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羽商會的情報能力當然不是蓋的,幾個時辰之後,魂宗便得到回應,他們已找到「黑心毒聖」的所在,果然如猜測的那般,就在黑琊城中。

    黑琊城分宗火速派人前往,但之後得到的回應,卻是讓雷千峰勃然大怒。

    「依照黑羽商會的情報,分宗弟子的確找到了那個人,那個人也親口承認自己就是黑心毒聖。但是……他拒絕前來。」收到傳音之後的雷昆不安的道。

    「拒絕?」雷千峰眉頭大皺:「他是根本沒膽量來!哼,果然是假的!這世上怎麼可能有這麼巧的事!」

    「不,他不是不來,他說……他說……」

    「他說什麼?給我如實說!」

    「是!」雷昆咬了咬牙:「他對前去邀請他的弟子說……魂宗算個什麼東西,要求他解毒,必須……必須宗主親自帶著人,還有足夠多的玄石玄晶去。」

    「混賬!」雷千峰本就一肚子怨怒,驟聽此言,更是差點氣炸了肺:「一個冒牌貨居然敢如此藐視我魂宗!待我醫好陌兒,我非親手宰了他!!」

    「宗主!」雷德岩連忙道:「總堂主先前所言沒錯,黑心毒聖仇家無數,根本沒有人敢冒充他的。老朽雖未見過黑心毒聖,但也一直聽聞他性格極為怪異,黑心且傲慢,很多中位星界的大能都會有求於他,他會藐視我們下位星界的宗門,反而……再正常不過。」

    「放屁!」雷千峰怒吼道:「我魂宗又豈是平常的宗門!更不要說上面還罩著神武界!一個小小毒醫,在我黑琊界的地盤上,也配如此放肆?更何況他九成九是個冒牌貨!」

    「千峰!再不想辦法,陌兒可就要死了!」蕭青彤憤聲道:「萬一他真的就是黑心毒聖……」

    「閉嘴!我派人上門邀請,已是天大的誠意,難道要我堂堂黑琊大界王,親自上門去求一個小小毒醫?」雷千峰怒不可遏:「如果他還是個假的,那我雷千峰豈不丟盡了這輩子所有的臉面!就算他是真的,我們魂宗這麼多年的底蘊,難道還比不上一個像喪家犬一般到處逃竄的毒醫?我魂宗都解不了的毒,他憑什麼能解。」

    「宗主……」

    「不要再說了!」雷德岩剛要說話,便已被雷千峰厲聲打斷,被「凌雲」折騰了半個多月,卻連對方的影子都沒見到,現在最寵愛的兒子又在自己地盤上遭遇了致命的暗算,連番的暴怒之下,他哪裡還會有冷靜,他喘著粗氣道:「對了!雷蟾!馬上去把神武界當年賜的雷蟾取來!」

    「什麼?雷……雷蟾?」所有人都嚇了一大跳:「可是,雷蟾本就是劇毒之物,宗主若是想要以毒攻毒的話,怕是……」

    「趕緊給我取來!」雷千峰怒吼道:「它一定能救陌兒!」

    擁有超過六十萬年壽元的遠古虯龍,其龍息之毒又豈是尋常之物可以化解。它的最可怕之處,在於它是由虯龍所生,不但劇毒,而且有著特殊的生命力,可附骨侵魂。

    一旦被大量侵魂,就連神君境的沐冰雲都只能待死。

    雷蟾的確可以以毒驅毒,尤其還是在雷千峰強大的神王境玄力引導下。但他不會想到,縱然知道了也不會相信,雷廣陌所中之毒是來自一條神主境的毒龍,雷蟾雖然珍奇,但就層面而言,連相提並論的資格都沒有。

