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什麼!?」

    既被人稱作「黑心毒聖」,毫無疑問會是個心黑的貨色。所以雷千峰參照他救黑羽商會三人的要價,主動提高了五倍。

    沒想到,這黑心毒聖竟是張口要價一個億!!

    一個億啊!是黑羽商會三人的整整一百倍!!

    這哪是黑心?這特么是宰豬呢!

    雷千峰身為黑琊大界王,手下有著龐大魂宗,但一億玄石對他而言亦絕非小數目,何況他六個兒子,要合計六億玄石!

    雷千峰從嘴角到後頸都是一陣抽搐,但這「黑心毒聖」的厲害讓他自然無法發作,苦著臉道:「毒聖前輩,犬子之命自然無價,在下也絕非吝嗇之人。只是這解毒靈丹一顆一億玄石,著實有些……不知前輩可否稍加通融?」

    「通融?嘿……」黑衣老者一聲冷笑:「黑琊界王,你拿不拿得出這六億玄石,老夫心裡清楚得很。敢和老夫討價還價……嘿嘿嘿嘿,怕是老夫這黑心之名,你聽的不夠多啊。」

    黑衣老者的話音讓雷千峰全身不舒服,心中更是泛起一陣莫名的不安感。他剛要說話,身後忽然傳來雷天罡的聲音:「宗主,還少一顆!」

    雷千峰猛的轉身:「少一顆是什麼意思……」

    話剛出口,他就猛的反應過來……「黑心毒聖」先前扔給他們的解毒丹藥,應該剛好就是六顆,但他慎重之下,將第一顆餵給了被種下千魂毒的魂宗弟子。而他之後連忙丟給雷天罡和雷千渡的,其實只有五顆而已。

    他先前激動加心焦之下,居然忽視了這一點。

    被喂下解毒丹的五人已全部褪去毒息,臉色變得紅潤,再無痛苦之色。唯剩一人,眼巴巴的看著其他五個兄弟全部擺脫劇毒,心焦之下,全身掙扎的更是劇烈,雷天罡喊出的話,更是讓他劇烈的掙紮起來:「父王……娘……快救我……」

    而這個唯一沒有被解毒的兒子……赫然就是雷廣阡!雷千峰和蕭青彤所剩下的唯一兒子。

    「阡兒!」蕭青彤一聲痛苦,然後大聲怒罵道:「你們兩個,為什麼不先把解毒藥餵給阡兒!!」

    「這……」雷天罡惶恐道:「夫人息怒,我以為大長老手裡也是三顆,誰知……」

    蕭青彤剛要撲過去,但忽然又反應過來,轉向「黑心毒聖」,焦急道:「毒聖前輩,我夫君他生性多疑,浪費了一顆靈藥,還請前輩再賜一顆。」

    「哼!」一聲低沉的冷哼,讓所有人心魂一冷:「懷疑老夫手段的人多的是,老夫還不至於放在心上。但……老夫的葯給了,你們的兒子活了,卻反過臉來就和老夫討價還價。既然你們兒子的命如此低賤,那死上一兩個也罷!」

    黑衣老者的聲音,比之先前冰冷了數倍,顯然是動了真怒……雷千峰的討價還價,分明是碰觸到了他的什麼禁忌!

    雷千峰臉色再變,而蕭青彤哀求的聲音已幾乎帶上哭腔:「毒聖前輩,我夫君他不識抬舉,冒犯前輩,但這絕非奴家之意,奴家先前親口說過,只要能救他們之命,無論什麼價格,奴家都絕不猶疑。」

