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速度全開,如暴風之矢。但身後兩道鎖定他的氣息卻是緊追不捨,其中一道,甚至在逐漸的拉近。

    「哇啊啊!」雲澈咬牙切齒,小茉莉卻是發出完全就是興奮的高呼:「姐夫,他們兩個人是誰呀?為什麼要追我們?」

    「閉嘴!」雲澈低吼道。

    小茉莉轉過頭,向後方呼喊道:「後面的大壞人,你們有本事就追上來呀!我姐夫可是現在黑琊界名氣最大,最厲害的凌雲,我才不怕你們。」

    「……」雲澈無比的想要將她直接遠遠扔出去。

    而小茉莉喊出的「凌雲」二字,也讓雷狂風和雷青烈的玄氣和速度再度爆發。

    雷狂風的玄力高於雷青烈,雷青烈的速度大致與雲澈持平,而雷狂風卻是在緩慢緊逼,越來越近。

    在近到只有不到三里之距時,雲澈眉頭一沉,手臂一甩,一股狂風在小茉莉的驚叫聲中,將她遠遠的帶飛了出去,而他自身猛然停止,身體轉過,全身玄氣猛烈激蕩。

    轟——

    氣爆聲如浪濤般洶湧,雷狂風轉眼已沖至雲澈身前,雷青烈也緊隨而至,兩人的目光和氣息都牢牢的將雲澈鎖定。

    「你就是……凌雲?」目光在死死盯著雲澈的同時,心中卻是有著起碼六分懷疑。

    雲澈身上的玄力氣息,赫然只有神魂境初期!就是這麼一個才神魂境初期的年輕人,讓他們堂堂魂宗焦頭爛額,死亡慘重?

    而且,剛才那驚人的速度,也根本不應該是神魂境的玄者所能做到。

    「呵,」雲澈冷笑:「乖乖回去給你們宗主傳話不好么,非要跳出來找死!」

    雲澈自身有著極強的逃逸能力,以玄罡配合流光雷隱,能有很大成功率干擾敵人的氣息鎖定和追及方向,有了斷月拂影的剎那氣息分離后,成功率更是數倍暴增,一旦擺脫氣息鎖定,他完美匿下,便極難再被找到。

    可以說,他一個人想要擺脫雷狂風和雷青烈,簡直輕而易舉。

    但前提是他一個人,帶著小茉莉便絕對無法實現……除非他真的將小茉莉丟出去。

    對自己重視之人,雲澈絕對會毫不猶豫的以命相護。但,他也絕對不是個俠義……或者說愚蠢到冒著極有可能危及生命的巨大風險去救一個壓根不相干的人。

    他本應該直接丟下小茉莉,然後火速脫身,但他自始至終,愣是沒有真正閃現過這種想法……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

    或許,是她強行自稱的「小茉莉」之名一直在無形中牽動著他的某根神經。

    雲澈這句話一出,無疑是親口承認了自己「凌雲」的身份。雷狂風和雷青烈臉色疾變,身上的玄氣瞬間沸騰:「你果然就是凌雲!好得很……真是讓我們好找啊,看你這次還往哪裡跑!」

    「這小子奸詐無比,不要廢話,馬上拿下他!」

    雷狂風疾吼一聲,周身氣流暴卷,雷青烈也隨之而動,兩人一左一右,直取雲澈。

    雲澈眉頭大皺,心念急轉……兩大魂宗副堂主,雷青烈神劫境四階,雷狂風神劫境五級,對付其中一個都頗為勉強,正面同時應對兩人,幾乎可以說毫無勝算。

    必須奇襲出手,以最快的速度廢掉一個!

    嗡——

    劫天劍出,陡然暴漲的氣勢讓雷狂風和雷青烈大吃一驚……雖然這股氣勢並不至於對他們造成什麼威脅,但絕不應該來自一個才神魂境初期的玄者。

    心中雖驚,但出手毫無停滯,反而更加兇狠,兩道黑色雷電如猙獰之蛇,撲咬向雲澈……他們並沒有要下死手,畢竟雷天罡和雷千峰都反覆說過,一定要抓活的。

    嘶啦!!

    兩道雷蛇同時擊空,碰撞在一起,龐大的雷電之力如蛛網般在空中炸開,瞬間遮天蔽日。

    而雲澈已閃至兩人後方,未等雷狂風和雷青烈回身,他的瞳眸中藍光爆閃,直接發動「龍魂領域」。

    龍影乍現,龍吟震天,雷狂風和雷青烈同時全身一抖,陷入恐懼深淵,氣勢和玄氣瞬間狂.泄。

    轟!!

