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相比之下,沐玄音的姿態反而最爲平淡,她靜立在那裏,面對衆上位界王,乃至王界衆尊的各種拜謝甚至讚歎奉承,她都並未有太大的情緒變化。

    早在雲澈將一切告訴她時,她便想過若是雲澈當真能“安撫”下歸世的魔帝,這種場面會有可能出現。

    而現在真的出現了,她依舊有些無所適從。

    這些人,每個人都有着強大的力量,每一個都身居極高地位,他們各種拜謝救命救世,是真的因爲感激嗎?

    或許有,但絕對沒有他們表現的那麼強烈。

    更多的,是順應魔帝臨世,那因之而大改的生存法則。

    南溟神帝走過來,自帶的氣場將其他神主無聲的斥開,他向着沐玄音深深一拜,道:“吟雪界王不但仙姿絕世,更育出救世神子。南溟此番到訪東域,能得見吟雪界王一面,已是不虛此行,更是畢生之幸。”

    此刻面對沐玄音,他哪還有半點先前的傲然輕浮,姿態彬彬有禮,言語淡雅如風,無論是感激,還是讚美,都讓任何人都無法質疑其真誠。

    “南溟神帝謬讚了。”沐玄音道。

    “不,寥寥數語,難表心中敬意之萬一。”南溟神帝馬上道:“南溟厚顏,盛邀吟雪界王閒暇之時帶雲神子前往南域一遊,南溟必全程作陪,還望吟雪界王和雲神子務必賞臉。”

    “賞臉言重。若有機緣,自會拜訪。”沐玄音不冷不淡,既不恃傲,也不駁人顏面。

    面對劫天魔帝歸世後帶來的“生存法則”變化,第一神帝,又和凡靈有何不同?

    畢竟本質上都是人。在弱者面前,他們是至高無上的強者。而在強者面前,他們又都是弱者。

    南域兩神帝之後,聖宇界王洛上塵終於擠了進來,只是他的眼神有些閃躲,腳步也有些發飄。

    手邊拽着洛長生。

    洛上塵身體傾下,滿臉笑意:“今日若無吟雪界王,若無雲神子,怕是早已災難臨世,吟雪界王救世之功德,應銘刻神界萬世。”

    “回想當年,犬子長生曾與雲神子在宙天一戰,雲神子承邪神之力,又有吟雪界王這等恩師,犬子豈有相提並論之資,也難怪會不敵慘敗。不過,能與雲神子有此一戰,已是犬子之畢生大幸。”

    洛長生拜道:“父王說的是。當年與雲神子一戰,晚輩長生畢生難忘。”

    “哦對了。”洛上塵彷彿忽然想起了什麼,誠惶誠恐道:“洛某前些時日偶然得知,舍妹孤邪似曾因個人之憤,做出冒犯吟雪界之舉,幸得吟雪界王出手教訓。孤邪雖離聖宇界,但畢竟是洛某之妹,長生之師,洛某難辭其咎,心中萬愧,十日之內,洛某定會親赴吟雪界賠罪,今後若有用得着聖宇界之處,吟雪界王一言足矣。”

    “好。”沐玄音頷首:“本王記下了。”

    宙天神帝並沒有去關注衆神主之相,他細想着當年雲澈第一次在宙天界現身後的一幕幕,心中感慨萬千,忍不住嘆聲道:“‘老祖’一直說,此難唯有奇蹟方可拯救,原來,奇蹟早已存在。”

    “邪神隕落之前,竟留下了救世的希望。而云澈,亦完美將這抹希望引燃,看來,命運始終都在眷顧着現世。天機界誠不欺我,雲澈果然是命運所擇的‘天道之子’。”

    他身邊的龍皇微笑一聲,淡淡道:“看來,我們當年的眼光都沒有錯。”

    “呵呵,”想着當年龍皇要收他爲義子,自己和千葉梵天欲收他爲親傳弟子,宙天神帝撫須而笑:“老朽終於明白,爲何他當年會全部拒絕而甘留中位星界。身負邪神之力,當世唯一的創世神傳承,那時的他,應該便已抱着救世之念了,可頌可嘆啊。”

    (雲澈:……?)

    在宙天神帝看來,任何讚頌溢美之詞用在雲澈身上都毫不爲過。

    “說起來,今日之果,也要多謝你們龍神界。”宙天神帝道。

    “哦?”龍皇側目。

    “雖不知當年千葉究竟對雲澈做了什麼,但,雲澈確也因此被迫留在龍神界,無法返回東神域。”說到這裏,宙天神帝微微擰眉:“幸得龍後收留。”

    龍皇:“……”

    “龍後爲超脫塵世之奇女,不近萬靈,卻是慧目如星,留下雲澈,還授其光明玄力。否則,怕是難有今日之果。但此事,世上卻少有人知,以龍後之性情,也定不屑沾染此類虛名。”

    宙天神帝又是深深感嘆一聲:“他日龍後完成閉關,勞煩龍皇轉達老朽感激之意。”

    “……呵呵,”龍皇淡淡一笑,未置可否。

    心中的悲觀昏暗已轉爲樂觀,宙天神帝看了劫淵離開的位置一眼,轉過身來道:“雲澈深受龍後之恩,本是他的大幸。而此番看來,有云澈和龍後這般關係,對龍神界而言……”

    他話音忽頓,眉頭一動,疑聲道:“龍皇,你……可是受傷?”