    雷千峰動了動嘴唇,滿臉尷色的道:「前輩……」

    「你給我閉嘴!」雷千峰剛一出口,便被蕭青彤一聲怒斥給憋了回去,她快速從身上拿出一枚紫晶空間戒,道:「毒聖前輩,七顆靈藥,七億玄石,奴家願現在便付給前輩。」

    黑衣老者目光掃過,但其中的冷意卻是散了下去:「嘿嘿嘿,那就不必了,老夫從來不怕被人欠賬,因為敢欠賬的,都死了。」

    蕭青彤頓時面露欣喜:「這麼說,毒聖前輩同意再賜一顆?奴家謝過毒聖前輩。」

    黑衣老者從不知什麼地方緩緩掏出一個髒兮兮的黑色木盒子,放在手邊的石桌上,盒子打開,裡面裝滿了各種顏色,各種大小的藥丸,其中有近一半是剛才他丟出來的解毒丹,一眼掃過,足有五十顆之多。

    而所有人的目光,在盒子打開的那一瞬間,都如被不可抗拒的力量吸引,牢牢的鎖定在木盒中心的那枚丹藥上。這是整個木盒中最大的一顆,足有龍眼大小,其他丹藥都呈暗色,而它,卻呈明亮的赤紅色。

    而吸引所有人注意力的自然不是它的外貌,而是一股無比神秘、神奇的獨特靈氣,僅僅只是目光碰觸,他們竟分明感覺到一股清明感直徹心魂,讓精神瞬間一明,連目光都隱隱清澈了許多。

    這種氣息聞所未聞,而這種感覺無法形容,更是從未有過。

    木盒之中丹藥眾多,而這顆赤紅丹藥的靈氣竟是壓過了其他所有。而在其中看似最普通的解毒藥,其強大效果他們已親眼所見,那麼這枚赤紅丹藥……毫無疑問必是極為高層,堪稱異寶的存在。

    在他們異樣的注視下,黑衣老者緩緩捏起了一枚解毒藥,慢悠悠的道:「只要價錢合適,生意當然沒理由不做。但這一顆,價錢和先前的六顆可不一樣。」

    乾枯的手前伸,而打開的黑色木盒子卻沒有關上,任由那獨特的靈氣逸散開來:「這一顆,要三億玄石。」

    「什麼!三……三億?」雷千峰驚吼出聲,眼珠子差點鼓出來。

    「哦?」黑衣老者眼睛半眯:「看來,黑琊界王對老夫的開價依舊不滿意啊,那……五億玄石,如何呢?」

    「……」雷千峰雙腿一軟,慌不跌的道:「不,不不……三億,就三億!」

    「不用聽他的!」蕭青彤狠狠橫了雷千峰一眼,卻是無比果斷的道:「毒聖前輩既然說五億玄石,那就五億玄石!奴家兒子的命,前輩別說五億玄石,就是要十億玄石,都是恩賜!」

    聲音落下,她素手輕轉,手中紫晶戒光芒一閃,然後被她乾淨利落的推向黑衣老者:「這裡面共是十一億玄石,還請毒聖前輩檢收。」

    雷千峰張了張口,卻是沒有發出聲音。

    後方,從雷千渡、雷天罡到普通魂宗弟子,無不是瞠目結舌。雷千渡和雷天罡都是心中感嘆,宗主在黑琊界一手遮天慣了,永遠都是霸道傲慢,尤其近些年,幾乎是一年比一年暴躁易怒。而說到大氣風範,以及如何應對不同的人,尤其「高人」,宗主夫人倒是遠比宗主強多了。

    也難怪神武界的人都明顯更喜歡蕭青彤……尤其雷千雨武歸克母子。

    「喋喋喋……」黑衣老者笑的明顯歡快起來,他沒有去檢查紫晶戒中的玄石數量,不緊不慢的將其收起,然後將手中解毒丹輕輕一彈,頗為讚許道:「黑琊界王,你雖然不成器,但卻娶了個好夫人啊,可惜,可惜啊。」

