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口中喊著舅父,但語氣、神態間卻毫無半點晚輩面對長輩時的謙恭尊敬,悠然的目光卻反而像是在俯視卑微的下等生靈。

    而雷千峰卻沒有哪怕半點慍怒,而是連忙道:「是是,要不是歸克你來了,我這條老命怕是也要交代了,只是可惜陌兒他們……」

    想到先後慘死的七個兒子,雷千峰全身肌肉收緊,緊攥的雙手不住顫抖著。

    「這些事,昨日舅母已經全部和我說了。」武歸克眯了眯眼睛:「聽舅母說,這一切,都是一個叫『凌雲』的人做的?他不但毒死了你七個兒子,還間接弄死了十幾萬精英弟子和四個長老,還把你搞的差點送命,而你卻好像連他的影子都沒摸到過?」

    一邊說著,他的目光轉向一邊的蕭青彤。在看著蕭青彤時,他的目光要比盯視雷千峰時柔和的多。

    對於雲澈,雷千峰在極度的痛苦、憤怒、仇恨、屈辱之餘,已然生出了深深的驚懼,他整個身體都顫抖起來,聲音也出現了些許嘶啞:「凌雲……他……他簡直就是魔鬼!」

    「魔鬼?」武歸克卻是低笑一聲:「呵,舅父啊舅父,這些要不是舅母親口告訴我的,我怕是一個字都不會相信。雖然我一直認為你配不上舅母,但也沒想到,你居然會廢物到這種程度,作為你的外甥,我都感覺丟盡了顏面啊。」

    雷千峰臉色一驚,不敢爭辯,嘴唇一陣哆嗦后,低下頭道:「不錯,的確是我無能……但,只要我還活著一天,我一定要將凌雲碎屍萬段,挫骨揚灰!!」

    「是嗎?」武歸克緩步走近,目光卻是逐漸沉了下來:「再把那個什麼凌雲碎屍萬段之前,你還是先管好你自己吧!那隻王族木靈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父王可是因為這事,少有的動了真怒!你最好給一個像樣的答覆,否則,後果可不是吃不了兜著那麼簡單!」

    該來的還是要來,雷千峰全身一震,連忙慌聲道:「王族木靈的事絕非虛假,我們在抓到那隻王族木靈后,本要馬上獻給你父王,沒想到,卻一時不慎,被凌雲給劫走!」

    「那凌雲怎麼會知道那是王族木靈?」武歸克厲聲道。

    「不不,凌雲將其劫走並非因為那是王族木靈,而是……而是那隻王族木靈就隱藏在黑琊城外的一個木靈族群中,凌雲早就認識那個木靈族群,所以在我們抓到王族木靈后將其劫走。我們也是沒有想到竟有人膽子大到敢對我們對手,所有才會失手被劫。之後我們很快找到了那個木靈族群,將所有木靈屠盡,卻沒有再抓到那隻王族木靈,和凌雲的恩怨,也是出於這個原因。」

    「是嗎?」武歸克冷笑一聲,顯然並不相信。

    「歸克,」蕭青彤輕聲道:「你舅父沒有騙你,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若不是當真抓到了王祖木靈,我也不會急於告訴你母親。只是沒想到,唉……」

    武歸克神色緩和,點了點頭:「既然是舅母之言,那歸克當然不能不信。」但隨著他目光轉向雷千峰,臉色再次變得陰沉:「但至於我父王會不會信,那就不是我能決定的了。拋開王族木靈這件事,你近些年上貢的木靈珠和練功爐鼎也越來越少,想讓我父王對此事息怒,怕是難的很啊!」

    雷千峰臉色再變,全身開始瑟瑟發抖起來。在黑琊界,他是一手遮天的大界王,但在神武界王這等人物面前,他就跟一隻卑微的爬蟲毫無區別。魂宗能強盛至今,其中八成以上是秉著神武界的威名。神武界其他人還好,但這次,卻是神武大界王之怒……震怒之下,想要捏死他一個神王,乃至整個魂宗,都根本不費吹灰之力,哪會管他是不是自己兒子的舅父。

    「歸克,非是舅父怠慢,而是這些年木靈越來越少,上佳的爐鼎更是越來越難尋,實在是……歸克,你回去之後,一定要對你父王美言幾句,尤其是王族木靈之事,舅父就是有一萬個膽子,也不敢欺瞞你父王。」

    「哼!」武歸克卻是冷哼一聲:「真的只是越來越少嗎?還是……你為了獨霸黑琊,製造把柄,將一部分本該上貢的木靈珠悄悄賣給其他人呢?」

    「……」雷千峰猛的抬頭,瞳孔驟縮。

    「歸克,」蕭青彤出聲:「這件事並非完全是你舅父的錯,若不是我一時衝動,也不會因王族木靈被劫而引得你父王動怒。你父王平時最為疼你,現在只有你能救你舅父了。」

    蕭青彤一說話,武歸克本是暗沉的臉色頓時如撫春風,連忙寬慰著笑道:「不不,舅母何錯之有。說起來,舅父這次只是失了大功,而不是犯了什麼大錯,我把這邊事情說清,再多勸父王幾天,等他消了氣,也就沒事了。我剛才說這麼重,只是提醒舅父以後做事一定要更加謹慎小心。歸克回去之後,一定會平息此事,請舅母放心。」

    武歸克面對雷千峰和蕭青彤的態度截然不同,而且一向如此。雷千峰早就習以為常,一聞此言,頓時面露喜色。

    蕭青彤微笑了起來:「歸克真是好孩子,也不枉我一直這麼疼你。只可惜你的兩個兄長卻……」

    聲音未落,蕭青彤已是泫然欲泣。

    武歸克連忙安慰道:「舅母節哀……請舅母放心,歸克既然來了,就一定會為兩位兄長討回公道。小小一個凌雲,竟敢惹得舅母傷心落淚……我定會親手將他抓回,由舅母任意處置。」

