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色世界,意識緩緩的復甦著。

    雲澈睜開眼睛,他看到了一個嬌小的紅色身影正站在他身前,默然的看著他。

    絕美的小臉上帶著倨傲和冷酷,身上,依舊是她最愛的紅熏留仙裙,赤紅色的長發直覆腰.臀,要讓她本就纖柔的身軀更顯玲瓏。

    「茉……莉……」雲澈輕輕的呼喚著,縱然知道自己身在夢境,他依舊激動的靈魂戰慄,無法休止。

    「又把自己傷成這個樣子。該不會又是因為哪個女人吧?」茉莉盯視著他,熟悉的眼神和語氣,還有那極力擺出著師父威嚴的姿態。

    「嘿嘿……」雲澈笑著:「還真的是。她叫小茉莉。」

    「哼!」茉莉怒了:「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學會愛惜自己的命!和你在一起的那些年,我對你有過很多的誤判,但唯獨有一點,絕對不會錯——要是哪一天你徹底慘死,絕對是因為女人!」

    「如果是為了你的話,」雲澈看著她,堅定的道:「我絕不猶豫。」

    「……白痴!」她重重的罵了一聲,卻是背過身去,目光,也離開了他:「分別之時,我已說完,你我緣分已盡,再無任何瓜葛,亦再無相見之期。」

    「好好的活下去,不要再有無謂的奢望……就算是為了我。」

    聲音在遠去,那迷濛般的身影也逐漸的模糊。

    「茉莉……茉莉!先不要走,我有好多話要和你說……茉莉!!」

    雲澈一下子坐起身來,全身襲來的劇痛讓他瞬間清醒,視線也快速清晰起來。

    這裡,似乎是一個天然的山洞,一堆燃燒中的碎木釋放著明亮的火光。一個綵衣少女正曲著小腿坐在他身前,雙手托著腮幫,黑漆漆的雙眸一眨不眨的看著他。

    「這麼快就醒了,我還以為你要睡很久呢。」小茉莉依然雙手托著腮,把自己可愛的小臉擠在雙手之間,說完,又小聲嘀咕道:「畢竟傷的這麼厲害。」

    「我睡了多久?」

    頭痛欲裂,雲澈下意識的捂住頭,過了好久才稍稍緩解。

    這次的精神損耗,要遠勝軀體,怕是要好久才能恢復過來。

    小茉莉稍稍歪頭,想了想道:「好像有兩三個時辰的樣子。對啦姐夫,你剛剛一直在喊『茉莉』姐姐的名字哦。」

    「……」雲澈短暫屏息,然後緩緩坐直身體,後背依靠在石壁上。外面的黑暗中已多了幾分微光,時間已是到了後半夜:「這是什麼地方?是你把我帶過來的?」

    「當然是我啦,難不成還是那些壞人啊。」小茉莉嘟了嘟嘴唇:「我也不知道這裡是哪裡,但總之很安全啦,周圍什麼都沒有。姐夫可要好好感謝我哦,要不是我辛辛苦苦把姐夫帶到這麼安全的地方,姐夫現在肯定已經被玄獸吃掉了。」

    「……」雲澈沒有說話,緩緩的恢復著精神。只是他的眼前卻始終飄動著夢境中那個紅色的身影,揮之不去。

    「茉莉……」他雙目漸朦,無意識的低念著。

    小茉莉唇瓣微張,怔看了一會兒雲澈此時獃獃的樣子,忽然問道:「姐夫,你現在是不是很生我的氣啊?」

    「……」雲澈回過身來,總算是瞪了小茉莉一眼,狠狠的道:「你說呢!上次就算了,這次,我差一點點就被你害死了!」

    「嘻嘻嘻。」小茉莉卻是吐了吐小舌頭:「其實……其實無論這一次,還是上一次,我都是故意讓那些壞人發現的,因為我知道姐夫就在旁邊啊,不然的話,他們才找不到我。」

    「你!」雲澈猛的轉頭,目光發直:「你果然不是看上去的那麼簡單,你到底是什麼人……你為什麼要害我!?」

    「我才不是要害姐夫,我只是……」小茉莉雙眉一彎,笑吟吟的道:「我只是想看看姐夫會不會冒著危險出來救我。」

    「哼!」雲澈皺了皺眉頭,沒好氣道:「我和你沒親沒故,你哪來的自信我會冒著生命危險救你!」

    「當然是因為我長的這麼好看,又這麼可愛,姐夫一定不會捨得我受到一點點傷害的。」小茉莉毫無猶豫的脆聲道。

    雲澈:「……」

    「唔,其實還有另外一個……很小很小的原因。」小茉莉聲音低了好幾分:「我想知道,姐夫會不會因為我和茉莉姐姐有著一樣的名字,而不願丟下我不管……沒想到,姐夫居然真的是這樣的超級大笨蛋!」

    小茉莉的話,直點雲澈的死穴。

    他之所以一次,又一次不惜冒著生命危險,去救這個原本和他毫不相干的女孩,最大的原因,甚至可以說唯一的原因,便是她叫「小茉莉」。

    巧合也好,她自己臨時胡謅的也好,對為了茉莉而孤身來自神界,整個靈魂都裝著茉莉的雲澈而言,「小茉莉」這個名字無法不深深觸動他的內心。他排斥她叫這個名字,反感她強行喊茉莉為「茉莉姐姐」以及喊他為姐夫……

