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入石屋,更加劇烈的寒意驟然襲身。這不是那種忽墮冰窟的冰寒,而是如臨鬼域似的陰冷,絕非是來自寒冰玄氣。

    不僅如此,石室明明殘破,門窗大開,但光線卻異常的陰暗,進門之時,恍然間竟有一種從白天忽然步入黑夜的感覺,再加上驟變的氣息,強如雷千峰,都是全身一緊,就連他的狂傲和凌氣都不由自主的一縮。

    破舊的石室之中,站著一個全身青黑斗篷,上身微微佝僂的人。他整個身軀都被包裹在斗篷之下,只堪堪露出半張臉。而這半張臉竟似他的斗篷般青黑,而且乾枯如暴晒了千百年的山石,讓人單單是看一眼,便心中生懼。

    而不知是否是錯覺,他的全身上下,竟在浮動著一抹淡淡的黑氣……似有似無。

    陡變的氣息,駭人的樣貌,這一切無不在證明著眼前這個人絕非尋常。

    雷千峰本是心急如焚外加極度怨怒,身為一界之王,「黑心毒聖」縱然是真的,他也不會將他放在眼中……畢竟一個小小毒醫,哪配他一界之王看得起。更何況,生性多疑的他並不完全相信他真的就是黑心毒聖。

    因為黑心毒聖在歷史上從未曾在黑琊界出現過。

    但此刻,他的想法已是劇變。因為,來自這個「黑心毒聖」的詭異氣息,讓他切切實實的心生驚悸……能讓他一見面便陡然心生忌憚的人,絕對不會是個普通人物……不,應該說,這必定是個極度可怕的人物!

    與此同時,對他是否是黑心毒聖的懷疑也一下子消散了大半。

    雷千峰很快駐足,那股在體內不住亂竄的寒氣讓他竟不敢走近「黑心毒聖」太近,在他心中驚疑間,蕭青彤已是焦急的道:「前輩……可是大名鼎鼎的毒聖前輩?」

    「呵呵呵……」黑衣老者發出他那難聽到極點的沙笑:「都找上門來了,還偏要多此一問?老夫正是黑心毒聖,你們既然敢找老夫解毒,那就不要怪老夫手黑心黑,嘿嘿嘿嘿!」

    蕭青彤心繫兒子安危,便要直接拜下去:「求毒聖前輩救救我兒子,只要……」

    「等等!」雷千峰卻是一把攔住蕭青彤,雙目緩緩眯起:「你如何證明你是黑心毒聖?」

    「……證明?」

    青黑斗篷之下,一雙眼睛緩緩露出,目光射向雷千峰的剎那,竟是驚得雷千峰全身一顫,因為這雙眼睛竟分明浮動著一抹駭人的黑光:「你算什麼東西,也配讓老夫證明?若不信,那就滾吧!」

    在黑琊界一手遮天的雷千峰,何曾被人如此蔑罵,他頓時勃然大怒,但剛才在他目光下的剎那驚懼,以及六個兒子的性命安危,讓他敢怒而不敢動手,玄氣外放,一股可怕的威壓直罩千里,口中發出陰沉的聲音:「那你知道我是誰嗎?」

    「嘿嘿嘿嘿!」雷千峰忽然釋放的氣場換來的不是黑衣老者的驚懼,而是帶著蔑視……甚至憐憫的冷笑,他手臂抬起,一隻乾枯的手掌從長袖下緩緩伸出,而這隻手掌之上,也分明繚繞著黑氣,所有人的目光碰觸到這抹黑氣,都會感覺到全身一冷,本就灌滿全身的冷氣在身體和靈魂中更是狂亂的竄動。

