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月神界專屬坐席,天空神月乍現,紫芒漫天,月神帝從天而降,無聲入坐,其姿,其威,無不讓人心中窒息。

    世人皆知月無涯隕落後,由其強行收封的義女繼承紫闕神力和月神帝位,也是從那個時候起,月神界陷入極大的動亂。

    人人皆以爲這場動亂必定持續很久很久。雖然有月無涯親留的遺命,但夏傾月無論哪一方面,想要讓月神界臣服都是基本不可能的事……但,才短短三年,月神之亂便盡皆平息,外人無法想象其中發生了什麼,唯有驚愕。

    這些年,月神新帝也從未離開過月神界。

    今日,是月神帝第一次現身衆人之前。這些東域至尊本以爲一個初登帝位,還年輕到嚇人,還是女子的神帝必定無比稚嫩,連帝威都根本來不及形成。

    但,夏傾月現身的那一刻,那傾世的風華和無聲的威凌,讓這些東域至尊無不心中凜然,想要注視,卻又不敢直視。

    月神帝身後,四月神相隨,連同月神帝在內,月神界現存的十月神亦來了半數。(邪嬰之難折損其二)。

    “哇!好美,比當年更好看了。”水媚音目綻星芒,不自禁的嘆道,然後忽然想到了什麼,嬌軀依向雲澈:“雲澈哥哥,她以前真的是你的妻子嗎?”

    “是。”雲澈點頭。

    水媚音看看如紫月臨空的夏傾月,再看看雲澈,小小聲道:“感覺……一點都不像。”

    “……反正我們在同一張牀上睡過了,不信你去問她!”雲澈微微咬牙,底氣很足的說道。

    “哇!”水媚音一聲輕呼:“居然睡過神帝,雲澈哥哥你好厲害哦。”

    雲澈:( ̄^ ̄)

    這小妮子絕對是在揶揄我!

    梵天神界那邊,則只到場四個人。

    而這四個人的駕臨,卻讓封神臺的氣息再次爲之劇變。

    “三梵神!”水千珩一聲驚吟!

    “……”雲澈也轉目過去,梵帝三梵神之名,他亦是如雷貫耳。

    因爲,這是三個十級神主之名!

    十級神主,象徵神帝層面的力量。強大如星神界和月神界,也都分別只有星神帝與月神帝達到此境。宙天神界爲兩人,分別是宙天神帝和守護者之首太宇尊者。

    而梵帝神界,除了千葉梵天和千葉影兒,還有這三大梵神!

    東神域早有傳言,這三梵神之強大就算比不上星神帝和月神帝,也相差不遠!

    而這三梵神聯合,據說足以勝過東神域任何一個神帝!當真是讓人聞之驚慄。

    在東域四王界中,梵帝神界出場人數最少,但卻是最爲“宏大”。梵天神帝加三梵神……四個十級神主,一股讓這些同爲神主的大佬都不敢直視,單單一想都心臟發緊的恐怖力量。

    雲澈擡目望去,這三梵神的面相卻遠沒有他們的聲名那麼駭人,俱是一副平靜淡漠之容,而且……不知是否是錯覺,他們的長相之間,還有着數分相似。

    “梵帝三梵神,凌駕於梵王之上,在梵帝神界,和在東神域,都是僅次於神帝的存在。”沐玄音忽然低低出聲:“他們三人,和千葉梵天都是同父同母的兄弟。”

    “同父同母……兄弟?”雲澈心中大爲吃驚。

    同父同母……一個第一神帝,三個十級神主!?

    這是什麼妖孽血脈!?

    “三梵神之名分別爲千葉無生,千葉無悲,千葉無哀。而千葉梵天年齡最長,他在封帝之前,名爲千葉無天,封帝之後,才更名千葉梵天。”

    “梵帝神界每一代的神帝,都叫‘千葉梵天’,帝號也都是‘梵天神帝’。因爲梵帝神界所繼承的,便是諸神時代的‘梵天神族’之力。梵天神族隸屬誅天神帝麾下,是一個最好戰的神族,其王,便是遠古‘梵天帝’。”

    雲澈點頭,每一個字都記在心裏。

    無天、無生、無悲、無哀……一母四兄弟,四個十級神主!

