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化作火海的黑魂山響徹著無數凄慘的喊叫聲,數不清的魂宗弟子被火海吞沒,未來得及脫出,便已被焚為灰燼。整個世界所能看到的,唯有金色的火焰,和在火焰中哀嚎掙扎的可憐生靈。

    在可怕的金色烈焰之中,縱然是強大的魂宗堂主都要全力抵禦,他們的臉色都徹底大變,環顧四周,已沒有了雲澈的身影,唯有無數的堂中弟子如片片卑微枯葉被快速化成灰燼。

    他們再無先前的篤定,唯有心驚膽顫。龍魂領域讓他們失去了對雲澈的氣息鎖定,爆裂的火焰煉獄亦嚴重隔絕視線和氣息,已有多少人死在火海之中,他們來不及去看,甚至根本不敢去想,而更可怕的,是「凌雲」的不知去向。

    「先別管弟子!快找到凌雲……一定要找到他!」

    「他受了那麼重的傷,這個火焰領域也必定消耗極大……他一定就在附近!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他活著離開!!」

    沸騰的金色火海之中,雲澈抱著小茉莉貼地飛行,他全身染血,口中喘息粗重,飛行速度也極為緩慢……這個在他盛怒之下全力爆開的黃泉灰燼,對重傷之下的他而言,消耗之大可想而知。

    在確認了那些鎖定他的氣息全部被阻斷之後,雲澈手臂前伸,快速召喚出太古玄舟,在玄舟現身的剎那,便帶著小茉莉進入玄舟之中,然後又第一時間向西方直線穿梭三百里。

    太古玄舟在神界穿梭所需的消耗極其之大,當初在葬神火獄,短短三百里的穿梭,雖然創造了奇迹,卻消耗了朱雀玉整整一半的力量。

    三百里的瞬間穿梭,在下界,不但消耗很小,而且絕對可以安然逃命,但在神界,卻是完全不夠看。絕非雲澈不想遁出更遠,而是這三百里,已是太古玄舟的極限……這次穿梭,朱雀玉的力量也該直接耗盡了。

    帶著小茉莉離開太古玄舟,又以最快的速度將太古玄舟收回。現在,他只能祈禱在黃泉灰燼的火焰阻隔下,魂宗沒有人察覺到太古玄舟的氣息和空間的動蕩。

    流光雷隱發動,將自身和小茉莉的氣息全力隱下。雲澈的手掌也已牢牢捂在小茉莉的嘴唇上,有了上次的教訓,這次任憑小茉莉怎麼掙扎,他都絕不會再放開。

    沒有氣息掃向這個方向,雲澈的心中總算稍安,他拖著沉重無比的身體,借著黑夜和濃霧的遮掩,小心而緩慢的向西而去。

    「嗚嗚……嗚嗚嗚嗚……」被捂住嘴唇的小茉莉不斷的扭動著身體,口中發出不滿的嗚咽聲。

    「不想死……就給我老實點!否則……我先殺了你!」雲澈的牙縫間,溢出嘶啞冰冷的聲音。他是拼了性命,才終於博得了這一線生機。

    小茉莉雙眸一瞪,剛要更加強烈的掙扎抗議,一滴溫熱的液體,卻在這時輕輕的滴落在她的小手上。

    一滴……兩滴……三滴……最後竟凝成一串,轉眼間她嫩白的手背完全染成血色。

    雲澈的腳步也在這時一個踉蹌,重重跪倒,他猛的伸手掐住自己的喉嚨,不讓自己發出任何的聲響,唯有胸口,起伏的幾乎要炸裂。

    「……」小茉莉的掙扎停止了,一雙星眸逐漸獃滯,多了幾分生命里從未有過的茫然。

    遠方,金烏火海已經在快速熄滅,堂主、副堂主和倖存的弟子都如瘋了一般在那片區域找尋著雲澈。重傷之下又釋放如此恐怖的火焰,不但會玄力大耗,還會極大的加重傷勢,任誰都會確信這種狀態下的雲澈不可能走遠,一定就藏匿在附近,雖然他們的搜尋規模在不斷擴大,卻絕不會想到雲澈已在三百里之外。

    雲澈連喘十幾口氣,才總算緩和了幾分,他的手掌一直都牢牢壓著小茉莉的口鼻。若手中是他人,他一定會選擇將其留在太古玄舟,然後他就可以藉助斷月拂影安然離開,但小茉莉……他已是親身領教過她的蠻橫作死,絕對做得出忽然自己從太古玄舟出來的事!

    重新起身,快步向西奔去,只要到了黑魂山脈的西域,應該就安全了。但他沒行出多遠,一股強烈的不安感忽然從後方襲來。

    那是一股相距極遠,卻讓他全身驟僵的恐怖氣息。

    神王境的氣息!!

    雷千峰!

