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一下子站了起來:「在哪裡?哪個星界?」

    「從黑琊界向北,有三個呈三足狀分佈的星界,三星界所對的區域,是一片廣闊海域,海域的正中,有一個名為『幻海島』的海島,皇仙草的感應,便是來自幻海島上的一個上古秘境!」

    「皇仙草非如今的混沌環境所能孕育,只會極偶爾的出現在上古秘境,而且向來都是上位及中位星界的秘境。但這次卻是出現在下位星界,實屬罕見之極。」

    「下位星界?」雲澈一愣。

    「不錯,這本該是個好消息,但,幻海島那個地方,卻又極為棘手。因為它並非無主之島,卻也不是屬於某個星界,而是屬相鄰的三個星界的主宰宗門所共有,島上的秘境『幻海古境』,每次也必須是三個星界的主宰宗門都在場時才可開啟。」

    知道雲澈對各大星界可謂一無所知,她描述的也相對詳細了些:「共屬三星界的『幻海古境』是一個相當有名氣的秘境。下位星界大多數秘境的支撐力量都是日益枯竭,逐漸臨近崩壞。而『幻海古境』雖小,但內蘊的力量和法則卻似乎頗為強大,氣息從無衰敗痕迹,反而每次開啟,都能尋到很多的機緣。因而三星界都將『幻海古境』視若珍寶,但亦從不會過度探索,每隔五十年開啟一次,大多用來給門下高等弟子歷練和尋找機緣,沒想到這次開啟,居然探知到了極其高等的氣息。」

    「皇仙草這等神物在上位星界都可遇不可求,何況出現在下位星界。在判明是皇仙草的氣息,三大星界的界王得到消息后,必定會馬上親身趕赴幻海島,說不定現在就已經齊聚『幻海古境』。」

    紀如顏聲音一頓,慎重道:「最大的問題便在於此,無論皇仙草最終落在哪個界王的手上,父親怕是出再多的玄石都難以買取——畢竟一界主宰又豈會在意玄石。但要拿出和皇仙草同等層次的神物換取,又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所以,結果可能會更偏於悲觀,請公子……」

    「幻海島在什麼地方?」雲澈忽然重重的道:「有沒有去往那附近的次元玄陣?」

    紀如顏瞬間明白了他的用意,急聲道:「公子,你千萬不要有這樣的念想,幻海島是那三大星界所共有,平日里就從不允許外人踏足,如今發生了這樣的事,更是絕不會允許任何人靠近,就連消息也必定全面封鎖。」

    「到底有還是沒有?」雲澈加重語氣。

    「的確有……黑琊界距離幻海島其實並不遙遠,否則我們也不至於這麼快得到消息。」

    「我馬上回黑琊城!」

    ————————

    三個時辰后,雲澈回到黑琊城中,紀如顏已在等著他。

    「剛剛得到情報,同有幻海島的三大星界的大界王都已親臨『幻海古境』,循著皇仙草氣息的來源,他們在深遠的地下,找到了一個以前從未發現過的封印玄陣,封印玄陣之下,似乎是一個龐大的地宮。」

    「也就是說,那株皇仙草,應該就在那個地宮之中?」雲澈沉眉道。

    「應該如此。不過,那個封印玄陣雖然存在已極其久遠,但殘留的力量依舊極強,集合三界王和在場眾強者之力,也根本無法在短時間內破開。而時間一旦拖得過久,消息逐漸散開,被中位或上位星界的人知曉皇仙草存在的話,就算那是他們的地盤,也將別想再得到皇仙草。所以,三大主宰宗門迫不得已之下,已是火速傳開消息,廣邀三星界的各大宗門和強者一共破陣,條件是破例允許他們門下一定數量的弟子和三大主宰宗門一起探索『幻海古境』——當然,那個發現的地宮除外。」

    一口氣將剛剛得到的重要情報說完,紀如顏暗嘆一口氣,眼神複雜:「公子脾性剛硬,決定的事,如顏自知無力勸返。此次他們為破地宮封印而廣邀強者,是公子潛入秘境的極好機會。只是……那三大主宰宗門的實力都要遠勝魂宗,破開地宮封印后,皇仙草又必定是三大界王親取之物,若事不可為,只求公子千萬不要衝動犯險,說不定公子安然歸來后,父親那裡已經有了好消息。」

    紀如顏的關心和擔憂都是發自真心,還隱隱帶著自己無能為力的自責。雲澈臉上露出微笑:「雖然希望渺茫且危險極大,但若不親自去一趟,我覺不甘心。不過你放心,雖然我很想得到皇仙草,但還不至於傻到做白白送死的事。如果半點機會都找不到的話,我當然會乖乖回來。」

    紀如顏的神情稍稍放鬆了一些:「次元玄陣已經備好,可以將公子傳送至那三星界之一的望海界。從望海界向北,跨越兩萬裏海域后,便可以到達幻海島。以公子的速度,一天左右應該就可以到達。」

    「幻海島的位置,以及關於三星界的情報,我會以精神印記的方式傳給公子,到了幻海島之後,一定就只能依靠公子自己了。」

    —————————

    一天之後,幻海島。

    幻海島遠比預想中的要小,縱橫不過區區百里,位於廣闊的海域之中,空氣中瀰漫著濃重的水汽和咸澀的味道,隨時可聞震耳的浪濤翻滾聲。

    進入幻海島,雲澈迅速隱下身形。

    島上的人並不多,而且玄力也並不高,大都在神元境。雲澈一邊看著四周,一邊緩步向前,在臨近島嶼中心時,他停住腳步——眼前,一個巨大的空間漩渦在不斷的翻滾著,如一個惡魔咆哮的巨口,一旦靠近,便會被捲入無盡的深淵。

    那就是……「幻海古境」的入口!

