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魂宗總宗的上空,無數玄氣在向上竄動,化作一道道玄氣洪流,全部湧入緩慢旋轉的星陣之中,直至再無可以吸聚的玄氣。

    乒!!

    小茉莉瞳光微閃,星陣在一聲脆響中破碎,但隨著它的破碎,卻並沒有絲毫玄氣從中潰散,竟是在星陣之中被完全湮滅,隨著星陣的消失而化於無形,如同墮入了未知的虛空。

    魂宗總宗所有人……玄力全部枯竭,且是不可恢復的徹底枯竭,無一倖免。

    飛散的髮絲緩緩飄下,小茉莉的瞳光褪去了蒼藍色,看了遠方一眼,她得意的笑了起來:「這樣就好了,嘻嘻,我真是太聰明了……玩去嘍!」

    轉過身,一抹彩影蹦蹦跳跳的離開,彷彿只是做下了一件再普通不過的事。

    遠處,武乘煙在震驚中許久才回過身來,被他護在身後的武歸克更是一直呈癱軟狀,剛才那可怕絕倫的威壓,絕非他所能承受。

    「少主,她……她是……」

    女孩的年齡、外貌,那一身綵衣,以及剛才的「星隕殘光陣」,他再怎麼不敢相信,那個可怕的名字依舊重重現於腦海之中,讓他心魂湧起驚天駭浪。

    「……」武歸克扶著武乘煙站起身來,雙腿依舊在不受控制的哆嗦,他轉過眼,看向遠處早已魂飛魄散的雷千峰等人,緩緩的發出陰沉的聲音:「滅……口!」

    武乘煙一抬手,玄光所至,轉眼之間,已被廢除玄力的雷千峰等人全部身體一顫,身體表面並無傷痕,卻是徹底沒有了意識。

    武乘煙神君境的玄力,要殺他們本就易如反掌,更不要說他們已被廢了玄力。

    小茉莉沒走出多遠,便察覺到後方武乘煙和武歸克的氣息同時消失,顯然是再不敢停留,倉皇離去。

    小茉莉的眼眉彎起,小手之中緩緩捏起兩枚玄影石,唇角露出小惡魔般的微笑。

    ————————————

    黑羽商會。

    雖然心中一直心懷希望,但云澈亦無比清楚,自己如今實力低微,又背無所依,想在玄神大會之前找到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可能性極其之小。相比而言,依靠修鍊在兩年內達到神劫境,雖然同樣希望渺茫,卻極有可能會是他最後唯有的選擇。

    紀如顏為他安排的修鍊室有著很強的隔絕結界,無比安靜,在這裡,他本來可以做到真正的安心無騖。但,不知過了多久,他的眼睛一次次閉合,又一次次睜開,始終無法真正靜下心來。

    執意跟著沐冰雲進入神界,他唯一的執念,就是見到茉莉。

    沐玄音,他的第二個玄道師父,她如雲端之上的冰仙,卻對他一個下界來著無保留的好,他心中無盡的感激,本該同樣無保留的報答,卻……只能狼狽而逃。

    他不敢去想再次見到她時,會是怎樣的情景和後果。但卻無數次的想起她的音容,擔心著她現在有沒有蘇醒,傷勢有沒有好轉。

    還有死在他懷中的禾霖……他們明明只有很短的交集,但他的死,他最後的眼淚、話語和牽挂,卻太過沉重的觸及了他內心的最深處。

    他想要找到茉莉,想要找到禾霖的姐姐,甚至還數次閃過回吟雪界向沐玄音賠罪的念頭……

    「呼!」重重的喘了一口氣,雲澈睜開眼睛,看著上空,安靜了一天,他的眼神卻不是平和,而是一片空洞的迷茫:「茉莉……我到底……」

    「凌雲公子,我可以進來嗎?」

    一縷很輕的聲音傳來,雲澈站起身來,走過去打開修鍊室的門,看著紀如顏站在那裡,嬌顏泛紅,混合著強烈的興奮與急切,他好奇的道:「如顏姑娘,發生什麼事了?」

    「魂宗……」紀如顏微微有些氣喘:「魂宗的人……全部……完了!」

    「……?」雲澈皺了皺眉:「你說的話……什麼意思?魂宗怎麼了?」

    紀如顏輕喘好一會兒,才平靜下來:「剛剛魂宗總宗傳來消息,那邊發生了極其怪異的大事,整個宗門忽然被不知從何而至的藍光籠罩,然後,魂宗上下所有人,從弟子到長老,在十數息之間,玄力全部被廢!」

