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武歸克身體一晃,一張臉瞬間變成豬肝色。

    而魂宗的人則全部呆立當場,然後目光一點點的轉向雷千峰。

    小茉莉說完之時,雷千峰只是如遭雷擊,而當他看到武歸克剎那劇變的臉色時,下意識的懷疑瞬間潰散,大腦「嗡」的一聲,意識甚至出現了剎那的空白,他抬起手臂,顫抖著指向武歸克,一張臉在巨大的驚恐和屈辱之下扭曲著:「歸克,真是……真的……么……是真的么!!」

    武歸克的面孔同樣在扭曲,目泛驚懼,但他驚懼的不是這件事被當著雷千峰的面撕開,而是這件事一旦外傳……和自己的舅母亂搞,這無疑是違背人倫的天大丑聞,而且一輩子都別想洗掉。這對他個人而言,要比木靈珠的事還要嚴重的多。

    在他被駭得全身發抖之時,陡聽雷千峰的質問,他的第一反應不是心虛,而是惱羞成怒。猛的轉身,瞪大眼睛,先前的高貴傲然頓時化作一臉被撕破后的猙獰:「是又怎麼樣!我不妨告訴你,我跟舅母十年前就開始了,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每年都要來一次這下等之地!」

    「你!!」雷千峰猛的向前兩步,僅剩的理智又讓他死死的停住,喘著粗氣吼罵道:「畜生……她可是你舅母!!」

    「呵呵呵,」武歸克冷笑著:「雷千峰,你是個什麼廢物,自己心裡清楚的很。我舅母那麼可人的美人,卻要跟著你個老廢物守活寡,我這個當外甥的看了豈能不心疼。」

    「你要是足夠聰明,就當做不知道的好。那樣的話,你還是我舅父,還是這個下等地方的王。否則……你就只能當個滿頭綠的老雜毛!」

    「你!」雷千峰眼球外凸,胸腔欲炸,憤怒和屈辱一下子吞沒了他所有的理智,如野獸般撲向了武歸克:「你這個畜生!!」

    武歸克的身前光影一晃,武乘煙已擋在前方,雷千峰還未臨近,身體便像是撞擊在一堵看不見的牆壁上,被猛烈撞飛出去。

    噗!!

    跌落在地的雷千峰猛噴一大口血,也不知是受傷還是心血逆流。他坐起來身來,卻是沒有站起,就這麼癱在哪裡,雙目發直,如失了魂魄般毫無焦距,只有口中在反覆叨念著:「畜……生……賤人……畜……生……」

    魂宗的人小心的圍了過來,卻是沒有一個人敢發出聲來,個個心驚魂顫……武歸克雖一直對雷千峰稱舅父,但從無敬重,當面呵斥的事他們甚至都習以為常,而對蕭青彤卻是格外的好,這甚至是雷千峰一直一來都甚敢寬慰的事。

    沒想到,兩人之間竟一直有著這樣的醜事,而且已經持續了十年之久!

    他們無法想象,這樣的局面,接下來會如何收場。

    「啊呀,怎麼會忽然吵起來了,而且好凶的樣子。」小茉莉一臉無辜的眨巴著眼睛,彷彿此事和她毫無關係,然後又忽然笑顏綻放:「不過看起來好好玩,要是我把它給其他人看的話,會不會一樣好玩呢?」

    武歸克全身一冷,連忙回身,慌不跌的道:「等……等等!殿下,那顆玄影石,我買!只要殿下開口……不如……不如這樣如何……」

    武歸克一咬牙,雙手顫生生的捧起一塊拳頭大小,毫無規則的灰色石頭。這塊灰石並無光澤,但當目光注視向它時,周圍便隱隱的暗了下去,彷彿整個世界的光亮正在被它無聲無息的吞噬著。