    「轟天」開啟,雲澈身上玄氣爆裂,如忽然蘇醒的野獸沖了上去,剎那之間,他根本無從思索選擇哪個目標為佳,一劍砸向離得稍近的雷狂風。

    在龍魂震懾下瑟瑟發抖的雷狂風感覺到巨大危險的臨近,本能的想要抵禦,但玄氣才勉強提起兩成,雙手才抬起一半,雲澈的全力一劍,已狠狠的轟在他的腦袋上。

    轟——

    像是有一座火山在腦袋中炸開,震天般的轟鳴中,雷狂風橫飛而去,被瞬間砸到幾十里之外,生死不知。

    「狂風!!」

    這始料未及的變故讓雷青烈大駭,但他吼聲剛剛出口,雲澈已帶著狂暴的劍氣向他撲至。

    雷青烈雖驚不亂,閃電般後撤,黑魂槍快速抓於手中,剛才那可怕的畫面讓他再不敢有哪怕半點的輕敵,黑魂槍上的黑色雷電在轉瞬間已狂暴到極點,在震耳的錚鳴中直刺雲澈心口。

    一聲嘶鳴,黑魂槍芒暴漲幾十丈,從雲澈身上貫穿而過……留下的卻是一個破碎的殘影。雷青烈的反應奇快無比,動作沒有半瞬停滯,纏繞著雷電的黑魂槍如甩尾巨蟒,向後方橫掃而去。

    槍系武器的優勢在這一剎那展露無遺,橫掃之下,周圍百丈區域都被籠罩在槍影和雷光之中。

    當!!

    槍劍相撞,兩股力量同時爆發。

    轟隆!!

    一聲巨響,地動山搖,恐怖的力量風暴下,雲澈被一瞬轟飛,雷青烈全身劇震,身體被直直砸落,雙腳堪堪觸地,口中更是險些噴出一口血來。

    他……怎麼會有這麼可怕的力量!

    雷青烈心中驚駭,但還來得及喘口氣,一股危險氣息陡然壓下,高空之上的雲澈全身燃火,帶著一聲撕空的長鳴飛墜而下,鳳凰炎影赤紅灼目。

    雷青烈雙眸瞪大,完全不敢相信雲澈竟能在半空中,還是被砸飛的狀態下如此之快的反擊,飛墜的炎影在瞳孔中快速放大,那股靈壓更是愈加恐怖,他舉起黑魂槍的同時,內心卻又一股驚懼在急劇放大,竟是不敢硬接,黑魂槍猛烈砸地,身影向後暴退而去。

    轟!!

    臨近的十幾座矮山被夷為平地,一道火光衝天而起,直達萬丈。

    火焰爆發的剎那,雲澈的身影也已如流星般衝出,他根本不給自己半點喘息的時間,劫天劍已再次爆轟而出,天狼之影帶著鳳凰烈焰,直追雷青烈。

    倉皇避開的雷青烈還未平衡身軀,天狼之影已呼嘯而至,他眼瞳放大,全身玄力湧上,以黑魂槍將天狼之影死死抵住,然後一聲大吼,才堪堪將天狼斬的力量震開……但就在天狼之影消散的剎那,雲澈已如追魂之影,一劍轟來。

    臨近之時,那雙眼睛,赫然呈現著駭人的猩紅色。

    這傢伙……

    雷青烈別說喘息,就連思考的時間都來不及有,他一聲發泄般的大叫,快速以黑魂槍抵禦。

    轟!轟!轟!轟……

    明明是最難駕馭的重劍,卻如暴風驟雨般瘋狂轟落。雷青烈在後退中手忙腳亂的抵抗著,每抵擋一劍,都感覺像是被山嶽狠狠撞擊,震蕩得全身五臟六腑幾欲崩裂。雲澈目光赤紅,雙臂崩血,但狂暴的氣勢和劍勢卻沒有半點減弱的跡象,讓雷青烈的招架都越來越險象環生。

    最初找到「凌雲」時的喜悅,現在已化作越來越深的驚恐。但在雲澈瘋了一般的攻擊下,雷青烈此時別說反擊,連抽身都根本不可能。

    雲澈每一劍都是傾盡全力,每一劍都會震傷自身,但,他的「轟天」狀態本就不能維持太久,更為重要的是,雷狂風畢竟是強大的神劫境五級玄者,那一劍雖然是狠狠轟在他的腦袋上,但頂多要他半條命,而不至於讓他就此斷命。

    昏迷過去當然最好,若是沒有,哪怕只剩一半戰力,和雷青烈兩人聯手,情況便會惡劣數倍。

    所以他必須在最短時間內擊殺雷青烈……哪怕以命搏命!

