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傷勢逐漸平復,雲澈的臉色也好了很多。他忽然想到了一件東西,從天毒珠中拿出了那塊從雷千峰身上得到的灰色奇石:「如顏姑娘,這個東西是從雷千峰屍身上所得,應該不是普通的玄石,你可認得它是什麼?」

    看到雲澈手中灰白石頭的第一眼,紀如顏的纖眉就明顯跳動了一下,卻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第一眼判斷,她從雲澈手中將其小心拿過,須臾,便猛的抬頭,發出一聲驚呼:「空幻石!」

    紀如顏見識廣博,所接觸的天地異寶無數,卻有了如此強烈的反應。雲澈馬上問道:「空幻石是什麼?有什麼作用?」

    紀如顏雙手捧在上面,粉頰上驚色未消:「就層面而言,空幻石還要遠在九星佛神玉之上,稀少程度更是遠遠甚之。而且空幻石不可再生,用一個,混沌之間便會永遠少一個。」

    雲澈面露驚容……比九星佛神玉還要高等稀少的東西!?

    「關於空幻石,有兩種不同的記載和傳聞。一說它是由玄天至寶之一的『乾坤刺』的力量所生,另一說,則是乾坤刺是在一塊巨大的空幻原石中所孕育,后乾坤刺出,那塊空幻原石破碎,碎成無數的空幻石散落於混沌各處。無論哪種為真,有一點卻毋庸置疑……它內蘊著乾坤刺那個層面的空間力量——雖然只有一次。」

    乾坤刺,玄天至寶中排行第六,擁有極致空間力量的至寶!

    「有一枚空幻石在身,若遇致命險境,可將其粉碎,其釋放的極高層面空間力量,可將人瞬間移送至其他空間。」紀如顏說道。

    「這……好像普通的空間玄石和次元玄陣都可以做到吧?」雲澈疑惑道。

    「當然不同。」紀如顏搖頭:「普通的空間傳送消耗極大,距離越遠,消耗更是龐大無比,時間也會變得漫長,更有可能遇到足以致命的空間風暴。空幻石的空間轉移卻毫無距離限制,可直接移送到混沌空間的任何一個角落,而且無論多遠的距離,哪怕從混沌南極到混沌北極,都會是瞬間完成。」

    「普通的空間傳送都會留下空間軌跡,對強者而言,追蹤空間軌跡並非難事,但空幻石卻絕對不會,它的空間轉移不會有任何軌跡可尋,就算是再精通空間法則的人,也不可能追蹤的。」

    紀如顏說完,翹了翹眉角,小聲的自言自語:「奇怪,雷千峰的身上怎麼會有空幻石這種東西……他死前又為什麼不用呢?」

    「這麼說來,用它在身的話,等於多了一條命?」雲澈道。

    「當然,這可是神界公認的最強保命之物。」紀如顏笑著道:「哪怕有一天,公子被王界界王這等人物逼入死境,都能安然逃脫。恭喜公子得到了這種神物,看來,公子是被上天所眷顧之人呢。」

    「哼。」遙遠的上空,小茉莉挺了挺鼻子,發出一聲輕哼。

    「唯一的缺陷,是它的空間移送不可控制,誰也無法預料它會把人移送道哪裡。畢竟乾坤刺那個層次的空間之力,也根本不是常人所能駕馭的。」

    接回空幻石,雲澈的心中頓時多了一種厚實的安全感。從雷千峰身上無意得到的這塊毫無起眼的石頭,居然會是如此強大的保命之物。

    再加上他夢寐以求的九星佛神玉和兩枚存有著神武界把柄的玄影石……這雷千峰生前作惡無數,死後他喵的簡直是個天使!

    「關於皇仙草,有眉目了嗎?」雲澈問道。

    紀如顏輕輕搖頭:「父親已經在全力找尋。父親生於黑羽,極其看重信義和恩情,公子之恩,父親最近常嘆無以為報,公子所求,父親他定會不遺餘力,怕是他現在之切,還要勝過公子,因而請公子放心,相信一年之內,定會有結果的。」

    雲澈點頭,感激道:「有勞了。」

    紀如顏微笑搖頭,她一雙美目看著雲澈,忽然輕聲道:「不知如顏可有幸,知曉公子的真正名諱?」

    她的目光清澈如水,帶著天生的柔媚,真誠而又撩心。

    「雲……澈。」沒有太多的思慮,雲澈緩聲回答。

    他最初隱瞞真名,是擔心傳至吟雪界那邊。在黑琊界的這段時間,他和紀如顏之間已經建立起了足夠的信任,也就沒有了隱瞞的必要。

    唇瓣輕抿,美眸中漾動起分外瀲灧的光華,她輕語道:「這兩個字,如顏會記住一輩子的……」

    「姐夫!」

    紀如顏柔音未落,一個尖長的少女嬌呼聲便從上空傳來,在兩人驚訝的目光中,小茉莉從空中落下,「嗖」的來到雲澈身邊:「姐夫,你在做什麼呢?怎麼又受傷了呀?」

    「……」紀如顏唇瓣張開,看著這個可愛如童話公主的綵衣少女:「公子,她叫你……姐夫?」

    小茉莉彷彿才注意到她的存在,臉兒轉過,滿是狐疑的看著紀如顏:「咦?姐夫,這位阿姨是誰呀?」

    還沒等雲澈和紀如顏有所反應,小茉莉忽然臉兒一變,發出一聲震耳的驚叫:「啊!!姐夫,難道你……你居然背著姐姐在外面搞別的女人!你怎麼可以這樣!姐姐她對你那麼的好,還為了你受了那麼多的委屈,你不但對她不管不顧,居然還在亂搞別的女人!太可惡了!嗚,姐姐她好可憐……」