    「被毒死在老夫手上的神君,我這一隻手,已經數不過來了,才不過幾十年沒出來走走,連一個小小的神王都敢在老夫面前叫囂。嘖嘖嘖,也難怪都說下位星界蠢貨多。」

    每一字都乾澀難聽的像是砂紙摩擦,而這番話直驚得後面的雷天罡與雷千渡目瞪口呆,雷千峰也是臉色陡變:「你……」

    一個字出口,卻是再未發出聲音,非但沒有暴怒向前,反而身體微微向後晃動了一下。

    人就是這樣的動物,如果這黑衣老者和和氣氣,唯唯諾諾,雷千峰絕對會盛氣凌人外加各種懷疑,而他短短數語,陰森、不屑、蔑視、狂傲,嘲諷,卻是讓雷千峰在走進石室之後的短短十息之中心中忌憚層層暴增,縱然心中惱怒,氣勢卻是大若減弱,手上更是不敢輕舉妄動,就連言語上的喝罵都一時不敢出口。

    蕭青彤卻是狠狠瞪了他一眼,快速向前兩步道:「毒聖前輩,我夫君他性子一向莽撞,但心中絕無半點對前輩的不敬。我夫君他為黑琊界大界王,家世頗豐,只要前輩能救我兒子性命,報答定可讓前輩滿意。」

    雷千峰謹慎多疑,蕭青彤卻迫不及待的想去緊緊抓住最後的稻草,都根本不會想去分辨真假,反而上來自報家底,彷彿唯恐被這個「黑心毒聖」黑的不夠狠。

    兩夫妻性格大為不同,而這也是大部分男人和女人在應對此類大事……尤其是涉及兒女安危這種事上的區別。

    黑衣老者陰笑一聲:「好說好說,只要付得起玄石,一切都好說,老夫活了這麼多年,還不至於淪落到和一個無知小輩一般見識,把人帶進來吧。」

    雷千峰臉色一變再變,但也沒再說話。

    「快!快把阡兒他們帶進來!」蕭青彤急聲道。

    很快,十幾個魂宗弟子把雷千峰的六個兒子依次抬入,整整齊齊放置在了黑衣老者身前。

    黑衣老者依舊側著身子,連眼球都沒轉過。只有鼻子微微動了動,隨之陰陰徐徐的道:「哦,原來是赤鬼炎毒。」

    黑衣老者的口中,說出了一個他們從來沒有聽過的名字,蕭青彤面露希冀之色:「毒聖前輩,你識得這種毒?」

    「嘿嘿……」黑衣老者每次的笑聲都會讓人遍體發寒:「這種毒出自南神域,在這東神域可不多見。中了這赤鬼炎毒,會全身如被火燎,毒發之時,全身赤氣纏繞,直至內焚而亡。死後毒氣不散,會繼續焚噬屍身,最後只會剩下一堆赤紅色的枯骨,連血都不見一滴,嘿嘿嘿。」

    雷廣陌的凄慘死狀歷歷在目,黑衣老者所述,和其毒狀、死狀分毫不差!雷天罡和雷千渡都是面露異色,雷千峰亦是神色微變。

    所有的目光都一直鎖定在黑衣老者身上,他沒有俯身檢視,甚至沒有正眼掃上一眼,充其量只是鼻子嗅了一下,居然就直接識出,而且說得分毫不差。蕭青彤已是面露無法掩下的激動之色:「前輩,你既然識得這種毒,那一定也有辦法化解吧?」

    「嘿,簡單的很。」黑衣老者的低笑,竟分明透著不屑。他這短短几個字,頓時讓蕭青彤大喜過望,雷千峰也是眼眉一跳。黑衣老者在這時轉過身來,斗篷之下,一隻手在某個地方隨便亂摸了一通,伸出之時,已捏起了六顆髒兮兮的藥丸,藥丸指甲大小,呈暗綠色,皺皺巴巴,布滿讓人看著都不舒服的灰褐紋路。

