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劫天魔帝茫然自語,甚至都沒有注意到,她身側的雲澈目光一直在輕微變化。

    邪神創造的第一個星球?

    等等!當年金烏魂靈曾經特意提到過,邪神創造的第一個星球是……

    劫淵回神,她察覺到雲澈的目光和氣息都有着異動,冷語道:“想說什麼,想問什麼,就直接說出,不要瞻前顧後,藏着掖着,當年的他,可遠不是你這幅樣子!”

    劫淵的這聽似冷硬的一句話,卻是無意間暴露出……她的確把雲澈在某種程度上,當成了邪神逆玄的影子。

    一切皆已歸塵,連那個時代都終結了。而云澈,是他留下的唯一痕跡……也是她唯一可以尋到的眷戀。

    雲澈道:“魔帝前輩,你和我之前預想的,完全不一樣。”

    “你預想的?”劫淵冷漠一笑:“你是不是覺得,我歸來後會盡情發泄憤怒怨恨,魔臨天下,萬靈塗炭,生物死物盡化廢墟……這才我們魔該做的事,對麼?”

    “晚輩……的確是這麼想的。”雲澈誠實的道。

    不僅是他,所有人都是如此想的,且有過之而無不及……因爲魔在世人眼中,就是最暴戾罪惡的存在,何況盈恨數百萬年的魔神魔帝。

    “不過,晚輩如此想,並非因前輩是魔,任何生靈,受到那樣的暗算,又承了這麼多年的厄難,都會變得……”話語一頓,雲澈轉而說道:“雖然只是短短接觸,但晚輩已經感覺的出,前輩其實是一個很好的人,也難怪會得邪神前輩如此傾情。”

    “呵……”劫淵冷淡一笑:“好人?什麼是好人?什麼又是惡人?神就是好人,魔就是不該存世的惡人……當年如此,現在,亦是如此吧。否則,眼前這一片魔遺之地,又怎會變得如此卑微!”

    雲澈下意識的擡頭看向前方……這裏,果然是北神域所在!

    也是當年魔族所在之地。

    “不敢欺瞞前輩,如今的世界,的確依然如此。”雲澈說道:“在如今這個時代,修煉黑暗玄力的生靈,依然被稱作‘魔’。無論魔人、魔獸、魔靈,都被非魔的生靈所憎所斥,被視爲不該存在於世的異端。”

    “也因此,這片北神域——也是當年魔族之地,與其說是一片神界星域,不如說……是一個屬於‘魔’的囚籠。因爲他們一旦離開,被外人發覺,便會遭到全力剿滅,不會有任何的僥倖。”

    “魔是必須不惜一切滅殺的存在……這在如今的混沌萬靈認知中,就和水可滅火一樣簡單普遍,根深蒂固。包括晚輩年輕之時,亦是如此……這種對魔的憎斥,說不定,比前輩的那個時代更甚。”

    劫淵:“……”

    “另外,相信前輩一定感覺到了,混沌氣息早已劇變。因神族和魔族的覆滅,整個混沌的力量層面都已大降,氣息也變得薄弱渾濁。你剛纔見到的那些人,便是站在如今這個世界頂點的人。”

    “那位有着真龍氣息,實力最強者……或許在前輩眼中不堪一提,但他便是當今混沌的最強者。”

    他特意提到龍皇,當世的混沌之尊,如此,可以更方便劫淵明瞭如今的混沌層次。

    “混沌氣息的另一個變化,是混沌陰氣一直在持續降低……大概是因爲修煉黑暗玄力的生靈越來越少。北神域的星域版圖,也因此逐年都在縮減。或許終有一天,北神域會永遠消失。”

    雲澈說的很直接,而這些,在如今的神界,一直都是常識。

    “你和我說這些,是爲了引導我的注意力嗎?”

    “……”雲澈脣瓣微張,劫淵一句話,直接戳破了他的心思。

    “哼,如今的世界,神之繼承者也好,魔之繼承者也好,他們是生是死,是存是滅,與我何干?”

    劫淵目光轉過,冷然看着雲澈:“有一件事,你始終都錯了。你以爲,他耗費極大代價留下源力傳承,是怕我歸來後禍世嗎?”

    “……請前輩明示。”雲澈心中愕然。難道……不是?

    “他是這個世界上,最瞭解我,最相信我的人。他知道,我如果有朝一日活着回來,就算有天大的恨,天大的怒,也只會殺該殺之人!”

    “若非末厄老賊已死,諸神已滅,我都不會一時失心,出手殺剛纔那三個繼承梵天神力的人!”

    劫淵的神情在這時又不由自主的變得柔和,目光也軟了幾分:“因爲,這是當年……我和他的承諾。”

    雲澈:“承……諾?”

    “他希望神魔兩族拋棄固守多年的成見,能夠和平共處……他希望可以讓神族逐漸改變對魔族的認知。當年的我,願隨他之願,我向他承諾,絕不無故枉殺神族和凡靈……既是對他的承諾,到了今世,我亦不會違背。”

    雲澈:“……”

    雲澈對“魔”的認知,一直都在發生着各種的變化。而今日,無疑天翻地覆。

    邪神當年曾想要神魔兩族放下成見,和平共處?很顯然,他失敗了,而且心若死灰……因此,世上沒有了元素創世神,而多了一個邪神。

    “他之所以留下傳承,的確是提醒我要善待後世。因爲歸來後,雖然我不會禍世,但……我的族人會。”

    “你的……族人?”雲澈眉頭微跳。

    “外混沌的世界有多可怕,非你所能想象。”劫淵緩慢而低沉的道:“雖然我和我的族人依靠乾坤刺苟活,但,你知道我們是如何活下來的嗎?”

