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雷青烈和雷狂風死於「凌雲」之手后,魂宗大舉出動,封鎖整個黑魂山,本以為「凌雲」受了明顯不輕的傷,這次必定能有收穫,但整整三天過去,卻依舊是一無所獲。

    全宗上下,除了死人,至今都還沒有一人見過「凌雲」。

    但這三天,「凌雲」卻也沒再出現過。

    「宗主,那凌雲該不會已經遠逃了吧?」又是一天搜索無果,雷天罡道。

    「哼!」雷千峰臉色陰冷暗沉:「他先前不是說,要我三天內自廢玄功和四肢,否則就讓我後悔一輩子么?如今三天已過,我真是巴不得他跳出來讓我看看他所謂的手段!」

    話音剛落,他的傳音玉便傳來劇烈的玄氣波動,剛一拿起,其中便傳來急促無比的聲音:「宗主!不好了!凌雲……凌雲他……」

    「什麼?凌雲!?」傳音之人,赫然是魂宗黑琊城分宗的宗主雷昆,他驚慌失措的音調,顯然是發生了什麼大事。而雷千峰的這聲大吼,也讓所有人心驚側目:「難道凌雲他去了黑琊分宗?你們被殺了多少人?」

    「不,分宗無恙,但是……但是……」身為黑魂分宗宗主,在黑琊界絕對是超然大人物,但此時的話音卻是稍稍發顫:「是廣陌!」

    「什麼?」雷千峰瞳孔驟得一縮:「廣陌……廣陌他怎麼了?」

    周圍霎時變得落針可聞,聽著傳音玉中的聲音,所有人都是面色驚悸。在雷千峰的七個兒子中,雷廣陌雖然最不爭氣,但他是雷千峰與其正妻蕭青彤所生的兩個兒子之一,而且是所有兒女中年齡最小的一個,從小最受雷千峰和蕭青彤寵愛,縱然被嬌慣的最不成氣候,也依舊寵愛有加。

    「他……他先前因事出宗,竟然遭遇了凌雲,被凌雲用短刃刺傷了肩膀。等我們趕到時,凌雲已經遁走。」

    聽到只是手臂受傷,雷千峰剛大舒一口氣,便又馬上感覺不對勁——若只是手臂被傷,對方絕不該是這麼慌亂的語氣,他厲聲問道:「只是刀傷?廣陌沒事吧?」

    「那……刀上有毒!我們趕到的時候,廣陌已是全身毒發。」

    「什……么!毒!?」雷千峰大驚,爆吼道:「那還不趕緊為他驅毒!」

    「屬下已經竭盡全力,但廣陌中的毒極其可怕,集分宗所有高手之力,甚至拿出了雷靈秘丹……廣陌卻是沒有任何好轉,毒發反而越來越烈。」

    雷千峰全身一涼,目眥盡裂:「廣陌中的是什麼毒?」

    「城中所有叫的上號的名醫都已全部請至,但卻無一人識得廣陌所中之毒……屬下現在已親自帶著廣陌在趕往總宗的途中,兩個時辰之內必定到達……」

    「啪」的一聲裂響,傳音玉被雷千峰一掌捏碎,手臂顫抖,額頭青筋直冒。

    「凌雲竟然去了黑琊城,還對廣陌下手!」總堂主雷天罡怒聲道。

    「廣陌修為尚淺,以凌雲的手段,要殺他本是不難,卻偏要下毒,定是有意為之。」大長老雷千渡面色沉重。

    「馬上把宗中所有醫師藥師全部召到總堂來!」雷千峰大吼道:「還有!所有能解毒的靈藥玄晶,統統給我取來!!」

    兩個時辰后,黑琊分宗宗主帶著雷廣陌如雷霆般沖至。

    雷廣陌全身赤紅,如被火燎,睜開眼睛時,就連瞳孔,都是駭人的赤紅色,他本身的氣息已是格外微弱,更多的,是讓人觸之心驚的毒息。

    雷廣陌的狀態讓所有人都嚇了一跳,雷千峰已是顧不得說話,火速撲上,神王境的渾厚玄力直罩雷廣陌全身,隨之臉色大變。

    雷廣陌體內的毒息他完全陌生,見所未見。所中之毒本並不重,但毒性之烈,卻是他平生僅見。

    如果他現在知曉雷廣陌所中之毒竟是來自一條神主虯龍,怕是會直接放棄,連嘗試的想法都不會有。

    雲澈為了防止雷廣陌死的太快,只取了一丁點的虯龍之毒,而且又稀釋了數十倍。雖然只是微量,但那畢竟是遠古虯龍之毒,連神君境的沐冰雲都曾因它而絕望,又豈是只有神元境的雷廣陌所能承受。

    這種量的虯龍之毒,若是雷千峰自身中之,要驅散輕而易舉。但他想要為雷廣陌驅毒卻是痴心妄想。若是強行驅毒,毒還未能驅滅,雷廣陌的軀體便已在他的玄力下灰飛煙滅。

    「千峰,快救救廣陌……一定要救好他啊!」看著雷廣陌的樣子,蕭青彤已是淚眼婆娑。

    身為雷千峰的正妻,蕭青彤出身自然不凡,玄力修為也高至神劫境中期。而且貌美如花,又天生媚態,雖年近千歲,但外貌依舊和雙十女子無異。而且她手腕過人,不但在宗門中頗具威儀,雷千峰之妹,嫁到神武界的雷千雨也極為喜歡這個嫂子。