    而千葉梵天的女兒千葉影兒,更是一個可怕到讓人不寒而慄之人。

    千葉一族……當真是恐怖到難以理解。

    但,即使如此……又一股氣息從天而落,竟是將梵帝四人的氣場生生壓下!

    而那股瞬間讓天地凝結,讓萬靈想要就此屈膝跪地的威凌……

    龍皇!

    龍皇、青龍帝、麒麟帝一同現身。

    這裏是東神域的主場,集聚了東神域的至尊強者,但這西神域的一皇二帝之神威,卻是近乎反客爲主,橫壓任何一個東域王界。

    龍皇到來,所有強者,包括各大神帝都起身相迎。

    而這時,一陣平和的笑聲當空響起,隨之傳來一個溫雅中帶着凌傲,又極具磁性的男子之音:“呵呵,南溟因事來遲,還望東域諸雄勿要見怪。”

    人未現身,“南溟”二字傳入耳中,所有人齊齊心中大震,雲澈眉頭猛地一緊……水媚音似有所覺,轉眸看了雲澈一眼。

    聲音落下,兩個身影已現於龍皇所在坐席之側,一人面相懶散倨傲,連站姿都有些歪歪扭扭,赫然是玄神大會期間來觀戰的南神域釋天神帝蒼釋天。

    而他旁邊的男子,一身銀衣,身材看上去很是瘦弱,年齡似是隻有十七八歲,面色白淨,隱浮病態。而他的長相,則是讓人一眼難忘。

    那是一種讓人咋舌的俊美,足以讓一個美豔女子都見之生妒。

    宙天神帝重新起身,由衷道:“南溟神帝親至,是我東域之萬幸,何來見怪之說,快請!”

    南溟神帝目掃全場,向龍皇深深一拜:“多年不見,龍皇風采更勝當年,待今日大事了結,南溟再行拜候。”

    龍皇微微頷首,似笑非笑:“的確已是很多年了,聽聞你姬妾已過萬數,看來,終是完成了當年之願啊。”

    “哈哈哈哈哈!”南溟神帝聞言,非但毫無窘色,反而暢快大笑:“南溟嗜色如命,天下皆知。只是,他人若提此言,南溟會得意萬分。唯獨龍皇……”

    南溟神帝搖頭而笑:“南溟姬妾雖多,但與龍後相較,不過一堆敝履而已。”

    龍皇:“……”

    “聽到沒有,”水媚音在雲澈耳邊輕語着:“人家有一萬多個姬妾,你羞不羞。”

    “……”雲澈微吸一口氣。南溟神帝之名,他早已是銘記在心。

    因爲當年,便是他讓茉莉中了魔毒“弒神絕殤”。若不是遇到他,茉莉早已玉隕。

    只是他的形象和做派,和他設想中的天差地別。

    南溟神帝目光轉向梵帝神界所在,隨之大露失望之色……而所有人都知道他在失望什麼。

    千葉影兒未至!

    南溟神帝迷戀“神女”一事早已天下皆知,他雖爲南神域第一神帝,但經常往返東神域,每次爲的,基本都是千葉影兒。

    畢竟,對這個嗜色如命的南域第一神帝而言,“龍後”和“神女”是他畢生的極致追求。龍後他已碰不得,而神女……他不惜一切也要得到。

    而他迷戀神女一事絲毫不介意被舉界盡知,又何嘗不是在告訴世人,誰敢觸碰千葉影兒,先掂量掂量自己能不能承受得起南溟神帝的怒火。

    當年茉莉在南神域被暗算,南溟神帝親自出手,還不惜動用極其珍貴的魔毒……也不過千葉影兒一句傳音的事。

    神女未至,南溟神帝頓時意興闌珊,向梵天神帝隨意打了個招呼後入席。馬上,雲澈便感覺到一道平和,卻又帶着可怕氣息的目光忽然落在他的身上,而且持續了數息之久。

    “就是他?”南溟神帝目視雲澈,淡淡一笑。

    “此子,便是當年神女殿下要‘下嫁’之人,相信你肯定感興趣的緊。”蒼釋天笑眯眯的道。

    南溟神帝一聲淡笑:“影兒會看上他?呵呵呵呵,那不過是個別有目的,一時興起的玩具罷了。”