    她伸出手臂……那無數的傷痕,每一道都觸目驚心。

    傷痕,雲澈這一生見得太多太多。但!這些傷痕不是出現在凡軀之上,而是一個魔帝的身上。

    且是連魔帝都無法抹去的傷痕……

    雲澈只看了一眼,別將目光移開,問道:“歸來的只有魔帝前輩一人,前輩的族人,是不是都已經……”

    “這數百萬年,他們相繼死去,但亦有一部分活到了今天。只是……只餘不足百數。”

    當年連同劫天魔帝一起被末厄放逐的,還有劫天魔族的九百魔神。

    不足百數,意味着活到今時的只有一成左右,但這四個字,還是讓雲澈心中暗暗一驚。

    不足百數,也是接近百數。

    近百個還活着的魔神!?

    他們雖然無法與劫天魔帝相比,但……畢竟是上古真魔啊!

    “那……他們爲什麼沒有隨前輩一起回來?”雲澈內心驟緊。

    “乾坤刺打開的,是連接混沌內外的【空間通道】。那個通道,在不受外力干涉的狀態下,可以存在很久。”

    雲澈的腦海中,現出了那個鑲嵌在混沌之壁上的菱狀緋紅水晶。那原來是通道,而非人們所想的裂痕。

    畢竟,乾坤刺對混沌之壁的干涉,並非始祖劍和邪嬰輪那般以極高層次的力量強摧,而是空間干涉!

    相當於,將那一部分混沌之壁的空間之力,替換成了乾坤刺的次元神力!

    也就意味着,只要那個通道不消失,任何生靈都可通過它自由進出內外混沌世界!

    “外混沌的環境無比複雜可怕。欲從我們生存的那個小世界碰觸到乾坤刺在混沌之壁上開闢的通道,需要再塑一個空間通道。我以乾坤刺之力,可直接到達,而他們……聚合他們所有人之力,也要數月時間才能塑成。”

    “那……前輩爲何不以乾坤刺之力將他們一起帶至?”雲澈再問。

    “集合他們所有人之力,也要數月時間才能塑成”……這句話,讓雲澈心中再緊。

    他本以爲只出現了劫天魔帝一人,說明其他魔神都已死了……原本並非如此。而且,再過幾個月,就算劫天魔帝不回去“接”他們,他們也能自行進入!

    “哼!”劫天魔帝冷哼一聲:“我本以爲,爲在混沌之壁上開闢通道用了這麼多年的時間,神族必定察覺,並早早做好‘迎接’的準備,若一涌而出,很可能會全軍覆沒……沒想到,他們竟然先死絕了!”

    雲澈:“……”

    “而且……”劫淵手臂擡起,看着手中那根形狀規則無異,紅光流溢的尖刺:“乾坤刺的力量,已經所剩無幾了。”

    “本還以爲能快速恢復,但如今的混沌氣息,別說幾個月,怕是幾千年,都恢復不到將他們帶出的力量。看來,只能靠他們自己了。”

    “他們,也早就迫不及待了。”劫淵看着遠方,語調幽冷。

    而云澈則是一陣心驚肉跳,努力沉着氣道:“到時,若是衆位魔神歸來,還請劫淵前輩務必……務必安撫好他們。否則……否則這個世界必定災難四起。”

    既然,這纔是邪神留下傳承的原因和所想表達的意志,他相信劫淵應該不會拒絕才對。

    但,劫淵卻是冷冷出聲:“安撫?哼!你覺得,我安撫的了嗎?”

    “前輩是魔帝,更是劫天魔族的帝王,也是因爲前輩的乾坤刺,他們才能生存和歸來……所以,只要魔帝前輩開口,他們沒理由不遵從!”雲澈又特別強調道:“如前輩所言,這也是邪神之願。”

    “天真!”劫淵淡淡冷語:“你知道,數百萬年的怨恨、折磨、痛苦、絕望、死亡……意味着什麼嗎?”

    雲澈:“……”

    “它的確無法扭曲我的本性……但,卻足以扭曲任何真神和真魔的意志和靈魂!讓他們變成真正的惡魔!”

    “……”劫淵的這番話,雲澈一點都不懷疑。

    “神族已盡滅,但,他們的恨戾必須發泄出去!在他們完全發泄之前,任何人都不可能阻止他們!包括我!”

    “而作爲他們的魔帝,我這些年看着他們痛苦,看着他們怨恨,看着他們瘋狂,看着他們一個又一個死去……我豈能阻止他們!”

    “而我,亦是連累他們一起被放逐的禍首!我豈有資格阻止他們!”

    她身體側過,冷冷看着雲澈:“我能管控的,唯有我自己。你有他的力量,我可以護你,也可以護你身邊之人。但,他們歸來後要做什麼,想做什麼,我不會干涉!也不能干涉!不配干涉!就算他……也不能。”

    “可是……”

    “沒有可是!”劫淵聲音更冷:“做到如此,已是我的極限。何況,這個世界,早已不是屬於我的世界,我所在意的,已全部歸於灰燼和虛無,一切,皆與我無關……而他人之生死,也都與你無關!你今日說的這些,已對得起當世所有人,不必再多言!”

    “不!”雲澈緩慢而堅定的搖頭:“魔帝前輩,這個世界,並非已與你毫無關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