    「……」雲澈眼皮跳了跳,反覆確認了一番紀如顏的眼神和語氣:「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

    紀如顏道:「我原本也無法相信,但我父親親自前去確認,一切都千真萬確。在黑魂山前,父親他們還發現了雷千峰的屍體!」

    「……那神武界的人呢?」雲澈眉頭大皺,無法理解。

    魂宗總宗足有八百多萬人,他曾以斷月拂影進入過,其不但規模龐大,而且強者極多,是整個黑琊界最頂層,亦是最恐怖之地……卻被全部廢了玄力?

    這根本就是讓人無法相信和理解的天方夜譚!

    「沒有神武界的人,應該已經離開了。而且……」紀如顏美眸閃動著異光:「會發生這種事,唯一的可能,就是神武界王對魂宗弄丟王族木靈一事動了真怒……凌雲公子可能對王族木靈知之略少,縱然是神武界王那等存在,對王族木靈亦會渴求之極,聽聞魂宗得到一隻王族木靈必定會欣喜若狂,在得知又失於魂宗之手后,會勃然大怒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這一點,雲澈並不會奇怪。那日在木靈秘境,將自己妻子的木靈珠交給他的青木曾親口說過,當年為了王族木靈珠而害死木靈族長——亦禾霖父母的人,是東神域的至高存在梵帝神界!

    連王界都如此,何況神武界!

    而被禾霖賦予了王族木靈珠的他,更是比世間任何人都清楚為什麼它會招致如此的垂涎。

    「雖然神武界和魂宗有姻親聯繫,但以神武界的層面,根本不可能真的將魂宗放在眼中。神武界王動了真怒,要滅掉魂宗絕不會有什麼顧忌。將總宗所有人的玄力在短時間內全部廢除,若是神武界,定然可以做到,而且也只有神武界有這個可能。」

    紀如顏一邊說著,剛剛緩下的興奮再次溢於言表。因為,這個結果絕不單單是魂宗覆滅那麼簡單,還意味著被魂宗壓迫、鉗制了千年的黑羽商會徹底擺脫了牢籠。

    被迫拖進越來越黑的深淵,卻在這一天忽然雲開見月,這何止是驚喜,簡直像是上天恩賜的新生。

    「凌雲公子,魂宗被神武界降下如此重罰,幾近覆滅,都是你的功勞。」紀如顏抬眸。晃動的眸光中帶著深深的感激:「若不是當初你從魂宗手中劫走那隻小木靈,就不會有今日之果,我黑羽商會也不會就此脫出牢籠,如顏,還有黑羽商會,都永世不忘你的大恩。」

    「……」雲澈卻是眉頭緊皺,對紀如顏後面的話毫無反應,好一會兒,他才似自言自語道:「廢掉八百多萬人的玄力,甚至還有很大一部分是神道玄者,難度,以及耗費的力氣,要比將他們全殺了都要大上不知多少倍,還就此留下了如此之多的話柄。既然是大怒嚴懲,為什麼不是全部殺了,反而大費周章的將他們全廢了呢?」

    紀如顏道:「或許,是神武界不想做的太絕,畢竟,雷千峰之妹是神武界之妾。」

    「那為什麼卻偏偏要殺了雷千峰?而且你之前說過,神武界來的人只有兩人,其中一個還是武歸克——神武界中算是最不可能殺雷千峰的人了吧?」

    「這……」紀如顏也不知該作何解答:「雖然有些不符常理,但結果便是如此,而且也唯有可能是神武界做的。護送武歸克而來的應該是一個神君,這等層面的高手做事只隨心欲,他殺雷千峰卻不殺魂宗的人,反而將他們全部廢除玄力,很可能這是他單純想這麼做而已。」

