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個月對黑魂神宗而言,是一場如墜深淵的噩夢。

    短短一個月時間,精英弟子死傷無數,八大長老折損一半,雷千峰七個兒子被先後毒殺,全宗上下灰頭土臉,尊嚴盡失,名望掃地。昨日,雷千峰也徹底毒發,全宗大門緊閉,氣氛壓抑到極點。

    而這一切,竟都是只是拜一人所賜。

    「凌雲」這個名字,也如惡魔的烙印,深深的刻入每一個魂宗中人的心魂之中,讓他們每次想起,都不寒而慄。

    這一天風和日麗。雲澈從入定中睜開眼睛,這段時間一直在和魂宗周旋,步步小心翼翼,也自然疏了修鍊。在逼死雷千峰之後,他也該離開黑琊界,全力找尋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同時也必須全力修鍊。

    距離玄神的召開之期,已是越來越近了。

    站起身來,雲澈看向魂宗的方向,嘴角斜起一抹冷笑:又到了給雷千峰送溫暖的時候了。

    昨日雷千峰的玄氣忽然爆發,又隨著失控的大吼聲忽然潰散,顯然劇毒暴走,這自然是雲澈最想看到的結果,同時也大致在預料之中。

    這倒並不是雷千峰情緒控制能力有多脆弱,而是連番的挫敗、折辱,兒子全部被殺,自己被暗算中毒,最不能碰觸的醜事又被無情的公之於眾……別說他一個雷千峰,估計活佛在世都要被氣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雖然雲澈的手段著實卑鄙了些,但他孤身一人,玄力又只有神魂境,面對龐大魂宗,他的極怒也只能由此來發泄。而且他所用的手段,普天之下,也只有他一人能實現。所以,雷千峰遭此下場,也並不冤枉。

    雲澈飛身而起,快速臨近魂宗方向。經過昨日,雷千峰身上的虯龍之毒必定極大程度的爆發蔓延,如果接下來兩三天,雷千峰依舊不能集中所有心力壓制劇毒,隨著虯龍之毒的進一步蔓延,他將必死無疑。

    進入黑魂山脈,雲澈身體沉下,穿行至山脈東域后速度逐漸慢了下來。

    今天的黑魂山脈遠沒有了先前一段時間的過分安靜,四面八方都傳來各種玄獸的嘶吼,空中不時有鷹隼飛過,雲澈眉頭皺了皺……今日的黑魂山,竟然沒有魂宗弟子蹲守?

    難不成昨日的毒發,毒得雷天峰都快死了……不至於吧?

    沒有放鬆警惕,雲澈繼續向前,一路的確沒有察覺到任何魂宗弟子的氣息。這時,他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魂宗的方向,眼眉忽然沒來由的猛烈一跳,隨著視線一恍,整個人也一下子停了下來。

    這種感覺是……

    就在剛才看向魂宗方向的那一剎那,一股強烈的危險感陡然襲來,隨著他身體的停止又忽然消失,但一種莫名的不安感卻始終在心魂間動蕩不休。

    雲澈眉頭大皺……每次接近魂宗,他都會被危險感包裹,因為稍有不慎,就會九死一生。但這一次卻是前所未有的強烈,似乎前方就是無底的深淵,如果再繼續靠近,就會萬劫不復。

    雲澈不敢懷疑自己的靈魂預警,他僵在那裡,雙目緊盯著魂宗的方向,許久沒有動彈。

    昨日已差不多把雷千峰逼至絕境,只要再稍稍用力,就可將他推至死亡深淵……但如果給了他幾天的喘息之機,之前的一切都很可能將付諸東流,而且也再不可能有第二次這樣的機會。

    在他驚疑之時,忽然感覺到一股玄力波動,他拿起傳音玉,紀如顏的聲音響起,並頗為急切。

    「凌雲公子,你現在在哪裡?千萬不要靠近魂宗!魂宗昨夜似乎來了不得了的人物!」

    雲澈:「……」

    「雖然現在還無法確定是誰,但從魂宗的陣勢上看,很有可能是神武界的人!凌雲公子千萬不要再靠近魂宗,最好改變相貌,離得越遠越好……或者,你可以暫到黑羽商會來,魂宗那邊從來沒懷疑過你和我們有任何關係,在這裡應該會很安全。我們會馬上查清對方到底是什麼人。」

    「……」雲澈臉色沉下,短暫思慮后,腳步後退,然後返身離開。

    忽然襲來的危險感果然不是沒有理由。

    神武界……上位星界的人,他絕對招惹不起的存在。

    ————————————

    雲澈離開黑魂山脈,易容之後來到了黑琊城,進入到黑羽商會之中。

    「凌雲公子!」

    雲澈剛到不久,一名身著紫衣綢裙的女子匆匆迎來。女子姿態嫻靜,氣質如水,貌美動人,柳眉之下,一雙明眸映著嬌媚的柔光,長發如雲,發間系著一根淺紫稠帶,舉手投足之間盡顯優雅高貴,正是紀如顏。

    雖經常傳音,但云澈這期間卻從未見過她。

    紀如顏並非孤身而至,她身邊還有一個並不面生的中年人……赫然是他第一次進黑羽商會時遇到的那個紀先生!