    雷千峰不知何言以對,只得乾笑了兩聲。

    蕭青彤接過解毒藥,連忙來到雷廣阡身前,親手給他餵了下去。

    解毒藥中蘊含著來自天毒珠的凈化之力,自然迅速見效,和前五人一樣,十息還沒過,雷廣阡便毒息盡散,口中也沒有了痛苦的呻吟。

    蕭青彤歡喜之後,卻是連忙拉著依然虛弱的雷廣阡來到黑衣老者面前:「阡兒,毒聖前輩是你的救命恩人,對你有再造之恩,快磕頭道謝!」

    雷廣阡很聽蕭青彤的話,馬上跪下,「咣咣咣」就是三個響頭:「晚輩雷廣陌,謝毒聖前輩救命大恩。」

    這女人……不是個簡單角色啊。

    黑衣老者心中想著,口中陰聲道:「不必和老夫來這些沒用的東西。你們拿到了命,老夫拿到了玄石,既然生意已經做完,那你們還不趕緊走!」

    蕭青彤扶起雷廣阡,欠身道:「是,那就不打擾毒聖前輩了。毒聖前輩在黑琊界期間若有閑暇,還請蒞臨魂宗為客,魂宗定以上賓之禮待之。」

    說完,她看了雷千峰一眼:「我們走吧。」

    雷千峰卻是沒有馬上移步,他的目光,時不時的掃過那枚赤紅丹藥,連番猶豫后,終於還是轉過身,準備離開。

    「……」眼睜睜的看著雷千峰準備離開,黑衣老者皺了皺眉頭,暗沉的目光之中閃過深深的失望之色。

    而雷千峰的模樣卻是被蕭青彤完整看在眼裡,她又忽然轉過身來,向黑衣老者道:「毒聖前輩,奴家還有一事。」

    不等黑衣老者回應,蕭青彤的目光卻是投向那枚赤紅丹藥:「奴家方才便已心中驚嘆,此丹靈氣之異,生平未見。它又是出自毒聖前輩之手,想來定非凡物。不知毒聖前輩可否賜教一二,也好讓奴家開開眼界。」

    「……」黑衣老者微微斜過眼來:「此丹,名為赤仙靈丹,集數千種毒蟲靈草所煉,可凈天下萬物,解天下萬毒。」

    一邊說著,黑衣老者直接將赤紅寶丹拿了起來,而就是這麼簡單的拿起,逸散的靈氣頓時濃郁了數倍,讓雷千峰等人都是精神一震,心中的驚異更是無以復加。

    黑衣老者繼續道:「此丹服下,可洗髓凈體,通徹玄關,完全煉化之後,神君之下,難有瓶頸,且三千年內,萬毒不侵!」

    黑衣老者的話,直驚得所有人目瞪口呆。雷千峰目光綳直,喉嚨更是連續蠕動了數下。蕭青彤看了一眼雷千峰,直接道:「如此神丹,不知……前輩可願割愛相售?」

    「嘿嘿嘿……」黑衣老者陰笑了起來:「東西擺出來,當然就是用來賣的的。不過這赤仙靈丹,老夫活了數千載,至今,也才煉得三顆,你們一個小小下位宗門,怕是買不起。」

    一聽此言,蕭青彤馬上道:「魂宗雖小,但家業尚豐,前輩還請開價,能得遇前輩和如此神丹,也是天賜之緣,如此機緣,奴家怎能甘心錯失。」

    「好得很!」拿著「赤仙寶丹」,黑衣老者轉過身來:「你這女娃娃性子真是好得很啊,甚得老夫喜歡。老夫本是準備將它賣給中位星界的那些老怪物,既然你這女娃娃開口,那就給你一個機會……嘿,到底有沒有緣,還要看你家底夠不夠厚實。」

    黑衣老者另一隻手伸出,五指緩緩張開:「五十億玄石。」

    這個天文數字,驚得後方魂宗弟子眼珠子差點跳出眼眶。

    雷千峰身體明顯晃了一晃,而蕭青彤的反應卻比他淡定的多,幾乎是毫不猶豫的道:「五十億玄石的確天價。但如此神丹,縱然傾家蕩產都絕對值得。好……毒聖前輩,這枚靈丹,奴家便買下了。」

    雷千峰猛的轉頭看向她,卻是沒有出口阻止,神色間反而頗為激動。

    「……」黑衣老者眼睛微微眯了眯,實則心中卻是一陣狂吼:我靠!五十億……五十億玄石啊!就這麼眉頭不皺的買下來?你們魂宗這些年到底搜颳了多少家底!?

