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說起來……蕭澈,我記得再有六天,就是你的十一歲生辰了,我都還沒想好送你什麼禮物。”

    小夏元霸說到這裏,忽然想到了什麼,眼睛一亮:“對了對了!我記得,你和城主大人家的那個漂亮姐姐有娃娃親,約定在你滿十六歲時成婚,我爹和我提過好多次。這麼算了,就只剩下五年了,好快啊。”

    小夏元霸一邊說完一邊歪起頭,似乎在想象着雲澈成婚後的樣子。

    說到這件事,小云澈卻並沒有表現出興奮或期待,反而一副失落的樣子:“她啊……我感覺她似乎很討厭我,每次見到我臉色都會變得很兇,而且會很快就遠遠的躲開。”

    “啊?”小夏元霸不解:“難道是……害羞?”

    “纔不是。”小云澈搖頭:“其實,我大概知道爲什麼。當年定娃娃親的時候,我爹孃都在。而且那個時候,不但我爺爺很厲害,爹爹也超級厲害。”

    “嗯嗯!”小夏元霸馬上點頭:“我也聽爹說過好多次,如果蕭叔叔還在世的話,一定會成爲下一任蕭門門主。”

    “嗯。所以那個時候,城主大人很滿意這件事,一定下來就對外宣揚了好久……但,我爹孃很快過世,我又被查出是一個廢人……一切就都不一樣了。”

    “而且,就在上個月,我偷偷聽到藥事房的蕭古長老說……說城主大人最近一直在和門主接觸,似乎在想……想把她嫁給玉龍哥,而門主也很同意的樣子……”

    小云澈輕嘆一口氣,臉上露出和年齡不符的愁緒與失落。

    “哼!那又怎麼樣!”小夏元霸頗爲氣憤的道:“你和城主家姐姐結親的事,連我一個小孩子都知道!他可是城主,要是說話不算話,全城的人都會笑話他,看他還怎麼有臉繼續當城主!”

    “小澈!小澈你在哪裏?”

    遠處,忽然傳來女孩帶着擔心的呼喊聲,小云澈一下子站起,有些慌亂的道:“是小姑媽,糟了!要是被她知道我又被人欺負的話,她一定會很生氣的。”

    “啊……”小夏元霸也連忙站起來,急中生智道:“那……那你就說你是和我玩的時候不小心掉進了泥坑,纔會這個樣子。”

    “唔……就這麼說好了。”小云澈點頭,然後提着衣服小跑向女孩聲音傳來的方向:“元霸,我先回去了,下次再一起玩。”

    …………

    …………

    雲澈一個激靈,一下子從夢境中醒來。

    他依然端坐在聖殿之中,外面是安靜飛舞的茫茫風雪。

    雲澈伸手,按在了自己的頭上……奇怪,怎麼會忽然睡過去?

    難道是因爲身在聖殿,心魂毫無設防,過度鬆弛,所以就這麼安然沉睡?

    而且,還做了一個有些奇怪的夢。

    夢中,是自己和夏元霸小時候的畫面……但奇怪的是,夢中夏元霸玄道天賦高的嚇人,比他姐姐夏傾月都猶有過之。而且他的身軀非但不粗壯,反而格外瘦弱。

    另外,他沒有兄弟姐妹……也就是,沒有夏傾月的存在。

    更可笑的是,他娃娃親的對象也不是夏傾月,而是一個連名字都模糊的“城主家的姐姐”。

    雲澈搖了搖頭,不自覺的笑了笑……笑自己居然莫名做了一個這麼奇怪荒誕的夢。

    而且,自己居然清清楚楚的記得夢中每一個畫面,每一句話。

    清晰的像是真實發生過一樣。

    不過,既然是夢,那肯定什麼荒誕的夢境畫面都有可能出現。雲澈也斷不至於在一個莫名其妙的夢上浪費心思,他的心念很快轉到近在咫尺的緋紅劫難上,又一次陷入了沉思。

    無法判斷自己剛纔睡了多久,又在聖殿等了許久,依然沒有等到沐玄音回來。

    可怕真相和未知未來的衝擊下,雲澈雖然不斷試着沉下心境,但許久依然躁亂一片。終於,他嘆了一口氣,目光轉向外面,想着自己在吟雪界的那幾年,終是忍不住起身走向了外面。

    初至吟雪界時,他被沐冰雲安排在寒雪殿,卻遭總殿主沐鳳姝阻隔,他強行突破考覈,驚呆全場,引發一系列動亂,也讓沐冰雲藉此直接將他帶入冰凰第三十六宮。

    那時,因沐冰雲中毒千年,命不久矣,冰凰第三十六宮名存實亡,只有沐小藍一個弟子,雲澈是第二個。

    而如今,隨着沐冰雲實力恢復,以她全吟雪界僅次於沐玄音的實力,名正言順成爲冰凰三十六宮總宮主。

    作爲自己在神界的起點,也不知冰凰第三十六宮現在如何了?應該已是格外鼎盛熱鬧,絕不輸其他冰凰宮了吧?

    雲澈心中想着,已在不知不覺中,來到了冰凰宮區域的上空。

    冰凰宮區域依然格外安靜,與聖殿區域一樣飄着漫天飛雪。但似乎……安靜的有些不同以往。

    遠處,幾個冰凰弟子的身影正急掠向東方,帶着明顯的匆忙。

    “嗯?”雲澈眉頭一動,靈覺快速延伸……很快,從並不遙遠的東方,他感受到了一陣無比混亂的氣息。

    那是……霧絕谷的方向!