    也是紀如顏的父親,黑羽商會的最高掌權者。

    和第一次見到他時的冷淡全然不同,一見雲澈,紀先生便疾步向前,臉上帶著無法掩下的激動,然後竟深深拜下:「凌雲公子,你對黑羽商會的大恩,紀某無以為報,請先受紀某一拜。」

    雲澈表情未變,道:「紀先生無需如此,我對付魂宗是因我個人之怨,和你們黑羽商會毫無關係。倒是如顏姑娘幫了我很多忙。而且,我所能用的手段已經用盡了,魂宗不滅,你們以後依然還是要在魂宗的鉗制之下。」

    「不,」紀先生緩緩搖頭:「黑羽龐大家業,卻落入魂宗魔爪,這些年,我常常夜不能寐,痛心疾首,卻無力逆之。不論其他,單單凌雲公子為我們出的這口惡氣,便已足慰餘生。」

    「不僅如此,」紀如顏淺笑嫣然:「魂宗如今的威名已是一落千丈,雷千峰七子盡亡,後繼無人,雷千峰之後,魂宗與神武界的姻親聯繫也將就此斷絕,宗內也極有可能因奪權而大生內亂,或許到時,便是我黑羽商會擺脫牢籠之機。而這些,都是凌雲公子所賜。」

    紀先生目光一直在看著雲澈,忍不住深深感嘆道:「凌雲公子,你孤身一人,卻把魂宗這等龐大勢力逼迫到如此地步,紀某若非親眼所見,親耳所聞,怕是做夢都不會相信。如顏曾說你是出身下界,但紀某一生所見的年輕之人,無一人堪比凌雲公子。」

    雲澈隨意笑了笑:「紀先生謬讚了。」

    「凌雲公子,魂宗那邊已經有消息了。」紀如顏臉色慎重:「果然是神武界的人,大概昨日申時便已到達魂宗,若消息無錯,一共是兩個人。」

    「才兩個人?」雲澈動了動眉頭。

    「凌雲公子千萬不要小看。」紀如顏道:「這兩個人絕非神武界的信使之類,而是……武歸克!」

    「武歸克?」雲澈眼眉一跳。

    一個月前,紀如顏著重和他提過這個名字。武歸克,神武界大界王的兒子!是神武大界王武三尊和雷千峰的妹妹雷千雨所生,原本因是出身低微的妾室所生,所以地位平庸,卻在長成后展露出驚人天賦,在神武界的地位一日千里。

    他是雷千峰的親外甥,同時,也成了黑魂神宗在神界最大的靠山。

    一個上位星界的大界王之子……單單這個稱號,就足以驚的黑琊界所有生靈噤若寒蟬。

    「武歸克天賦極高,在展露天賦后,又受到武三尊的重點培養,如今年齡方才三十多歲,玄道修為便已是驚人的神靈境,這屆玄神大會,他必定能一鳴驚人。」紀如顏接著道:「而他身為神武大界王之子,跟隨守護在他身邊的人,必定是個極其厲害的人物。很可能……是一個神君!」

    「……」雲澈久久未言。

    神劫境尚且是他最大的奢望,而那武歸克大他不到十歲,卻已是駭人的神靈境。

    這就是上位星界的可怕。

    跟隨在他身邊的只有一人,若真是一個神君境的強者——和沐冰雲一個層次的恐怖人物,那他再靠近魂宗,絕對就是十足十的找死!

    而若有一個神君在側輔助,雷千峰身上的毒,很可能數日之內就會完全驅散。

    「凌雲公子,無論如何,你都不能再靠近魂宗。這段時間你就留在這裡,待神武界的人離開,風聲稍平后,我會馬上安排你前往天機界。」紀如顏真誠的道:「你是我們黑羽商會的大恩人,我們絕對不會害你,若是有什麼要求,我們也一定萬死不辭。」

    「……」雲澈胸口起伏,回想著自己為了毒死雷千峰,步步驚險,層層設計,居然就這麼功虧一簣,他無法甘心。

    「好吧。」雲澈重重吐了一口氣:「那就勞煩你們了,我需要一個可以安心修鍊的地方。」

    ————————————

    黑魂神宗,氣氛森嚴。

    整個宗門上下安靜到了極點,眾弟子井然守立,堂主、長老一動一動的站在前方,卻是腰身下傾,神色惶恐,而各大分宗主也早已連夜趕至,各個正襟而立。

    明明是在自己的宗門之中,但從弟子到長老,卻都是屏住呼吸,大氣都不敢喘一口,那緊張惶然的樣子,簡直像是在迎接降世的神明。

    總廳之中,雷千峰端坐在那,周身玄氣涌動,他的身後,直立著一個黑衣中年人,他的一隻手掌按在雷千峰后心,面色冷硬,而這個狀態,已持續了有數個時辰。

    終於,雷千峰忽然睜開了眼睛,然後「哇」的一聲噴出大口赤血,血灑之處,腳下玄石層層消融。

    雷千峰撲倒在地,大口喘息,隨著這口赤血的噴出,他的臉色也逐漸好了很多,他趕忙站起身來,向那黑衣中年人深深一禮,誠惶誠恐道:「武尊者救命大恩,千峰沒齒難忘。」

    被雷千峰恭敬稱作「武尊者」的人卻沒有看他,而是沉著眉頭道:「好厲害的毒,好在毒量甚少,時間尚短,否則,大羅神仙都救不了你。」

    「這麼說,已經無事了?」一個輕緩,卻透著些許散漫的聲音徐徐傳來。

    窗邊,一個青年男子背對他們負手而立,他一身藍紋白衣,長發及腰,雖不見其容,但一股卓然貴氣已撲面而至,讓人縱是只面其背影,都不敢直視。

    黑衣中年人頓時稍稍俯身:「回少主,雷宗主所中之毒極為霸道,雖暫且無恙,但要全部祛除,尚需數日。」

    「哦?」男子聲音中透露出驚訝,他緩緩的轉過身來,露出一張俊美非凡,如玉雕琢的面孔,他嘴角傾斜,悠然道:「舅父,看來我來的正是時候,要是再晚上那麼幾日,怕是要給你收屍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