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宙天神帝前半句勉勉強強還能稱得上是希望。後半句……衆人聽來,反而覺得像個笑話。

    封堵……緋紅裂痕?

    衆人的反應,宙天神帝並未感到奇怪,他繼續道:“自混沌之壁的裂痕開始出現,已過去了很多年。這些年,混沌裂痕一直在擴大,緋紅光芒日益強盛,這意味着,這些年間,乾坤刺一直都在持續的釋放着次元神力。”

    “而……乾坤刺在混沌之外維持獨立空間,本就伴隨着持續的消耗。而要殘噬混沌之壁,乾坤刺必須將次元神力釋放到極致,那濃郁的緋紅光芒便是次元神力全力釋放的證明。”

    “雖然無法判斷乾坤刺在外混沌環境下的力量恢復速度,但持續如此多年的全力釋放,強如乾坤刺,到了今天,亦有可能已臨近神力枯竭。”

    這番話,讓內心沉重的衆人齊齊目光一明,梵天神帝道:“你的意思難道是……”

    “不錯。”宙天神帝稍稍頷首:“最好的結果,是混沌之壁完全裂開前,乾坤刺的力量便已枯竭。如此,裂開的混沌之壁會快速自行恢復,這場覆世劫難,也將就此消失,至少短期之內,再不會重現。”

    “但這種狀況出現的可能……微乎其微。”

    “而所謂‘封堵緋紅裂痕’,便是爲了放大這‘微乎其微’的可能。”宙天神帝的聲音提高數分:“集合東神域所有至高層面的力量,又有西神域、南神域諸位神帝相助,聯合之下,即使面對混沌之壁和乾坤刺,亦是一股無比巨大的力量,足以造成些許的干涉,延遲乾坤刺將混沌之壁破開的時間。”

    “在乾坤刺之力應該已臨近枯竭的現狀之下,這些許的干涉拖延,或許有可能……成爲壓倒駱駝的那根稻草。”

    “這也是我們面對這場劫難,所能做出的唯一努力與掙扎。”

    起因……真相……劫難……希望……掙扎……

    這些,宙天神帝已一一說清。

    此時的封神臺,像是被罩在了一口大鍋之中,無比的沉悶。

    所有人到了此刻,已是徹底明白宙天界爲何要強聚東神域之力,來築造一個貫穿小半個混沌的次元大陣。

    “我們明白了。”聖宇界王洛上塵道:“那麼,何時‘封堵緋紅裂痕’?”

    “今日,現在。”宙天神帝緩緩說道。

    “現在?”衆人俱是愕然。

    “不錯。”宙天神帝目視四周,嘆然道:“如此的確太過突然。但,這件事絕對不可外泄,因而無法提前提醒。在次元大陣終於完成後,老朽便匆匆定下了今日之期。”

    “更因……”宙天神帝轉頭,看向了遙遠的東方:“宙天神靈告知,乾坤刺的氣息已清晰到讓它戰慄,這意味着,混沌之壁,已到了‘隨時’崩裂的狀態,容不得再有任何的耽擱猶豫。”

    “既已如此,便不必再贅議!”龍皇起身,聲沉如海:“現在便去封堵緋紅裂痕!”

    龍皇之言,字字萬鈞,如驚天洪鐘般在所有人心魂中震響,亦讓他們爲之一醒,紛紛站起。

    若上古魔帝真的臨世,後果如何,可想而知。

    在宙天大會之前,關於緋紅裂痕,他們有過很多的設想。但所得的真相,比之他們預想的最壞的結果,還要可怕千萬倍。

    那是一旦爆發,他們絕無可能有任何抵抗之力的覆世之難!

    遠古時代的邪嬰之難,還只是毀滅了神魔兩族,未涉凡靈。而今次,帶着數百萬年仇恨的魔帝魔神……整個混沌,都會變成最可怕的煉獄!

    集合所有神主之力試着封堵緋紅裂痕……或許收效微乎其微,希望渺茫不堪,但正如宙天神帝所言,這是他們能做出的唯一掙扎!也是必須做出的掙扎!

    且已不能再有任何猶豫!

