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千葉梵天這個頭起的太好,這些尊嚴極重的神主們被千葉梵天的表現全部驚住,隨之如夢方醒,所有的拘謹被撕的粉碎,幾乎是爭先恐後的拜伏在地,大聲宣誓着效忠。

    宙天神帝跪拜,南溟神帝跪拜……龍皇亦深深跪地俯首。

    神主尊嚴?界王尊嚴?神帝尊嚴?

    他們的威凌與力量,在世間萬靈面前是需要終生仰望,不可觸犯違逆的“神”。

    但在上古魔帝面前,就是個笑話!

    只有雲澈還站在那裏,似乎還有些發懵。

    他不是被嚇到,而是……

    這……這就成了?

    劫天魔帝這就決定不會爲禍現世了?

    數百萬年的憤怒與仇恨,就……就因爲他剛纔那一番話,就這麼釋下了??

    先前無數的擔心,無數的忐忑,還有怎麼都揮之不去的恐懼與灰暗……不僅是他,冰凰神靈雖然各種鼓勵勸慰他,但實則,雲澈一直都能感受到她氣息與話語中的悲觀。

    冰凰魂靈也曾很確定的說過,單單只是他身上的邪神神力,應該會對劫天魔帝造成觸動,但幾乎不可能真正左右她的意志和消弭她的仇恨,而真實存在的紅兒和幽兒,纔是最大的希望。

    但……他壓根連紅兒和幽兒的存在都還沒說出來!

    而此刻,距離劫天魔帝從混沌裂痕中走出,也纔過去了短短不到一刻鐘而已!

    不到一刻鐘的時間,讓她就這麼放下囤積數百萬年的仇恨……

    這……

    足足發愣了好一會兒,雲澈才忽然回魂,連忙拜下,心中的複雜和驚異,遠遠的大過了欣喜。

    劫淵站在那裏,她的目光,看向了混沌之壁上的那枚菱狀“緋紅水晶”,許久一動不動,她的臉色毫無變化,但她的漆黑魔瞳,卻不斷閃動着複雜的黑芒。

    被放逐到外混沌幾百萬年,她都沒有死,此刻終於歸來……她想要復仇,想要再見到他,想要見到她和他的女兒。

    但,一切都變了,所有人都死了……

    同一個世界,卻又是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

    唯有云澈身上的力量帶着“他”的痕跡,迎接着她的歸來。

    “……”劫淵閉上眼睛,牙齒微咬,雙手緊緊握起,無聲的顫抖着。

    世人皆知她是魔帝,尤其對當世的生靈來說,她是一個無比之恐怖的存在……卻都忘了,她亦是一個有着七情六慾和完整情感的生靈。

    一個本性、意志,哪怕在外混沌數百萬年都沒有被扭曲的生靈。

    她沒有出聲,所有人都跪伏在地,連頭都不敢擡起。

    “雲澈!”

    他們的耳邊,終於傳來劫淵的聲音,卻是在呼喊雲澈的名字。

    雲澈擡頭,隨之,他的手臂連同身體已被劫淵直接拎了起來。

    她看着遠方的虛空,冷冷的道:“隨我去一個地方。”

    “是。”雲澈當然不可能拒絕。

    劫淵右手之上,那根長刺忽然閃動起微弱的紅色光華……這時,劫淵忽然稍稍側目,說了一句有些奇怪的話:

    “本尊歸來的事,你們最好封住嘴巴!什麼時候該告知世人誰是這個世界的新主宰,本尊會親自去說,懂嗎!?”

    “是……是是,沒有魔帝大人之令。我們絕對不會多言半句。”

    衆人連忙應聲附和。

    ωwш●ttκǎ n●C ○

    應和之聲未盡,一抹微弱的紅光閃動,劫淵已帶着雲澈消失在了那裏。

    沒有人知道他們去了哪裏……因爲沒有留下任何可尋的空間痕跡,連一絲一毫的空間漣漪都沒有。

    因爲,那是來自乾坤刺的次元神力!

    劫天魔帝離開,那股黑暗魔壓也隨之消失,頓時,他們像是忽然擺脫了無數億萬鈞重的黑暗枷鎖,全身上下說不出的輕鬆。

    像是約好了一般,他們都沒有馬上從地上站起,而是癱坐在地。重重的呼着氣,全身上下,每一處都被冰冷的汗水完全浸溼。

    千葉梵天第一個起身,重損三梵神,險些被劫淵抹滅,又第一個舍尊屈膝的他,此時的面目卻是一片平和,看着衆人,他的臉上還露出了一抹很淡的笑,似嘆息,似無奈的嘆道:“變天了。”

    衆人一個接一個起身,每個人臉上都帶着不同程度的沉重和複雜。

    是的,魔帝臨世,混沌變天……這個世界,多了一個真正的主宰!

    且是絕對的主宰。

    “竟會發生這等事。”聖宇界王洛上塵狠吸一口冷氣,雙手兀自在微微發抖。

    一股灰暗、悲哀的情緒在快速的蔓延。

    宙天神帝擡手拭去額上的冷汗,大緩幾口氣後,卻是微笑了起來:“不,你們錯了,全都錯了,我們應該萬分慶幸。因爲……已經沒有比這更好的結果了。”

    他的話,讓所有人轉目。

    “魔帝歸世,恨滿乾坤,老朽本已絕望待死……但,魔帝方纔之言,分明是念及邪神遺志,不會再選擇泄恨蒼生,就連……繼承神族遺留之力的我們,都並未出手。”

    他的話帶着由衷的欣然,作爲最早知道真相,幾乎帶着絕望等到今天的宙天神帝而言,如今的結果,已不啻夢中天堂。

    “但,以劫天魔帝之可怕,她若要殺誰,想什麼時候改變主意,不過她一念之間,又有誰能阻止得了她。”西域麒麟帝道。

    “呵呵,”宙天神帝撫須微笑:“你們難道忘了,是誰讓魔帝心念變更,戾恨全消?”