    他看到龍皇的脣角,竟是緩緩拉下了一道血絲。

    龍皇擡手,將從牙縫間溢出的猩紅抹去,淡淡而笑:“大概是剛纔承受魔帝威壓,氣血稍有逆流,無須在意。”

    “嗯。”宙天神帝未做他想。

    “魔帝臨世之事,雖不可公開,但也必須儘早通知必要之人,早作提醒和準備。龍某這便歸去,東域這邊,便要勞煩宙天了。”

    說完,龍皇似是順口道:“對了,神曦曾言,她此次閉關至關重要,少則數百年,多則數千年,宙天之意,怕是要晚些告知了。”

    宙天神帝道:“龍皇此言,倒是讓老朽惶恐了。”

    他轉身凝目,音聚威凌:“衆位,魔帝歸世的消息一旦傳開,必定引發極大慌亂,所以,此事還要儘可能保密到最後。何況,魔帝剛纔也特意叮囑過此事……萬萬不可觸碰禁忌,引來魔帝之怒。”

    衆人都紛紛應聲。

    他們都知道,一切就如梵天神帝所言,混沌徹底的變天了。

    從今天開始,這個世界的規則將不再由他們來制定……而是有了一個任何生靈,任何力量都無法忤逆的絕對主宰者。

    另一個空間。

    這裏同樣是宇宙空間,但氣息卻和先前完全不同,格外的陰森壓抑,就連光線,也透着明顯的陰暗。

    wWW◆ t tkan◆ c○

    而且這裏異常的空曠,唯有灰暗死寂的虛空,幾乎不見星辰。

    被劫淵忽然帶到這裏的雲澈快速掃了一眼四周,隨之心中一突……這個氣息和氛圍,難道是北神域區域?!

    “那個星球,果然不見了。”

    他的耳邊,傳來劫淵的聲音。低沉……又帶着明顯的落寞。

    雲澈目光側過,試探着問:“前輩,這裏是?”

    劫淵沒有回答雲澈,在那一聲呢喃後,她閉上了眼睛,沉默了很久很久,才終於開口道:“你是如此得到他的力量?”

    雲澈稍微想了想,道:“最初得到邪神留下的‘不滅之血’的人,並不是我,而是……我的第一個玄道師父。她在南神域偶然尋到,身中劇毒後遇到了我,纔將其用在了我的身上。”

    “南神域?”劫淵眉頭微動:“那天毒珠呢?又是從何而來?爲何它的毒靈竟完全變了?”

    天毒珠雖然和雲澈融爲一體,但劫淵依然一眼窺其全部。

    因爲她是天毒珠的第一個主人!有着最原始的聯繫。

    “天毒珠是……”這個着實有些難以解釋,雲澈只能很勉強的解釋道:“是在我出身的那個世界,我的醫道師父無意間找到,後因意外,我將其吞下,它就這麼與我的身體相融。至於它的毒靈,應該是被邪嬰萬劫輪所劫,釋放萬劫無生後便已死去,在三年前,纔有了新的毒靈。”

    “吞下?相融?”劫淵看了雲澈一眼,她確定雲澈不敢在自己面前扯謊,但,他說的這些,她居然無法聽懂!

    她不再詢問,直接伸出手來,冷聲道:“讓我看看你的記憶!”

    “……是。”雲澈無法拒絕,閉上眼睛。

    劫淵五指張開,直接抓在雲澈的天靈上,一抹黑氣微閃……但下一瞬間,一聲龍吟忽然在她的心魂中想起,讓她的手掌輕微顫動了一下,雙眉也驀的擰緊。

    緩緩的,她放在雲澈頭顱上的手掌收回,重新深深看了雲澈一眼:“區區凡靈,小小年紀,不但有他的力量,還身負四種神魂,這老天對你也未免太好了一點!”

    雲澈:“呃……”

    “罷了。”劫淵目光轉回:“你如今的靈魂已自成世界,且有龍神神魂守護,我若強窺,會有可能傷及神魂,不看也罷!”

    劫淵的這番話,讓雲澈的心理泛起許久的震動。

    爲了不傷他……一個凡靈的神魂,就這麼放棄了窺他記憶。

    身邊的劫天魔帝,和他這段時間意想中盈恨歸來的可怕魔神……根本完全完全的不同。

    “能得到他的力量,是你的機緣。”劫淵緩緩說道:“能得天毒珠,也是你的造化。他已故去,天毒已易主,我又何必再深究。”

    她輕輕的說着,蔓延在昏暗空間的,是一種難以言語的迷茫與淒涼。

    她終於歸來……但所愛的人,所恨的人,全都已經不在。

    雲澈不是劫淵,他無法體會那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身邊的魔帝已不再讓雲澈覺得害怕,或許,曾經的所有擔心絕望根本就都是多餘的。他主動開口道:“魔帝前輩,你帶來我這裏,是爲了……?”

    劫淵有些怔然的道:“這裏,曾經有一個星球,一個……我與他共同創造的星球。”

    雲澈:“……”

    “他是神族的創世神之一,也是四個創世神中,最不擅長‘創世’的神。他創造的第一個星球,還是在我的幫助下方纔完成……是我們兩個共同完成。”

    “也是在那裏,我們結爲夫妻,並有了一個女兒。”

    “可惜,那個小小的星球,不可能扛過兩族的惡戰……”

    劫淵雙手握起,面對眼前完全陌生的世界,她心中所有的恨意、憤怒、期盼、渴望都不見了,唯餘一片空無與迷茫……

    愛的人,恨的人,熟悉的人……就連曾經的回憶,全部歸於塵埃。

    我到底爲什麼還要回來,那些年,又爲什麼那麼拼命的活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