    我特么是不是要少了!?

    虧我之前還猶豫著是不是太狠了!

    蕭青彤不但一口決定要買下,還深怕「黑心毒聖」會反悔似的,快速拿出了另一枚紫晶戒,光芒一閃后,推向了「黑心毒聖」:「毒聖前輩,這裡面是五十億玄石,還請前輩清點。」

    「呵呵呵……」黑衣老者乾澀的笑:「看來,老夫還真是小看了你們。嘿,既然話已出口,那便給了你們吧!」

    他手掌一甩,「赤仙靈丹」頓時划起一道赤紅的弧線,輕飄飄落在了蕭青彤手中。

    「不過,老夫賣出去的丹藥,向來有一個規矩。」黑衣老者忽然道。

    蕭青彤雙手輕攏「赤仙靈丹」,道:「奴家聽聞,前輩賜出的靈丹,都必須當面服下。不知前輩所指的,可是此規矩?」

    我去這女人……都不用我自己說出來!

    黑衣老者道:「你知道便好。那你是準備自用,還是……」他目光一斜旁邊的雷千峰:「要給這小子?」

    蕭青彤微微欠身:「奴家一介女子,終究還是要以夫為天,所以……」

    「這枚赤仙靈丹已經是你的東西,就算是扔了也和老夫沒半點關係。」黑衣老者打斷她的話,目光盯向雷千峰:「給這小子倒也不錯。這小子修了幾千年雷系玄功,終損自身,先前應該是用各種靈藥靈石強撐了不少年,但終究……嘿嘿嘿嘿,怕是已經徹底不能人道幾十年了。」

    這番話,讓雷千峰和蕭青彤同時一驚。

    「而若是將這赤仙靈丹完全煉化,不出三個月,便可恢復人道,也省的苦了你這女娃娃守活寡。」

    雷千峰眼睛緩緩睜大,激動萬分的道:「前輩……此話……當真!?」

    「哼!」黑衣老者冷聲道:「老夫豈會像你這等無用小子般信口雌黃!」

    身為黑琊界大界王,卻是被這「黑心毒聖」一口一個小子,但他此刻非但沒有半點反感不爽,反而唯有不能自已的激動。

    雷系玄功威力巨大,但亦極易噬及自身。他在有了最小的兒子雷廣陌之後,隱傷便再難抑制,完全爆發,讓他徹底失了人道。這對男人而言,無疑是喪盡尊嚴之事,何況他堂堂黑琊界王,魂宗之主。

    毫無疑問,他之後在蕭青彤面前再也無法抬起頭來,縱然被她連番喝罵,也幾乎從不還口,但在外,性情卻是因之變得越來越暴躁易怒。

    尤其在雷廣陌之後,再無所出,也再未納妾,黑琊界中也會偶傳風言風語,更是讓他暴怒之餘,倍感恥辱。

    而現在,「黑心毒聖」在當眾揭了他最恥辱的傷疤后說的話,對他而言無疑是天外仙音。

    「不不,」雷千峰連忙道:「在下絕無質疑前輩之意,前輩毒術通天,慧眼如炬,在下先前有眼無珠,不識高人,現在唯有無盡的拜服,若一切皆如前輩所言,前輩便是我雷千峰的大恩人。」

    「哼!廢什麼話,趕緊吃下去。」「黑心毒聖」不耐煩的道。

    雷千峰連忙從蕭青彤手中拿過「赤仙靈丹」,深吸一口氣,然後一口吞下。

    頓時,一股純凈到不可思議的靈氣瞬間蔓延全身,像是有無數道來自遠古森林的清風拂過身體的每一個角落,靈覺、視覺、嗅覺、聽覺都為之一醒,整個人彷彿有了一種豁然重生的感覺。

