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向後退了一小步,戰戰兢兢:“晚輩就不打擾你們團聚了,先……先到外面候着。”

    話未說盡,雲澈已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狂閃而去,轉眼跑的沒影。

    劫淵沒有將他封住,紅兒眼眸連眨,看了看劫淵,很神奇的沒有撒丫子追過去。

    “大姐姐,你是誰呀?”紅兒一臉好奇的問:“主人好像很怕你的樣子。而且,你的身上……好像有一種很怪很怪的感覺,就像是……就像是……唔……”

    她忽然轉頭,有些莫名其妙的向幽兒道:“幽兒,我說的對不對?”

    “……”幽兒脣瓣輕張,目光卻追向了雲澈逃離的方向。

    劫淵微笑,神情、目光,都根本找不到哪怕一絲先前的幽暗陰厲,唯有一片……或許連她自己都難以置信的柔和:“你叫……紅兒?”

    “對呀!”紅兒眉兒一彎:“這是主人給我起的名字!對了,幽兒的名字也是主人起的,都超可愛對不對……啊!我要去追主人啦,走咯!”

    說完,她身體“嗖”的轉過,紅髮飄散,便要追上去……畢竟,她從來沒有離開過雲澈身邊。

    劫淵連忙伸手,一把抓住紅兒的小手:“紅兒,你再陪我……和幽兒說會話,好嗎?”

    “哎?”紅兒看着她,又看着幽兒,猶猶豫豫道:“可是,主人忽然跑掉了,人家不可以離開主人的。”

    看着紅兒,劫淵的眉頭在這時微微動了一下,輕念道:“星神的……魂命星移?”

    “昏名星姨?那是什麼?大姐姐,你說的話好奇怪。”紅兒小臉露出疑惑:“難道這是大姐姐的名字嗎?”

    “你不知道?”劫淵微愕。

    “當然!這麼難聽的名字,人家纔不要知道。”紅兒一邊說着,又扭頭看了一眼雲澈跑開的方向,臉色顯露出越來越多的不自然。

    雖然才離開雲澈短短十幾息的時間,但她已是很不習慣。

    щшш ⊕Tтkд n ⊕C〇

    “紅兒,你……很喜歡那小子?”劫淵問。

    “大姐姐問的是主人嗎?當然喜歡呀!”被問到這個問題,紅兒的眼眸一下子亮燦了很多。

    “可是,他以某個星神的魂命星移之術,劫持了你的生命和靈魂,讓你必須依附於他,與他同生共死,永遠無法離開他的身邊,你難道……一點都不因此而討厭他嗎?”

    聽着劫淵的話,紅兒眼眸瞪大,盯了劫淵好一會兒,才滿是疑惑不解的道:“大姐姐,你的話好奇怪哦,主人是這個世界上對紅兒最好的人……雖然有時候也很討厭啦,人家一輩子都不要離開主人!”

    劫淵:“……”

    “離開主人這麼久,心裏變得好奇怪。”紅兒不斷的看着後方:“人家去追主人了,大姐姐再見哦。”

    說完,她化作一道硃紅光華,瞬間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這次,劫淵沒有阻攔,手掌停滯在半空,臉色一陣難以形容的複雜。

    她的身前,幽兒也在看着雲澈離去的方向,她的情感表達明明很淡,但劫淵一眼就看到,那是一種不捨的情緒。

    她的手垂落,黑暗之中,她閉上眼睛,感受着女兒的存在,心魂深處,每一個剎那,都在泛蕩着混亂的波瀾。

    所有的人,愛的人,恨的人,族人,仇人……全都死了。

    那個時代都早已完結,一切都化作塵埃,連整個混沌,都發生了劇變。

    唯有……我們的家,我們的女兒依然在這個世上。

    她的手放在了心口,眼眶之中,是陌生的暖流在顫動……胸腔與心魂之中,那囤積了幾百萬年的怨與恨,居然消失了……完全的消失了,連她自己,都感覺不到了一絲一毫。

    我曾以爲刻入骨髓,至死都不會淡忘半分的仇恨,原來竟是這麼的卑微不堪。

    一切皆滅,唯餘我們的星球,我們的女兒……

    我還有什麼可怨,什麼可恨……

    ……

    絕雲崖邊,雲澈一躍而出,踏在了崖邊了土地上,連喘好幾口氣,又伸手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該來的終歸要來!

    自己的女兒,成爲了他人的契約之劍……換成哪個父母都得瘋!

    何況,紅兒可是劫天魔帝和邪神的女兒啊啊啊!

    想着劫淵在低念“主人”兩字時的眼神,雲澈狠狠打了一個哆嗦……衝動了衝動了!還是衝動了,應該做好足夠的緩衝鋪墊再說吧,或者先想什麼辦法把“契約”解掉,這下子事態不妙了。

    剛剛刷的一波好感度搞不好要直接變負數了!

    雲澈心中忐忑不安間,眼前紅光一閃,紅兒已是“嗖”的回到他的身體,紅眸圓瞪,氣鼓鼓的看着他。

    雲澈剛要坐下去的屁股像是坐到了彈簧,一下子又站了起來,他剛要開口,紅兒已是生氣道:“主人!你剛纔爲什麼要丟下紅兒自己跑掉!”