    “好……”宙天神帝緩緩點頭,封神臺的氣息,整個宙天神界的氣息,也在這時發生着劇動。

    沒有再多半字廢話,他目光一凝,低吼道:“太宇,開陣!”

    吼聲剛落,封神臺上頓時玄光漫天,一股強大到直達神帝認知邊緣的次元神息猛烈釋放,次元氣息之下,封神臺的中心,現出十里之巨,白光渺渺的次元大陣。

    玄陣的這一端便在封神臺,而另一端,直達混沌東極。

    是神界歷史上最強大,跨越空間最遙遠的次元玄陣。

    這個玄陣,凝聚了東神域所有上位星界和王界的力量,而宙天神帝和他身側的十五守護者更是知道,宙天神界爲之幾乎掏空所有。

    “衆位請直接入陣吧。”宙天神帝擡手,自己身影一晃,已當先立於陣中。

    馬上,封神臺上光影連閃,這些傲世神主盡皆進入陣中,無人猶豫遲疑……也不敢猶豫遲疑。

    “走!”沐玄音帶起雲澈,進入陣中。

    頓時,一股比滄海還要浩瀚的空間氣息將雲澈包裹其中。

    一見雲澈,水千珩眼睛一瞪,脫口道:“你怎麼也進來了!緋紅裂痕那邊的氣息絕對非同尋常,很可能還會溢入一些外混沌的力量,根本不是你能承受的,趕緊出去!”

    “不必。”雲澈還未回答,沐玄音已冷冷出聲:“我自會護他。”

    “我也會保護好雲澈哥哥的。”水媚音緊接着道。

    “呃……”水千珩只好再不出聲。

    這場宙天大會爲何只允許神主參與?一來唯有這個層面的力量能有對緋紅裂痕造成輕微干涉的可能,二來……緋紅裂痕附近的宇宙風暴,基本也只有神主才能抵禦。

    對雲澈也跟着入陣,很多人都面露驚異,但現在他們滿腦子都是“覆世之劫”和“劫天魔帝”帶來的震動和駭然,哪還有心思關心其他。

    所有人全部入陣,隨之次元大陣啓動,玄光耀天,帶着東神域集結的最強力量,與西、南兩方神域的五大神帝,消失在了封神臺上。

    長久的空間穿梭,無人言語。

    原本一切安好,忽然一個滅世劫難就砸在了頭上,換誰心態都得崩。

    不知穿梭了多久,前方一直閉目養神的宙天神帝睜開眼睛,低聲道:“到了。”

    眼前的世界陡然切換,變成了無比的緋紅色,伴隨着一股可怕絕倫的毀滅風暴迎面而至。

    沐玄音的手始終沒有離開雲澈的手臂,第一個瞬間,一股力量已了牢牢覆在了雲澈的身上,將他緊護其中。

    這裏,是混沌的東部邊緣。

    到達之時,不說雲澈,一衆神主都是大吃一驚,那驟然襲來的宇宙風暴,將大半神主都衝擊的身體失衡,許久才勉強緩過。

    修爲進入神道,即使是最低層的神元境,也可在宇宙空間生存遨遊。而宇宙風暴這等最可怕的天災極少自行出現,人爲方面……也只有在高層次的神主交手時,纔有可能短暫出現。

    但這裏,卻四處充斥着這等宇宙風暴,這裏的空間,這裏的一切,每一個瞬間都在被摧毀絞滅……這樣的環境之下,哪怕強如神君,都將難以長久支撐。

    “啊……居然會有這麼可怕的地方。”水媚音撐起琉光護罩,驚吟道。

    “這裏以前並非如此。”水千珩道:“因處在混沌邊境,這裏本是最爲平靜之地。如今卻盡是宇宙風暴,必和緋紅裂痕有關。很可能,是因從緋紅裂痕中溢入的外混沌氣息而生!”

    混沌之外是毀滅的氣息,溢入的,也自然是毀滅的氣息。

    未完全崩開的裂痕,溢入的顯然只有極少許的外混沌氣息,卻造就着如此龐大,如此可怕的宇宙風暴……外混沌的世界有多恐怖,無法想象。

    而比宇宙風暴更可怕的,是那道緋紅之痕!