    霧絕谷處在冰凰界內,卻並非一個試煉之地,而是一個懲處犯下不可饒恕重罪弟子的地方!

    當年,他和沐玄音交手時,他依靠剎那爆發的龍魂領域,不小心觸碰了她不該碰的地方……然後便被沐玄音丟入了霧絕谷。

    因而,他深知霧絕谷的可怕!

    那裏的玄獸種類衆多,而且分佈極其密集……當初,在他在其中意外領悟斷月拂影的“匿影”之前,他在裏面可謂是步步驚魂,好幾次險死還生……而那還只是霧絕谷玄獸最弱的外圍。

    這個狀況……是霧絕谷也突然爆發大規模的玄獸動亂了嗎?

    沐玄音和沐冰雲顯然不在,雲澈來不及多想,速度全開,直衝霧絕谷。

    霧絕谷前一片混亂,玄獸的咆哮,冰凰弟子的驚吼聲聲震天。

    去年玄獸動亂初露端倪時,沐玄音便第一時間下令以結界封鎖霧絕谷,因而這一年間霧絕谷安定無事。

    但就在剛纔,本是格外堅固的結界忽然毫無預兆的崩碎,無數狂亂的玄獸如奔涌的潮水般衝出。

    吟雪界四處爆發玄獸動亂,冰凰宮也因而經常出宗鎮壓,留守宗中的不到半數。再加之洛孤邪到來造成的頗大災難,冰凰宮的長者和弟子更是因去善後而大爲分散。

    不過,鎮壓忽然結界崩開的霧絕谷還是綽綽有餘。

    雲澈到來霧絕谷上空時,下方冰芒漫天,但戰場鋪得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大,封鎖霧絕谷的結界並未全潰,而是破開了一個頗大的缺口,獸潮雖然洶涌,但在冰凰弟子的鎮壓之下,已被層層壓回。

    而且,還有三個冰凰宮的宮主在。

    雲澈頓時放下心來。這裏畢竟是吟雪界最強宗門的核心之地,霧絕谷的玄獸雖然極多且可怕,但怎可能真正傷及宗門。

    有三個冰凰宮主在,在將動亂的玄獸剿滅之後,他們可合力修復結界。也難怪只是出動冰凰宮,而沒有向神殿弟子或長老求助,的確足夠了。

    雲澈目光掃過,意外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

    沐小藍!

    這些年,她顯然也頗爲努力,如今已是突破至神魂境。而且由於是沐冰雲唯一的親傳弟子,她所施展的冰凰封神典明顯比其他冰凰宮弟子多出數分神韻。

    顯然,是沐冰雲賜予了她更多的冰凰血脈。

    多年不見,沐小藍樣子基本沒什麼變化……除了胸脯明顯高鼓了不少,氣質上則少了許多曾經的單純稚嫩,目光中多了幾分冰冷和威凌,手中冰劍起舞間也頗具狠絕,將一隻只發狂的玄獸利索的擊滅。

    回想當年初至吟雪與她相處的畫面,雲澈心中頗生感慨。他沒有現身,亦不再擔心,準備就此離開。

    但就在他身體轉過之時,眉頭忽然一動,又猛的轉回身來,目光看向霧絕谷的深處,須臾,他眉頭沉下,一聲低念:“怪不得結界會破!”

    冰凰宮畢竟是冰凰神宗精英層面的弟子,在混亂的玄光和交戰聲中,玄獸潮一退再退,再加上三大宮主在,冰凰弟子連折損都很少,遍地都是各種玄獸的屍身,血染雪域,刺目驚心。

    照此下去,再有小半個時辰,這場霧絕谷的玄獸動亂便可完全鎮壓,重封結界之後,短時間內也斷不會再次爆發。

    但,就在這時,霧絕谷的深處,陡然傳來一聲異常駭人的咆哮。

    咆哮聲起初極爲遙遠,但落下之間,竟已是近在耳際……隨之又一聲咆哮響起,如天雷震空,地動山搖,正鎮壓玄獸的冰凰弟子全部身體劇震,耳膜嗡鳴,有的當場眼前一黑,七竅滲血。

    戰場最前方的三個冰凰宮主起初面露驚愕,隨之全部臉色驚變:“荒雪神猿!”

    “那兩隻荒雪神猿數百年前便已臣服,這些年一直都是霧絕谷的守護王獸。難道連它們也……”

    在他們驚駭之中,兩隻巨影從濃霧中現出……它們本是格外沉穩平和的瞳光,此時卻充斥着駭人的兇戾與暴亂。

    中間的冰凰宮主沉聲吼道:“荒雪神猿,你們……”

    她話剛出口,耳光陡然暴吼震天,兩隻荒雪神猿沒有半字言語,在咆哮中向他們直撲而下,兩股龐大氣浪在空中爆開,直覆百里。

    另外兩個冰凰宮主早已精神緊繃,他們神色陡變,卻是瞬間反應,劍凝雙陣,當空交疊,直迎撲來的荒雪神猿。

    “等等!不要傷到弟子!”中間的冰凰宮主驚喊道。

    這聲吼叫讓兩個冰凰宮主瞳孔頓縮……他們三人的玄力都是神王境,而這兩隻荒雪神猿,亦是強大的神王獸。而周圍,則是大量最強只有神劫境的冰凰弟子。

    若是五個神王境層面的力量就此對撞……餘波將會瞬間葬滅無數冰凰弟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