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一路向西,直接離開了黑魂山脈區域。短時間內兩次龍魂領域造成的精神重損,再加上傷勢,他接下來一兩天已極不適合再去暗殺魂宗的人。

    而且魂宗已發布了封宗禁令,他也已無從下手。

    來到黑魂山脈幾百裡外的一個荒蕪之地,雲澈坐下身來,卻沒有馬上靜心療愈,而是拿起傳音玉:

    「如顏姑娘,再幫我一個忙……雷千峰應該有不少兒女留在分宗,確定一下他們的位置和動向,然後把距離最近的幾個告訴我。」

    很快,紀如顏便給予了答覆:「最近的分宗便是黑琊城的分宗,雷千峰最小的兒子雷廣陌便是副宗主之一。」

    「雷廣陌是雷千峰正妻所生的第二個兒子,也是他最為喜愛的兒子,一直都留在身前,直到去年,才派到黑琊分宗來歷練。雖然掛著副宗主之名,但總體上卻是個酒囊飯袋,堆徹了大量資源,修為也才剛入神元境。以前經常會回總宗,但這段時間因為總宗之事,便一直留在黑琊城而沒有回去。」

    「總宗發生大事,黑琊分宗這幾日的氣氛也沉重了許多。但雷廣陌卻依舊是縱情聲色,以凌雲公子的能力,若要對他下手,應該很簡單。」

    雲澈只是簡單問了一句,紀如顏不但回應的極為迅速,而且詳細無比。

    對於雲澈,紀如顏最初的印象是神秘、性情剛烈又似過於剛烈。而雲澈對於紀如顏,因黑羽商會的關係,更多的是一種排斥。而這些天,一個個駭人到難以置信的消息傳到紀如顏耳中,雲澈也一次次見識到紀如顏驚人的情報能力,再加上有著共同的敵人,彼此之間逐漸開始有了些信任。

    「好,那就從他下手吧……一天之內,我就會回到黑琊城,幫我留意好雷廣陌的行蹤——尤其是他今晚的去處。另外,除了雷廣陌,還有一件更為重要的事……幫我收集一些在下位、中位星界比較有名,但又行蹤不定,極為神秘的醫者。越神秘越好。最好是極負盛名,卻又極少有人親眼見過的游醫。」

    ————————————

    黑魂神宗。

    魂宗的人找到雷狂風,將他帶回宗門時,雷狂風已是奄奄一息。

    「狂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雷千峰沉聲道。

    雷狂風全身是血,氣若遊絲:「是凌雲……」

    這個名字一出,讓所有人臉色陡變。

    「他要我……轉告宗主……要宗主三天之內……自廢玄力和四肢……否則……否則……」

    「混賬東西!」雷千峰勃然大怒,他在黑琊界為霸這麼多年,又有誰敢如此威脅於他:「我一定要將他……碎屍萬段!」

    「宗主,不用理會那小子狂妄之言。狂風,凌雲究竟是什麼修為?真的是他一個人殺了青烈,又把你……」大長老雷千渡沉眉問道。

    「凌雲……玄力……神魂境二級……」雷狂風聲音虛弱無比,斷斷續續,但他說出的話,卻是讓眾人齊齊愣住。

    「先前黑琊城的消息,也說過凌雲的玄力只有神魂境初期……這怎麼可能!?」所有人都是滿臉的難以置信。

    「凌雲的玄力……雖然怪異……但正面的話……他應該不是我的……對手……但……是……」似乎想到了什麼極為恐怖的東西,雷狂風的身體顫抖了起來:「他的精神力……很可怕……很可怕……一定……要……小心……呃……」

    雷狂風聲音停頓,然後徹底沒有了聲息。

    「宗主,凌雲的血氣很快消失,無從追蹤,但他留下很大量的血跡,顯然受傷不輕,此番全面搜索,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雷天罡道。

    「要我自廢玄力和四肢?哼!」雷千峰氣極冷笑:「我倒要看看,三天之後,他能把我怎麼樣!」

    ——————————

    傷勢稍穩,雲澈便回到黑琊城外,剛要進入城中,便得到了紀如顏的傳音。

    「凌雲公子,你需要的那些關於醫者的訊息,我整理了一下,共有七名醫者最為符合公子的要求。」

    五萬年底蘊的龐大商會,情報儲備自然極為雄厚。紀如顏將七名醫者的名字、名號、出身、醫道成就、外貌特徵等等……極盡具體的講述給雲澈。

    雲澈安靜傾聽,在她說完之後,沉默了一會兒,道:「你說第四個人,那個被稱號為『黑心毒聖』的人,他的解毒能力很強嗎?」

    「傳聞如此。」紀如顏回答道:「『黑心毒聖』應該從未以醫術救過人,至少從未有過此方面的傳聞,但他的施毒和解毒能力,被人贊作『天下無雙』。傳聞無論多麼可怕的劇毒,他都可隨手而解,甚至傳聞他曾自稱這世上沒有他解不了的毒。至於『黑心』之名,是他為人解毒要價奇高,一旦惹他不快,便會下毒殺人。他用毒殺的人,要遠比他解毒救得人多。另外,他給予的解毒藥,對方都必須當面服下,應該是不想被人探究出解毒藥的構成。」