    混沌之壁……無法形容其顏色,無法形容其狀態,更無法形容其存在,但卻又能清楚感覺到它存在於那裏。而一道緋紅之芒印在其上,裂開數百里……或者千里……或者更長。

    來自裂痕的緋紅光芒照耀在一個個神主的身上,卻從他們身上一穿而過,沒有被絲毫的阻滯,亦沒有半點衰減。而這裏所有人都清楚,就是這些紅光,竟穿透了近半個混沌,在東神域都可以看見。

    這些光芒,是乾坤刺獨有的次元神芒,絕非常理可以詮釋。

    宙天神帝在前,目視着混沌之壁上的紅痕,他發須飄舞,眼中凝着無比的沉重與決絕。

    衆神主亦跟着向前,劫難之前,他們必須集中所有心思,縱然以前有過間隙甚至仇怨,在此刻也該完全置之。

    唯有沐玄音抓着雲澈,一直定在原地。

    而這時,一道目光,卻是落在了沐玄音身上,並肆無忌憚的盯視了許久。

    沐玄音冰眉微微一凝。

    而目光的主人已笑了起來:“呵呵,東神域倒真是一塊寶華之地,沒想到除了影兒和月神帝,竟還有着如此風華耀世的女子,怕是我們南神域第一美人見了,都要自慚三分。”

    雲澈看向聲音來源,然後心裏猛地一跳。

    赫然是南溟神帝……南萬生!

    南溟神帝雙目半眯,盯視着沐玄音的眼瞳釋放着灼灼神光。但他總算還顧及場合和現狀,邪異一笑後,便將目光收回,卻又落在了雲澈身上:“哦?這不是影兒當年看上的那個玩具麼?居然也敢來這裏,不怕忽然折了麼?”

    雲澈似笑非笑:“究竟誰纔是玩具,我想,南溟神帝應該比誰都清楚。”

    南溟第一神帝,居然主動向他說話……看來,他對千葉影兒,的確看重到極點。

    “哦?”南溟神帝目光一眯,隨之微笑起來:“有趣,有趣,呵呵呵呵。”

    他轉過身去,銀影一晃,已是站在了緋紅裂痕最前方。

    “不得亂言!”沐玄音輕斥,“他遠比你想象的可怕萬倍。”

    “知道了。”雲澈應道,似乎有些走神。

    緋紅裂痕前,宙天神帝一直沉默了許久,才終於轉身,道:“直接開始吧。”

    龍皇頷首,沉聲道:“早知如此,龍某便該帶一衆龍神前來。今日,可暫爲嘗試。若有些微生效,龍某會立刻傳音西域,號令諸界強者前來。”

    “南溟亦會如此。”南萬生微笑道。

    “嗯。”宙天神帝緩緩點頭,他向前數步,目光掃過在場每一個人,雙臂伸出,玄光泛動,一個氣息奇異的玄陣在他身後緩緩張開,他徐徐說道:“衆位請將力量轟入陣中……此舉,事關當世生死存亡,無論是誰,斷不可有任何保留。”

    “至於結果如何,只能看天命。”

    事到如今,宙天神帝的話語,依然帶着極重的灰暗。

    畢竟,這不是應對之策,而是無策之下的唯一掙扎。

    隨着他聲音的落下,玄陣也完全成型。衆神主全部目光灼灼,玄氣涌動。

    而就在這時,世界忽然猛地一黯。

    空間風暴,也在這時忽然停止了。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所有人一怔,他們還未反應過來,混沌之壁上,那道龐大的紅痕忽然極速收縮,從綿延千里縮至數百里,又在短短几個剎那縮至幾十裏……也帶着本是無比濃郁的紅芒快速消逝。

    “這……這怎麼回事?”

    十幾裏……數裏……百丈……緋紅裂痕依然在收縮,逐漸縮到了只有數丈之長,整個過程,所有人都是滿臉驚然。

    “難道……難道……”宙天神帝一陣低吟,然後忽然面露狂喜,失聲喊道:“乾坤刺的力量耗盡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