    “話雖如此。但此子引來九重天劫的事,本王可是親眼所見。他的未來,可是大有可期啊,”蒼釋天道:“宙天神帝特邀他來參加今日之議,顯然也是重視之極。”

    縱觀全場,皆是神主……就雲澈一個神王。

    神王之力,在神界絕對是強者範疇,在下位星界可爲一界之王。但在這個全是大佬的宙天大會……活脫脫像是一羣巨鷹之中混進來一隻蚊子。

    “說的不錯。”南溟神帝微笑依舊:“但……也要能活到未來才行。”

    “南溟神帝,名南萬生,南神域四神帝之首。”沐玄音低語道。

    南萬生……這名字,自帶着一股藐視萬生的氣場與傲然。

    “外表是一俊秀少年,但玄力強大絕倫,奇招萬千,極擅用毒。是三方神域外表最無害,實則最陰毒可怕的神帝,”沐玄音說道這裏,話音一轉:“另外,他有一點與你極爲相似。”

    “什麼?”雲澈下意識接口。

    “嗜色如命!”沐玄音冷冷道。

    “咳……咳咳……”雲澈又一次被口水嗆個夠嗆。

    “並不會啊。”水媚音忽然臉頰轉過,笑吟吟道:“雲澈哥哥只是……有一點點而已。”

    “哼,你與他才接觸幾次,又才瞭解他幾分?”沐玄音寒聲道。

    “噢……”水媚音想了一想,虛心受教:“嗯!這一方面,媚音肯定沒有沐前輩瞭解的多,我會多加努力的。”

    “……”沐玄音再不吭聲。

    雲澈理智的緊閉嘴巴。

    嘶……今天這是怎麼回事?怎麼老覺得左右兩邊的氣氛相當不對勁。

    “貴客皆至,該議今日之大事了。”

    宙天神帝起身,出口之言字字沉若萬嶽擊心,也讓封神臺的氣氛陡然凝重起來。

    這些神主都何等的實力與靈覺,宙天神帝短短一句話,他們卻聽出了深深的悲愴,他們全部爲之眉頭大皺,心中驟沉……能讓宙天神帝如此,他們又豈會想不到,他接下里的話,還有今日的大事必定非同尋常。

    “四年前,老朽以天機預言爲引,公開了東極混沌之壁上緋紅裂痕的存在,並着重提及,緋紅裂痕的出現極有可能伴隨着一場浩世大劫。而實則……”

    宙天神帝微微一頓,聲音愈加沉重:“實則,‘劫難’之說,非是僅僅來自天機預言,亦來自……宙天神靈!”

    嗡——

    封神臺氣息輕微動盪……但就是這輕微的動盪,卻引得千里空間一陣顫慄。

    宙天神靈,亦是宙天珠的珠靈!

    “那場用來擇選東域年輕一輩絕頂天才的玄神大會,亦是宙天神靈之意。衆位應該早就心有所知,‘宙天三千年’這種時間神蹟,絕非我宙天神界可以決定。”

    這一點,位於至高層面的強者的確都心知肚明。因爲宙天珠現世後,只有過一個主人,那就是宙天太祖!宙天太祖仙逝後,宙天珠只是爲宙天界所用,而非認主。“宙天三千年”這種足以透支宙天珠當前神力的時間神蹟,也自然不是宙天界能決定的。

    “那時,宙天神靈從緋紅裂痕那裏感知到了極爲不安的氣息,卻並不知那是什麼氣息。爲應對未知的劫難,便決定以‘宙天三千年’,催生出一批強大的力量。雖然,那或許只是杯水車薪,但畢竟是一分希望……一分可能隱含或衍生未知奇蹟的希望。”

    “但,就在玄神大會之後,宙天神靈終於明白了緋紅裂痕所釋放的氣息究竟是什麼……並由此,猜測到了那個無比可怕的‘真相’。”宙天神帝說到這裏,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玄神大會之後?”千葉梵天沉眉道:“就是說,緋紅裂痕的真相,四年前便已知曉?那你爲何始終緘口不言,反而拖至今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