    衆人俱是怔住。

    宙天神帝徐徐道:“驟聞劫天魔帝與邪神竟是夫妻,想必衆位定心中震駭。但,能讓他們不惜打破禁忌結合,且互換所持至寶,兩者之情,毫無疑問深到極處。”

    “被放逐數百萬年,魔帝之恨大過於天,而能她甘願就此釋下,能左右她意志和決定的人,普天之下,也唯有邪神……不,是繼承着邪神神力和意志,還身負天毒珠的雲澈!”

    “也是雲澈……不過寥寥幾句言語,讓魔帝放過了我們,也……至少暫時放下了恨戾。”

    宙天神帝又是感懷,又是讚歎:“雲澈當年在龍神界時,得龍後神曦傳授光明玄力,此事由老朽傳開,相信衆位應該早有耳聞。而根據遠古記載,欲修光明玄力,必先擁有心懷天下,慈念萬生的‘聖心’。”

    “雲澈可修光明玄力,已是證明他擁有着憫世的聖心。他定會爲了拯救世人而不遺餘力,用自己的方法,逐漸讓魔帝真正完全放下所有的仇恨,再不會發生那個我們最怕的後果……他一定可以做到!而就在剛纔,就在我們眼前,他已經很輕易的做到。”

    宙天神帝一邊說着,忽然轉身,轉向沐玄音:“吟雪界王,當日令徒雲澈向老朽提及要參加這場宙天大會,老朽還以爲他只是一時興起。沒想到,他竟是懷着救世之心,亦帶着救世之力而來!”

    “今日若無雲澈,老朽等早已亡於魔帝的憤怒之下。若無雲澈,神界也必將遭遇莫大劫難。雲澈之聖舉,當受萬靈敬仰拜謝。吟雪界王育出此徒……請受老朽一拜!”

    沐玄音冰眉一蹙,迅速道:“宙天神帝萬萬不可……”

    “不,無論是救老朽之大恩,還是救世之聖恩,吟雪界王當得任何人之拜!”宙天神帝並非是在阿諛,字字都是發自肺腑靈魂,話語落下,他已是向着沐玄音深深一拜。

    沐玄音:“……”

    “宙天神帝說的沒錯。”水千珩向前道:“魔帝之威,衆位親眼所見。魔帝之怒下,萬靈皆爲螻蟻,今日若無雲澈,說不定一場覆世大劫已經爆發,今後,也唯有云澈,才能左右魔帝的意志,讓她逐漸真正放下所有仇恨憤怒,讓魔帝降臨的當世也可保永世安寧。”

    “而若無吟雪界王當年的收留與栽培,又豈會有今日的雲澈。”水千珩字字響亮,鄭重深拜,高貴的神主之軀幾乎彎成了一個標準的直角:“吟雪界王,請受水某一拜。若今後混沌安之,此番救世之恩,必將永載神界史冊,我琉光界更將牢載界典,永世不忘!”

    水媚音吐了吐舌頭,小小聲道:“老爹又來了。”

    “不,”她身邊的水映月輕語:“這一次,父親沒有說錯。若歸來的魔帝今後不會禍世,那麼,雲澈……將是真真正正的救世之主。”

    親眼目睹,親身感受過劫天魔帝之可怕的人,都會無比清楚的知道這一點——彈指便可滅殺三梵神的力量,要翻覆如今的世界實在太過容易。

    邪神神力的繼承者……天毒珠的主人……水映月微微搖頭,心中反而有些釋然。難怪,當年玄力勝過他一個大境界的自己卻完全不是他的對手,這樣的怪胎,自己會在大境界領先下落敗,此番看來,已再無不可接受感。

    宙天神帝在先,琉光界王在後,在場的至尊強者哪一個是傻人?腦袋從極度的驚駭中清醒過來後,他們迅速反應過來,然後忙不迭的靠向沐玄音。

    同爲神主,沐玄音因是中位界王,是所有人中地位最低者……卻在這時,轉瞬成爲了所有人的焦點,一個又一個,一羣又一羣上位界王向她贊言下拜,且是爭先恐後,姿態凌亂,似乎已完全不顧了神主矜持。

    “吟雪界王,請務必受陸某一拜!”

    “改日,本王必親自拜訪吟雪界,以稍表心中萬謝。”

    “救命救世之恩,十世都難以相報。今後吟雪界王若有難解之事,隨時知會一聲,我飛星界萬死不辭!”

    “世有吟雪界和吟雪界王,方有救世神子云澈。今後,吟雪界當爲世之聖地,誰敢稍有觸犯,便是我昇陽聖界永世之敵!”

    “東神域何其有幸,能得吟雪界王,能得雲神子!”

    …………

    …………

    沐玄音的周圍,上演着一副任何人見了,都會驚若木雞的場景。

    人的本性很難改變,但行爲方式卻並非一成不變。

    強與弱是相對的。一個人,在下等位面有着無敵之力,帝威凌世,只有俯視而從無仰視。但把他丟到上等位面,或許就會爲了生存而只能搖尾乞憐。

    神主作爲上等位面的至高存在,從不會有哪個神主會做出如此阿諛之態,因爲到了他們這個層面,只有他們任意決定他人的生死,而沒有什麼人,能隨意決定他們的生死。

    但如今,卻出現了這樣一個人。

    這個人,可以輕易掌控他們的存亡,可以隨手覆滅他們的全族……而能影響這個人的,唯有云澈,而沐玄音,又是雲澈的師尊。

    於是,這看似不可思議,又有些諷刺的一幕,就這麼無比自然……又可以說必然的上演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