    雷蟾入體,初見成效。雷廣陌身上的赤色隱隱散去了幾分,就連痛苦之態也有所緩和。雷千峰等人都是大喜過望,但,短短几刻鐘后,雷廣陌身軀忽然猛的一顫,如篩子般劇烈顫抖起來,貌似被雷蟾壓下的劇毒像是被徹底激怒,驟然爆發,赤紅的霧氣帶著比之先前強烈了數倍的毒息瘋狂升騰。

    「陌兒!!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蕭青彤被駭的面無人色,失聲大喊著。

    「……娘……救……我……呃……啊……」

    全身血液彷彿一下子燃燒了起來,散開的赤色毒霧濃郁的已幾乎看不清雷廣陌的軀體,發出這輩子最後的聲音后,雷廣陌便再無聲息,在虯龍之毒下悲慘橫死。

    「陌兒……陌兒!!」蕭青彤一聲泣血般的慘呼,一下子撲倒在地,放聲大哭起來。

    「宗主……夫人……節哀。」雷天罡輕嘆一聲。

    「……」雷千峰定在了那裡,一雙收縮至極致的瞳孔在無比劇烈的顫動著,許久沒有發出一絲聲音,隨之他身體猛的一個搖晃,直直向後倒去。

    「宗主!!」雷千渡大驚,慌忙向前扶住他。

    「凌雲……凌……雲……」雷千峰嘴唇哆嗦,失魂落魄的念叨,然後瞳孔忽然猛得放大,全身煞氣狂亂,口中發出瘋了一般的大吼聲:「凌雲!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天罡,馬上……啟動所有可以啟動的防禦玄陣!立刻出動六十四堂所有弟子,日夜不休的伏守於所有凌雲可能出現的地方!發現他的行蹤,不惜一切殺了他……碎屍萬段!!」

    雷千峰的咆哮如震世雷霆,直震得整個魂宗都簌簌發顫,聲音中的嘶啞、憤怒、怨恨,駭得所有魂宗弟子膽戰心驚。

    「六十四堂弟子全出」的命令讓雷天罡大驚,下意識道:「宗主,凌雲犯下如此天大罪行,極有可能已經逃之夭夭了……」

    「不!他一定還會來……一定會的!!」雷千峰的面孔赤紅如血,全身的每一根青筋都鼓脹到幾欲炸裂:「馬上去!再抓不到凌雲……就永遠不要回來了!!」

    雷千峰此時的樣子,分明已是失去理智。雷天罡哪敢再多言,連忙領命離開,隨之,震耳的警鳴聲響徹魂宗每一個角落。

    雷千峰胸口劇烈起伏,呼吸粗壯如牛,可怕的氣氛之下,無一人敢開口說話。一直過了許久,雷千峰的呼吸才總算平穩了幾分,忽然沉聲道:「千渡,馬上通知廣阡、元哲他們所在的分宗,讓他們馬上啟程,由所在分宗主親自護送返回總宗,讓他們馬上啟程,一個時辰都不許耽擱!!」

    雷千峰的幾個兒子都留於各大分宗歷練,雷廣陌之事,讓他又豈會不恐懼凌雲會對他其他兒子下手。

    雷廣陌死,雷千峰暴怒,象徵著魂宗最精英階層的六十四堂蜂擁而出,剛剛安靜了幾天的魂宗再次大亂。

    沒過多久,雲澈也收到了來自紀如顏的傳音。

    「凌雲公子,魂宗那邊傳來消息,雷廣陌已經死了。」紀如顏說完,後面明顯欲言又止。因為她很想知道,雲澈究竟是用的什麼可怕的毒,居然能把雷廣陌給毒死。

    「時間上和我預想的也差不多,魂宗那邊什麼反應?」雲澈問道。

    「雷廣陌是雷千峰最寵愛的兒子,被當著他的面生生毒死,雷千峰顯然憤怒的有些失智,竟然把六十四堂所有堂主、副堂主以及近兩百萬弟子全部派出,分散埋伏於魂宗周圍,並開啟了所有防禦玄陣。」