    「唉?」看著這枚外觀毫無奇異之處的灰石,小茉莉的眸光深處卻閃過一抹異色:「空幻石?哇啊啊!好像真的是空幻石,你這個小烏龜身上居然有這樣的好東西!」

    在拿到九星佛神玉時,小茉莉只是有過得逞之後的得意。而這枚灰石,卻是讓她露出了驚訝……還是頗為強烈的驚訝。

    「少主!」看到武歸克竟把空幻石拿出,武乘煙驚聲道:「萬萬不可!」

    武歸克稍稍搖頭,笑的比之前更加難看:「殿下慧眼,不錯,這就是空幻石。空幻石是諸神時代,由玄天至寶【乾坤刺】的力量所孕生的空間神石,不但極其稀少,而且用一塊則少一塊,絕無再生可能。有它在身,無論何種險境,都可用來馬上遁離,哪怕是西神域的龍皇,也絕對不可能進行空間追蹤。殿下本就舉世無雙,有它在,更是……更是萬無一失。就當是表達歸克對殿下的……敬重仰慕。」

    武歸克每說一個字,心裡便滴一滴血。

    空幻石之名,上層神界無人不知。它如武歸克所言的一般,不但極其稀少,而且不可再生,用一個便少一個。而它強大之處,在於它可以在任意條件下帶人轉移空間,且不可被阻斷和追蹤,絕非普通的空間玄石可比。

    所以,有一塊空幻石在身,完完全全就相當於多了一條命,毫不誇張。

    要說它的缺點,就是不可控……誰都不知道它會把人傳送至哪個空間。

    這塊空幻石,是他三十歲生辰時武三尊所給予,也是他這輩子收到的最大的獎賞,讓他的一眾兄弟姐妹都嫉妒無比。

    他知曉眼前女孩的身份,所以無比確信普通的東西根本不可能入她之眼,而她手裡的玄影石又足以讓他身敗名裂,甚至遺臭萬年,全身上下,唯一能被她看上眼的,也只有這塊空幻石,所以縱然吞齒咽血,他也唯有把它拿出來,而且還是滿臉的哀求,唯恐女孩不答應。

    「哦……」小茉莉目光游移,似乎在確認這塊空幻石的真偽,很快,她的小臉上堆起了大方:「雖然好虧的樣子,但既然你這麼誠懇,那就和你換掉好了,畢竟人家可是一個大方善良的美少女!」

    說完,她小手一伸,指間的玄影石便飛到了武歸克手中,同時空幻石也到了她的手中,被她直接收起,一臉的笑眯眯。

    武乘煙想攔,但終究沒敢攔。

    武歸克手握緊,玄影石直接在手心化成粉末。一顆九星佛神玉,一顆空幻石,他這輩子得到過的最高等的兩件東西,居然用來換了兩塊玄影石……武歸克用盡全部意志,才沒有哭出聲來,還強忍著擠出笑臉:「是……謝殿下成全。殿下……可還有其他吩咐?」

    最後一句話,每個字都戰戰兢兢。

    「沒有啦!」

    少女笑吟吟的回答讓武歸克心中大大一松,卻看到她的目光竟忽然轉向雷千峰等人所在的方位,然後小臉一凝,分明露出了怒色:「哼!那幾個壞人,居然敢欺負凌雲,本公主……我可是很生氣的!」

    少女口中的「凌雲」讓武歸克一愣,但他還未反應過來,少女忽然手臂抬起,纖白細嫩的手指輕輕一點,沒有任何的玄氣波動,百丈之外,雷千峰、雷天罡,還有其他所有魂宗之人都是全身一僵,隨之全身如觸電般抽搐起來,然後同時發出驚恐的慘叫聲。

    砰!!

    沉悶的破碎聲響起,雷千峰……這個黑琊界的大界王,全界唯一一個成就神王境的絕世強者,他的玄脈直接破碎,直碎成粉末。他修鍊數千年所得的玄氣也直接崩潰,瘋狂四散。

    連他都是如此,雷天罡等人自然更不可能逃離厄難,全部玄脈破碎,玄力盡廢。

    雷千峰的身體停止了抽搐,重砸在地,但卻並沒有昏迷,亦沒有嘶叫。

    七子盡失,尊嚴盡喪,正妻和自己一直小心巴結的外甥搞在一起,自己從一界之王,成為了再無玄力,連再次修鍊都不可能的廢人,他瞪直的眼瞳里,唯有灰白的絕望……連屈辱和怨恨,都被絕望覆沒。

    雖然,對於他所做下的罪惡,這個結果依然遠遠不足以償還。但對他個人而言,或許再也沒有比這更加殘酷的報應。

    武乘煙的瞳孔,明顯收縮了幾分。

    小茉莉拍了拍手,怒氣未消的樣子:「哼,這下知道厲害了吧。」然後她眸光一轉,直盯武歸克和武乘煙,笑嘻嘻的道:「告訴你們唷,這幫壞人之前想要欺負我,還好一個叫凌雲的大哥哥把我救了,你們說,他是不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他……救你??