    雲澈的腳步一下子停止,身體依在一棵枯樹上,再也不敢移動半分。

    「恭迎宗主!!」

    遠方,被沒有滅盡的金烏火焰映照的一片明亮的天空之上,已多了幾個人影,整齊巨大的喊叫聲,雲澈都聽的清清楚楚。

    雷千峰目光掃視四周,臉上的每一塊肌肉都在劇烈的抽搐,在接到傳音之後,他並不是一個人到來,身邊是總堂主雷天罡,身後,還跟著五個神靈境的魂宗長老。

    但他們每一個人的臉色都難看無比,目光所及,唯有一眼望不到邊際的焦黑屍體,而那些活著的魂宗弟子,也一個個灰頭土臉,大部分都帶著或輕或重的灼傷。

    「這些……都是……凌雲乾的?」雷千峰說話時,嘴唇分明在劇烈的哆嗦,額頭上高鼓的青筋幾欲炸裂。

    「是……」為首的堂主道,面對雷千峰可怕的氣息和目光,他滿頭冷汗如雨而落。

    「那……凌雲呢!?」

    「屬下……剛才,屬下已將雲澈打成重傷,馬上便要擒住,但忽然……他就……就失去了蹤影……屬下正在四處搜尋,他一定走不遠,屬下馬上就……」

    「廢物!!」陰冷的兩個字,讓所有堂主全部失聲垂首,心驚膽顫。

    而一股浩瀚如海的神識,也已傾覆而下,幾要將整個黑魂山脈都籠罩其中。

    剛才,他還在帶著小茉莉快速遠離,但雷千峰到來,他縱然流光雷隱在身,也不敢再有任何的動作,他感受到了雷千峰神識的覆下,牢牢屏住呼吸,全身一動不動,懷中的小茉莉也在這時忽然變乖,同樣的一動不動。

    許久,雷千峰神識收回。黑魂山玄獸眾多,此時又有極大量弟子聚集在此,氣息無比混雜,再加上霧氣的阻隔,縱然他是強大的神王,想在如此的範圍和環境下找到異常氣息都絕對不易……更不要說雲澈有流光雷隱在身。

    但馬上,他的眼睛卻是微微眯起,閉宗之辱,殺子之仇,今夜竟又被屠殺無數弟子……憤怒達到極致,自然就會燃成瘋狂。

    雲澈極其擅長隱匿,這是魂宗人盡皆知的事。連他都無法尋到雲澈的氣息,其他人自然更不能。他忽然緩緩的道:「雖然凌雲又忽然失去了蹤影,但他一定還在這黑魂山中,沒錯吧?」

    為首的堂主一愣,連忙道:「是,宗主!而且一定就在附近。屬下確定他傷的很重,以他的狀態,絕對不可能逃遠的。」

    「好的很!」雷千峰牙齒咬緊:「那就讓他和這座黑魂山一起……化成灰燼吧!!」

    咔嚓!!

    猙獰的黑色雷光在雷千峰的雙臂同時炸裂,瞬間狂暴的氣浪將雷天罡和五個長老都狠狠震開,險些吐血。雷天罡驚聲道:「宗主,你難道要……」

    他才短短几個字,雷千峰身上快速凝聚的力量便已恐怖到足以將他輕易滅殺。面對他可怕的臉色和眼神,雷天罡再不敢多勸半個字,連忙向下方吼道:「所有六十四堂弟子,全部向上空撤離!快!!」

    忽然罩下的恐怖氣息讓所有魂宗弟子面如土色,他們馬上明白了雷千峰那喪心病狂的意圖,在雷天罡的咆哮之下,紛紛驚恐的騰空而起,爭先恐後的退縮到了數千丈的高空。

    雷千峰身上的雷光越來越可怕,這不僅僅是他的力量,更是一個神王這一生最大的憤怒和怨恨。他從未如此瘋狂的想要不惜一切殺掉一個人……哪怕葬送整座黑魂山!

    遠處,雲澈已是目眥盡裂,瞳孔劇縮。

    此時,他若是試圖逃遁,必被發覺,也必死無疑。而縮在原地,亦會和黑魂山一起葬滅。與其說雷千峰足夠瘋狂狠毒,不如說雷千峰對他的恨意已深入骨髓。

    「凌雲……本王要你……灰飛煙滅!!!!」

    怒嚎聲中,雷千峰手臂揮下,兩道漆黑雷光如滅世雷龍,帶著震天咆哮轟落而下。

    而雷龍所飛向的,剛好是雲澈所在方位……因為他所在的位置,更為臨近黑魂山東域的中心。雷龍轟落的剎那,整個黑魂山東域,乃至很大一部門的西域將會被毀成平地。

    因為,這是神王的力量!

    雲澈的瞳孔在快速縮小,雷龍卻又在瞳孔中快速放大,當雲澈瞳孔定格的那一剎那,所有的驚懼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比雷千峰還要強烈的陰狠。

    雷龍墜落,一股滅世的氣息籠罩了整個黑魂山脈。小茉莉微微抬頭,就在雷龍轟至眼前的那一剎那,她的眼瞳之中,忽然閃過了一抹詭異的藍光……但,又是在同一個瞬間,雲澈卻忽然衝出,右臂迎上滅世雷龍,劃出了一道奇異的圓弧,前方的世界,秩序頓亂,法則驟變。

    「全……都……死……吧!!」

    「月——挽——星——回!!」

    雷龍神威駭世,咆哮驚天,但就在碰觸到雲澈身前空間的剎那,卻忽如照射到平整鏡面的光,驟然折返,帶著所有的威勢直轟雷千峰……以及他身邊的魂宗中人。

    「……」小茉莉瞳眸中的藍光消失,唇瓣張成了大大的「O」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