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愣了好久,手中玉石轉過,九枚釋放著純凈熒光的星辰印入眼中,但他卻依然久久不敢相信。

    九星佛神玉,他夢寐以求,被一次次告知縱然是上位星界都極難得到的神玉,他從雷千峰那裡「敲詐」海量玄石,為的就是九星佛神玉。甚至,潛意識裡,他都並不認為自己能真的找到它,而現在,它居然就這麼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完全就是天上掉下來,然後被他不費吹灰之力白白撿到!

    雷千峰一個下位界王,身上居然會藏著這等神物!?

    且明明死了,卻在身上沒被拿走。

    還剛好被他就這麼直接撿到……又剛好是他最渴望之物。

    這特么……簡直巧合加運氣好到有些扯淡!

    難道真的是上天感到了他心中的執意,所以開了眼?

    雖然深感驚訝和不可思議,但毫無疑問,這對雲澈而言是一個天大的驚喜。他的嘴角不斷的抽動,明明想笑,但太過強烈的激動與驚喜讓他愣是都忘了該怎麼笑。

    雷千峰死去很久,屍身早已泛白,但他那張駭人的面孔,此時在雲澈的眼中卻變得格外順眼起來。

    「雷千峰,你生前作惡無數,死後……總算是做了一件大好事!早把這東西交出來,我說不定,還能讓你那幾個兒子死的痛快點!」雲澈對著雷千峰低吟一聲,壓下心中激動,小心無比的將這天上掉下來的九星佛神玉收了起來。

    「茉莉,」雲澈抬起頭來,微笑著輕念:「看來,連老天都想讓我再找到你,只差一株皇仙草,我一定……一定會找到你的!」

    身後,一個微弱,但頗為熟悉的氣息正在不快不慢的靠近著。雲澈收回雜念,轉過身,一眼看到一個穿著七彩霞裙的女孩正悠悠哉哉的向這邊飛來,唇間還隱約哼唱著甜美的歌謠:

    「純白茉莉朵朵兒,七彩仙脂星星兒,薔薇一點不可愛,獄蘿是個大變態……呀!姐夫!」

    忽然看到雲澈,小茉莉一聲嬌呼,「嗖」的飛了過來,笑嘻嘻的看著他:「嘻嘻,原來你在這裡。」

    黑琊界這麼大,卻總能碰到她,雲澈已是見怪不怪,雖然這小丫頭全身都透著古怪,但他已是問都懶得問,滿臉無奈的道:「你之前跑哪裡去了?」

    「哼,你還好意思問我。」小茉莉鼻子一挺,倒打一耙:「你忽然坐在那裡不動,半天都不理我,我當然只能自己玩去了。等我回來的時候,你卻又不見了,你說,你是不是故意又想丟下我不管!」

    「……」雲澈一時都無言以對。

    「呀?姐夫,你手裡拿的是什麼東西?好漂亮的光。」小茉莉一個小跳步,抓起雲澈的手,然後又露出失望來:「原來是玄影石,我還以為什麼好玩的東西呢。咦……你把它拿在手裡,是不是刻印下了什麼好玩的東西,我要看我要看。」

    這兩枚來自雷千峰的玄影石是和九星佛神玉放在一起,想都不用想,裡面定然刻印下了很重要的影像。雲澈也是心中好奇,當下只得道:「好吧好吧。不過,你要先答應我,你無論看到了什麼,沒有我的允許,都不許告訴別人。」

    「那當然,到處亂說的女孩子最討厭了。」小茉莉煞有介事的道。

    「……」雲澈歪了歪嘴,將玄氣小心注入第一枚玄影石。

    玄影石中的影像映出,雲澈一眼看到了雷千峰的身影,他的正妻蕭青彤在側,旁邊,是一個帶著卓然貴氣,相貌不凡的青年男子,青年男子身後,一個面相冷硬的中年人……縱然只是玄影石刻印下的影像,依然帶給了雲澈一股極其沉重的壓迫感。

    雲澈眉頭一動,隱隱猜出了這兩人的身份,但他們的對話,則是讓他大吃一驚。

    「舅父啊舅父,王族木靈一事,我父王可是罕見的動了真怒……」

    「歸克!你一定要幫幫你舅父……」

    「拋開王族木靈不說,你這些年上貢的木靈珠和爐鼎也是越來越少了……」

    ………………

    ………………

    雲澈沉默著看完,沉下的眉頭一直牢牢收緊著,影像消失時,他將那枚玄影石牢牢的收在手中,雖然只是一枚玄影石,卻忽然變得如有萬鈞之重。

    因為這枚小小的玄影石,其中的影像、聲音,足以讓神武界王名聲敗壞,乃至讓神武界遭受王界的制裁!

    那個青年男子是神武界王之子——武歸克!而紀如顏說過,能陪護在武歸克身側的,極有可能是個神君境的可怕強者。而玄影石在刻印時,會有相應的玄氣波動,極易發覺,但,這枚玄影石中刻印的影像,每一個眼神,每一絲表情變動都清晰無比,聲音更是如在耳際,顯然是在相當之近的距離刻印,而武歸克,還有被武歸克喚為「乘煙」,極有可能是個強大神君的人,竟完全沒有發覺?