    隨著轟天狀態的持續,雲澈身體的負荷越來越重,雷青烈只是抵抗,無力反擊,他卻已因自己的力量而全身皆傷。

    雷青烈臉色越來越白,越來越懼,抓持黑魂槍的雙臂血流如注,卻已開始感覺不到疼痛。

    而就在這時,一聲暴躁的怒吼遠遠傳來:「凌雲……我要殺了你!!」

    一個人影衝天而起,像是癲瘋了的野獸,帶著衝天煞氣撲了過來。

    雷狂風!

    他滿嘴滿臉都是血,看上去極為狼狽凄慘,但身上卻沸騰著頗為混亂,但依舊駭人的玄氣。

    雲澈臉色微變,手上的動作也稍稍一緩。

    本瀕臨崩潰的雷青烈終於等到了這剎那的反擊之極,所有的驚懼在一瞬間化作數倍的兇狠,黑魂槍上陡然射出六道黑色雷光,帶著恐怖無比的氣息直射雲澈心口。

    而幾乎就是在同一個瞬間,雲澈的劫天劍也猛烈轟下……竟是對那六道奪命雷光不閃不避,直迎而上……顯然是要強行搏命!!

    雷青烈瞳孔收縮,但又馬上轉為猙獰:「死吧!!!」

    哧!!

    六道黑色雷光直中雲澈,雲澈上身後仰,胸前炸開六個血洞,卻沒有一道將他的身體貫穿。這一幕,讓雷青烈收縮中的瞳孔又陡然放大,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雲澈的全力一劍,也在這時狠狠砸在他的身上。

    轟—————

    「嗚啊啊啊!!」

    雷青烈一聲慘叫,胸口炸裂,整個人如一個破了的血袋飛了出去,灑落的鮮血宛若忽落的暴雨。

    而雷狂風也在這時撲到了雲澈的身後,手中雷魂槍已凝聚起他所有的力量。

    雲澈猛然轉身,全身不顧身上傷勢,任由傷口鮮血橫掃,直迎雷狂風而上,相距十丈之時,先前將他逼入恐懼深淵的藍光再次驟閃。

    龍魂領域!!

    短時間內連開兩次龍魂領域,第二次的震懾力自然會遠不如第一次,但雷狂風此時的狀態也遠不如先前,當震天龍吟再次響起時,雷狂風的瞳孔瞬間失色,身上玄氣如出閘洪流,快速潰散。

    雲澈速度陡增,一劍轟上……雷狂風艱難抬頭,口中發出一聲恐懼的大吼,在戰慄中將黑魂槍擋在身前。

    雲澈的身影卻在這時忽然消失,如瞬移般出現在雷狂風的身後,反身一劍,無情的轟在了他的頭顱上。

    哐!!

    巨大的撞擊聲中,帶著清晰到近乎刺耳的頭骨崩裂聲,雷狂風大腦一聲轟鳴,整個人倒旋著栽落下去,一頭轟到下方的山地上,將地面砸出一個數十丈深的大坑。

    雲澈的身形卻沒有半刻停留,帶著依舊狂暴的玄氣,向後方飛撲而下。

    被一劍重傷的雷青烈遍體染血,他掙扎著翻過身來,卻一眼看到雲澈飛落而下,手中,是那把如噩夢般的朱紅巨劍。

    「啊!!」雷青烈驚恐大吼,雷魂搶已被砸飛,他本能的抬起雙臂,擋在身前。

    噗轟!!