    武歸克張了張口,卻只能硬著頭皮道:「是,當然是。」

    「對嘛!」小茉莉滿意的點頭:「但這幫壞人不但要欺負我,還要欺負我的救命恩人,所以我就只能把他們給廢掉了,既保護我自己,又可以報答救命恩人,哇!做的太對了……唉?等等!我忽然記起來,你們跟他們一起出來,好像是為了找凌雲大哥哥……是不是這樣呢?」

    雷千峰等人的下場就在不遠處,面對小茉莉那張絕美可愛的臉兒,武歸克卻是驚得全身汗毛豎起,慌聲道:「不不不不!他們竟敢……竟敢冒犯殿下,就是死了也罪有應得。至於凌雲……我們兩個根本沒有聽過這個名字,我們今天就會離開黑琊界,一離開,保證就會忘記這個名字,以後也絕對不會想起來。」

    好歹是神武界王之子,就是聰明。小茉莉笑眯眯的點頭:「哦,是這樣噢。嘻嘻,該做的事已經做了,那就不陪你們玩啦,走咯!」

    看著女孩轉身,武歸克感覺身體一下子輕了很多,連忙做出恭送的姿態,口中卻是不敢發聲,唯恐再稍稍引起這個女魔頭的一丁點注意。

    但,小茉莉才走了兩三步,卻忽然又停了下去。

    伸出嫩指,無意識的點在唇瓣上,小茉莉星眸向上,一臉的苦思狀,口中在小心的碎碎念:「……他們還是有很多人的樣子……他又是個超級大傻瓜,萬一……唔……又不可以隨便殺人……不然姐姐一定會罵的……怎麼辦呢……」

    有了!!

    眼眸剎那亮燦,小茉莉忽然浮身而起,手臂伸出,一股浩瀚的玄氣無聲釋放,一瞬間,周圍所有事物如被末日風暴席捲,全部飛散而去。武歸克一聲驚叫,被風暴轉眼卷至數里之外,直到被武乘煙慌忙護住,臉色才稍稍緩和。

    小茉莉手臂所向,數百里之外的魂宗上空,竟映現出了一枚蔚藍色的星辰,星辰快速變大,所釋放的蔚藍光華逐漸將整個魂宗籠罩……然後在某個時辰,星辰爆裂,化作漫天繁星,點綴起一個龐大星陣。

    所籠空間,所有玄氣如遭天旨之引,瘋狂的湧向星陣之中。

    隔著數百里,都似乎隱隱聽到了來自魂宗的驚恐嘶吼……今日為了迎接武歸克等人的到來,不僅魂宗弟子、高層齊聚,連各大分宗的首腦人物也全部到來。

    足足八百多萬人,包含了魂宗幾乎所有的核心人物。

    小茉莉目罩藍芒,小小的臉兒卻在這時沒有了半點的稚色,平靜、威凌,如同俯視塵世的天女,隨著星陣的運轉,魂宗所有人,從最底層的弟子到神靈境的長老,玄氣被全部強行牽引而出,直至枯竭……

    不遠處,武乘煙用玄力牢牢護住武歸克,他怔看著空中的綵衣少女,眼瞳無論如何都無法停止顫動。

    「神……神主之力!?」他震驚的低吟,但馬上,他驚得全身驟縮,所有呼入體內的氣體全部化作錐魂的寒氣,口中失聲驚喊:「星隕殘光陣!!」

    「她……她是……唔!」

    武乘煙雙齒猛咬,死死憋回了後面的聲音,再不敢多說半個字,而一個可怕絕倫的名字出現在腦中,讓他從臉龐到身體都驚得陣陣發白。

    到了此刻,他才終於明白以武歸克的身份,為什麼在她面前會如此唯唯諾諾,哪怕被坑到咽血都還要強陪笑臉。

    ————————————

    【空幻石:沒錯!又是我!還是原來的配方!還是原來的功能!用來逃命是次要的,關鍵是它可以莫名其妙毫無準備的突然就開個新地圖!簡直是用來拖字數……呸!擴展新情節的不二神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