    雷千峰臉上露出沉醉的神情,不自禁道:「真是神丹啊。」

    「是不是神丹,你將它完全煉化之後就知道了。」看著雷千峰吞下「赤仙靈丹」,黑衣老者的眼中閃過一道暗色的詭光。

    看雷千峰的神色,便知「赤仙靈丹」定是奇效非凡……而這還只是剛剛吞下,尚未煉化。蕭青彤連忙又拜了下去:「前輩再造之恩,我們夫妻二人一定沒齒難忘。」

    「哼,做生意而已,哪來這麼多虛偽的講究。」黑衣老者背過身去:「生意已經做完了,那就從哪裡來回哪裡去吧。別怪老夫沒提醒你們,這裡可到處都是無色無味無形的劇毒,你們再不走,毒氣入體,到時候怕是想走都走不了了。」

    魂宗眾人心中都是一驚,連忙屏氣,並暗中凝聚玄氣護身。蕭青彤道:「既如此,那就不打擾前輩清靜了,我們這便離開。前輩放心,你在黑琊界的事,我們絕不會透露半個字。」

    「嘿,說出去又如何?不過是多幾個前來送死的毒蟲而已。」黑衣老者不屑的陰笑著,每一個字都讓人遍體發寒,連離開的腳步都不自覺的加快了許多。

    魂宗的人快速離開,和來時的死氣沉沉不同,離開時簡直歡天喜地,一掃凌雲帶來的陰霾,對「黑」了他們整整六十多億玄石的「黑心毒聖」簡直千恩萬謝,如遇天降造化。

    在確認他們走遠之後,黑衣老者狠吸一口氣,身上玄氣爆開,青黑斗篷和易容之物頓時碎了滿地,露出了真身……赫然是雲澈!

    他的臉色極不好看,後背更是被冷汗完全打濕。

    他獨立面對雷千峰夫婦,以及魂宗總堂主、大長老這些絕頂人物時,每一息的重壓,都大到常人無法想象。

    而稍有破綻,後果都將是十死無生。

    他重重坐倒在地,大口的喘息起來,連喘十幾口氣后,雙臂一揮,身上,還有石室中飄蕩的黑氣頓時消散無蹤。

    這些黑氣是他從體內魔源珠中釋放出來的黑暗玄氣,石室中讓人冰冷、心悸的陰森感,便是來自這些黑暗玄氣與寒冰玄氣的結合,他沒敢多加停留,隨便找了身衣服換上,然後向雷千峰他們離去的反方向快速遁去。

    以他的玄力,想要殺死雷千峰是萬萬不可能的。

    但,他的身上卻有一件可以弄死雷千峰的東西。

    那就是虯龍之毒!

    那枚被他稱作「赤仙靈丹」的丹藥,便是他布局了這麼久的關鍵。從傳播「黑心毒聖」的消息,到毒死雷廣陌,再到對他其他六個兒子下毒,逼得他來找「黑心毒聖」,為的,就是把這枚「赤仙靈丹」餵給他!

    順便再狠狠撈他一筆!

    因為它的外層,是天毒靈氣,而內層……卻是虯龍之毒!

    但,這最關鍵的一步卻險些失敗,雷千峰雖明顯被其所吸引,心中極為意動,卻並未過問。好在蕭青彤來了一個完美的助攻……而且無論「解毒丹」,還是「赤仙靈丹」,所支付的海量玄石,全部都是由蕭青彤拿出,而不是雷千峰。

    這讓雲澈看清了一件事:這蕭青彤的地位,貌似比這雷千峰還高啊。至少她掌管著魂宗的經濟大權?

    雷千峰畢竟是神王,而那枚「赤仙靈丹」中也註定不能暗藏太多的虯龍之毒,否則極易暴露毒息,所以,雷千峰在中毒之後若是全力化解,有很大可能不會被毒死。

    但云澈如此千辛萬苦,才將這一切還算是圓滿的完成,又豈會甘心於此。

    他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給他來個雪上加霜!

    「雷千峰,等死吧!」

    雲澈低念一聲,身影很快消失在了遠方的天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