    鮮血從雷青烈的口中和身上同時飛濺,劫天劍貫穿他的雙手,再狠狠貫入他的身體,玄氣爆發間,已將他五臟六腑毀成一團碎末。

    雷青烈雙眼外凸,後腦砸地,再無動靜。

    「轟天」狀態解除,雲澈玄氣驟減,身體搖晃,終於一下子跪倒在地,在連喘十幾口氣后,才總算稍稍提氣,將全身傷口封住。

    胸前的六個血洞看著嚇人,但都只堪堪及骨。好在他不懼雷電,能傷他的只有單純玄氣,否則,他的傷絕對要比現在重上數倍。

    相比於傷勢和玄力消耗,連續兩次龍魂領域所帶來的精神負荷要嚴重的多,他的大腦此時沉重的像是灌了鉛,昏睡的慾望無比強烈。

    繼續喘息了好一會兒,雲澈才站起身來,拔出劫天劍,搖搖晃晃的走向雷狂風。

    被砸出的大坑中心,雷狂風躺在一灘依然在彌散的血泊上,頭顱上炸開著數道清晰可見的裂痕。

    他滿臉是血,尤其一雙眼睛,已完全被濃血糊上,應該已無法視物,但顯然還存留意識,似乎感覺到雲澈的靠近,他的身體開始顫抖起來,口中也發出了微弱的聲音。

    雲澈的重劍威力何其恐怖,他愣是被雲澈在腦袋上掄了兩劍。如今的樣子,雖然還殘留著一口氣,但註定不可能活下去了。

    雲澈沒有再補上一劍,他喘著粗氣道:「記得把我的話轉告你們宗主,告訴他,我只給他三天時間!」

    「這是我賜給他的唯一一次機會!!」

    說完,雲澈不再停留,以冰層凍住全身傷口,防止留下可以被追蹤的血氣,然後運轉最後的玄氣,快速飛身而去。

    來到將小茉莉推去的方位,雲澈很快找到了她那格外顯眼的彩色身影,然後不等她開口,一把拎起她,速度加快,向黑魂山西部極速飛去。

    「姐夫,那兩個壞人呢?難道是被姐夫打倒了嗎?哇!姐夫還是很厲害的嘛,並沒有人家想的那麼沒用。」

    「啊!姐夫,你流了好多血,痛不痛……唔!臟死了!」

    「咦?姐夫你怎麼不說話?喂喂喂……快說話啊!」

    「你再不理我,我可要生氣了!你上次丟下我跑了,我還沒找你生氣呢!」

    「……」雲澈一言不發,臉色也極不好看。

    來到黑魂山西部,又一直飛了很久,總算是到了可以確保安全的區域,雲澈停了下來,然後毫不溫柔的將小茉莉扔到了地上。

    「哇啊!」小茉莉一聲痛吟,一下子從地上跳了起來,剛要生氣,卻一下子碰觸到雲澈頗為可怕的眼神。

    「就算是我多管閑事,也總算的上是救過你!你……為什麼要反過來害我!」雲澈沉著臉,冷冷的道。

    「害你?什麼害你?我哪裡有害你?」小茉莉捂著自己被摔痛的地方:「你故意把我摔痛,居然還要罵我!嗚……好痛。」

    「你不要再裝可憐!」雲澈的臉色卻是更加駭人,他反手一指,沉聲道:「之前那個地方,那是黑魂宗的領地,他們這段時間為了抓我,在裡面布下了無數的玄陣和大量的埋伏,連我走在裡面,都要步步小心!而你,之前一個人出現在黑魂山已經極不正常,這次竟然不但穿過了黑魂山的西部,還安然無恙在東部山域深入了那麼遠……這根本不是你的能力所能做到:」

    「要麼,是你身邊有人一直暗中在保護你,要麼,是你身上帶著什麼可以應對一切的玄器,你真的當我是傻子嗎!」

    「我……」

    「你不必解釋!」雲澈冷聲將她即將出口的話打斷:「你是什麼身份,什麼來歷,我不想聽,也毫無興趣,更不想再和你有什麼關係!我只知道我救過你,而你卻故意發出聲響驚動那兩個人差點害死我……你可知剛才有多危險!好在周圍沒有其他人在,要是再有第三人被驚動趕到,我今天就很有可能死在那裡了,懂嗎!」

    小茉莉眼睛輕眨,然後小聲道:「人家不是故意的,就是鼻子忽然有些癢嘛……咦?你都說我是故意的,那為什麼還要救我離開啊?你一個人的話,不是更方便逃走嗎?」

    「……」雲澈愣了一愣,過了好一會兒,才吼道:「我救你……就是為了罵你這一頓,明白了嗎!!」

    雲澈轉過身去:「就當我再次多管閑事。下一次再遇到,哪怕你馬上就要死了,我也不會再管你了,你也別想再有機會拿我尋開心!」

    說完,雲澈毫不猶豫的飛身而起。

    「啊!不許走,我還沒說話呢!啊喂!!」

    雲澈卻是毫不理會,轉眼已遠遠飛離。

    「唔!真是的,這麼凶。」小茉莉扁了扁嘴唇,但馬上卻是眸光閃閃,兩枚細眉可愛的彎翹:「不過他的樣子好好玩啊!嘻嘻……」

    嬉笑間,女孩的綵衣已沐風輕舞,所去的,赫然就是雲澈飛離的方向。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