    乾枯的手指一彈,六顆藥丸就飛到了蕭青彤身上:「一人一顆,吃了毒就解了。」

    讓偌大魂宗束手無措,將雷千峰差點逼瘋的可怕劇毒,在他口中卻是輕描淡寫,隨手丟出藥丸的舉動,更像是不屑一顧。蕭青彤牢牢接住,話都來不及多說一個字,便要衝過去餵給自己的兒子。

    「等等!」

    雷千峰卻是閃電般伸手,拉住蕭青彤,同時將她手中的六顆藥丸一把奪過。沒等蕭青彤開口,他又忽然伸手一抓,一個魂宗弟子一聲驚叫,已別他瞬間吸在手中。

    「宗……宗主?」那個魂宗弟子滿臉不知所措。

    雷千峰不發一言,手指間卻不知何時捏起了一根黑色的短刺,在那魂宗弟子驟縮的瞳孔中直直刺入他的心口,刺入的同時,短刺也如融化一般直接消失在他體內。

    「千魂毒!」雷天罡和雷千渡同時驚呼出聲。

    千魂毒是魂宗,亦是整個黑琊界最可怕、最殘忍的一種劇毒,一旦中之,會如被千鬼纏身,在承受整整三個時辰的巨大痛苦后悲慘死去。千魂毒沒有解藥,唯有神王境的玄力……也就是在黑琊界,唯有雷千峰可解。

    在魂宗之中,千魂毒只會用在叛徒身上,堪稱魂宗最殘忍的處罰手段。

    被下了千魂毒,那名魂宗弟子心口快速變得青黑,而這種可怕的青黑色亦快速蔓延,轉眼之間,就連他的臉色都變得一片灰暗,整個人更是一下子軟倒在地,全身瘋狂的抽搐痙攣,口中發出痛苦到極點的慘叫,如同在忍受萬刃穿身的酷刑。

    雷千峰將他拎起,撐開他的下巴,將其中一顆暗綠色藥丸拍入其口中,然後再將其丟開,目光緊緊盯著他……但馬上,他本是陰沉的瞳光逐漸的獃滯起來。

    被灌下綠色藥丸,然後丟開的第一個剎那,他就忽然感覺到千魂毒息竟開始減弱……而且是極快的減弱,短短數息,便已弱了大半,那個魂宗弟子的掙扎和慘叫也分明弱了起來。

    十息之後,千魂毒息竟是完全消失。

    而被雷千峰在十息之前親手種下千魂毒的魂宗弟子,就這麼顫巍巍的從地上自己站了起來,臉上帶著滿臉的驚懼和不知所措。

    雷天罡和雷千渡嘴巴大張,如見鬼神,雷千峰足足愣住數息,才一個瞬身向前,手中一把抓在他的胸前,玄氣掃動之下,竟再找不到半點千魂毒的蹤跡。

    雷千峰把手移開,竟是愣在那裡,半天沒有動彈。千魂毒的可怕,他最為清楚,他一直以為其無葯可解,而他要以玄力化解,也要極費工夫,現在,他親手下的千魂毒,一顆毫不起眼的藥丸,就這麼幾個轉眼的工夫……竟化解的一乾二淨。

    這一切就發生在他的眼前,他竟都有些不敢相信。

    「宗主!」消失的毒息,和雷千峰的異樣反應,雷天罡和雷千渡自然都知道了結果,蕭青彤更是一下子激動的熱淚盈眶,失聲道:「不愧是黑……毒聖前輩!阡兒他們真的有救了!」

    「……」雷千峰緩緩轉身,到了此刻,他哪裡還會懷疑眼前的黑衣老者不是黑心毒聖,相反,他甚至開始難以相信傳說中的黑心毒聖解毒能力竟強到如此地步……

    那可是千魂毒啊!居然就這麼短短十息就化解了!