    「由於黑魂山便於隱匿,你出現的次數又最多,所以黑魂山有著至少一千多個埋伏點,防禦玄陣也開啟了兩千多個。所以,這段時間,凌雲公子千萬千萬不要再靠近魂宗。這種規模的出動以前從未有過,也不可能維持太久,很明顯是雷千峰衝動失控下的命令,用不了幾天,待雷千峰清醒點,必定就會收回命令了。」

    「你是說,為了抓到我,魂宗六十四堂的所有人都被派出,也就是說,魂宗內部的守備現在要比平時空虛的多?」聽到紀如顏說言,雲澈的眼睛反而微微亮了起來。

    六十四堂的弟子人數雖只佔總宗的四分之一,卻全部是精英階層。而既然是全部出動,也就意味著那些對他極具威脅的堂主、副堂主也全部在外!

    「……的確如此。」紀如顏聽出了異樣:「公子,你難道……有什麼打算?」

    雲澈沒有回答,繼續問道:「雷千峰現在應該已經下令,讓他那些兒子全部回總宗了吧?」

    這,才是雲澈的首要目的。

    「兩刻鐘前便有消息,雷千峰的六個兒子已全部在返回總宗途中,而且是由其所在分宗的宗主親自護送,傍晚之前,應該都能返回總宗。公子,你……」

    「明天的這個時候,你就知道了。」

    雲澈結束了傳音,一抹寒光從他眼瞳深處一閃而過。

    拿起音蝶刃,冰晶般的刃尖之上,再次被他塗抹了極少的一點虯龍之毒。

    玄力,是無數世間生靈終生追求的東西,它能讓生靈擁有更強大的力量、更長的壽元和更高的地位。一個人要擁有強大的玄力,必然需要漫長的歲月、天賜的機緣、大量的資源以及無數的辛勞心血……

    但只要一點點毒,卻可以將這一切連同生命一起完全毀掉。

    毒是這世界上最恐怖的東西,當年在滄雲大陸,剛剛拿到天毒珠的雲澈便深深認識到這一點。

    那時他玄力低微,卻憑著天毒珠之毒,葬送了無數玄力修為遠遠高於他的強者……甚至整個家族或宗門。同時,也正是因為毒的可怕,引來了滄雲大陸所有強者的貪婪垂涎。

    而混沌之中,毒之極致,便是天毒珠。無論施毒還是解毒。

    在滄雲大陸時,他為天毒珠的毒力之可怕而深深震撼。

    但,在知道了「玄天至寶」為何等存在,又隨著他境界的不斷提高,對於天毒珠的毒力,他逐漸生出了疑惑。

    尤其是到了神界,見識到更高層面的力量后,他的這個疑惑變得愈加強烈。

    在滄雲大陸時,天毒珠之毒的確是可怕無比,但此時想來,縱然是在滄雲大陸,以及天玄大陸這等很低的位面,也僅僅是可怕,遠遠不至於逆天。甚至,當年在天毒珠毒力最盛的時期,把所有天毒毫無保留的釋放,也斷然無法毒殺一個君玄境的玄者。

    而對於神道玄者而言,其毒力簡直弱到可以完全無視。

    之後毒源因輪迴鏡而分離,再次融回后,毒力緩慢恢復。這段時間,他每隔一小段時間就會探查一番天毒珠所恢復的毒力,直到今天,所恢復之毒,別說神道玄者,就連下界一個普通霸皇都別想毒殺。

    但天毒珠隸屬玄天至寶之一,是遠超當今的「神道」,甚至是處在真神層面以上,等同創世神層面的存在。如此層面,哪怕只是恢復一點點,在這個時代也該是可怕到足以逆天……

    為什麼恢復了這麼久的毒力后,居然全部加起來都不如一丁點的虯龍之毒——而且是遠遠不如!

    天毒珠的毒力恢復能力真的微弱到如此程度?還是……它依然缺失了什麼東西?

    這個念想又一次在雲澈腦中晃過,隨之飛身而起,所去的,赫然是魂宗方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