    「小妹妹,」小茉莉一出現,紀如顏就感覺到了來自她的強烈敵意:「我和公子並不是……」

    「姐夫!」小茉莉卻不管她說什麼,對著雲澈繼續大喊大叫:「你這樣對得起姐姐嗎!而且這個女人不但比姐姐老,比姐姐難看,還……還沒有姐姐溫柔!除了胸大一點,哪裡都比不上姐姐!你你你居然……我要回家告訴姐姐去,讓她再也不理你!」

    「……」紀如顏站起身來,唇角似笑非笑:「公子,看來你有家事要處理,如顏便先告辭了。有消息的時候,如顏會第一時間告知公子。」

    在小茉莉如滔滔洪水般的控訴中,紀如顏飛身離去。

    雲澈伸手,捏在小茉莉喋喋不休的唇瓣上:「好了,別演了。」

    「啪」,小茉莉卻是一巴掌把他的手打開,滿臉的怒氣未消,氣呼呼的道:「誰演啦!你說,你和剛才那個女人是什麼關係,是她勾引你還是你勾引她!」

    「我和她完全沒有你莫名想到的那種關係……」

    「胡說!那你們為什麼坐的這麼近,還說的那麼開心,哼!」

    雲澈白眼一翻:「好好好,就算我真的和她亂搞,和你又有什麼關係?」

    「怎麼沒有關係!!」小茉莉的聲音陡然提升了八度:「你是我姐夫,你已經有我姐姐啦,怎麼可能再去亂搞別的女人!」

    「呵呵呵……」雲澈耷拉著眼笑:「小丫頭,就算你是角色代入深到走火入魔,也該先搞清楚一件事,我已經和你說過,茉莉不是我老婆,而是我師父!」

    「哎?」小茉莉一愣,連眨好幾次眼睛,聲音也弱了下來:「有……有嗎?我怎麼不記得啦?啊不管啦!我都喊你姐夫了,你就是不許再和其他女人那麼近……就是不許!!」

    「……」雲澈向前,緩緩的靠近向小茉莉的臉兒:「你每次都能找到我我就不說了,為什麼我越來越覺得你對我有什麼企圖……你到底是誰?」

    在雲澈深邃眼神的逼視下,小茉莉心兒微慌,但目光卻絲毫沒有躲閃,彷彿鑲嵌著星星的眼眸直直的和他對視:「我當然是你最漂亮最可愛的小姨子!身為姐夫,你必須乖乖聽我的話,不許再和那個女人離的太近……其他女人也一樣不可以,否則的話……哼!」

    眼睛圓瞪,唇瓣高翹,給了他一個毫無威懾力的警告眼神,然後轉過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看著小茉莉離開的方向,雲澈皺起眉頭,陷入了沉思。

    回想和小茉莉的初遇,完全就是一場偶然,絕無刻意安排的跡象。但之後所有涉及小茉莉的事,全都透著怪異。

    「她到底是誰?」雲澈又一次在心中低念著。

    ——————————

    雲澈的修為進入神道的時間本就很短,又在不久之後,因沐玄音的冰凰元陰而直接從神元境跨步到神魂境,而如此導致的一個後果,便是雲澈對神道玄力的理解極為淺薄。

    在黑魂山修鍊了兩個月後,玄力卻幾乎是毫無進境,雲澈也終於意識到了這一點,於是停止修鍊,開始潛心感知神魂之境的玄力法則。

    如果身邊有茉莉或者沐玄音,她們的引導,加之雲澈極高的悟性,定可很快融會貫通,哪怕沒有外力外物相助,玄力的進境也會遠超尋常玄者。而他自己一人,神元境尚未穩固,便又要通徹神魂境的力量,著實太過艱難。而他玄力特殊,身上又有著太過不能為外人知的秘密,所以絕不能去請教其他強者,因而雖然在神道理解中一直有所進境,但頗為緩慢。

    不知不覺間,雲澈在黑魂山已是停留了五個月。

    玄力依舊是神魂境二級,停滯不前。

    「唉。」

    睜開眼睛,雲澈重嘆一口氣:「神道的修鍊居然這麼艱難。以前在吟雪界的時候還不覺得,離開了師尊,唉。」

    嘎嘣!嘎嘣!

    一把溢動著神道氣息的大劍在紅兒的牙齒下,像是脆冰一樣被輕鬆咬的粉碎。紅兒一把大吃著,一邊含含糊糊的道:「主人為什麼不回去呢?那裡白白的,紅兒最喜歡了。」

    「回去會被師尊殺的,我要是死了,你就等著餓死吧。」想起太古玄舟上,沐玄音無意識間的朦朧眼神和聲音,他呼吸微滯,晃了晃頭:「看來,只能寄望於皇仙草了。」

    雲澈的傳音玉,在這時忽然傳來頗為強烈的玄氣波動,雲澈迅速拿起。

    「公子,有皇仙草的消息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