    卻又在無形間,在他心裡打下了微妙的印記。

    小茉莉深陷險境時,那種不斷閃現的重疊感,讓他無法視之不理。

    「……不會再有下一次了,還有,不許再叫我姐夫。嘶……」

    語氣稍重,觸動了傷口,雲澈痛的皺眉,身體一陣輕微的抽搐。

    沒想到,面對雲澈的斥責,這一次小茉莉卻不再是先前刁蠻無理全然不在乎的樣子,反而輕抿唇瓣,小臉上的表情似內疚又似委屈,泫然怯怯道:「姐夫,我已經知道錯了。我當時,就是覺得好玩,沒想到會把姐夫害成這個樣子。」

    她伸手,輕輕觸向雲澈胸前的傷口,想碰又不敢碰:「是不是很痛?我保證不會了,一定不會了。」

    她這可憐兮兮的認錯模樣,讓雲澈本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氣怨氣愣是再也發不出來,隨之搖了搖頭,無奈道:「算了,你知道錯了就好……」

    他話還沒說完,小茉莉已是眼睛一亮,嬌呼起來:「就知道姐夫不會生我氣的,嘻嘻嘻嘻!姐夫,你睡覺的時候,喊了十幾次茉莉姐姐的名字,冒著危險救我,也是因為茉莉姐姐,你對茉莉姐姐真好,怪不得她願意嫁給你呢!」

    「……」雲澈輕吸一口氣,道:「既然你都和我坦白了,我也跟你坦白一件事吧。茉莉……她並不是我的妻子,而是我的師父。」

    「哎?」小茉莉嘴唇大張:「師父?啊……咿……那姐夫一定很尊敬她對不對?」

    「尊敬?」雲澈仰起頭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對她的那種感情算什麼,她是我的師父,卻又不僅僅是我的師父。」

    小茉莉沒有插話,靜靜的看著他此時的樣子,眼睛一眨不眨。

    「她教了我很多很多的東西,但我對她卻從來沒有對恩師的那種敬仰。她救了我很多很多次,沒有她,我早已不知葬身何處,但我似乎從未對她有過對救命恩人的那種感激,她是這個世上罵我最多、最凶的人,我卻從來沒有因此而有過半點的生氣,反而……做夢都希望她可以再罵我一千次一萬次。」

    這些話不知不覺的說出。為了茉莉,他到來神界,他遇到了無數的人,卻始終孤寂,深埋心中的茉莉,在這裡卻是一個可怕的禁忌,無法言出。

    此時,在這個無比殷切的喊著他姐夫的「小茉莉」面前,在意識朦朧間,傾訴的慾望無法遏止。

    「我一直都知道,我和她是兩個世界的人。卻沒想到,會分開的那麼突然,那麼決絕。」

    「她離開了之後,我感覺自己忽然空了一半。我本以為我是習慣於依賴於她的力量和給予我的安全感,但後來,我才逐漸的明白,我習慣的是她,她的所有。沒有了她,我的生命,就會有一個永永遠遠也不可能填補的空缺。」

    小茉莉張了張口,小聲道:「那你……是在尋找她嗎?」

    「嗯,」意識朦朧中的雲澈並沒有意識到小茉莉這句話的怪異之處,半自言自語的道:「我出身下界,來到神界,就是為了能再見到她……無論如何,我都要找到她,哪怕,是為了一個圓滿的離別。」

    雲澈閉上了眼睛……如果找到茉莉之後,得到的只是告別,自己真的能就此甘心釋懷嗎?

    「你來神界,尋找茉莉姐姐……是唯一的原因?」小茉莉問道。

    「嗯。」雲澈毫無猶豫的應聲。

    「……」小茉莉的眼神一片微亂,她咬了咬嘴唇,輕聲問道:「那她在什麼地方,你要怎麼找到她呢?」

    「我知道她在哪裡,只是,那裡是一個我永遠去不了的地方。」雲澈淡笑一聲:「但是,我已經找到再次見到她的方法了。只要,再找到兩件東西,兩年之後,我就一定可以見到她。」

    「唉?什麼東西?」小小的手兒抓在了雲澈的手臂上,不自覺的輕晃著:「快說快說,說不定,我有聽過哦。」

    雲澈笑了笑,隨口道:「這兩件東西一個叫九星佛神玉,一個叫皇仙草。」

    「九星佛神玉……皇仙草……」小茉莉默念了一遍,眼眸眨了眨……好像聽過,又好像沒聽過?

    「這都是很稀有的東西,你不知道很正常。」對小茉莉一臉的迷茫毫不意外,不自覺說了這麼多話,雲澈的意識又開始變得沉重起來,他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開始收斂心神,然後默默運轉起大道浮屠訣:「我現在要療傷了,最好不要再打擾我,你也好好休息吧,天亮之後,我會帶你離開這裡。」

    「噢。」小茉莉有些心不在焉的應了一聲。

    大道浮屠訣運轉間,雲澈很快入定,軀體和精神都開始快速恢復起來。

    「好怪的名字,家裡也好像沒有的樣子。」小茉莉一直呈思索狀,很努力的想了好半天後,終於眼睛一亮。

    「對了,可以去問天機界的那幾個老爺爺!」

    主意一定,少女頓時開心起來,馬上起身飛離,轉眼消失不見。內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頁面,才能獲取最新更新!nt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