    就連雷千雨所生,讓魂宗靠穩大樹的武歸克,也對這個舅媽極為親近敬重。每次來到黑琊界,都會給她帶上重禮,禮數有加……反倒是對雷千峰要冷淡的多。

    所以,雖然這次王族木靈之事是因蕭青彤而泄露至神武界,雷千峰萬般惱怒之下,也沒敢怎麼過於責罵。

    雷千峰連試數次,嘴唇都開始哆嗦了起來。宗門中最珍奇寶貴的解毒藥被他一顆顆餵給雷廣陌,卻竟是幾乎毫無作用。雷廣陌的眼睛和皮膚越來越紅,逐漸的,就連頭髮都開始呈現出暗紅色,一層層薄薄的赤色霧氣從他身上緩慢升騰,並帶著可怕無比的毒息。

    「這到底是什麼毒?這到底什麼是毒?!」雷千峰手足冰冷,失控的大吼著。他的手掌死死按在雷廣陌的胸口,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以玄力稍稍壓制毒性……但也只能稍稍壓制而已!

    「老夫這一生,見過的劇毒也足有上萬種之多,但這種毒,卻是見所未見。毒量很小,但毒性之可怕,老朽所見之毒,無一能與之相比。」魂宗的首席醫師雷德岩搖了搖頭:「只堪判別的出,這是一種炎毒,層面極其之高,很可能是來自某種極強的炎系玄獸。」

    「那到底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解?說!快說!」雷千峰吼道。

    雷德岩全身一縮,向後倒退一步,垂首道:「老朽無能……」

    「廢物!!」

    轟!!

    雷千峰一聲暴吼,腳下玉石瞬間四分五裂。

    「父……王……」雷廣陌忽然發出了痛苦微弱的聲音。

    雷千峰連忙向前:「陌兒,你……你放心,為父可是黑琊界大界王,區區劇毒又算得了什麼!為父一定會讓你好過來的!」

    「父王……凌雲……他說……」雷廣陌嘴唇開合:「這是你……永遠不可能解得了的毒……他要讓你……眼睜睜的看著我死……卻無能為力……這是你……為禍黑琊……殘殺木靈……該得的……報應……」

    雷千峰全身哆嗦,玄氣陣陣混亂:「凌……雲……!!」

    「父王……你一定……有辦法的……救我……救我啊……」

    「陌兒!你會沒事的……一定會沒事的!」蕭青彤想靠近又不敢,已是痛苦的大哭出聲,她一轉頭,向雷千峰哭罵道:「雷千峰!我這些年和你說過多少次,魂宗在黑琊界已是根深蒂固,那些遭天譴的事就不要再做了,你卻從來不聽!現在遭報應了吧……還是報應到我們兒子頭上!要是陌兒這次真出了事……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

    雷千峰正頭皮發麻,一聞此言,也是火氣爆發:「你還有臉說我!要不是你……把那件事泄露給神武界,又怎麼會發生這些破事!」

    「宗主,宗主夫人息怒,屬下忽然想到一個人……他或許可以救廣陌!」黑琊分宗宗主雷昆忽然道。

    「誰?」雷千峰猛的轉頭:「快說!!」

    雷昆連忙道:「屬下剛剛想起,就在幾天前去往黑羽商會時,偶然聽到一個傳聞,『黑心毒聖』現在就在黑琊界……還很可能就在黑琊城中。傳聞『黑心毒聖』解毒能力天下無雙,號稱世上沒有他不可解之毒,若真是他的話,說不定……不,是一定可以救廣陌。」

    「黑心毒聖?」魂宗首席醫師雷德岩面露驚容,身為醫道中人,又豈會不知道這個名字:「他……他真的到了黑琊界?」

    「此事當真!?」雷千峰急聲道。

    雷昆道:「屬下初聽此傳聞時,也是並不相信。但此傳聞並不是來自他處,而是來自黑羽商會,黑羽商會的三人在外時被劇毒黑閻王所咬傷,恰逢黑心毒醫,僅以一顆藥丸便在十息之內將黑閻王之毒盡解,黑羽商會還因此特意查證過此事,那日屬下隨口問及此事時,紀如顏親口說過傳聞為真,那個人極有可能就是黑心毒醫。」

    「既然消息是來自黑羽商會,還是少東家紀如顏之口,那可能性就大大提高了。」雷天罡道:「而且據說黑心毒醫因仇家眾多,常年遊離各大星界,出現在哪裡都有可能。這種有著大量仇家的人,根本不會有人敢於冒充,否則無異於自掘墳墓。」

    「現在哪還管得了什麼真假!」蕭青彤喊道:「若是真的,那就是天憐陌兒,無論他有多黑心,只要能救陌兒,我們都承受的起。就是假的又能怎麼樣?你們還有別的辦法嗎!」

    「雷昆!」雷千峰大吼一聲:「你馬上傳音黑羽商會,讓他們在最短時間內查明那個『黑心毒聖』現在的所在地,一旦查明,立刻讓分宗的人以最快速度將他帶到總宗,管他是真是假,快去!!」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