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龍皇威壓,真正意義上的威天懾地,不說世間萬生,縱是其他神帝,也斷然不可與之比擬。

    無論雲澈和水媚音,與龍皇都極少接觸。但那隻屬於混沌至尊的無上威壓,讓他們在第一個瞬間,心海中便閃現“龍皇”之名。

    龍皇立前,一時之間,整個空間的所有元素都爲之沉寂。雲澈和水媚音迅速停住腳步,收斂神情。

    “晚輩東域吟雪界弟子云澈,拜見龍皇。”雲澈迅速拜下,敬聲道。

    水媚音也鬆開剛纏在雲澈身上的手臂,與他一起盈盈拜下:“東域琉光界水媚音,拜見龍皇前輩。”

    龍皇緩緩轉身,淡漠含威的目光掃過水媚音,落在了雲澈的身上,他緩緩點頭:“聽聞你還活着,很好……很好。”

    “……?”雲澈的眉梢微微跳動了一下,馬上道:“感謝龍皇前輩記掛,雖命遭坎坷,但總算無恙。當年龍神界收留之恩,晚輩亦不敢忘。”

    “……”龍皇並無迴應。

    這時,水媚音忽然手兒伸出,握在了雲澈的手腕上,纖白的五指悄然的收緊……逐漸收的很緊很緊。

    水媚音的這個舉動讓雲澈錯愕,他稍稍側目,發現水媚音螓首低垂,脣瓣似乎緊緊的咬着,抓在他手腕上的手掌更是緊的有些過分,讓他都感覺到了痛感。

    而這些,無一不在表明她在緊張……而且緊張的極爲厲害。

    雲澈心中訝異的同時,又覺得有些好笑。他和水媚音雖然相處不多,但印象中,她是個被家裏寵壞,天不怕地不怕的琉光小公主,當着宙天神帝之面都敢笑嘻嘻的喊“宙天爺爺”,而面對龍皇,居然會緊張成這個樣子。

    到底還是個小女孩……呃?

    小女孩個鬼啊!

    他暗中一笑,手腕一翻,反將她小小的手兒握在掌心,然後安慰的握了握。

    這是第一次,雲澈主動握住了水媚音的手……但後者脣瓣卻咬的更緊,手兒還隱隱發顫。

    這時,又是兩股威壓從天而降。這兩股威壓雖及不上龍皇,但卻如兩座高不見頂的山嶽驟然壓下,讓雲澈全身一沉,呼吸完全停滯。

    作爲年輕一輩第一人,雲澈自身已在神王層面,而他所見過的神主層面,遠比其他神王多的太多,而這兩股威壓,絕對要遠超普通的神主階層,分明是……

    神帝!?

    還是兩個!?

    但卻又不是他都有接觸的東域四神帝中的任何一個。

    他驚然擡頭……龍皇的身邊,此時已多了兩個身影。

    右側是一青衣女子,難辨年齡,容顏美豔威冷,身段很是修長婀娜,比之雲澈還要高出半尺。一身青衣看上去格外簡單素雅,但隨風輕曳間,竟泛動着近似水光的粼光。

    最爲顯眼的是,她的一頭長髮亦是青藍色,在明光下折射着異常華麗的光華。

    右側是一黑衣老者,和雲澈見過的其他至尊強者不同……哪怕是壽元將盡的君無名,亦是面白無皺,而這個老者卻是一臉陳舊的褶皺,頭髮鬍鬚,亦呈現着一種有些“沉重”的灰白色。

    但他的一雙眼睛卻是明亮的可怕,目光與之碰觸的剎那,他的眼神格外溫和平淡,卻讓雲澈驟感彷彿有一道天外明光照射入他的心魂深處。

    兩人都立於龍皇身後半個身位,顯然是視龍皇爲尊。

    但,那也僅是相對龍皇而言!兩人身上的氣息,絕對是神帝階層的強大!

    難道是……

    雲澈匆匆一眼,便迅速收回目光,心中久久震盪。

    而兩人的目光卻是打量了雲澈和水媚音許久,都是目綻異色。

    “若老朽沒有猜測,此子,便是當年引來九重天劫,得天機界真神預言的那個人吧?”黑衣老者笑呵呵的道:“而此女,便是傳說中三千年成就七級神主,並身負無垢神魂的琉光之女?”

    “正是。”龍皇微微頷首。

    “東神域這一代,當真是人傑輩出。”青衣女子看了一眼東方,道:“再加上那個同樣三千年修成七級神主的洛長生,如此奇才,一個時代出現一個已是奇蹟,如今卻在東神域接連出現。看來,‘應劫而生’之說,也並非完全是虛妄之傳。”

    “既然來了,便先去宙天那裏一敘吧。”龍皇轉過身去,腳步邁出,已在數裏之外。

    兩人再次深深看了雲澈和水媚音一眼,隨龍皇而去。

    雲澈站起,握着水媚音的手卻似乎忘了放開,他看着龍皇離去的方向,總覺得哪裏不太對勁,皺了皺眉,他疑惑低語:“那兩個人……”

    “是西神域一皇五帝中的麒麟帝和青龍帝。”水媚音很輕的回答。

    “麒麟帝……青龍帝!”雲澈眉頭一跳……果然!

