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雖然相隔了數百萬年,雖然只有極其稀薄的氣息,但劫淵絕對不會認錯!

    因爲那是誅天神帝末厄座下的神族!

    暴戾和仇恨找到了宣泄的出口,劫淵身上的黑氣猛然扭曲升騰,而千葉四人……他們的瞳孔一瞬間放到了最大,彷彿被惡魔死死扼住喉嚨,快速拖向無底的死亡深淵。

    劫淵緩緩擡手,就是這麼一個再簡單的不過的動作,卻讓千葉四人如負億均,從軀體到內腑都幾欲爆開。

    “魔帝大人……”梵天神帝艱澀出聲:“我們……並非……”

    他話音未落,一股死亡氣息已猛然罩下。

    “呃……啊啊!”

    力量微釋,威壓便已恐怖到無法用任何言語形容。三梵神在無法控制的戰慄之下,全部目綻陰光,懼中生戾,同時嘶吼一聲,齊撲劫天魔帝!

    “啊!!”

    這一變動,引得大量神主失聲大吼。

    梵帝三梵神,三個十級神主,世人認知中神主中的神主,他們三人同時出手,一瞬間爆發的力量讓那些同爲神主的上位界王都感覺自己的軀體幾乎要被直接摧成碎屑。

    大多數人都是第一次見三梵神出手,而就是各方神帝,也基本都是第一次見三梵神合力出手……因爲東神域除了神帝,根本沒有任何存在配讓他們三人協力。

    面對三梵神之力,劫淵動也未動,神情更沒有哪怕一絲一毫的變動,唯有伸出的手掌……手指輕輕一彈。

    砰!

    無比輕微的一聲響動,一剎那間,三梵神剛剛涌起的神主之力忽然消失無蹤。

    當世最高層面的十級神主之力,還是三股……全部瞬間消散!

    彷彿剛纔那讓各上位界王都爲之驚駭的力量,不過是隨手便可抹滅的泡影。

    而三大梵神……他們同時發出一聲慘叫,身上爆發大片的血霧,飛向後方的宇宙空間。

    彈指便可毀滅星辰的梵帝三梵神……合力之下,竟在劫天魔帝的彈指之力下一瞬重創!

    “還……敢……反……抗……”劫淵的五指緩緩張開,冷漠的四個字,卻在所有人的心魂深處,響起了他們今生聽到的最可怕的詛咒。

    一團黑光,在她掌心一閃而過。

    頓時,梵帝三梵神的身上,同時耀起一團黑芒,黑芒將他們的軀體吞沒其中……

    三聲驚恐裂魂的慘叫聲中,他們的神主之軀——當世最強橫堅韌,毀之比登天還難的軀體,如最脆弱不堪的布帛一般,被黑芒撕成無數的黑暗碎片……

    嘭……

    黑芒散盡,轉瞬歸於虛無。

    梵帝三梵神,就此徹底消失於黑暗,被完完全全的從世間抹去,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跡。

    時間,在可怕的靜寂中冰冷的流淌,卻是許久,都再無一絲聲音。

    無盡的恐懼讓所有人瑟瑟發抖,肝膽欲裂。那一張張蒼白的面孔,看不到丁點屬於人的血色。

    千葉無生、千葉無悲、千葉無哀……

    他們不是凡人,相反,這是三個任何人想起,都會心中驚慄的名字。

    就這麼……死了……

    簡單的像是抹去了三粒灰塵!

    這一幕,已不是“震駭”二字所能形容,那一刻在他們胸腔中爆開的驚恐,讓這些傲世神主忽然間知曉何爲心魂崩潰,信念崩塌……

    也無情摧滅了他們心中那最後的一點點僥倖。

    宙天神帝先前所言,“祈禱歸來的魔帝在外混沌力量崩散……可以抗衡”的希望,也徹徹底底的破碎。

    三梵神……基本可以代表當世的最強生靈,卻被歸來的魔帝一瞬抹殺!

    這就是凡靈和神的差距……

    在當世如“神靈”一般的他們,在真正的神面前,竟是如此的卑微渺小,如此的不堪一擊。

    三梵神死了……千葉梵天怔立在了那裏,如石化一般,許久一動一動。

    無疑,他是世上最清楚三梵神實力的人。

    但他卻無法理解究竟什麼樣的力量可以一瞬抹殺三梵神……

    三大梵神不但是他的胞兄弟,更是梵帝神界三大基石,是能位居東神域第一王界的三大支柱——且是在他眼中,在任何人眼中都絕對牢不可撼的三大支柱。

    就這麼死了,崩了……

    多少的神話傳說,上古記載,都比不上這一幕所帶來的震撼之萬一。殺三個十級神主如斷草芥,這一次,他們是用自己的眼睛,親眼目睹了遠古魔帝的力量是多麼的可怕,親身感受着……擁有神主在之力的自己,在上古魔帝面前,竟是卑微如螻蟻!