    “呃……”這個問題,雲澈還真不好回答,有些支吾的道:“剛纔那個大姐姐……哦不是,那個阿姨,不是覺得很親近嗎?所以你可以和她多玩一會兒啊。”

    “狡辯!”紅兒更加生氣:“以後不可以再丟下人家忽然跑掉,那種感覺很不好的知道嗎!要是再這樣的話,人家就……就……”

    想了好一會兒,卻沒想到什麼可以威脅他的手段,很用力的一跺腳,氣呼呼道:“就在下次吃東西前不理你!”

    “哼!睡覺去啦!”

    說完,不等雲澈有一個字迴應,她已化作硃紅劍光,回到了雲澈身上,留下雲澈一個人站在那裏持續愣神。

    現在是……怎麼個情況?

    剛勉強回神,雲澈的眼前忽然一暗,現出了劫淵的聲音。

    她站在雲澈的正前方,雙目直盯着她,瞳眸中泛動着幽暗的黑光。

    “前輩。”雲澈身體本能的縮了一下,硬着頭皮道。

    沒有看到紅兒,顯然是被雲澈“收”了雲澈,劫淵的臉上閃過深隱的失望,冷冷的道:“你居然用‘魂命星移’劫持我的女兒!”

    “啊?”雲澈一愣:“魂命星移?那是?”

    雲澈自然流露的驚訝和茫然無法作假,劫淵眉頭一動:“你不知道?”

    雲澈搖頭。

    “哼!”劫淵冷冷道:“魂命星移,是以星神之力爲源發動的一種劫命劫魂之術!每個星神一生也只可使用一次,一旦施加成功,被施術者,就會永遠成爲另一人的依附!與之共死!”

    “是一種極爲殘酷的契約!可作用於任何生靈,且無比霸道,縱是真神,亦不可解!”

    “……”雲澈愣在那裏。

    當年在太古玄舟,他“收”紅兒時,是遵從茉莉的指引與紅兒完成主僕契約。他當時覺得格外奇怪,因爲這種契約認知中只能用於玄獸,而紅兒雖然是個很詭異的“物種”,但也不該是玄獸吧?

    然後就成功了。

    紅兒從來沒有在意過這個契約,也從來沒有想過離開他,每天在他那裏吃了睡睡了吃舒服的不行,估計趕都趕不走,感覺上有沒有這個契約似乎都沒什麼兩樣。

    反而多了一個很奇怪的束縛……

    那就是,他作爲主方,卻是想解都解不掉……就如當初在星神界,他命殞之前想讓紅兒離開都無法做到,只能讓她與自己共死。

    作爲契約,這是一個很詭異,也很霸道的地方。

    回想當年的情景,劫淵的話,還有這個“契約”的諸多怪異之處,雲澈的心裏猛的一突。

    難道當年茉莉……

    看着雲澈那不斷變化的臉色,劫淵沉眉道:“哼,看來你似乎想起了什麼。魂命星移,唯有星神纔可施展,是哪個繼承星神之力的凡靈,你不會想不到!”

    “……”雲澈絕不會把茉莉說出。

    “而既然不是隻是來自繼承星神神力的凡靈,那麼要將之解開,倒也輕而易舉!”

    這句話,劫淵說的格外剛硬,但隨之,又說出了讓雲澈格外驚訝的一句話:“不過看起來,似乎並無必要。”

    雲澈一時有些懷疑自己的聽覺:“前輩,你的意思是?”

    劫淵看了他一眼,目光復雜:“看得出來,你對紅兒的確不錯,否則,她也不會粘你到如此程度。”

    雲澈:“……”

    “幽兒也很喜歡你,你離開的時候,她的不捨持續了很久很久。”劫淵輕嘆一聲:“看來,你也經常會來這裏看望她。”

    劫淵的語氣轉變讓雲澈心中大鬆,緩聲道:“紅兒是我最重要的夥伴,我對她好是應該。幽兒……當年,她救了我的命,我照顧她,更是天經地義。”

    目光轉向腳下的黑暗深淵,劫淵目光一陣輕微的變幻,忽然輕聲道:“這些,是我欠你的。”

    雲澈眼睛一瞪,迅速擺手:“前輩,晚輩深受邪神大恩,這些都是……”

    “我說欠你的,便是欠你的!”劫淵的聲音陡然冷硬了數分,然後又忽然話音一轉,道:“雲澈,你說……我要不要將她們的靈魂重新融合?”

    雲澈沒有思慮,直接搖頭:“前輩,紅兒和幽兒雖然是由你的女兒割裂成的兩個人,但在割裂的同時,她的記憶全部潰散,過往全部消失,而如今的紅兒和幽兒……紅兒已是一個完整的存在,她很喜歡,也很享受如今的一切。幽兒雖然只是一個不完整的殘魂,但她這些年,亦有着自己的人格和記憶……哪怕是不好的記憶。”

    劫淵:“……”

    “所以,無論是紅兒和幽兒,無論她們的狀態如何,她們都早已是兩個不同的、獨立的存在,如果將她們融合,那麼,在形成一個完整‘女兒’的同時,卻也等於……將紅兒和幽兒就此抹殺,永遠消失。”

    “所以,我不贊同。我想紅兒和幽兒,也一定不願。”

    一陣山鳳吹來,帶動着劫淵碎散的灰衣,她看着遠方,低聲道:“你說得對。我就當是老天的補償,讓我多了一個女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