    那果然是兩個神帝級的人物!

    包括龍皇在內,西神域一下子來了三個神帝級人物!

    這場緋紅劫難雖未波及到西神域,但很顯然,他們也定是嗅到了什麼,絲毫沒有輕視,竟是來了半數神帝……龍皇更是親至。

    青龍帝……

    青龍!?

    雲澈記得,在上古時代,青龍、冰凰、冰麟爲三大水系至尊,地位等同火系三至尊朱雀、鳳凰、金烏。

    繼承冰凰之力的吟雪界在東神域只是中位星界,而繼承青龍之力……在西神域竟是王界!

    着實天差地別。

    另一個麒麟帝……在東神域已滅絕的麒麟一族,在西神域竟也是王界。不曉得冰麟一族在西域麒麟族中是怎樣的地位。

    對了……神曦!

    雲澈忽然想到了什麼,猛一擡頭,然後急追向龍皇所去的方向。

    他剛剛移步,手臂便被水媚音抓住,而且抓的很緊:“雲澈哥哥,你要去哪裏?”

    “我有件事,想要去問詢一下龍皇前輩。”雲澈看着她,面露疑惑。

    “不要去!”水媚音搖頭,手上抓的更緊:“千萬不要去。”

    “爲什麼?”雲澈眉頭微皺,自龍皇出現,水媚音一系列的反應都 透着異常。

    “我不知道,但是……千萬不要去。”水媚音的臉頰全然沒有了方纔的淺笑嫣然神采飛揚,而是透着一種……說不出的驚悸感:“剛纔龍皇前輩看你的時候,不知道爲什麼,我總感覺很害怕……我的感覺一向很準很準,雲澈哥哥,你一定要相信我。”

    “……”雲澈眉頭逐漸收緊,若有所思,最後又完全舒開,微笑道:“好吧,那就聽你的。”

    他並非完全是爲了順水媚音之意,剛纔在龍皇的目光之下,他同樣心生一種詭異的不安感。

    水媚音重綻精靈般的笑顏,她身軀一轉,纖柔的手臂重新纏在雲澈的手臂上,身體也稍稍傾向他:“雲澈哥哥真乖,以後也要乖乖的和人家成婚哦。”

    雲澈:“-_---”

    “走啦走啦!我先帶你去找越仙姐姐玩!她是宙天爺爺最小的太孫女,做的東西可好吃了,我每次來宙天界,都會找她要好多好吃的……對了!越仙姐姐還沒有成婚哦,如果你可以把她也娶了的話,就太好太好啦!”

    “哇!這次就是個好機會!雲澈哥哥一定要好好表現哦!”

    雲澈:“o(╯□╰)o”

    ————

    ————

    夢境。

    “小澈,快醒醒!該起牀了!”少女在耳邊呼喊着他。

    “唔……天還這麼早,讓我再睡會嘛。”蕭澈蒙上被子,迷糊的嘟囔道。

    “今天是你和司徒小姐成婚的大日子!時辰快到了,趕緊起來!”

    蕭澈眼睛一瞪,這才“嗖”的坐起……

    牀的上方垂下的幔簾變成了大紅色,房間裏已是擺滿了紅桌紅燭,隨着意識的清醒,他才記起,今天是自己和司徒城主家的千金成婚之日。

    他連忙起身,下牀,洗漱,然後由蕭泠汐親手爲他穿好大紅的喜衣。

    “小澈,這是我剛剛熬好的粥,你身體弱,上午的時間又那麼長……要全部喝掉。”蕭泠汐端來很大一碗粥,香氣四溢。

    “好好好。”蕭澈聽話的端起碗來,也不用湯勺,直接“咕嘟咕嘟”喝了起來。

    “啊……也不用這麼急啦,還有一些時間的。”蕭泠汐伸手,生怕他噎到。

    “呼……喝完啦。”蕭澈把碗放下,一抹嘴角,他看着蕭泠汐,忽然眼神一迷,不自禁的道:“以後,不知道還能不能經常吃到小姑媽做的飯。”

    司徒城主家的千金啊……肯定集萬千寵愛於一身,會做飯纔怪。

    “嘻嘻,是你把城主家的千金娶進門,又不是你嫁過去,只要你想,我還是像以前一樣,每天都做給你吃。”

    一邊說着,她的笑顏緩緩的黯下,輕聲道:“倒是小澈,成家之後,理我的時間肯定會越來越少。”

    “怎麼會!”雲澈馬上擡手發誓:“我昨天剛剛和小姑媽保證過:和司徒萱成婚後,不能有了老婆就忘了小姑媽,不能減少和小姑媽在一起的時間,對於小姑媽的召喚要和以前一樣隨叫隨到!”

    昨天的保證,雲澈一個字都沒有唸錯。蕭泠汐總算面綻笑顏,笑吟吟道:“算你還乖!”

