和負擔,我先留着吧,什麼時候彩脂長大了再給她。”

    嗯?

    雲澈忽然想到,星絕空剛纔說,他被廢了之後,這個星神輪盤就成了無主之物……

    那麼,自己要是搞明白怎麼用的話,是不是能培養四個星神出來!?

    當然,雲澈目前也只是想想,涉及星神之力,王界傳承,怎麼可能那麼簡單。

    雲澈離開冥寒天池,回到聖殿,卻並沒有見到沐玄音。

    洛孤邪的到來,給冰凰界區域造成了頗爲巨大的災難,若不是夏傾月和宙天神帝的力量封鎖,大半個冰凰界都要葬送,這些事,的確要她親自去處置。

    他沒有擅動,席地而坐,安靜等待着師尊的歸來。

    而安靜之中,冰凰神靈告知的真相,身上揹負的使命,近在咫尺的劫天魔帝,整個世界都將劇變的命運,無法預知的未來,紅兒和幽兒的驚人身世……

    所有一切在他腦海中混亂交織,他想要靜下心來,好好想想接下來該怎麼做,但越是試圖靜心,心魂便越是煩亂不堪。

    連閱歷、心境千倍於他的宙天神帝在知道真相後都是那般狀態,何況他雲澈。

    …………

    茉莉曾經說過,很多發生在我身上的事,都在證明着我似乎是個“天選之人”,那個時候,我都當她在取笑我,現在看來……貌似還真的是。

    這個世上沒有平白的獲取。得到了多少,就該付出多少。我因邪神的傳承而擁有了如今的一切,那麼就應該擔負起相應的使命職責。

    但……爲什麼會是我呢?

    和夏傾月的大婚之夜,他因心情混亂而去後山吹夜風,而撿到了身中“弒神絕殤毒”的茉莉,因茉莉而得到了邪神玄脈。

    後來,他又得到了一個又一個邪神力量的核心:火的邪神種子,水的邪神種子,雷的邪神種子……還有黑暗的邪神種子。

    遇到了邪神的“兩個”女兒——紅兒和幽兒。

    而這些,無論邪神種子,還是紅兒幽兒,都絕非他付諸努力之後所尋到,而都是伴隨着一個個不同的意外,自行出現在他的生命之中。

    真的有“命運指引”這種東西嗎?

    但問題是,他所思所想,所作所爲,都完全是出自他自己的意志,絕沒有任何被幹涉和操縱的感覺……

    雲澈默默的想着,思緒從混亂變得迷濛,又在不知不覺中沉寂……竟就這麼睡了過去。

    並且做了一個奇妙的夢……

    …………

    …………

    “元霸,你又救了我……哇!感覺你又變厲害了好多,他們那麼多人,被你幾下子就全部打倒了。”

    夢中的他只有十一二歲的模樣,外衣髒亂,臉上沾着污泥,顯然剛遭受欺凌。

    這在他小時候,是再經常不過的事,所以,他很少自己出門,再到後來,他都很少離開蕭泠汐身邊。

    “嘿嘿嘿。”比他還小上一歲的夏元霸很是得意的笑,他手臂揮起,帶起一陣玄氣氣流:“那當然!就在前天,我又突破啦,現在已經是初玄境七級,把我父親嚇了一大跳。現在,就算大人要欺負你,我也能把他們打倒!”

    小云澈目瞪口呆,雖然他玄脈殘廢,但也知道才十歲的初玄境七級是多麼嚇人的事,至少他所在的蕭門,絕對沒有人可以做到:“元霸,你真的太厲害了,爺爺說,你是流雲城千年難遇的第一天才,將來說不定會轟動整個蒼風國呢……我真的好羨慕你。”

    “嘿嘿!”小夏元霸有些不好意思的一笑,在他身前坐下:“其實,我才羨慕你呢,可以有一個小姑媽,可以做什麼事情都在一起。而我,孃親去世的早,家裏只有我一個人,連兄弟姐妹都沒有。我要是有個兄長姐姐……哪怕弟弟妹妹也好,就不會這麼孤單無聊了。”

    “讓夏叔叔再娶幾個新的姨娘,就可以爲你生好多弟弟妹妹了。”小云澈道。

    “我爹纔不肯呢。”小夏元霸鬱悶的道:“每年都有好多人讓我爹娶新的妻妾,但我爹怎麼都不肯。”

    “我爺爺也是一樣。”小云澈點頭,小小的年紀,卻似乎已隱約可以理解:“不過,就算夏叔叔不娶新的姨娘也沒關係,我也可以做你的兄長啊,本來我年紀就比你大。只不過,大家都說我是個廢人,反而要靠你來保護我。”

    “啊哈哈,包在我身上。”小夏元霸一錘胸膛:“我爹說,再過幾年就把我送到新月玄府,憑我的資質,只要稍加努力,很快就可以有資格進入蒼風玄府,到時候,我看誰還敢欺負你!”

    “嘿嘿,我現在覺得那些壞人一點都不可怕了。”小云澈一抹臉上的髒污,開心的笑了起來,他上下看了夏元霸一眼,擔心的道:“元霸,你看上去好像又瘦了好多,是不是修煉太辛苦了?”

    “呃……”小夏元霸低頭看着自己的確過於瘦弱的身板,伸手撓了撓頭:“我每天就修煉不到一個時辰,根本沒那麼辛苦的。而且我吃的超級多,但不知道爲什麼還是這麼瘦,我爹還好幾次給我找過醫師,但都說我身體無恙。”

    “肯定還是吃的太少,以後一定要多吃飯!”小云澈一本正經的叮囑。

    “我知道了,我會試着再多吃一些的。”小夏元霸點頭,很顯然,他對自己瘦弱的身軀也相當不滿意……雖然,他的飯量其實已比他的父親還大好幾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