    沒有多加思慮,雲澈移步靠近。幻海古境入口的周圍,有零散的十幾個人站守著。從他們頗為散漫的動作神情上看,他們的守衛簡直像是多餘的……因為今日進入幻海古境的,可是臨海三大星界中無數最頂尖的強者,哪需要他們看守。他們被留守在此的唯一意義,大概也就是預防一些閑雜人等靠近。

    在離開黑琊界之前,紀如顏就反覆和他說過,臨海三大星界的大界王已全部進入了幻海古境,為了儘早破開地宮封印,要半邀請、半強迫了招來了各自星界大量的神靈境強者。

    此時的幻海古境,可謂是群鯊亂舞。

    在有著三大神王,大量神靈強者的幻海古境,他的闖入,無異於一條小魚,欲與群鯊奪食。

    「已經來了,便也沒理由退卻。」保持著匿影狀態,雲澈快步靠近空間渦流,目光也盯向了自己的左手……和三大星界硬搶自然是絕對不可能的,他強行來此,並非只是一腔衝動熱血,而是有著天毒珠的依仗。

    天毒珠!

    天毒珠的指引,能讓他快速的鎖定皇仙草的所在。不過面對三大星界的無數強者,他的這個依仗卻是無比微弱。

    被捲入空間渦流,匿影狀態必定消失,保險起見,雲澈在靠近之時,無聲釋放了一個小範圍的紅蝶領域,將看守在古境入口的弟子全部陷入意識的空白,在他們剎那恍惚后回神時,雲澈乍現的身影已消失在空間渦流之中。

    空間切入,雲澈已進入幻海古境之中,空氣的味道和法則氣息有了頗為明顯的變化,但云澈尚未來得及觀察周圍景象,聽覺便已被持續的風暴雷霆之音所淹沒。

    前方不到百里之遙,一道強烈無比的玄光在不斷閃爍,伴隨著陣陣巨響。從那個方向衝來的氣流也無比的狂暴。

    雲澈眉頭一動,想也沒想,快速向那個方向靠近,很快,玄光的來源和越來越的人影出現在視線之中。

    地面裂痕無數,而裂痕的中心,橫亘著一個十丈左右的封印玄陣,釋放著微弱,但古樸厚重,宛若磐石的玄光。玄陣的上空飄浮著一百多個身影,他們的玄力釋放,融匯成一股可怕絕倫的玄力洪流,衝擊著下方的封印玄陣。

    若是有哪個下界星界的玄者來此,無論何等出身,都會被驚得瞠目結舌……因為這些正集中力量衝擊玄陣的一百多個玄者,修為竟全都不下於神靈境!

    在下位星界,神王便是神一般的存在,半數以上的下位星界,都是只有一個神王,更有一大部分則沒有神王,最強便是神靈境。擁有兩個或更多神王的下位星界只佔很少一部分。

    所以,在下位星界,神靈境便基本是神王之下,無敵的至高存在。

    而這裡,竟是出現了一百多個!!

    雲澈的視線穿過玄光光幕,看向了中央……一百多個神靈強者的中心,並排著三個身影,而來自他們三人的玄力,竟幾乎不下於周圍百個神靈強者的疊融,他們身上的可怕氣勢,更是壓過了所有神靈強者,如三座高不見頂的山嶽當空重壓,讓人屏息生懼。

    毫無疑問,這三人,便是三個共有這幻海古境的星界界王。

    根據紀如顏所給予他的情報,雲澈很快對應上了他們的身份。

    左側那個雄壯如山,氣勢如雷的中年人,應該就是望海界大界王,亦是望海界主宰宗門覆海神宗的宗主韓寬!

    右側之人一身華貴金衣,面相華貴,卻又帶著危險的妖邪感——南淮無極界的大界王,亦是南淮無極界的霸主國國主,世稱「南烈大帝」。

    中間男人卻是俊雅非常,縱然在全力釋放玄力,氣勢依舊平淡如水,毫無懾人的壓迫感。此人,是蒼朧界大界王,蒼朧界主宰宗門木陽島的島主——木白眉!

    亦是這三人之中玄力最強之人。

    三大神王,一百多個神靈同時催動力量,玄光遮天,聲威驚天動地。

    周圍,圍著數千來自三大星界,不同宗門的人,他們隔著數十里,帶著滿臉駭然觀望。即使如此,一些修為稍弱的年輕弟子依然被玄氣風暴衝擊的難以站穩。

    沙石漫天,被攪動的空氣如同翻滾的海浪。三大界王親自號令,這些神靈強者自然不敢不來,更何況還有帶著門下弟子進入幻海古境的誘惑。這場集三大星界之力,聲勢驚天的力量衝擊已不知持續了多久,不少神靈強者的額頭上都已是大汗淋淋,但承受著龐大力量的玄陣卻依舊是紋絲不動。

    雲澈沒有靠的太近,隱在一塊巨石的後方,默然觀察著玄陣的變動和每一個人,眉頭一直緊鎖,不知在想著什麼。
最近更新小說