    說完,他狠狠橫了一眼睛雷千峰:「那個叫凌雲的小子,現在在什麼地方?」

    雷千峰連忙道:「這小子雖然玄力低微,但卻似乎有著極強的匿身之能,每次都是神出鬼沒。不過,從他一直以來的動向猜測,他最經常藏匿的地方,應該就是黑魂山脈,那裡白天玄獸眾多,氣息雜亂,夜晚又是濃霧沉降,的確是個極其適合隱匿的地方,再加上他……」

    「那就去黑魂山看看吧。」武歸克直接打斷他的話:「舅母說,最近凌雲每日都會出現數次,昨日亦曾出現過,也就是說他一直都藏在附近的某個地方,從未走遠。哼,乘煙!」

    「少主。」黑衣中年人俯身聽命。

    「雖然有些辱了你的身份,但這裡就只剩下一堆灰頭土臉的無用廢物,只能你親自出手去抓那隻小爬蟲了。」

    「是。」武乘煙面無表情的領命。

    掃了一眼雷千峰,武歸克背在身後的手放下:「那走吧。」

    「啊?現在?」雷千峰一愣。

    「不然呢?難道要等他跑遠不成?」武歸克冷聲道:「若他真如你所說的那麼狡猾,萬一被他知曉有神武界的人到了這裡,定會馬上遠遁千里!這世上可不是誰都像你一樣天真愚蠢!」

    被外甥如此喝罵,雷千峰卻不敢有絲毫動怒,向下方一揮手:「天罡,帶上幾個堂主,隨本王去一趟黑魂山!」

    「舅母,你好生歇養,千萬不要傷了身子,歸克這就就把那凌雲小兒帶回來由你處置。」武歸克離開前,躬身向蕭青彤拜別。

    ————————————

    出了魂宗,武歸克的臉一下子黑了下來,毫不客氣的道:「舅父,你該知道我父王動怒是何等嚴重的事。這次要不是舅母傷心欲絕之下還萬般求情,我也不會兜下此事,哼!」

    「是是。」雷千峰連忙應聲,賠笑道:「歸克,你這次救了舅父,舅父一定不會忘的。」

    「那就不必了,你要真有心的話,就對舅母好一點。」武歸克眯了眯眼睛:「昨天一來,乘煙給你驅了一夜的毒,而我則安慰了舅母一夜,好歹是個下位星界的界王,居然狼狽到如此地步,簡直丟盡我和娘的臉,哼!」

    「……」雷千峰懦懦著不敢說話。

    「我急著出來抓那個凌雲,一方面,是慰舅母之情,另一方面……你們始終沒有抓到凌雲的同時,也一直沒找到那個王族木靈,也就是說,它很可能在凌雲的手上,再不濟,凌雲也該知道它在哪裡。」

    「對,的確如此!」雷千峰應聲道:「我一直都不惜代價的全力追捕凌雲,也是出於這個原因。」

    「哼!」武歸克冷哼一聲,速度加快。

    武歸克在前,武乘煙在側,雷千峰則帶著一行人跟在後方。武歸克不再說話,他們也無一人敢隨便出聲。這些平日里在黑琊界可以肆意橫著走的人物,此時個個噤若寒蟬,呼吸都不敢大聲。

    武歸克的身份自不必說,武乘煙……一個神君境的恐怖強者,足以藐視所有下位星界的超然存在。縱然在神武界,都有著很高的地位。他此行跟隨武歸克,便是為了保護他的周全。

    很快,他們便已來到黑魂山脈之前。雷千峰道:「歸克,便是這裡了。我們曾在這裡埋伏凌雲數十次,又一次險些成功,卻……卻功虧一簣。」

    「乘煙。」武歸克沒有理會雷千峰,眉角一挑。

    武乘煙稍稍頷首,便飛身而起,來自神君的龐大神識如覆天之霧,快速的籠罩而下。

    但就在這時,前方忽然傳來微弱的氣息波動,眾人的視線下意識的轉過,一眼看到,一個穿著七彩霞裙,嬌纖玲瓏的女孩穿過不高的樹叢,蹦蹦跳跳的朝著他們所在的方向迎面而來,口中還隱約哼著清脆悅耳的歌謠。

    「嗯?這裡怎麼會有一個小女孩?」雷千峰沉聲道。

    「什麼人!」雷天罡一聲大吼。

    似乎被這聲厲吼嚇到,小女孩停住了腳步,星辰般的眸光很認真的打量著他們,然後小臉上露出了古怪的神情:「哦唷唷,好巧哦。」

    「她……她是!」雷天罡身後,一個黑魂堂主忽然驚聲而起:「宗主,總堂主,她就是半月前和凌雲一起出現,然後被凌雲救走的那個小女孩!就是她,絕對不會錯!」

    那身綵衣,那張讓日月黯然的絕美嫩顏,任誰看上一眼,都絕不會忘卻。

    「什麼!?」雷千峰和雷天罡都是臉色一變,雷千峰瞬間吼道:「馬上將她拿下!」

    但,他們卻沒有注意到,在小女孩身影出現在視線中的剎那,武歸克的身影便死死僵住,像是石化一般一動不動,嘴巴緩緩大張,但卻始終沒有發出一絲聲音,而他的一雙瞳孔分明在劇烈的收縮,然後又急劇放大,再放大……

    神武界大界王之子,一個在上位星界都無人敢惹的超然人物,此時放大到極點的瞳孔之中,顫盪著如見鬼神般的驚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