    雲澈對雷千峰恨極,他費了巨大力氣,冒了巨大風險后將他逼入死境,神武界的到來讓他本以為已是功虧一簣,沒想到卻是出現了一個這樣的結果。但他卻並沒有就此覺得快意,反而更多的是怪異。

    「魂宗那邊現在是什麼狀況?是不是已經聚集了很多人?」雲澈忽然道。

    紀如顏搖頭:「父親刻意散出了消息,因為涉及神武界,反而無人敢近,就連魂宗各大分宗也都全部閉宗,人人自危,無一敢靠近總宗。」

    「那雷千峰的屍體還在嗎?」

    「在,而且很完整。」紀如顏露出疑惑:「凌雲公子?」

    「總宗徹底完了,就算還有大量分宗,以魂宗這些年招致的怨恨,估計也絕無生路,這也是他們早該得到的報應。」雲澈肅然道:「是不是神武界動的手並不重要,我也懶得再對魂宗出手,但是……我想帶走雷千峰的屍體!」

    紀如顏一愕,然後緩緩頷首:「當然沒有問題。我馬上傳音父親,讓人遠離雷千峰屍身所在的區域。」

    ——————————

    黑魂山脈。

    臨近魂宗,這裡的氣息氣氛已和以往截然不同。

    曾經的危險感、壓迫感完全不見了,空氣之中,瀰漫著一股遠方逸散來的悲涼與絕望。

    從橫行黑琊界的霸主,忽然之間成了一窩廢人,這天堂與地獄的落差,無疑是一場無法醒來的噩夢,而以魂宗這些年在黑琊界的惡名與所作所為,他們的結局如何,可想而知。

    黑魂神宗,就這麼毫無預兆,甚至有些莫名其妙的……徹底的完了。

    根據紀如顏所告知的位置,雲澈很快找到了雷千峰的屍身所在。

    這裡的土地無比平滑,似有風暴卷過。雷千峰的屍體在其中格外惹眼。他的身邊,還有幾個魂宗的人,從他們的裝束上看,這些人在魂宗的地位都絕對不低,但他們和雷千峰一樣,都已毫無聲息。

    雲澈從空中落下,冷冷的盯著雷千峰。這個黑琊界的大界王,那日差點將他逼入死地的人,死相卻並不平靜。他雙目圓瞪,死不瞑目,但折射的卻不是對死亡的恐懼,而是死灰色的空洞,像是在死去承受了巨大的絕望,身死之前,魂便已經先死了。

    「雷千峰,該是你去向那些無辜的木靈賠罪的時候了!」雲澈低念一聲,手臂伸出,將雷千峰的屍身粗暴的抓起。

    叮!

    剛要抓著雷千峰飛離,耳邊卻忽然傳來一聲輕微的玉石掉落聲,雲澈目光一側,看到了一枚紫色的空間戒指,既然是從雷千峰身上掉落,那自然是他生前所戴。

    好歹是黑琊界王,他身上的空間戒指,必定儲備著大量的玄石和異寶。雲澈伸手一抓,將那枚空間戒指吸到手中,意念隨意一掃,卻是愣了一下。

    因為這個雷千峰身上的空間戒指,裡面居然只存放了四塊不同的石頭。

    其中兩枚,是普通的玄影石,另外兩枚,小的那枚龍眼大小,釋放著奇異瑩光,大的那一塊則呈灰白色,看上去倒像是一塊再普通不過的石灰岩。

    雲澈疑惑的將這四塊石頭拿出:雷千峰的家底應該豐厚到極點才對,怎麼會只有四塊石頭。

    抓起那塊灰白石頭,雲澈玄氣釋放,剛才試探著侵入,卻被瞬間斥開,絲毫無法探知。

    雲澈眼眉一跳,瞬間明了,這塊看上去毫不起眼的石頭絕非凡物。

    雖然自己無法以玄氣探識,但紀如顏應該知道它是什麼。

    將其收起,雲澈又捏起那塊釋放著奇異瑩光的玉石,它的光芒並不強烈,但卻格外的安和,映入眼中,讓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暗夜之下融合在一起的星辰與皎月之芒,他的玄氣小心的侵入,一個名字,也緩緩映現在他腦海之中。

    雲澈的手臂劇烈一顫,失口驚呼:「九星佛神玉!!」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