    刺骨錐魂的森然在這個空間,在神主們軀體與靈魂的每一個縫隙瘋狂流竄。劫淵緩緩轉手,掌心直對站在那裏一動不動,如魂飛魄散的千葉梵天:“還…有…你……”

    面對着劫淵的掌心,和她泛動着死亡黑光的眼瞳,千葉梵天的身體緩緩矮下……竟是屈膝跪地。

    “魔帝大人,鄙人……只是繼承少許神力的凡靈,絕非……梵天神族……魔帝大人如今榮歸混沌,必將號令萬界,天下臣服,我千葉一族,在東神域小有威名……願歸魔帝大人麾下,效勞於鞍前馬後……魔帝大人之令,無不遵從……絕無二心……”

    若非親見親聞,怕是當世沒有任何一人會相信東域第一神帝會做出如此卑微之態,說出如此卑微之言。

    但是,沒有人鄙夷和嘲諷他。

    面對一個能在彈指間決定自己生死的人,這是最喪尊屈辱,卻也是……最明智,最理智的選擇。

    而能在劫天魔帝的魔威下完整明晰的說出這些言語,當世都沒有幾個人能做到。

    而有千葉梵天這等東域第一神帝爲先,就像是刺破了衆神主最後的一層尊嚴泡沫,不少人在雙腿發顫下,幾乎忍不住要當即屈膝,表示效忠。

    沒有任何可能反抗或制衡的力量……

    世界的主宰將要徹底的改變,

    死亡與卑屈,絕大多數的生靈,都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後者。

    只是,他們從未面臨過如此的選擇,也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會遭遇這樣的選擇。

    但可惜,哪怕拋卻尊嚴,卑躬屈膝,卻也不一定能換來活命,因爲決定權……始終都在劫淵的手上。

    她的嘴角緩緩傾斜,那是一抹無比輕蔑,無比嘲諷的弧度,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清楚感受到了那種不屑與鄙夷:“這就是末厄走狗的後裔,這就是滿口正道的神族的後裔……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忽然狂笑了起來,笑的無比肆意,但……又似帶着無盡的悲哀與悲慼。笑聲落下,她的手勢也在這時猛地一變,一股漆黑的威壓隨着她手掌的翻覆猛然壓下。

    “呃!”

    “啊!!”

    沉悶、驚懼的低吟聲響起,這股黑暗威壓不僅壓在了千葉梵天的身上,還有星神界的六星神與月神界……包括夏傾月在內的五月神!

    魔帝威壓之下,他們一瞬間便被壓制的單膝跪地,再無法站起。

    “末厄的走狗,就算只是後裔,也全部該死!!”

    梵天神族、星神、月神……在遠古時代,都屬誅天神帝末厄麾下!

    末厄已死,諸神已滅,她的仇恨與憤怒,無疑只能釋放在這些後裔……不,是連後裔都算不上的力量繼承者身上。

    衆人齊齊大駭,倉皇后退,驚懼之中,又有那麼幾分的慶幸……和宙天神帝一樣,他們也都發覺,現世的魔帝似乎並無預料中的那般失智殘暴,她有着理智,有着清醒,明明可以將他們全部抹殺的她,卻將目標集中在了歸屬末厄的神族繼承者身上。

    或許……其他的人可以逃過一劫?

    他們在驚懼和後退之中,都如是想着。

    三梵神的死狀猶在眼前,那覆世的威壓讓千葉梵天和衆星神月神無法涌上絲毫的抗拒之下,唯有快速蔓延全身的絕望。

    “糟了!”沐玄音一聲低吟。

    千葉死,星神死,皆與她無關,但月神……夏傾月亦身在其中!

    “等……等等!”宙天神帝顫聲吼道:“魔帝大人……他們……並非神族,只是……呃啊!”

    除了宙天神帝,沒有任何人出面阻擋或求情。感覺自己或許有可能逃過一劫的他們,又怎會爲了他人而冒被瞬滅的風險。

    宙天神帝話音未落,一道黑光已驟壓其身,將他的聲音和身體猛然壓下,劫淵那比死神還要恐怖千百倍的聲音也隨之響起在所有人靈魂深處:“看來,你也很想死!”

    “夕柯的走狗……同樣該死!!”

    “主……主上!”衆守護者頓時驚駭欲死……但,魔帝之力,魔帝之恨,誰人能救!

    在如今這個世界,神,是不該出現的存在。

    如今的混沌氣息,也根本不可能再孕生出真神。就連一些從遠古時代的遺留下的真神之器,也隨着混沌氣息的變化而快速衰弱……包括宙天珠這等玄天至寶。

    如今這個世界,存在着“絕對力量”嗎?

    並沒有。每一個王界都極端強大,但,會有其他王界與之制衡。

    混沌至尊龍皇,也斷不能在當世公然任意非爲。

    而,如果一個真神臨世……那,就是出現一個不該出現的絕對力量,絕對存在。

    就如從外混沌歸來的劫天魔帝!

    她擁有的力量,超出了當世的界限,超出了這個混沌的天道和法則。她可以任意決定任何生靈的生死,可以決定任何種族的存亡。

    今後的混沌世界,秩序、法則,都將由她一人制定,萬靈皆爲奴……根本不會有任何力量,任何可能與之抗衡。而只要她願意,她甚至可以屠滅當世所有生靈和死物,來發泄她的怨恨和暴凌,或讓混沌就此重新演變,成爲只屬於她的世界。

    未來的世界,未來的混沌萬靈,都將匍匐在劫天魔帝一人的腳下……這是他們所能看到的未來,還是最好的未來。

    世界,將從今天開始,發生劇變……

    他們這樣想着,無論眼神,還是內心,都是一片沉重與昏暗……而梵帝、星神、月神、宙天……則唯有絕望。

    而就這時,一股暴烈的玄氣,卻在連神主都無法抵抗的魔壓下忽然爆開,並釋放出血色的玄光。

    這股玄氣雖強,但在場都是何許人物,在他們的力量階層下,這只是一抹堪稱卑微的玄氣。

    但就是這在他們眼中弱小不堪的玄氣,卻讓劫天魔帝的黑瞳猛然顫蕩,戾氣、恨意、殺意,還有即將釋放的魔帝之力,全部定格在了那裏。

    雲澈從沐玄音身後緩步走出,身上血色玄氣在魔帝威壓下依舊濃郁刺目,他直視着劫天魔帝陡然射來的目光,緩緩道:“魔帝前輩,可否聽晚輩一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