    雷千峰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好無聊,奇奇怪怪的人說著奇奇怪怪的話,一點都不好玩。」小茉莉滿臉失望的嘟囔一聲,然後眸光一閃,笑吟吟的道:「不過,那個穿青色衣裙的大姐姐長的好漂亮唷。」

    有這枚玄影石在手,只要使用得當,毫不誇張的說,這等於是拿住了神武界的一個把柄!還是相當之大的把柄。

    拿住一個上位星界,還涉及到神武界王的把柄……這是何等概念?

    雲澈頓時對另一枚玄影石充滿了期待,快速拿起,注入玄氣。

    影像未現,男人粗重的喘息和女人急促的呻吟聲響亮的響起,浮現的影像之中,是兩個一絲不掛,正抱在一起行苟且之事的男女。時間似乎是黑夜,但從高窗映照而下的明亮月光卻讓兩個人的面孔清晰可見。

    男人,赫然是武歸克!

    而那個女人……竟是雷千峰的正妻,武歸克的舅母,蕭青彤!!

    雲澈瞠目結舌間,耳朵陡然響起少女的尖叫聲,小茉莉捂著眼睛遠遠跳開,臉兒泛紅:「你……你……你這個壞蛋、色魔、超級大變態!居然有這麼噁心,這麼……這麼噁心的東西……你你你!」

    「~!@#¥%……」雲澈手忙腳亂的把玄影石收起,快速擺手道:「這不是我的東西,這是我剛剛撿到的。」

    「你……你不但做這種無恥下流的事,還不肯承認,你果然是個壞人!」小茉莉尖聲道。

    雲澈無奈的一聳肩:「好吧好吧,我就是個無恥下流的超級大變態,所以你千萬不要再跟著我了。」

    說完,他抓起雷千峰的屍身,飛身而起。

    「喂!你去哪裡?啊——等等我!」小茉莉放下捂著眼睛的小手,連忙跟了上去。

    「……你怎麼還跟著我?」

    「哼!誰叫你是我姐夫,就算是個壞蛋色魔大變態也只能認了……嗚,我好可憐。」小茉莉滿臉委屈。

    雲澈翻了下白眼,懶得說話。

    沒有去查探魂宗的狀態,雲澈帶著雷千峰的屍體,飛過黑魂山,繞過黑琊城,來到了黑琊城之南。

    這裡是破滅的木靈秘境,亦是他們消隕后的安身之處。

    來到這片百花盛放的土地,雲澈臉上所有的表情消失,他把雷千峰丟在地上,然後緩緩的單膝跪地,閉上了眼睛。

    看著他的舉動,小茉莉小口微張,小聲道:「姐夫,這裡是什麼地方,你在做什麼?」

    雲澈垂下頭,輕聲道:「這裡,曾經隱蔽於世外,是很多木靈安居的地方,他們有恩於我,卻在不久前,全部被我害死。」

    「哦?」小茉莉眼睛眨了眨。

    安靜了許久,雲澈睜開眼睛,手掌伸出,一團火焰頓時在雷千峰的屍身上燃起,轉眼間便將其焚成飛灰,肆意飄散。

    「枯木婆婆,青木前輩……清荷……飛雁……清竹……我欠你們的,這一世已無法償還,除了將這個迫害你們一族多年的惡人焚滅以告慰,今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盡我所能,保護每一個我遇到的木靈。」

    「禾霖,我馬上就要離開黑琊界了。但我一定會找到你的姐姐,我發誓。天機界或許可以告訴我她在哪裡。待我找到她,若她願意,我會帶她回到我所出生的那個星球,在那裡,她將安然一生,不會受到任何的欺凌。」

    雷千峰的飛灰散盡,這裡的風也柔和了很多。

    靜默許久,雲澈站起身來,小茉莉在這時道:「姐夫,你剛才說要去天機界,是真的嗎?」

    「當然了,我有必須找到的人和東西,神界這麼大,我又孤身一人,能幫我的,應該就只有天機界了……希望被描述的神乎其神的天機界不會讓我失望吧。」

    「唔……」女孩的小臉上露出頗為糾結的神情,她按了按小鼻頭,忽然說道:「姐夫,你還是不要去天機界的好,就算去了也一定沒有用的。」

    雲澈側目,目光直盯著她:「你怎麼知道?」

    「這個……」小茉莉翹首苦思,過了好一會兒才笑嘻嘻的道:「理由還沒有想出來,等我想出來再告訴你好不好?」

    「……」雲澈的眼睛眯了眯,微微沉下臉:「小丫頭,你還一直沒有告訴我,你究竟是什麼人,來自哪裡?我無論到哪裡,你總能準確的找到我的位置……你到底是什麼人?接近我到底是什麼目的?」

    「當然……是因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還是我的姐夫啊!」小茉莉滿臉認真。

    雲澈一撇嘴:「我信你……除非我是白痴。」

    他身體前傾,深邃的目光直盯她的眼睛:「剛才提及天機界,你的樣子很怪。你該不會……是天機界的人吧?」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