    「快……快給他們服下!」親眼所見這些綠色藥丸的神奇,雷千峰再也無法淡定,趕忙將它們交給雷千渡和雷天罡。

    先將藥丸給六兒子雷元柏服下,在他們的注視之下,雷元柏身上的赤色霧氣很快消失,隨之消失的則是如噩夢般纏繞全身的毒息。短短不到二十息,雷元柏的身體和臉上都褪去了不正常的赤色,雖然氣息依舊有些孱弱,但已自己坐了起來,而且再無痛苦之色。

    玄氣一掃,他體內的毒息,赫然已是無影無蹤!

    「這……這簡直是奇迹啊。」雷天罡驚嘆萬分的道:「毒聖之名……果然名不虛傳。」

    眼睜睜的看著雷元柏擺脫劇毒,其他正承受虯龍之龍折磨的五人無不是眼睛圓瞪,奮力掙扎呼喊起來:「父王……救我……救我……」

    「快,快給他們解毒!快!」雷千峰連聲道。

    親眼看著雷元柏劇毒全解,蕭青彤已是喜極而泣,她連忙拉過雷元柏,激動道:「元柏,快,快叩謝毒聖前輩,要不是毒聖前輩,你們兄弟六人可就……」

    雷元柏想也不想,連忙跪拜:「晚輩雷元柏,謝過毒聖前輩救命大恩。」

    一直等他跪完,黑衣老者才慢悠悠道:「叩謝就不必了,把價錢算好就行了,嘿嘿嘿嘿。」

    雷千峰轉過身,此時面對黑衣老者,他的眼神已全然不同。他束手無策,甚至被逼到幾乎絕望崩潰的劇毒,被對方隨手而解,其馭毒能力可想而知。那麼,先前他所說的毒死過數個神君,以及根本不將神王放在眼裡的話語,也自然極大可能是真的。

    想到這些,再想到自己先前言行,他內心一咯噔,後背甚至已是狂冒冷汗,他身體前傾,手上也已不自覺的施禮:「毒聖前輩放心,如此大恩,我魂宗定會湧泉相報。」

    黑衣老者斜了他一眼,卻是不屑的陰笑:「你?嘿嘿嘿……黑琊界王?老夫聽你那麼大口氣,還以為你有多大的本事,卻連這麼一點小毒都解不了,你這種夜郎自大,有眼無珠的小子,怕是會活不久啊。」

    換做平時,聽到有人敢如此和自己說話,雷千峰早已殺氣漫天,但此時,他竟是臉色一正,道:「前輩教訓的是,在下坐井觀天已久,竟險些不識高人。」

    身後,又有兩個兒子身上的毒息消失,他心中大為一松,接著道:「這樣如何,在下前些日子聽聞毒聖前輩初臨黑琊城時,曾出手救過三個黑羽商會的人,為他們解去劇毒,每人收取了百萬玄石。」

    「而我魂宗對前輩大恩感激在心……願出五倍報答!」雷千峰滿臉真誠:「一顆,五百萬玄石!前輩救我魂宗六人,魂宗願奉送前輩三千萬玄石!不知前輩可還滿意?」

    隨意丟出的六顆丹藥,主動奉送三千萬的玄石……三千萬,常人一輩子都不敢想的天文數字。他想著這黑心毒聖哪怕再黑,這個天價也該讓他樂上天了。

    「喋喋喋喋……」黑心毒聖笑了,笑的無比刺耳:「到底只是個小界界王,嘿嘿嘿嘿。」

    「……」雷千峰一臉懵。

    「那三個人,一人一百萬玄石,他們的命,差不多就值這些。」黑衣老者森然低語:「但這六個人不一樣,他們可是這黑琊界大界王的兒子啊,他們的命,可要比一般人值錢多了,你說是嗎?」

    「……請毒聖前輩明示。」雷千峰心中陡生不安。

    黑衣老者緩緩的抬起一根乾枯的手指,陰惻惻的道:「一億玄石——每個人。」

    ————————————

    【為什麼要出現蕭青彤這個人物呢?她存在的意義是什麼?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