    「他的長相呢?」雲澈想了想,問道。

    「這方面的情報很有限,不過有幾點很統一,他每次出現都會穿著一聲大黑罩衣,身材偏高,上身有些佝僂。另外據說因為常年與劇毒為伴,他的臉被毀的不成樣子,所以很少以真面目示人。」

    「黑心毒聖在三千多年前便赫赫有名,但後來惹上的仇家太多,便遊離於各大星界,要主動找到他極難。我這邊所能找到的上一個關於他的消息,是在數十年前。在他出身的星界,甚至已有傳聞說他已經死了。」

    雲澈默然想了一會兒,道:「如顏姑娘,從明天開始,暗中推動散播『黑心毒聖』現身黑琊界的消息,不用傳播的過於劇烈,能傳入魂宗耳朵里便好。」

    「這……」紀如顏有些猶疑,問道:「公子此舉的用意是?」

    「很簡單。」雲澈直截了當的說了出來:「我準備假扮那個『黑心毒聖』,送魂宗一個超級大禮!」

    「啊!?」雲澈的話,讓紀如顏一聲驚呼,隨之道:「公子,這件事絕對不可!雖然魂宗應該沒有人見過黑心毒聖,但他們絕不是會被輕易矇騙的人,反而手段陰險,行事亦極為奸詐小心,否則我黑羽商會也不會如此受制於魂宗。而且,『黑心毒聖』這等人物,但憑他傳聞中的解毒能力,要假扮起來便難如登天,你若被當面識破,就……真的危險了。」

    「你放心,我沒認為他們是傻子。」雲澈緩緩道:「我自然有辦法讓他們信……而且不得不信!你說的沒錯,這種人極難假扮……但若是能冒充的足夠,卻也同樣難以被識破。」

    「……」紀如顏欲言又止。她想象不出雲澈要如何「假扮」,又要如何讓魂宗「不得不信」。

    「你們黑羽商會,應該會經常性派人去城外採購東西吧?那麼今天,你便派遣三個人出城,任何名義皆可,身上要帶至少五百萬玄石,然後把他們的路線告訴我。」

    「這自然沒有問題,只是,公子的目的是?」紀如顏疑惑道。

    雲澈淡淡的道:「他們在路上會被名為『黑閻王』的毒蛇咬傷,據我所知,黑閻王的毒在黑琊界無葯可解,神劫境以下一旦中之,必死無疑。而他們三人在中了劇毒,奄奄一息,絕望之際,會遇到『黑心毒聖』,以他們身上全部玄石為代價,為他們解毒……之後,自然而然就會流傳起『黑心毒聖』身在黑琊界的傳聞,你只需稍加推波助瀾即可。」

    傳音結束,雲澈收起傳音玉,手中卻是抓起了兩條遍體漆黑,長度尚不足尺的細蛇——這是他在離開黑魂山脈之前,特意抓過來的。

    他在進入黑魂山脈的第一日,被那個玉劍門的人從這種劇毒黑蛇口中「救下」時,對方曾喊過他一旦被咬,必死無疑,其毒性之烈可見一斑。

    「做完這件事,也該離開黑琊城了。」雲澈自言自語,然後仰起頭來,輕嘆一聲:「禾霖,我現在實力太弱,傾盡全力,也只能做到這種程度了。兩年之後,若我能有幸進入宙天界,我會想盡辦法去見宙天界的人,告知你們木靈一族的處境。將來,若是我可以變得足夠強大……一定會讓這世上,再無人敢欺凌木靈。」

    長長吸了一口氣,雲澈靜下心來,左掌伸出,掌心,緩緩出現絲微的赤色毒光。

    遠古虯龍之毒!

    緩緩將這幾乎肉眼難見的一絲絲虯龍之毒抹在音蝶刃上,盯視了一會兒后,又以玄氣將其稀釋了數十倍,這才將音蝶刃收起。

    而接下來的事,則都頗為順利的依照雲澈預想的進行。

    紀如顏派出城外的三人在經過一處山林地帶時,被忽然飛射而至的「黑閻王」咬傷,劇毒瀕死之時,一個全身陰氣的黑袍人出現,自稱「黑心毒聖」,聲稱五百萬玄石可救他們的命。三人縱然不信,但絕望之下,哪還管什麼玄石,交出五百萬玄石后,得到了三顆來自「黑心毒聖」的綠色藥丸,服下之後,劇毒立解。

    「黑心毒醫」現身黑琊界的傳聞,頓時小範圍傳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