    她走到蕭澈身前,伸出手兒整理着他稍有凌亂的衣角,近距離看着他,眸光、聲音逐漸的迷離:“只是……不知不覺間,我的小澈就已經這麼大了。”

    “大哥!大哥!!”

    隨着振奮的叫聲,一個人影風風火火,冒冒失失的闖了進來。

    “元霸,你居然會起這麼早?”蕭澈笑呵呵道。

    “嘿嘿!今天可是你成婚之日,我當然要來幫忙。”夏元霸一臉的興奮,彷彿今天是他成婚似的。

    “我去喊老爹,元霸,你陪小澈一會兒。”

    蕭泠汐離開,夏元霸“嗖”的來到蕭澈身前,上下打量着他一身大紅的喜衣,樂滋滋的道:“大哥,你穿這身衣服貌似還蠻好看的。”

    “關鍵我人長得玉樹臨風,當然什麼衣裝都順眼。”一邊說着,他歪了歪嘴:“可惜,這又不是個看臉的時代。”

    “呃……那個,成婚是什麼感覺?怎麼感覺你好像不是那麼激動的樣子?”夏元霸問道。

    “的確沒什麼感覺,所以也談不上激動,畢竟,這是父母一輩早早定下的親事,我和那司徒萱面都沒見過幾次,她長什麼樣子我都記不太清。”蕭澈很是認真的盯了夏元霸一會兒,忽然道:“一大清早這麼激動,應該不只是因爲我成婚這件事吧?”

    “嘿嘿,”夏元霸雙目放光:“其實,是有一個好消息。我老爹前日邀請了一位在新月玄府當導師的好友,本來是想通過他把我帶入新月玄府,沒想到,那位導師前輩卻說以我的資質,完全可以直接入蒼風玄府。”

    “哦!太好了!這簡直是我們整個流雲城的大喜事!”蕭澈由衷的道,喜悅之時,心底亦萬分羨慕……和黯然。

    蒼風玄府……那是他一輩子都不敢奢望的神聖之地。對天賦高的異常的夏元霸而言,卻只是一個起點。

    “嘿嘿嘿……”夏元霸難掩興奮的笑:“我都激動的兩天沒睡好了。等我入了蒼風玄府,變得越來越厲害後,我看誰還敢欺負你!”

    “這件事現在還是個祕密,老爹說要暫時保留,以免橫生枝節,現在只有你知道。”和蕭澈一起長大,夏元霸從來不會對他隱瞞什麼:“哦對了,說起來,這兩年,我聽到很多不好的傳聞,都說司徒城主一定會取消婚約,將司徒萱改許配給你們蕭門門主之子蕭玉龍。”

    蕭澈:“……”

    “聽到那些傳言,我很生氣,也不敢和你說。不過到了現在,這些流言已經不攻自破。”夏元霸一臉笑哈哈:“那些散播流言的人,肯定臉都腫的好幾個那麼大了。”

    “空穴來風,必有其因。”蕭澈看似灑脫的一笑:“不過沒關係,我早都習慣了。我這樣一個廢人,能有你這樣一個朋友,還能娶到城主家的千金,已是上天的恩賜了。”

    “相比而言,你的事纔是大喜事。”蕭澈笑了起來:“等你正式進入蒼風玄府的那天,我猜全城都會…會……會………”

    蕭澈的聲音忽然變得綿軟失魂,他的瞳孔快速變得灰暗……再灰暗……

    然後整個人直挺挺的向後倒去。

    “大哥?啊!大哥!”夏元霸慌忙向前,將他倒下的身體扶住:“大哥?你怎麼了……大哥!!”

    瞳孔一點點的消失,世界在快速的遠去,他能聽到夏元霸的聲音,卻無法回答。

    “小澈?小澈……你快醒醒,不要嚇我……小澈!!”

    越來越模糊的意識,他似乎聽到了小姑媽的呼喊聲。

    最後的聲音,似乎是少女撕心裂肺的哭泣……

    ————

    ————

    “澈兒!?”

    雲澈一個激靈,猛地醒來。

    他正坐在庭院的石椅上,身前,是沐玄音的倩影,冰眉微蹙。

    “師尊。”他連忙站起……奇怪,我是什麼時候睡着的?

    “你怎麼了?”沐玄音問道。

    “弟子沒事,大概是宙天界的氣息太溫和,不知不覺就睡了過去,還做了個怪夢。”雲澈一五一十道。

    而且這個怪夢……

    沐玄音沒有再問,目光從他身上移開:“再有半個時辰,宙天大會便會開始,我們走吧。”

    “是。”雲澈晃了晃頭,清醒思緒,跟在了沐玄音身後。

    終於到了宙天大會之期。

    宙天神帝應該會在今日,將他知道的真相公佈吧……不知到時會引發怎樣的反應,宙天神帝又究竟會有怎樣的應對之策。

    ————

    【你們難道沒發現,我最近幾章都是4K哇!快誇誇我o( ̄ヘ ̄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